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五章 在那小河湾前的碎石滩

猴爷叼着烟靠在草垛子上钓鱼,表情各种嘚瑟。他现在俨然已经成了这一片的王,不管是村民还是日本人看见他都得自觉的鞠躬,就是这么嚣张这么霸道。而在他的影响下,村民也不怕日本兵了,甚至不少村民都开始正儿八经的跟日本人做起了生意,这放在以前可是不存在的事,而现在要是还有那种打算耍横的日本兵,村民一句“你再嘚瑟,再嘚瑟明儿我告猴爷去”就能直接把日本人的气焰压榨到最低。
在猴爷没来之前,她一直住在别人家的猪圈里,过的日子让人不忍直视。而自从猴爷来了之后,她简直活成了小公主,也许就因为她跟布布长得有九成相似吧,所以猴爷完全是按照照顾布布的方法宠着这个可怜的小丫头。
“上礼拜他爹七十冥寿,这礼拜他妈过生日,有完没完啊。直接说有事求我不就完了么。”
有有有!当然有!第一个丧尸世界那个异种男孩,就是猴爷的第一和_图_书个帮扶对象,而……说起来可能有人不信,但猴爷深信,那个小子是那个世界自然演化出来的神。
事实证明,文化的互相侵蚀就像是流水一样,从来都是从高处往低处流,即使日本人强迫这里所有的人都要学习日语,但随着本土各方面实力都在增强,于是乎只要是长期驻扎在这地方的日本人,没有一个不是满口的碴子味,特别是他们军部负责采购的那几个大兵,现在走上集市一路都是四叔、二婶的叫唤,用地道的东北话讨价还价。
当然,他这么想其实是有点装的,因为他自己本身作为一个金字塔顶层的存在,那些别人觉得无比宝贵的东西在他那,其实都不值钱。
“我提醒一下,如果再往回带小孩,你就可以开幼儿园了。”
她今年六岁,原本不是村子里的人,父母从山东逃难过来的,在路上的时候因为疟疾身亡,只留下这个小家伙一个人http://m.hetushu.com孤零零的流落到这个小山村里。
“是……是的,大人。”
当然,要说日本人残忍,其实没有军队是不残忍的,在杀人和被杀之间日复一日的煎熬,人是会变成魔鬼的,所以真正残忍的是战争本身。猴爷亲身经历了那么多战争的残酷之后,他才明白,其实那些整天叫嚣着说要发动一场战争的人才是最愚不可及的。
“我肯定是要走的,到时候带你一块走。”
“猴叔猴叔,你能不能永远都别走啊?”
可以说,这方圆两百公里的地界,猴爷已经成为了当仁不让的土皇帝,而周围大多数日本人也知道这个情况,但这地方实在是富庶,粮食、日用品、肉类的价格要远远低于其他地方,所以谁也没把这个情况往上报,反而纷纷过来巴结猴爷。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邀请他赴宴,到了后头的时候,甚至于日本移民嫁女儿都巴巴请他过去证个婚什么的,而且他还都是hetushu.com坐在主宾席。当然,大多数人是贪图他带去的那些礼物,什么巧克力、牛肉之类的,这可都是普通人家吃不到的东西。
不多一会儿,一个小日本兵吭哧吭哧的跑过来,站到猴爷面前先深深鞠躬,然后双手毕恭毕敬的递上一封信。
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靠在猴爷的大腿上,小脚丫伸到冰凉的河水里扑腾,手上拿着一块奶油蛋糕,嘴上沾着白色的奶油,看上去傻乎乎的。
过了浅滩,猴爷跟着小和尚兵坐上了自产的吉普车,这吉普车可是隔壁日本大佐厚着脸皮用两千把步枪跟中村换的,平时宝贝的不行,连司机都不许碰,但唯独接猴爷的时候会亲自派出来,光从这一件事上就能充分显现猴爷在这地方位高权重的地步了。
小红机体的双眼里的能量光瞬间熄灭,压根不接他的话……
非常质朴的回答,猴爷哈哈大笑,他点上旱烟,像个老农民似的迎着夕阳走着。而小红的机体则摇摇晃晃跟在m.hetushu.com他身后,满脸睡不醒的样子。
“隔壁防区的那个小瘪三又请我吃饭?他有完没完?”
猴爷扭头看了一下这小日本兵:“我记得你,你叫千川,对吧?在日本是个小和尚。”
久而久之,他在这的声望都特么盖过日本天皇了,而且不管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都发现他在这带来的生产力改变简直不是盖的。
“真的吗?你真的会带我走吗?”
“老子什么时候骗过人?”
“因为比和尚赚钱多。”
一个神不需要另外一个的看护,所以猴爷觉得还是让他在自己的世界里茁壮成长比较好。但小红始终认为,这王八蛋就是个典型的重女轻男、毫无节操的萝莉控。
猴爷带着小朋友从小河湾里站起来,戴着斗笠拎着装鱼的箩筐就跟着这个小兵慢条斯理的在河滩边上走着。
为什么是小萝莉呢?为什么不能是小男孩呢?
他这态度这语气,就跟国家领导人时差车间的时候跟流水线员工搭讪似的,纯没话找话,m.hetushu•com但却仍然能让那个十六岁的小兵激动到不行。
或许……就跟小红说的那样,这王八蛋现在的爱好就是从各个世界里收集漂亮的小萝莉了……
“那为什么当兵?”
猴爷笑了笑:“和尚好,日本的和尚能结婚。”
“前田大佐说,务必请您过去,今天他母亲七十大寿。”
“怕!”
战争其实是个很矛盾的命题,即使是日本这样全民热血的国家,其实也存在着类似前头小和尚这种有着质朴价值观的家伙存在。
“小鬼,你怕不怕打仗?”
杀戮,没有意思,特别是对弱者的杀戮。所以,战争也没有意思。
戳在旁边当电线杆的小红突然启动,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弄得猴爷眉头一皱:“有你什么事?”
而且他不但成了这里的权威,也成了这里的法律。有些时候村民仗着他撑腰给日本人送去发霉变质的粮食但钱招收的时候,日本人就会跑来他这里诉苦,大多数时候猴爷手底下的仲裁机关都会给出相当公允的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