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二十七章 银发再现

想到自己之前的种种表现,因见到凤凰圣女而失去理智的凌逸忽略了青晓晓太多,当下反应过来,生怕青晓晓会因此生自己气的凌逸连忙转身抱住了前者,由于背对着悬崖的缘故,那空旷之处吹来的清风将他那一头银发完全裹住了他怀里的青晓晓。
人活着,任谁都有自己的目标,或许有人会说自己以往活着根本就漫无目的,甚至于连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都不清楚,可是孰不知是个人,不对,应该说是个活物就有着自己的追求,那便是活着。
可是,所爱都不要自己了,他还追逐什么?
青晓晓不明白凌逸为什么见到凤凰圣女那个即将成为自己二嫂的异族姐姐会有如此反应,可是她知道的是,凌逸现在很痛苦很痛苦,牵连着她的心也随之揪着,像是万千针扎一般。
因凌逸之态而痛心无比的青晓晓心中喃喃自语,接着就安静站在原地给凌逸一个缓冲心情的时间,尽管和-图-书她万般想要询问原因,可她能感受到,凌逸此刻需要的是安静。
出了凤族休憩之所,凌逸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里,他只知道自己的心好像没了,原本开始是痛,难以言喻的痛,后来痛到麻木,痛到没有了知觉。
“这就是爱吗?好像并不都是幸福和快乐呢。”
原本。
青晓晓见状连忙跑到凌逸身边,从后面一把将其抱住,两只纤细的藕臂死死箍着凌逸说什么也不肯放开,一对美眸中也是霎时充满泪水,转眼间便把凌逸后辈浸湿了一片。
好在凌逸这条向往着大海的淡水鱼尽管此刻无比悲痛,但那保存的还算完整的理性告诉他,除了凤凰圣女之外,他还有着要善待的亲人,所以他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放弃他们、放弃自己。
双臂双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凌逸宛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穿梭于街道人群之中,脸上一丁点儿表情也无,这般模样,倒是跟化hetushu.com作人形状态后的小灵有的一拼了。
走着走着,凌逸不知不觉下已然下了青峰,走到了半山腰的树林之中,这里人烟罕至,甚至于连弱小兽类都很少,没有人注意这里,也没有经由这里,因为来此青峰参加兽界十大家族年轻一辈盛宴的兽族之人来了以后都直接飞往山顶了,没有人愿意在这没有任何意义的地方浪费时间,错过此次盛宴可以为他们家族带来的裨益。
即便是永生之血也救不了他。
凌逸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又应该去哪,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千转百转,凌逸来到了一处悬崖边上,望着下方山底那大片树林时他有了那么一瞬间的身体摇晃,看的一直从后面跟过来的青晓晓差点忍不住飞奔过去抱住他,可等青晓晓及至半途发现凌逸又重新站稳后才是又停下了脚步,安安静静站在后面看着他。
但是个活物就不可能没有弱点,而激发http://m•hetushu•com凌逸潜力的逆鳞也正是他的致命弱点。
凌逸来到兽界是为了需找凤凰圣女和接受兽仙传承的狐嫣儿,由于前者事情比较急,而后者具体在兽界哪个方位凌逸也不清楚,所以他把自己来到兽界的目标便首要定为了前往凤族寻找凤凰圣女,然而如今他梦寐以求的人儿遇见了,可是结果却……
凌逸也在内心中不断劝慰着自己,想让自己尽可能去理解凤凰圣女,去改变自己现在烦乱痛苦的心境。
重情之人往往最为受到身边的人赞赏、爱戴,但往往重情之人也是最容易受到感情致命伤的目标。
就像一条活在小溪里的淡水鱼,在知道大海的波澜壮阔后便向往着有朝一日能够“鱼入大海”,寻找更加广阔的天地去游荡,然而等它真的到了大海,发现大海的环境不适合它,甚至可以说是排挤它时,那种无限渴望最终化作绝望的心情,简直可以将其活活逼死。
穿梭在人群http://www.hetushu.com中,脑袋放空的凌逸时不时就会撞上一名兽族之人,继而对方若是心情好点就狠狠瞪他一眼不与其纠缠了,而心情不好的则是拦住了他推推搡搡,嘴里更是脏话连篇,然而如今在这十大家族盛宴集聚青峰上他们也不敢做出太过分的举动,于是骂了一通发现凌逸跟个傻子一样连还嘴都不还,索性也就愤愤离开,放任凌逸继续远去了。
亲人的背叛,对凌逸而言可以说是众界之中最为强大的神通法术,想要凌逸在斗法中认输很难,想要在比之弱小的修炼者击败他更是不可能。
两人谁也没有继续说些什么,被凌逸紧紧抱住,重新被凌逸那独有气息包裹的青晓晓顿觉心安,哭泣颤抖也随之渐渐缓和下来,若此时有人于远处相望,此景不以油墨绘画下来,着实是有亏这一情景的妙然。
不管如何,他被背叛了,他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已经死了。
没了,凌逸觉得自己的目标没了。
然而后来的一m.hetushu.com幕终于让青晓晓难以保持这种安静的状态了,因为她看到凌逸那一头黑发竟然从发根开始逐渐自动染成了银白色,几乎一眨眼的时间,凌逸那一头黑发便全部变成了银发,山边的清风吹来,那一头银发飘荡,显得甚至凄凉。
只有死人才是真正没有追求的人,除了活着,还有其他追求的东西,那样的话那个“活物”对于接下来的日子才更有规划和前进的动力,凌逸不断逼迫自己变强、变强、再变强,还不就是为了自己所爱而苦逐?
然而他不能!
从青晓晓身体上传来的温暖使得凌逸那颗冰冷的心稍稍柔和了一些,听着耳边青晓晓不停的啜泣呼喊,凌逸原本呆滞的瞳孔猛然一缩,当他耳边青晓晓的声音逐渐清晰后,他才是想到了这个刚确立关系不久的青龙族小公主,自己深爱的丫头之一。
凌逸重情,对待自己身边的女人、兄弟、姐妹,他都用自己全部的力气去爱,去呵护。
“夫君你怎么了!别吓晓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