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六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你啊,太年轻。”猴爷抿了口酒:“你还看不出来?你要完蛋了,你刚才叫我老板叫啥?烂货?”
猴爷清了清嗓子:“邓锦什么人,你比我清楚吧。”
“要我说,你各方面就差邓锦好几个档次。人家是什么什么常春藤的研究生,你只是个普通一本,还是花钱买进去的。人家家里的现金比你固定资产都多。你跟人怎么比?可咱输人不输阵啊,不过你刚才那动手就太次了,你什么身份?都小三十岁了,还觉得一生气嗓门一大拳头一挥就是有气势了?你这招是在网吧跟人学的吧。”猴爷像教训儿子一样教训陈国辉:“刚才邓锦的态度你见着了,你都跟人动手了,他急了么?他一点都不急,为什么?他看不起你啊,你会跟个六岁的小瘪三置气么?显然不会啊,对吧,你在他眼里可不就是个六岁的小瘪三么,你自己想想。”
邓锦一指猴爷:“我得拍他马屁呗,他可是我领导,直属领导,不高兴的时候揍我一顿,我都没处说理的那种领导。”
“你走不走!还赖在这干什么?指望邓锦宠信你吗?你这烂货!”
“为什么谢我?你也有毛病。”
“行行行,看你可怜。”
“嗯……就是不太会说话。”
“对!”邓锦哈哈大笑:“还有,明天到我这来吧,电影公司我是打算干的,你来当这个总经理。”
邓锦笑了一声,转身离开,临走时抛了个眼神给猴爷,笑容满面。
“我们走!”
“行行行,只要你能有办法,我一个月给你十万都没问题。”
戴微咬着嘴唇想了想,突然问道:“我很好奇,你究竟经历过什么呢,你的眼神里没有一丁点感情,看人就像是在看一块石头。”
猴爷拍了拍脸:“我就好奇啊,你说这些年你这么关照她,不就是对她有想法么,现在是个好机会啊,怎么突然翻脸了?”
“她不是?别以为我不知道几年前她突然消失那一年半干什么去了!”陈国辉指着戴微:“不就和图书是有了个男人,然后被玩够了,被甩了,大着肚子跑过来求我帮她。这不是烂货是什么?”
他转头盯着戴微,眼神犀利的很。
戴微已经笑得活不了了,她没想到陈国辉还真的相信猴爷这一本正经的胡扯,连她都知道收购上市公司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陈国辉居然连想也不想就信了……
“布布该睡觉了,要不你先带她回去吧。”
“啊?现在就走?晚宴还没正式开始,等会不是还有慈善拍卖和捐赠吗?”
“对!”
戴微歪着头,满脸不解……
“嗯……你知道了?”
陈国辉走了,戴微自由很多,不过在这个地方大部分人是没兴趣跟她多聊的,唯一大概能聊到一起去的也就是邓锦了,而他们的话题也总离不开猴爷这个怪人。
猴爷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你看,我给戴小姐干活,一个月工资才五千多。”
“那还不快走,留在这自取其辱啊?”猴爷笑呵呵的说:“这样,你听我的。”
“卧槽……大哥,我就开个玩笑,你不会玩真的吧?”邓锦脸都吓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好好好,我说。”猴爷仍然是那一副坏到吐血的表情:“我不知道公司是怎么经营的,不过我知道没有人愿意收购一个空壳。”
“胡扯,建刚可喜欢我了。”
“你那也是个人精,不过你放心……离着那家伙还差好大一截,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猴爷撇撇嘴:“唉……你知道啊?”
“陈总,我可眼馋你的阿斯顿马丁好长时间了呢。”
陈国辉被邓锦刺激到玻璃心破碎,现在就像一条疯狗似的,见谁都要咬上一口,那些有名望的人他惹不起,但像面前这个靠抽奖才有资格进入会场的人,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个屁。
“不参加了,走!”
捞得清闲的猴爷带着已经吃得快走不动路的布布躲到了角落,一大一小占了一整张长沙发,躺在上头玩手机,丝毫不要形象这种东西。
“快说!别费劲了和-图-书。”陈国辉急的都快撕猴爷的嘴了:“不说就滚。”
陈国辉气极了,心里也憋屈极了,猴爷的出现刚好能让他有个发泄的地方,虽然他打心眼里看不起猴爷这种小人物,但聊上几句毕竟能让自己的压力小一些。
“不!我要打,别人的城我都打不过,你不许反击!”
“你有办法?”
“他不会隐藏什么,你肯定知道他是个能力者了吧?小家伙也是,所以你不害怕,对吧。”
而这时,猴爷却靠近了陈国辉,靠在柱子上歪着脑袋看着这个家伙,看着看着,突然就笑了出来。
“那可是你说的啊,不能反悔。”
之后他跟戴微嘱咐了两声就心急火燎的走了,而他一走,猴爷朝戴微摊开手:“就这么个老板,简直是个智障啊。”
“他说干什么就会干什么对吧。”
“有屁快放。”
“哦。”猴爷转过头问戴微:“老板,这种人你是怎么忍他这么些年的?”
“你们……有奇怪的组织?”
“不敢想?”
陈国辉上下打量着猴爷:“脸皮够厚啊,是条好狗。”
人就是这样,越是不回答越容易让人感好奇,戴微的眼神一直盯在猴爷身上,看着他跟自己的小宝贝嬉嬉闹闹的,没心没肺,但作为一个看人非常准的而且有准确直觉的女人,戴微绝对明白这个男人不简单,非常不简单,因为就算是那些久经沙场的人也不可能在把自己的眼神掩盖的这么好,完全没有感情的眼神,这太难了。
“我站那让你打你都破不了我城门,我四十五级城堡,你才六级。我跟你说,我可是冲了二十多万玩这游戏的人,你这种免费菜鸟想打我?”
素质摆在这了,他说出这种难听的话一点都不让人意外,戴微似乎也听习惯了,只是微微侧过头不说话。
“那行吧,你带着她点。”
戴微本来还有些难受,但被猴爷这么一问,居然不自觉的就笑了出来:“为了口饭吃。”
“对对对,那我先回去了。”
http://www.hetushu.com“不行!你把城门打开,我要打!”
“别啊,多个人多出个主意,你听听看也不吃亏。”
陈国辉的语气十分强硬,这令戴微十分为难,但毕竟还是老板也不好说什么,可偏偏她侧过头看了一眼女儿楚楚可怜的眼神,顿时为难的一塌糊涂。
“你何苦骗自己。不过还真是奇怪啊,你又不解风情、又粗俗、又不怜香惜玉还直男癌晚期,怎么就招姑娘喜欢了?”
不过笑完之后,她仰着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猴爷:“谢谢你。”
邓锦的提醒让戴微感觉很好笑:“才认识几天呢,邓总想多了,我只是觉得他人很有意思。”
“刚才你没看见?这烂货跟邓锦不是亲热的很么?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然,我也是。”邓锦竭尽全力的装逼,用他仅有的一点能力在手心凝除了一个打火机那么大的火苗,然后立刻熄灭:“这下你懂了吧?”
“什么意思?”
“我看网络小说里啊,拍卖会上都会有极品仙丹啊、灵石啊、神兽卵啊,然后还会有杀人夺宝。”
“你笑什么?你有什么资格笑我?”
“你问我啊?我就五千块一个月的人,我只是这么一说。我看不惯邓锦那么嚣张,不过我也不怎么喜欢你,你素质太低,好歹是个富二代呢,有点人样。”猴爷说着,伸手帮陈国辉把西装的领子整理了一下:“别怂,跟他硬怼!”
“这行吗?”
“乖。”猴爷拍了拍他的肩膀:“边玩去!”
邓锦不说话,默默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来照照,快点照照。”
陈国辉一着急,连戴微都顾不上了。猴爷立刻揪住他袖子:“你这么急着就回去,多丢人。好歹把这的事办完啊,这里可有不少喜欢八卦的人呢。”
“那是,就是个混蛋。”
“恶人自有恶人磨。”
“他是种你心里了,要出事啊,姑娘。”
“我有那么闲么?”
“对。”邓锦嘿嘿一笑:“有些事知道一点就行了,别太多,对你没啥好http://www.hetushu.com处,而且你最好也装不知道。不过你放心,那家伙对你们这样的普通人不会怎么样的,而且……他真的好喜欢你家小宝贝!你真是祖坟冒青烟啊。”
“你可不就那么闲。”邓锦斜眼瞄了远处的戴微:“还在看呢!卧槽,我根本想不到你哪里有魅力了,怎么这么招姑娘喜欢,叶菲这样、塔娜这样、迪亚?是叫迪亚吧,也这样。幽为了你正在接受肃反调查,恐怕这么多姑娘里,不喜欢你的就是建刚了吧。”
他是走了,可陈国辉却站在原地气得浑身颤抖,手里握着的拳头一直没有松开,心里憋着一股劲却无处施展。
“那我该怎么办,我急啊。”
“是是是。”猴爷欣然接受这个设定:“那我说了啊。”
“怎么可能!他家黑白通吃的,我们这种正经生意人怎么斗得过他?”
戴微不知道什么时候游荡到了这个角落,站在女儿面前捏了捏她的脸,用极平常的语气说着,那感觉就好像在跟自己老公说话一样。
陈国辉冷哼一声:“滚,我没兴趣跟你这条狗说什么。”
“急啥,回去跟懂行的人聊聊呗,你不懂没关系,真的。咱谁也不是啥都懂啊。”
“我说的不算啊,老板。”猴爷沉迷手游没有抬头:“她不乐意回去,她要在这玩。”
“你说,我要在这把你按在地上踩一顿,明天会不会上新闻?”
“我还告诉你,他是个随心所欲的人,到你这工作就是无聊而已,他的势力有多大你都不敢想。”
“你这段时间把公司做空啊!换个壳。”
“我帅!”
“不行,来不及了,这就交给戴微处理了,我先走了。”
“我第一次见住几千万别墅的人说这种话,厉害的。”猴爷朝戴微竖起大拇指,然后转头问陈国辉:“那陈总,你觉得你是邓锦的对手不?”
猴爷侧过头,微笑一声,不作回答直接转身离开。
“好叻。”
他的话让戴微在旁边乐不可支,陈国辉好几次瞪她都没有,她就是乐,站在旁边笑颜如和图书花。
“哈哈,你也发现了?这就对了,以后你再了解他一点就会发现,他不光不会说话,还不会安慰人、不懂什么是温柔,还凶。”
“不然还指望你啊。”猴爷不屑地说道,然后用脚踢了一下布布的屁股:“你特么别打我的城!手欠啊!”
“想自救么?”
“为什么?我需要个理由。”
“然后你就好奇对吧,一般就是这么好奇好奇着就出事了。”邓锦叹了口气:“不过说实话吧,他真的是个烂人,但烂的恰到好处,跟他在一块不管干什么都挺舒服,他真的是个什么都会的人。”
戴微有些迷糊,她不知道为什么猴爷会低声下气的跟陈国辉这种人说话,更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给陈国辉出主意。
“你?你算老几。”
拂袖而去大概是这个时候最好的处理方法了,不过比较下乘,比较上乘的大概是顺水推舟了。
“让他蹦跶几天,过几天他就完蛋了。”邓锦在听了猴爷的叙述之后,满脸无所谓地笑道:“嘿,你是不是在撩那个戴微?她从刚才开始眼神就没离开过你。”
戴微哑然失笑……
“深有体会。”戴微笑着扭头看着正在沙发上犟嘴的女儿和大猴子,那神态、那样子……简直就是亲生的父女:“如果是一般人,根本镇不住我那小家伙。”
看着这一大一小在那玩手机玩的根本无暇顾及其他,戴微叹了口气:“你们玩吧,等会有义卖,记得来看看,挺好玩的。”
不过很显然,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和经过严苛训练的富二代在这个时候就能看出差距了,邓锦本就是高材生,再加上塔城超前的理论指引和战争的洗礼,现在的他根本眼睛里就没有这些还靠收集跑车来撑门面的家伙,在他啊看来,像他这样的人就应该跟猴爷这类人混在一起而不是跟所谓的社会精英混在一起,丢人。
陈国辉被这么一说,还真站在那思考了起来,看到他的样子,戴微都快笑的站不住了,只能揪着猴爷的衣裳,把脑袋靠在他的背后笑得浑身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