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八章 星辰珠

“算你识相?白虎宗的白戮,还有焚天宗那个叫东阳的,需要我一个个点名么,怎么,这么一点自知自明都没有?脑子里尽想些投机取巧之事,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有几分斤两?”
“我来!”
不过……
南天斗等着白戮,脸色微微一沉,紧接着却是明白自己刺激过火了,心中不禁有些懊悔,不过转眼却已将那一丝懊悔收敛起来。
一击、一击、再一击!
……
“我心里有数。”
说完,他转向焚天宗方向,目光当中带着逼迫:“焚天宗东阳?第一宝座可不是你一个显圣境修炼者所能染指的,可要下来一战?”
杜森道。
羽焰看着缓缓将自己秘宝星辰珠祭出来的南天斗,脸色微微一变,紧接着稍微有些不甘地说道:“我认输。”
三清宗的道无涯冷笑一声,听得几位确实有过投机取巧之心的大教天之骄子脸色一变。
尤其是三清观的道无涯和大日神宫的路祭火,眼中更是精光烁烁。
南天斗的神通为星移斗转,本身精于借力打力,而他的秘宝星辰珠,里面蕴含着一颗星辰之力,星辰一击坠落而下,那是何等惊人浩瀚的伟力?
青墟身形一纵,踏上平台。
南天斗就是这么靠着星辰珠的凶横霸道,不断下砸,生生将不善防御、速度、纠缠的白戮砸得五内俱焚,战体崩灭。
可惜……
星辰珠……
这番话相较于先前对二人的嘲讽之际,可谓客气得多了,显然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不愿再在言语上刺激青墟,免得青墟和白戮一样,为了所和*图*书谓的颜面,不管不顾的下台再度和他分个生死,平白暴露了他的手段。
这个时候杜森的声音响了起来:“南天斗阁下是打算继续挑战下去还是申请休息一天恢复了气息后再和焚天宗的东阳阁下交战?”
令狐玉一番衡量,终究微微退让了一步:“我自付接不下星辰珠全力一击,我认输。”
青墟沉声道。
两者间在虚空中一个碰撞,白戮已经口吐鲜血的被星辰珠砸飞出去,没等白戮爆发气血再度发动攻击,星辰珠已经再度砸了下来。
反而焚天宗那位修成了神品战体的东阳隐隐让他有种看不透的感觉,这也是他最后才向白戮、东阳二人挑衅的原因。
白戮悍然上前。
好东西啊。
相较于南天斗来,他终究逊色了一分。
青墟身旁,焚天宗宗主岩心有些无奈道。
不需要杜森多话,剩下的众人纷纷纵身,离开了战台,返回到了各自的山峰上,仔细的盯着即将交战的白戮、南天斗二人。
看着白戮口吐鲜血的被白虎宗的宗主救了下去,南天斗脸上露出一丝轻蔑之色,精神大振。
“白虎宗的天之骄子不过如此。”
“嗯!?”
他们之所以一拥而上纷纷报名要竞争第一人,确实存了万一南天斗、道无涯、路祭火三人相互搏杀,斗了个两败俱伤时给他们捡个便宜,毕竟胜利者虽然能够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可如果伤势过重或者损伤较大,一天的时间根本不足以让他将自身状态调整到巅峰。
在羽焰败退后南天和-图-书斗直接将目光落到了令狐玉身上,眼中带着凛冽杀机。
原本她还在期盼着青墟能不能够遇到这种好事,关键时刻捡个便宜,焚天宗若是能够在前三甲中占据一个席位,带来的影响力远远不是前十所能够比拟的,但是现在看来……
最有希望角逐造化盛会第一人的三大强者之一南天斗第一时间踏上平台,目光在下方众人一扫,落到了火凰教副教主羽焰身上:“第一战,就由我们二人间打响吧,你是选择和我一战还是直接认输?”
一旁的辰烁长老亦是不报任何希望的劝慰道。
若白戮精通的乃是防御仙术还好办一些,说不定能够借助着这等仙术与其纠缠,直至将南天斗体内的真元耗尽,可惜……
青墟并未回话,而是将目光朝着场中望去。
“这一次这几位造化盛会的参与者倒是精明得多了,在上一届,有四位种子选手直接在一开始时大打出手,纷纷拼了个两败俱伤,以至于最终第一名居然落到了原本根本没有希望杀入前三的一人手上,最终他们几个尽管也获得了不错的名次,可头筹被人夺去,自是让他们视为毕生耻辱,这一次南天斗、道无涯、路祭火三人倒是吸取了上一届的教训,倒是可惜了其他人,这一下前三宝座对他们而言就真没有任何希望了。”
“这就是无上大教培养出来的天才人物,相较于寻常宗门的天之骄子来,强横太多了,白戮一位真元境强者都奈何他不得半分,东阳长老,到时候你还是量力而行吧……战败事小,若m.hetushu.com是一着不慎,被星辰珠砸死,那就是抱憾终生了。”
青墟本身就有意冲击造化盛会第一人,南天斗的这番话却是无法产生什么效果了。
白戮尽管不曾修成白虎战体,可练就的仍然是灵品顶尖的天虎战体,战力强横,哪怕他手上那件才七阶层次的神兵稍微配不上他真元境强者的身份,可战力仍然称得上强横至极,至少青墟曾经交战过的原河、秦蓁等显圣境强者两人一拥而上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哪怕她这位一流宗门焚天宗宗主亲自上去和南天斗这位太始教天之骄子对决,下场都不见得能比白戮好到哪去,星辰珠尽管每一次祭出都极耗真元,但焚天宗的焚灭之术面对一颗星辰轰击而下的力量,根本难以派上用场,尤其是南天斗本身还掌握着极擅长防御的星移斗转,更是弥补了自己所有的短板。
原本好几次祭出星辰珠对南天斗体内的真元消耗确实极大,他已经有心调息一番明日再战,但杜森询问根本就不曾压低声音,声音传遍了整个战场,再联想到他不久前气势昂扬的训斥白戮、东阳二人没有自知之明,不知自己几斤几两,若是在这个时候谨慎起见退去,那岂不是证明自己忌惮着焚天宗的东阳,根本是自己打自己脸。
攻防皆备。
若是真能够将这颗星辰珠卷走,去了东荒,一珠子砸下来,凭借其中蕴含一颗星辰的力量,真元境强者都会被生生砸死,哪怕化境强者都无法正面抵挡,用来毁城灭池,简直是再好不过。
“令狐玉?要分个生http://www•hetushu.com死么?我的星辰珠秘宝你们应该知道,里面蕴含着一颗星辰之力,这等秘宝,我根本控制不住轻重,一旦不慎将你们生生砸死了,那也怪我不得。”
当下他站起身来,在岩心、辰烁等人满是错愕的目光下一纵而起,朝着中间山峰的平台落去:“倒想试试造化盛会第一人的手段。”
“很好,那么,此届造化盛会第一人争夺战正式开启,任何人,若是能够胜利九场,便为这一届造化盛会第一人,在被他人挑战认输时,也自动视为失败,沦落为只有资格竞争第二人,认输两次则默认只有资格竞争第三人,以此类推,不知道诸位年轻俊杰谁率先来。”
此时,场中南天斗和白戮二人的大战已经爆发。
如果不是关键时刻白虎宗宗主亲自开口代表白戮认输,这位白虎宗的天之骄子恐怕就要在星辰珠的攻击下被直接砸死。
怕是希望渺茫了。
因此他停顿了片刻,马上朗声道:“何需休息?对付一个区区显圣境修炼者若还需要花费一日时间调息,岂不是惹天下人耻笑!?”
但……
全场众人的目光都没有在他身上有过什么逗留,唯一扫了他一眼的便是紫霄宫的勾陈,但他看向青墟的目光却并非什么凝重、认真,而是阴沉当中带着一丝残忍。
“这星辰珠,太霸道了!一击下去,管你什么神通手段,统统砸成湮粉,这根本是一件不讲理的秘宝啊!”
白虎杀术本身就是一门极其注重修炼者气势,需得以杀止杀的强大秘术,面对霸道强横到一塌糊涂的星辰一和_图_书击,十成威力发挥不出六成。
见得白戮真要和他分个胜负,南天斗毫不退让,眼中迸射出一道凶光:“白戮是么?来来来,我倒要看看你那白虎杀术究竟挡不挡得住我的星辰珠一击。”
白戮有真元境修为,不过他虽然觉醒了白虎血脉,在罡气境时修行的都是白虎罡气,可在凝练战体时功亏一篑,练就的只有灵品战体,因为造化盛会将近,借助着诸多天材地宝勉强堆积到了真元之境,可却仍然不太被他放在眼里。
白戮原本还在考虑自己是否能够抵挡得住星辰珠之威,但被南天斗这么一激,反而激起了年轻人的好战之心,当下怒声道:“我倒真想要试试我的白虎杀术到底有几分斤两,请赐教!”
可惜……
岩心看得被击败的白戮,顿时心惊不已。
“哼,当真以为我们还会像上一届那样先拼个两败俱伤被你们捡个便宜么。”
“怕你不成,来!”
星辰珠珍贵,十二颗星辰珠乃是太始教的镇宗至宝,如果不是因为南天斗天赋横溢,并且又被太始教寄予厚望希望他在造化盛会大放异彩,如何会被赐予这等重宝,谁若真的将这颗星辰珠自南天斗手上夺走了,立即会成为太始教不死不休的敌人。
他们两个和南天斗乃是争夺第一宝座的最佳人选,剩下的人,包括天庭、黄泉宗、紫霄宫的天之骄子,都不被他们放在眼里,或许修为和他们相若,但掌握的仙术和秘宝比之他们来都差了一截,眼下有机会能够亲眼目睹南天斗和战力不弱的白戮一战,他们自然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