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一十七章 只能说尽自己所能

凌逸一言落罢,全场皆惊。
凌逸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凤诚等人也没办法不答应下来,后者也算是久居上位者,一听凌逸所言,便是发挥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掌权者准则,当即便是招呼一声道:“凤哲,去给亦灵侄儿准备一间房间。”
凌逸闻声摇头,一脸胸有成竹之色道:“不需要,丹炉我身上有一个,虽说不是什么极品丹炉,炼制这丹药却是足够了,至于其他要求……最重要的还是希望凤诚伯伯您不要让旁人打扰晚辈,甚至连神识也不要渗入房间半分,炼制丹药需要一个绝对安稳的环境,在过程中也会用到神识来进行掌控,如果有外部神识介入,极有可能会导致炼丹失败,晚辈这里就只有那么一株灵草,若是失败了……凤炫兄的伤势便是诚然无能无力了。”
凤诚听完凌逸之词也觉得十分有道理,随即他便是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你炼丹的,绝对一丝神识也渗透不进去。”
说完,凤哲答应一声便是出门而去http://m.hetushu•com,而凤诚又与凌逸言道:“亦灵侄儿,除了需要安静的环境之外是否还需要一些别的东西?比如那炼丹的丹炉……不过因为此行出来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丹炉兽族之人也不经常用到,所以假如亦灵侄儿你需要丹炉的话,我们还得先出去派人寻找一番。”
至于在场最相信凌逸所言的非青晓晓莫属了,见多了凌逸做出一些旁人匪夷所思的举动,加上凌逸那一直未曾对他揭开的神秘面纱,已是使得青晓晓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在凌逸身上无论他说什么都起码有着七成以上的可信度。
而凌逸所言,简直在旁人听起来就跟疯子一样的言辞,先别说在场之人信与不信,反正他那株或许能够治疗伤势的灵草宝根,凤族这些长辈们是不太愿意让其糟蹋的。
兽界内也有会炼丹的兽族之人,只不过想要炼制出高品阶的丹药,基本上暂时来说还是不可能的,假如真有这么一个兽族之人炼制出奇丹妙药,不管他境界实力是强是弱,这和图书兽界之中必然会有其旁人无可动摇的地位,甚至那种兽族之人在兽界里面想要杀人都不需要自己动手,至于原因不用说也能想到。
反正信与不信,凌逸话都说出来了,毕竟那灵草是他的,凤诚等人就算再怎么怀疑凌逸的能力也不能说出来,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无不说明,他们希望凌逸不要这么鲁莽,假如能够直接用灵草医治凤炫伤势的话还是稳妥一些比较好。
看到众人的神情,凌逸微微一笑,也不多做解释言道:“我知道诸位觉得兽族之人在炼丹方面可能不如人类修士精通,而且我这般年轻,也不该在这方面有多么深厚的造诣,不过我可以保证,这丹药绝对可以炼制出来,只是丹药炼制出来后能否成功为凤炫兄把伤势治愈就不能保证了,我只能说尽自己所能。”
众所周知,在诸多修炼种族之中,能够以灵草作为原料,炼制丹药从而发挥出灵草其本身所含大部分效力且通过不同种类灵草融合来创造拥有新药效丹药的修炼者唯有人类,当然,这个“和_图_书唯”字并不绝对,其实类似于兽界兽族、阴魂界的阴魂,也不见得就完全没有会炼丹的,只不过论起真正的炼丹宗师,还是人类修士居多,甚至可以说其他种族修炼者根本达不到那种层次。
而这一次,他也是终于借着炼丹的机会可以与青晓晓说一些自己的事情了。
尽管青晓晓一直以来都没表现出对凌逸有什么隔阂之处,但凌逸知道只要自己身上的谜不给青晓晓说清楚,后者多多少少心里也会对这份感情怀有芥蒂。
这也是凌逸一直没找到机会跟青晓晓讲明自己来历的原因之一。
青晓晓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等她仔细对上凌逸的眼神才发现后者不似玩笑,凌逸也不多说,拉过青晓晓在其疑惑的目光中与凤诚等凤族长者道:“前辈们放心,炼丹之事,晚辈定不辱命。”
待得凤诚找好房间回来,凌逸众人便是跟着凤哲来到了那房间门前,凤炫身边只剩下他爹凤冷在一旁照看。
况且谁也不知道这灵草的药效如何,假如单纯用灵草来救治凤炫也能治好,那何不选择和图书一个稳妥的方式呢?
得到凤诚的保证,凌逸便是彻底放下心来了,炼制丹药就算他本人不需要进入宸苍界,那也得取出九狐丹鼎来进行炼制,一旦被有心之人关注到九狐丹鼎,恐怕难免会惹起一些怀疑来,而且自打来到兽界以后他就处处身边跟着幻灵期、破灵期强者,有这些强者在,他连话都不敢多说,毕竟他的神识强度虽然远超同级之人,但如果有幻灵期、破灵期强者偷听跟踪,他还是无法发现的。
凌逸在进门之后就把自己神识释放到了极致,从始至终他也没感受到任何神识窥探,想到凤诚等人对于凤炫伤势的紧张,想来凌逸要求之事他们还是会细心遵守的,于是乎,凌逸便有了招呼青晓晓一同进入宸苍界的想法。
或许只有把事情全部说清楚,才能让两个人的爱情彻底圆满。
凌逸其实在凤族长辈心中的形象已经足够优秀了,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优秀,才是导致他们更加不相信凌逸在炼丹之术上也有所浸淫,如是那般,这凌逸不论实力,绝对堪可称为是兽界年轻一http://m•hetushu.com辈中最为优秀之人了。
推开房门,原本一直跟着凌逸的青晓晓以为凌逸要因炼丹而暂时让她在外等候,谁知在进入房间之前凌逸却是言道:“晓晓,你跟我进去帮帮忙。”
所以凌逸进门后先示意青晓晓噤声,在里面两人就这么坐在床榻之上不言不语,青晓晓越看凌逸就越觉得疑惑,最后当她终于忍不住想要问些什么时,凌逸却是先一步以神识说道:“晓晓,待会顺着我的神识跟我走,别多问。”
说完,在凤诚等人的点头下凌逸带着青晓晓进入了房间,不过他却没有直接开始炼制丹药,毕竟虽说这炼丹可以拿出九狐丹鼎在房间里面炼制,可是想要使用九狐丹鼎,所用火焰必须是七彩凤凰炎,假如那凤凰之力被外面的人感受到,即便当时没有人冲进来一探究竟,那事后凌逸也不好解释。
至于以后两人会走到哪种地步,凌逸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会认真对待每一份感情,呵护他身边每一个所爱之人。
万一这丹药没炼制成功,还把丹药给毁坏掉了,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