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域空城

作者:烟雨江南
六迹之梦域空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章 失落的文明

狒猴并不起眼,也没有太大杀伤力,但适应性极强,动作如电,又对危险异常敏锐,因此帝国军队在开赴陌生星域时,时常会带上一批经过训练的狒猴,作为天然哨卫使用。
少女说得兴奋,却没注意到黄泉脸色有异。
其它脏器也是同理,根本看不出用途,飞箭却辛辛苦苦地要带走。反而是相当有用的兽皮两人都没有理会。
黄泉感觉着她肌肉的每一次收缩和舒张,体会着里面力量的流转,竟是有种原始且野性的敏锐。
这一次,黄泉没有拒绝,并且抓紧了少女,让自己紧紧贴在她身上,并且细微地调整了姿势。这样两人如为一体,可以让她在奔跑中节省大量体力。
灰鹰道:“别愣着了,难得有机会干掉一头狒妖,快点动手吧!”
少女呼吸急促,汗水滚滚而下,身体也有些颤抖。但是她的速度丝毫不减,如同猎豹,在雨林中快速奔行着。树枝、树干、藤蔓,甚至是一些巨草的草茎,都能变成她借力的对象。
“我们聚落还从来没有杀死过狒妖,这个头要带回去制成图腾,永久保存。以后那些大和*图*书聚落再派人来的时候,看他们还敢瞧不起我们。心和肝是祭祀用的宝物,尤其是狒妖的心肝,更是罕见的珍贵之物。用它们祭祀,先祖之魂一定会显现的!我们就可以得到传承,让部落更强大一点!”
黄泉看看周围格外高大的草叶,巨大得不可思议的古树,心中若有所思。
狒妖的肉和血应该都是上佳的营养源,但灰鹰和飞箭却没拿多少。
小半日的功夫,灰鹰和飞箭才初步收获完猎物。
据说在母星时代,文明还没有完全开化,科技尚未统治人心时,才会有祭祀这回事。
祭祀这个词,不光在帝国时代已经绝迹,追溯到帝国之前的第二联邦和第一联邦时代,通用辞典中也没有收录过这个词,只有在研究古文化的典籍里才会出现,普通人压根不会碰到。
少女和两个猎人说的都是帝国语,哪怕语法有些古怪,个别词汇发音有异,但确实是帝国通用语无疑。能够接受帝国文化的熏陶,又怎么会活成这种原始部落的样子?
以黄泉的眼光,心脏就是普通的肌肉,并没有比胸肉腿肉好多少www.hetushu.com。而许多异种生物的肝脏往往会有剧毒,即便没毒,也没必要冒那个险。
但他表面上平静,实际上,心中正反复将狒妖和一只小猴进行对比。
渐渐地,这个物种就随着帝国扩张的脚步,逐渐遍布各个星域。
而且不仅仅是这一刀,刺在颈中红毛处的一刀也大有讲究。看来是两处要害同时被刺,才瞬间让狒妖失去行动能力。
“为什么不要肉和皮,只带那个头和内脏回去?”
从三人的服饰判断,他们所属的部族群落很可能还处于半原始、半手工的状态。以此判断,对整个群落的生存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安全和食物。
这种程度的恢复能力相当杰出,也是龙骑战营最看重的素质之一。在野外猎杀时,恢复能力的好坏,往往决定着双方的生死。
她已经相当疲累,但仍是说:“没事,这段路必须快跑,免得留下太多气味。”
飞箭皱了皱眉,有些疑惑。这两刀刺得实在是再精准不过,遥的猎刀长度不够,就算是长刀也无法透过狒妖厚实的胸膛,刺穿心脏。
没想到在一万年后,和图书居然还会遇到保留祭祀传统的人。从少女话语中可知,他们对先祖格外崇拜,而似乎先祖也会以某种状态出现,传授知识,从而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变得更加强大。
带着满心疑惑,黄泉伏在少女背上,随着三人一路前行。他没有再发问,行中交谈会不必要的消耗少女体力,而且他有预感,这些疑惑恐怕不是三言两语能搞清楚的。
在帝国时期,那只小猴是母星上很常见的物种,以水果和杂粮为食,体长不过半米,胆小怯懦,被称为狒猴。
灰鹰点头:“运气确实不错,狒妖扑击,这两把刀可说是它自己撞上去的,而且恰好插进要害。”
狒妖胸骨上有处凹陷,只有那里骨架最薄,勉强能够让刀尖刺到心脏,但也只是扎破一点而已。这处可说是狒妖身上最隐蔽的弱点,惟有最老道的猎人才会知道。
当猎物采集完毕,少女也完全恢复,这让黄泉又高看了她一眼。
灰鹰大部分的负重能力用来背狒妖的头颅,而飞箭收集的则是心脏、肝,甚至还有一部分肺叶之类的脏器,躯干肉只割了几块,此外就采集了半条后m•hetushu.com腿而已。
灰鹰和飞箭当先开路,遥则背起黄泉,跟在他们身后。
这显然超出黄泉的常识,况且他也不明白,有什么样的知识不可以通过智脑或是老旧的书籍传承,而非要通过什么先祖祭祀这种明显不靠谱的方式传承?
又跑了一会,少女道:“再坚持一会,营地已经不远了。你没事吧?”
飞箭也醒悟过来,拔出猎刀,和灰鹰一起肢解猎物。
这里的狒妖,和帝国的狒猴,难道真的有什么联系?
如狒妖这种凶兽,全身上下都是宝物,有了这个猎获,整个营地都能过上一段好日子。而且他们暂时会很安全,有狒妖的气息在,一般的猛兽也不会接近这里。
大约再奔出数公里,三人就停了下来,少女指着前方,说:“看,那就是我们聚落的营地了。”
遥体力消耗过大,仍是手足发软,没有去收拾猎物,而是在黄泉身边坐下,一边休息,一边看着他,心中想着:“真的只是运气好?”
脖颈的弱点,连飞箭都不知道。自然,他现在知道了也没什么用处,狒妖行动如风、力大无穷,遇上它十之八九就是个死,要和-图-书极微弱的概率才能恰好攻击到要害?
让黄泉很看不懂的是,灰鹰将狒妖整个脑袋砍了下来,背在肩上。狒妖的头颅既大且重,背上这么一个大家伙,可就带不了其它什么了。
三人一路小跑奔行,转眼间就是一个多小时过去。因为有狒妖气息在身,路上十分顺利,没有遇到什么野兽骚扰。
黄泉安静地坐着,面如止水,对少女的注视全无感觉。
狒妖的尸体还有大半未动,灰鹰眼中全是可惜。他向遥看了一眼,见少女将黄泉扶起,也就没说什么。能有现在的收获,还是靠着黄泉那好运的一击,因此即使灰鹰也不好发作。
“还好,你坚持得住吗?”黄泉反问。
狒妖的体型比狒猴大得多,重量更是相差数百倍,皮毛的防御强度更是不能比。但若忽略体型,从外型上看,除颈中多了一圈红毛之外,狒妖和狒猴几乎生得一模一样。更重要的是,它们的要害处也完全一样。
在辽阔星域中,帝国大开拓时期遇到了众多种族,其中也有还保留着祭祀传统的种族。但那大多是还未完全开化,距离走出星域不知有多少万年距离的原始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