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三十章 外乱未平,内先扰

这两天里,凌逸和青晓晓几乎再没有出过青龙族休憩之所,偶有在一个房间里说说情话,也是没过多久便分开了,不是两人感情出现了什么问题,主要还是凌逸,因为凤凰圣女和青煜的关系,让他无论怎么想都没法冷静下来,也没法往任何好的地方去假设。
青烟也是受命旁敲侧击过青晓晓,可是青晓晓压根就什么都不说,回了房间也是躺在床上背对着青烟,一两句话都懒得多说。
很多青龙族长辈以为凌逸这是和青晓晓在感情上出了问题,可是青晓晓这两天又经常去找凌逸,两人在房间里面也没有吵闹,偶尔说话也没有什么怒气,这一下可算是难坏了青龙耀等人,眼看历练之事在即,凌逸和青晓晓可以说都是青龙族给人出其不意一击的底牌,他俩要是出了问题导致历练之中陷青龙族、凤族之人于水火之中,届时丢了两族面子事小,伤及两族小辈性命事大啊!
青老虽无授命,却也因身http://m.hetushu.com为爷爷的身份而关心过凌逸两句,可他们年轻人的感情之事,即便说了又能怎么样呢。
可是青晓晓是打算一直在他身边照顾他,甚至于当日晚上青晓晓忍着羞意让青老去了青烟的房间,打算用男女之事来安慰凌逸。
眼下有了讽刺凌逸的机会,青煜自然不肯放过,而因为此时青龙族众人担心此次历练之事无法照原计划进行,所以也无暇去关心青煜的举动,更没功夫去斥责他“外乱未平,内先扰”。
凌逸也是人,不是畜生,所以当晚青晓晓在他面前极尽自己那完全不熟悉的魅惑之举,凌逸也没有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也可以说,凌逸压根就没有那种心思,也提不起来那种心思。
凌逸和青晓晓这两天异样的表现也受到了许多青龙族长辈的注意,尤其是那天青龙耀询问凌逸炼丹之事时,青晓晓第一次出言“训斥”自己的长辈,一反长辈面前乖m.hetushu.com乖女的常态,如此若是不能引起注意,那青龙族众人这么多年来真是白活了。
正是因为不清楚,所以凌逸才不能毫不顾忌青晓晓的感受胡乱而为,青晓晓是他的宝贝丫头,是他深爱的女人,他怎可将其当成一个没有感觉的石头人、当成随意任由自己采撷的发泄工具呢?!
别去关怀他,不要让他以为她还爱他呢。
那样他根本不会快乐,甚至即便以后的一辈子都去弥补青晓晓,他也会觉得这是一件遗憾事、错事、无法弥补的过失。
青晓晓是跟青烟先出来了,等到距离历练开启之时还有一个时辰的时候,凌逸还是没从房间里走出,这不由得让青龙耀开始真正担心起来,当即便是招呼青晓晓道:“晓晓,你去叫一下亦灵吧,这历练之事还有一个时辰便开始了,再不去可能会耽误大事。”
这喜悦感自然来自于凌逸的状态,在他这位兽界年轻一辈实力最强的翘楚心里,此次和-图-书历练即便青龙族少四五个人跟着他也能一揽大局,关于凌逸,他认为根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而已。
青晓晓也知道凌逸不要她不是不爱她,她清楚凌逸的想法,所以对于凌逸这种明明深处巨大心伤中还能腾出心思去关心他的举动,青晓晓倍感温馨,同时也是更加心疼凌逸了。
青晓晓因为他和凤凰圣女的事情有没有吃味,有没有心里难过凌逸不清楚,前者又有没有因为自己要和她二哥青煜争抢女人一事而感觉为难,凌逸同样不知道。
在凌逸脑子里,斩断的情缘就绝无再做朋友的可能。
然而凌逸是脑子混沌了,是几乎无法冷静思考了。
“嗯,知道了大伯。”
凌逸很想很想马上就得到一个答案,假如凤凰圣女真的不想跟他在一起了,他会狠心斩断这一段情缘,然后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哪怕遇到生死攸关之事,他也不会让对方救他,而换做对方,他亦是如此。
今日便是到了历练之日,一大hetushu.com早,青龙耀等一众青龙族之人便是来到了楼阁大门口前方,青老出来的比较早,见凌逸还在床上躺着,他也只能摇头叹气,先一步走了出来,希望凌逸能多休息一会儿。
到底是忘记了,还是背叛了。
反正早晚是他的人,早给他晚给他又有什么两样呢?!何况假如这种事情能让凌逸暂时忘却和凤凰圣女的事情,让他能从这冰冷寒窟中挣脱出来,青晓晓愿意去奉献,去给予。
但他却依旧懂得,对于爱自己的人,不能去伤害,更不能让自己的女人不幸福,第一次总是宝贵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姑娘家而言,凌逸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忧伤事去让夺了青晓晓的身子呢?
这件事谁也帮不了他,凌逸只能靠自己,或者说靠凤凰圣女明确的回答才能彻底走出这件事的阴影。
见凌逸自打上次见了凤凰圣女后就跟失了魂一样,而自己小妹却依旧死心塌地的对凌逸好,青煜心里是既疑惑又愤怒,同时还隐有一丝报复得逞的喜m•hetushu•com悦感。
尤其是想到凤凰圣女挽住青煜胳膊,亲切的叫了一声那“青煜哥”,那个场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在凌逸脑海中翻滚、挣扎,不断搅动着凌逸的思绪,让他没法冷静,没法不愤怒,没法不悲伤。
其实凌逸很希望能有人在这个时候好好关心关心他,给他一些温暖,不让他以为这世间都是肮脏的、孤独的、冷漠的。
青晓晓从出来后就一直站在青烟身边,目光时不时往敞开的楼阁门口望去,期待着那个满脸温和笑容重新焕发自信的“夫君”走出来,谁知直到自家大伯开口催促,她也没能如愿以偿。
“那小子该不会是怕了吧?”
两天之后,历练开始之日。
他只是搂着她静静呆了一会儿,便让她离开了,青晓晓因为这一次外出,也是从生死之间、感情之事中成长了许多,很多事情也能想明白了,而且凌逸此刻无法好好思考,很多事情她自然要充当替补的角色,否则两人傻子对傻子,指不定要闹出多大的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