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一十二章 初会凤族

那凤族中年听凌逸言罢,先是一怔,随即轻疑道:“小友应该不是青龙族之人吧?我凤族之人生来便是有这个特性,历经万万年这张脸皮也是一直传承了下来,此事兽界大多同僚都知道,怎么小友……”
如果没抱着生死有命的心思,凌逸一个异族,一个刚从凡界飞升上这兽界的人类修士,怎么会如此唐突的利用通界神诀来到这兽界之中,要不是心中对那给了他第一次、也是他第一次的女人在这里等他,他也不会身为一个平时万般冷静的人做出这等糊涂事。
青秋其实也感受到凌逸在来到此处后气场有些变化,不过一来他生性冷漠不愿意与人交流,二来他也知道有些事情旁人不说自然有着旁人不愿意说的道理,如果别人愿意说,那他不问旁人也会告诉的。
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力道,凌逸扭头冲着青晓晓笑了笑,示意她不必担心,随之深吸一口气与青秋道:“青秋兄,和-图-书咱们进去吧。”
凌逸心中喃喃自语一声,对于他的异样青晓晓也是感受出来了,挽着凌逸臂膀的手也是不由得攥紧了一些。
等凌逸三人跟着进入房间,才是发现本来足够宽敞的房间如今显得极其拥挤,那本来放在门口的圆桌也被挤到了一边,大约二十多人围着那墙边上的一张床忙来忙去,有举着药草的,有端着茶杯的……
被楼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声音呼唤,这站在凌逸三人面前,被称作凤哲的凤族中年回应一声,而后与凌逸三人道:“青煜那小子是你们二哥吧?他刚才已经到了,就在楼上,你们随我一起过去吧。”
凌逸闻言回过神来,连连摆手说道:“没有没有,就是之前见过几位凤族的长辈,如今再看到前辈您,突然发现凤族之人好像每个人都长得很好看,所以一时疑惑就……”
慢慢回忆到那脑海中曾经无数次想起的佳人容貌,想起那http://m•hetushu•com一日两人火热的结合,凌逸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也不知道自己让她等了一百多年会不会让她吃尽了苦头,甚至他也不知道,她的名字究竟是什么……
青秋在凤哲眼里是带头之人,只是凤哲不是太爱说话,凌逸细心的争着回应凤哲道。
“我说过,会亲口告诉你我的名字的,也会亲口问出你的名字,你说我们两个缘分已尽,可我不知道这狗屁缘分是谁定的,或许是那人们常说的‘苍天’?呵,可是如果我想,苍天又如何呢?”
说着凌逸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之所以选择把自己心里的疑惑实话实说,主要是凌逸想给凤族每个人都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何况在他看来每个跟着家族小辈来参加此次历练之事的家族长辈在各自家族里面地位肯定崇高,等多得到一些凤族长辈的好感,对于以后他迎娶凤凰圣女过门也算是有所帮助。
时隔http://m•hetushu•com一百余年,当初还是刚因自废修为逃脱一命的修真界小菜鸟,如今却是以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修炼速度跨界来到了这兽族众族的领地,身为一个人类修士,为了自己所爱之人苦苦追逐到此,先不用说其间凌逸经历了多少旁人难以做到的事情,单是这份情,便是足以感动世人了。
那人招呼一声,凌逸打量着这位凤族中年男子,再联想到在那交易大会上看到的凤族两男一女,心中不由生疑道:“怎么凤族之人的五官都这般端正精致?!难道长相这东西经过那么多代人的传承还依旧能保存下去?又或者说,这些凤族之人喜欢臭美,都是后来施以某种术法变幻的容貌?”
凌逸笑了笑,出言自我介绍道:“前辈误会了,晚辈的确是青龙族之人,只是以前不经常出入家族,前面这位是晚辈的三哥青秋,晚辈亦灵,旁边这位是晚辈的道侣青晓晓,我三人都是代表青龙族来参和图书加此次历练之事的。”
见青秋三人进门,那身穿凤族衣袍的中年美男子先是皱了皱眉,继而看到青秋身上的衣着才是缓解了神色。“你们也是青龙族的孩子吧?来来,进来吧。”
“麻烦前辈了。”
试想假如凌逸到了青龙族以后,没有青老的引荐保护,恐怕青龙耀等一众青龙族长者早就把他当做奸细给灭杀了,虽说他也没尝试过钻进宸苍界内能否逃过幻灵期、破灵期强者的追查,可那是凌逸最不愿意动用、也是他最后的手段,他只想把这最后的手段留着,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让他面对任何困难的时候都能守住最后一丝信心。
来到这楼阁门前,青秋停下脚步扭头冲凌逸和青晓晓说了一声,凌逸点了点头,继而先是打量了一番这楼阁,其实他这般动作并不是为了看这楼阁外形,而是借此机会舒缓一下内心的激荡。
三人以青秋为首,先是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发现没人回应,青秋才是轻和*图*书轻推开了房门,他刚一进门,迎面便是走过来一位中年美男子,他的手里还端着水盆,里面打满了清水,水盆边上挂着几块白布,显然就是用来清洗受伤之人伤口所用。
“好。”
“到了。”
瞧见凌逸脸上很淡、却并没有竭力掩饰的疑惑姿态,这凤族中年不由笑着问道:“这位小友不知有何指教?”
这凤族中年问完,还特意看了看凌逸的衣着,发现那没有青龙绣标的白色道袍,还以为凌逸是青秋的朋友,跟着出来一起游玩的其他兽族之人呢。
简短的介绍结束,那凤族中年也是恍然了,这时楼上突然传下一个声音。“凤哲你干什么了,赶紧上来给炫儿换药了。”
一行三人跟着凤哲来到楼上,路过一个个房间,最后在一处门前停下,凌逸帮忙把门推开,端着水盆的凤哲感激一笑,而后便是当头走了进去。
然而一切都好了,他来了,她不用再等了,有什么苦难荆棘,他也能挡在她面前为她承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