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域空城

作者:烟雨江南
六迹之梦域空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章 微不足道的小事

遥咬着嘴唇,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种短刀是从更大的聚落中得来的,品质要超过传统猎刀。尴尬的是,大长老并没有想到第一批出战的还有黄泉在,一共只准备了七把短刀。
再一次体验了从膜中脱出的奇异感觉后,意外地看到前一队的巨岩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出口处等候。
黄泉不知道大长者和别人都说了什么,不过这一刻,他坚硬如钢的心突然有一点融化。
“敢在我面前叫嚣的人,都变成了尸体。你也不会例外。”黄泉声音十分平静,就像是在陈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在他心中,这也的确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得到黄泉的夸奖,少女小脸涌上一层红晕,放轻了声音,说:“今天的出战,我……我想和你一起。”
遥脸色一阵苍白。
更何况,曾经他的专属武器由帝国倾举国之力打造,只可惜损毁在了万年时光的洪流中。
巨岩冷笑:“祖训不一定都是对的,而且他也算不上是聚落的人,我杀他有什么问题吗?”
直到喉咙被扼住的刹那,巨岩意识中忽有一道闪电划过,明白了这是为什么:“他太快了,太快了!快到我根本没办法反应!”和-图-书
遥选择了黄泉,聚落中的年轻战士有人不解,有人愤怒,也有人觉得很正常。作为数十年未曾有过的大武士,遥一个人就可以负责一个方向,她带上黄泉,正好可以保护他。
仪式完成了,遥站在他身边,问:“我们走吗?”
遥却是忍不了,挡在黄泉身前,怒道:“巨岩,你想干什么?聚落的人不能自相残杀,你想违背祖训吗?”
随即,他发现围绕着整个聚落的大树极度坚硬,灌木也差不多,就连长草都是韧性十足,草叶犹如片片钢锯,一不小心就会被划出道大口子来。
巨岩向她看了一眼,目光特别在少女鼓胀的胸口停了一下,说:“别忘了,你就算成为大武士,也还是个女人,祖先的灵魂可都看着呢!”
此刻广场上已经看不到人影,各处屋棚也没了动静,年轻男女都精疲力尽,不再折腾。黄泉回到遥的房间睡下。
正因如此,失落之民对于先祖格外重视,祖宗成法几乎就是最高的规矩。
现在黄泉对聚落的习俗也有所了解,小聚落最重要的知识传承,都来自于祭祀先祖的仪式。
聚落中的一切都是自然中透着诡异和图书,就像聚落民常识里的世界。
黄泉从来不喜欢沉溺过往,他的目光始终投向新的战斗,新的星域,然而在这个失落之民的聚落,仅仅一个日升日落,就接连想起万年前的叛军首领,还有这个惟一反复的伴随了他从孩童到成人的梦魇。
黄泉不由得一怔,他本来觉得怎么都能挖块木头下来,这毕竟是树,再硬还能硬得过钢铁?就算是钢铁,他也能徒手撕扯下来。以他的力量,就只弄下了树皮?
遥快速整理好了装备,然后和黄泉来到广场上。
黄泉更加仔细地观察身边的环境,包括那些看起来和他原生世界差异不大的植物。
“想要杀他,先得问过我!”遥斩钉截铁地道。
遥点点头,走在前面,向营地出口而去。
看到他们,巨岩大步走来,盯着黄泉,一字一句地道:“遥不属于你,你太弱了!要是敢打她的主意,我会让你死在森林里!”
等到他意识的反应终于传达到肢体时,整个人已经被黄泉提在手中,举到半空。
然而大长老瘦削的手臂如同钢筋般坚硬,几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可见心中的不舍,并没有因为他是一个外来人而予以m.hetushu.com漠视。
出战之际,没有慷慨激昂的演讲,也没有壮丽华美的进行曲,大长老依次与每名武士拥抱,就是全部的送别。
先祖灵魂确实会显现,并且传下必要的知识,比如说至关重要的武技和修炼法,再比如说,某些特殊的冶炼或是药方。
黄泉道:“很好,你可以回去了,去告诉大长老,你们这个方向上的食人鬼,我也包了。”
大长老分配了任务,为每一名武士配发一把特别的短刀。
“走吧。”
“那也是你自己有天赋的缘故。”
巨岩想要扳开黄泉的手,可是双臂只抬到一半,就软软地垂了下去。
在他眼中,少女现在身体各处都洋溢着圣辉光芒。以龙骑战营的标准,这就是一次堪称完美的吸收,少女现在至少相当于战营的高级军士了。
事实上,整个聚落中也只有七把这样的刀。
黄泉再敲了敲,然后伸手一抓,就撕下了一小块树皮。
没有答案,因为黄泉如以往千百次般,从梦魇中醒来。他伸手按了按额头,意识有些游离。
黄泉当然同意,他现在还没有办法看到生命之石,正好借遥来间接感受一下生命之石的力量。
少女莫明m.hetushu.com有些慌张,她下意识地看看四周,才轻声道:“都是因为,因为你教我的东西。”
那名武士还没有说话,巨岩就已经跳了起来,叫道:“就你?凭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谁,从哪里来,但是记得,要活着回来!”大长老在黄泉耳边轻声道。
黄泉抬手,扼向巨岩的喉咙。他每个动作都清清楚楚,节奏分明,可是巨岩就如陷入最深的梦魇,只能看着黄泉的手抓过来,竟是闪避不得。
聚落中最强的武士,拥有在整个聚落中挑选女人的权利。遥现在还没有成年,等到她成年之后,就要婚配了。这是义务,与性别有关,与力量无关。
死寂的世界,只有树干的大树,被固定在树身中的痛苦灵魂。
清晨时分,黄泉从梦魇中惊醒。
黄泉精神一振,梦魇带来的低落,就像阳光下的细雪,被一扫而空。
“不错,看来得到生命之石的力量了。”黄泉赞道。
视野里清晰映出一张生机勃勃的面孔,那是遥。
黄泉上前一步,将她拉到身后,对巨岩旁边那名武士道:“你们负责的是这个方向吗?”
聚落里所有的武士都到齐了,按照两人一组,各自负责一个方向。原本聚落中和图书有六名武士,现在遥成为大武士,她再加上黄泉,正好凑齐了四组,勉强能够覆盖聚落周围的区域。
天地间惟有他和一个同行者,那人走在他的侧后方,脚步稳定,韵律不变,仿佛无视千疮百孔、龟裂开缝的地面,而是走在水磨深岩的宫殿中。
黄泉并未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巨岩。他向来只杀人,不吵架。
巨岩虽然败在遥的手上,但他还是整个聚落中最强的武士。
那名武士三十多岁,对于聚落民来说,这个年纪已经过了体能的巅峰时期。他警惕地看着黄泉,说:“是这个方向,怎么?”
黄泉不敢回头,毫无畏惧的帝国杀神,在这一刻有些软弱,他害怕看到的不是同类,还是害怕脚步声只是自己的幻觉?
轮到黄泉时,他明显身体僵硬,他可不习惯和陌生男人拥抱。
少女似乎长高了少许,身上隐隐透着非同寻常的气息,竟散发出隐约的压迫感。她眼中有兴奋,也有疲惫,肌肤变得光洁莹润,原本长年狩猎生活所留下的一些细微疤痕,都已消失,整个人似在透着光华。
黄泉倒不在意,对他来说,什么样的武器都差不多。一个半原始的聚落,怎么可能拿出帝国水准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