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一章 风一般的傻缺

见过较真的,没见过这么较真的……林丽敏被吓坏了,连连摆手并赔礼道歉才算把猴爷哄走,而小姑娘在面对日本人的时候都不慌可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却虚的不行,简直就跟见了鬼一样。
“德国人光束粒子炮!小红都没探查到,要不是我视线锁定你,你就挂了,人家老陈知道我们所有的弱点,你在人家面前逞能个屁。明天再来,我已经让小红去针对以下了,休战一天。”
田心姬眼眶都红了,疯狂的摇头,但精神力受到重创的她根本说不了话,眼泪大滴大滴的涌了出来。
“伯伯。”猴爷挠挠头,自言自语道:“娘的比……老子怎么就是伯伯了。”
“她说要死在你手上。”
他来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来上海,发现这个地方吧,其实连空气中都透着一股子糜烂的味道,这种感觉非常强烈,好像人一到这就变得慵懒了起来。
“打的就是你和-图-书个臭傻逼。”
坐上音速列车,猴爷很快就从上海的基地里走了上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走进了纷纷乱乱的上海滩。
张群捂着被打肿的脸:“我特么也是倒霉……差点死了还被你揍一顿。”
田心姬在常识一圈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被人给秒了……秒了……
猴爷砸蒙了田心姬,然后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直奔向张群,扬起脚丫子就一下把他给踹翻在地。
这可把旁边林丽君和田心姬看成了傻鸟,半晌没能反应过来……
“人家又不傻。”
现在林家两位小姐在这东方饭店里可是相当有名的,是日本特务机关特别打了招呼的人物,这小门童哪里敢得罪,所以带着不情愿也只好悻悻的把猴爷给放了进去。
猴爷挠着头:“他怎么发现的?”
就在她刚说完,她突然抬起头,发现猴爷就站在她面前,皱着眉头问:“那你要我怎么样,和*图*书让你生个孩子么?”
“他要跟你通话!”
林丽敏站在那好久才敢动弹,生怕再在某个楼层碰到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看上去就吓死个人。
可田心姬不知道猴爷是谁啊,她的精神力瞬间就笼罩住了猴爷,但就一秒……一秒之后,她就被猴爷捏着胳膊重重的砸到了床上。
当他踹开门的瞬间,张群和田心姬第一时间窜了过去发动了攻击,不过当张群发现是猴爷的时候,角度猛然一转,然后憋着要吐血的劲儿奋力的把发出去的劲儿给撤了回来。
“您不是伯伯啊?那是叔叔吗?”
“不是……小姐,我们有规定的,这是一家高档的……”
“就这个日本娘们?”猴爷把田心姬拎了起来,端详一阵之后又扔了下去:“她想认识我干啥?”
见到猴爷转过身,只是看了一眼他的眼睛,田心姬原本如死灰的心突然疯狂的跳动了起来,一股前所未和*图*书有的恐惧涌上心头,她奋力的摇着头,努力想躲开猴爷的视线。
“啥?”
张群一愣:“什么?”
在楼梯间时,林丽敏冷不丁的一句话让猴爷心情顿时崩溃……
叹了口气,猴爷无奈的摇摇头:“送我去上海吧。”
“活该。”猴爷翻了个白眼:“还有,你说要介绍谁给我认识来着?”
在他们眼里,张群已经强力到跟神仙一样了,特别是田心姬,他刚才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人给甩在了床上,自己的精神力都没开始发挥作用就被破坏掉了,而现在她除了一身疼痛之外,根本没有了其他任何力气,连坐起来都做不到。
等猴爷揍完张群,他才从张群的口袋里摸出烟,自己给自己点上:“你差点就挂了,你知道么。”
而猴爷呢,他双手插在袖子里,摇摇晃晃的来到张群的房间前,连门也不敲,一脚就把大门给踹飞了出去。
猴爷这边话还没说完,和图书张群那边的声音就穿了过来:“你特么是不是要跟我说信号不好啊,别装了,我知道你就在旁边,今天的事我憋着一股气呢,你最好过来安抚我一下,不然我发起脾气来,我都害怕我自己啊。还有,这里有个大美妞想要认识你一下。”
“算了,跟你没关系。”
张群指着床上一动不能动的田心姬:“喏,她。”
“就这?还死我手上?你搞笑呢吧。”
“这边的观众,你们好吗!”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已经救了他一命了,猴爷已经处在爆发边缘,再在折腾十秒,这个家伙恐怕就要被挂在门口的大树上了。
“这位伯伯,你是来找人的吗?”
来到张群所住的地方,他在楼下就被拦住了,人家说了,衣冠不整不许入内,猴爷都准备揍人了,但却被一个小姑娘拦了下来。
说完,猴爷就蹭蹭蹭的往上走,而林丽敏则在后头不满的嘀咕道:“什么人http://m.hetushu.com啊,这么没礼貌,放你进来还这样说话,真是没教养。”
面对猴爷的嘲讽,张群只是耸耸肩,转头看着田心姬:“还记得我说过什么没?”
“我是说,你特么不撤就挂了!你知道有什么东西对着你么?”
“你们怎么能看不起人呢,大家都是中国人!你们这样可是不对的,你们一直都是这样以貌取人的吗?”
“你说信号断……”
说完,猴爷骑上去就是一通揍,揍得张群嗷嗷直叫,但根本不敢反抗,甚至连防御都不敢。
猴爷站在马路上冲街上打着伞、穿旗袍的漂亮姑娘招手,惹得路过的人都对他侧目而视。甚至他还引起了路上巡逻的宪兵注意,不过看到他的穿着打扮是典型的老农民的样子,所以也就把他当成进城的乡下人了,管都懒得去管。
“什么意思啊?”
“哎呀……你打我干啥。”
“行了。他是我朋友,可以了吗?”林丽敏面带不悦:“没问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