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二十八章 故事

“傻丫头,我怎么会死呢,我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那么多人要保护,尤其是舍不得你这娇俏小媳妇儿呢。”
“一百多年里,他历经生死磨难,每天都在算计与被算计中度过,尽管他因为得到了传承而重新踏上修仙之路,尽管他修炼的速度已经足够快,可还是让她在另一个世界里等了他一百多年。”
凌逸闻声挑眉轻疑,随之苦涩的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拉着青晓晓在崖边坐下,随之眺望远方,目光似乎牵扯到了百余年以前的某一刻里,开始与青晓晓说道:“晓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以前有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乡下小子,他也不过是刚接触修炼之道十几年而已,那时候他的年龄也不过才十几岁,因为一次贪婪之举,偷了一位实力比他强很多的修士的储物袋,并通过那储物袋里面的丹药灵草在修炼上有了长足的进步。”
因为一来他绝对对方不见得愿意听,二来对http://m.hetushu.com方也不见得会懂。
凌逸回忆了一阵,继而有些自嘲的一笑,与青晓晓开始说起他和凤凰圣女的故事来。
而青晓晓闻声仰头,用她那吹弹可破的雪白面庞迎向凌逸,双眸死死与其对视着,随之抬手用她那右手两只纤细的手指夹起来一缕凌逸银白色的发丝,十分认真的点头与凌逸承诺道:“我不会离开你,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嗯,夫君说什么晓晓都爱听。”
青晓晓答应一声,同时心里也明白凌逸接下来这个故事肯定跟他此时的状态变化有关,于是依偎在凌逸怀里,同样把视线拉至远处,静静的等着后话。
“恩怨?”
“他想告诉所有她周围的亲人长辈、兄弟姐妹,这辈子她是他的人,他会为她的未来负责。”
凌逸言语无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出这些话来,只是凭着自己内心的欲念不受控制的发问,当然,凌逸发问m.hetushu.com的前提是他所问之人是他最亲近的人,否则即便他内心再怎么拥堵,也是绝对不会跟陌生人吐露心声的。
“甚至都不愿意多看他的一眼,多说哪怕那么一句话。”
说着说着,凌逸的眼角已经不知何时流淌下了冰冷的泪水,滴答滴答滴在了青晓晓身上,而听完了凌逸这个故事,青晓晓无言可发,不是她对故事中的“他”之作为而生了醋味,而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青晓晓很同情“他”,也知道“他”就是自己身边这个男人,可是这件事她能帮上什么忙呢?
“然而后来,那修士找到了他,并且寻到一个机会跟他单独相处,那一刻,被偷了储物袋的修士打算把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杀掉,无奈之下,后者只能自散修为使出最后一击,接着他便是有了逃跑的机会,而那修士也没有追过来。”
“救了那女子之后,他便带着她在山谷一处山洞中隐藏,所幸,那男修强者并没有和_图_书找到他们,而他们两个在山洞中产生了情愫,终而走到了一起。”
“她看向他,就像是看待个从未见过的人一样,一扫而过,记忆里根本就不存在他!”
“何况,他真的爱她。”
“你说,他是不是天下最傻最傻的傻瓜?!”
他不盼着青晓晓懂,只是这件事堵在他心里着实是太过难受,如果不说出来的话,他的心境是无法彻底沉淀下来的。
简单的对话结束,青晓晓没想到自己真诚的回答却是引出凌逸“想死”的心绪,情急之下她不由再度紧紧拥住凌逸,疯狂的摇头恳求道:“夫君,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跟晓晓说就好了,晓晓不能没有你,如果你死了,那晓晓也绝不苟活!”
沉寂许久,凌逸将心情调整的差不多了,突然心生怅然之情,低头出言问向青晓晓道。
凌逸强行挤出一抹笑容,用手捋了捋青晓晓额前稍有凌乱的发丝宠溺道,后者见他情绪似乎有所缓和,终于和*图*书忍不住出言问道:“夫君,你能不能跟晓晓说说,为什么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位凤族姐姐曾经跟你有过什么恩怨吗?”
“嗯,就像如果夫君你背叛晓晓,晓晓估计要真是被夫君背叛了,会死掉的。”
“嗯!”
“可是我不能死啊……”
“结果就是一个笑话!他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他是卯足了劲头,穿过一层一层地狱、不顾任何艰难险阻赶过来了!”
“那一次,他得到了一种传承,然而他接受传承的时间太长,等他苏醒过来后,那女子已经走了,只是告诉他不要去找她,因为他们不是一个等级的修炼者,注定不会有结果。”
“会死吗?”
“她……却是爱上了别人!”
“可是……”
青晓晓自然也是不知凌逸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缘由,不过她明白对方此刻心情究竟有多么糟糕,她要做的,无非是一切都顺着凌逸说就可以了。
“等他伤好了,有一天,那救了他的凶兽突然驮着他跑到幽谷和图书里的一处密林中,而他,则是看到了当时几乎不可能有任何联系的两位超级强者对战,那两人一男一女,一正一邪,皆是超脱了他所处界面巅峰实力的存在,本来关于此战他根本没有任何参与的资本,可后来那一男一女两败俱伤,他把那女子救了。”
“晓晓,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么?”
“好在,他还是来了,他来找她了。”
“哈哈哈哈……”
“可他不甘,也不愿自己的女人去承受不该承受的事情,更不愿意自己的女人将来躺在别的男人怀里。”
“苟活下来的那个小修士慌乱之下跑到一处幽谷,在幽谷里险些被凶兽咬死,但所幸,他还是被另一只与他算是有缘分的凶兽救下来了。”
“可是……”
青晓晓坚定的言辞使得凌逸身体一阵,低头看向怀中美人的时候发现对方眼神清澈干净,丝毫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心下不禁因此感觉好受了很多。
“晓晓,你说被深爱之人背叛是不是一件很让人难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