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章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走在前头的猴爷回眸一笑:“吃了我的给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这说明什么?说明她总有一个环节被人给宰了,要不就是皮料那个环节要不是日用品那个方面,反正绝对不可能只换来那么些垃圾。
很显然,镇子上不少的小商贩都认识流苏,他们大多很喜欢这个每年春秋都会过来贩卖皮毛和山货的与众不同的剑仙小姐,所以流苏一进镇子,此起彼伏的招呼声就响起来了,而流苏也会傻乎乎的笑着回应那些跟她打招呼的人。
猴爷冷冷说了一句,用眼睛随便那么一扫,周围大部分人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根本不敢直视猴爷的眼睛。
嘿,这个别称还挺好听的呢,苏仙儿……嗯,颇有秦淮名妓的风韵,光这名字听上去就酥麻入骨了。
对于这种劳碌命,猴爷没有一丁点办法,只能任由流苏在那留恋了好长时间。
“就是这家店哦?”猴爷来到一家皮草专卖前头:“你都卖给他的对吧。”
之前流苏曾经给他科普过这个世界的世界观,其中有一点就是剑仙其实是统治阶级这回事,也就是说流苏这个金穗剑仙其实大概就相当于是皇亲国戚那样。
“要告别啊!你不知道啊,在你没来之前呢,每天陪我说话的都是这些石头啊、树啊,如果没有它们,我就寂寞死啦。”
“哦……”流hetushu.com苏跳上灵鸢之前再次深深回望着瀑布上头的那间竹屋,眼眶再次红了一圈,并扬起手:“房子,再见啦!”
“呼……真舍不得。”
“善良的只是你吧。”
“哎哟,苏仙儿,来瞧瞧啊,上好的黄绸,来选几尺啊。”
毕竟作为弟子猴爷近乎无可挑剔,仅仅用了十年就已经达到了人家四五十年苦修的效果,这拿出去虽然跟大门派那些顶级剑仙比起来还是略有差距,但绝对也已经是了不得的高手了。所以流苏对于自己培养出这样一个高手是很骄傲的,至于得意门生那么点小毛病,又算不上什么原则性问题,所以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看着猴爷的表情,听着他说的话,流苏仍然是满脸不解,不过出于作为师父的自尊,她倒是没继续问下去,毕竟继续问下去会显得自己好笨啊……虽然流苏不止一次跟她的初心说她很笨,但在外人面前到底还是不好表现出来的呐。
“初心!你再这么说,师父要生气了哦!”
猴爷在旁边用手捂住额头,他已经不知道从什么角度来吐槽流苏了,这十年时间里,猴爷已经把该吐槽的都吐干净了。而他也大概明白了,如果世界上还有谁能在精神上击败自己,那么必定是流苏了,脑袋空空的笨蛋在这方面的确是挺无敌的。m.hetushu.com
“那就别走呗,我无所谓。”猴爷靠在他长期躺的石头上晒着太阳,一脸悠闲:“反正我对闯荡江湖、扬名立万一点兴趣都没有,对你的流苏门更没兴趣。”
“哦……我好想吃啊,不过我们没钱。你去卖艺赚钱吧,然后我们去吃好吃的。”
“我好舍不得啊,怎么办。”
流苏满脸尴尬的道歉,而猴爷却眉头一皱,走上前问流苏:“你平时都把皮草卖给谁的?”
虽然百般不舍、千般不愿、万般无奈,但最后流苏还是含着眼泪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这个她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
流苏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好初心突然变得杀气腾腾,她眨巴着眼睛问道:“怎么了?我们这次又没有带东西出来呢。”
所以猴爷在大概了解到这一点之后,就开始对这帮家伙多了一分心眼,而自从多了这一层之后,这些镇子里的居民已经从长得不好看上升到了面目可憎。
“初心初心,这里就是丹阳镇了,镇子上的人都好好。”流苏很认真的给猴爷介绍着:“都可善良了。”
如果要按照流苏的想法,他们就应该把整栋房子背着出去闯荡江湖,这个舍不得、那个也舍不得,就连那口破锅如果不是猴爷及时阻止,恐怕流苏就已经把它塞到包裹里了。
流苏看着自己的屋子,眼里充满了依依不舍的神情www.hetushu.com,虽然给它布置了阵法、里头的家具也都用白布罩上了,但流苏仍然担心的不行,她生怕再回来时屋子不见了或者被雨水冲垮之类的。
“快来快来,这可是百年老山参,专门给你留的呢,苏仙儿。”
而这些平头老百姓其实就和猴爷熟知的那些穷乡恶水出来的刁民没什么区别,欺善怕恶的没边了,流苏肯和他们做生意他们还要坑流苏,而实际上就算流苏过来把他们镇子都洗劫一遍他们也放不出个屁,除了他们的统治门派下来找流苏麻烦,否则他们要是反抗几乎就是找死。
“哦,刘老富啊,他的店就在前面一点。”
对于猴爷数十年如一日嘴贱,流苏显然已经习惯了,只要不说脏话那就随便他哔哔了,这大概也是这十年里养成的一种默契。
流苏站在屋子前面不肯走,可怜巴巴的跟一条受委屈的柯基似的回头望着猴爷,似乎在央求他把整间屋子都打起包来。
“哦……我知道有一家好吃的火锅店,我们去吃吧。”
在下山时,最让猴爷受不了的是流苏居然要对每一块石头、每一棵树都说一声珍重,明明十几分钟就能走完的路,她硬生生磨蹭到了下午。
猴爷摇摇头,没再搭话,只是驾着剑悬停在半空:“你前面带路啊,我根本不认识路。”
十年以来,猴爷第一次看到了除流苏以外和*图*书人……讲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之前看迪亚那个水准看的多了,觉得流苏顶多算是个可爱型的少女,但现在跟这镇子里的乡野村妇比一比,卧了个槽,流苏简直美若天仙好么。
一个两个面目可憎也就罢了,整个镇子都面目可憎,看来这个世界恐怕没什么好人了……
“生吧生吧,你除了生气也生不出来个啥了。”
所以即使流苏跟这些人都熟络的很,但在猴爷眼里,这帮逼都该被一道雷劈死,所以他看人的眼神透着杀气,那些之前还因为看到流苏而喜上眉梢的人,下一秒接触到流苏身后的猴爷时,没有一个不闭上嘴把视线挪开的。
终于走出了这片林子,流苏才祭出灵鸢打算御剑而去。
“卧槽,别特么跟我说话啊!”
一听流苏这句没有钱,那些热情兜售东西的小贩顿时失去了激情,开始的笑脸也撤了回去,有几个客气的还会打着哈哈说下次光顾,但绝大部分的人其实都根本不再搭理流苏,仿佛刚才他们嘴里那个热情洋溢的苏仙儿是别人喊出来的似的。
在这样的速度下,他们很快就赶到了离他们最近的镇子里,流苏在镇子外减速慢行,然后和猴爷安安稳稳的停在镇子的入口处。
“别特么跟我说话,我这飞着呢。”
“我说了,别特么跟我说话,要侧翻的。”
不过还好,笨蛋到底还是知道自www.hetushu•com己应该干什么,所以她虽然磨蹭到天黑才动身,但到底还是动身了。
“带我过去。”
“嗯!”
御剑飞行的速度要比猴爷想的快,在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御剑跑长途,感觉就是跟短途不一样,上了高速之后速度一路飙升,脚下的风景以极快的速度往后倒退,初步估算一下,初始速度大概是每小时四百公里左右,而上了高速之后,大概能达到八百到一千。而从极限速度来看,流苏大概还能更快,毕竟在现在这样的速度之下,她还能一边剥指甲一边往前飞,而猴爷却只能默默的全神贯注。
不过在猴爷看来,这些人之所以跟流苏关系好,大概除了她长得漂亮之外,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她比较蠢啊,因为这些年猴爷每年猎到的山货不管在哪个时代都足够一家人安安稳稳的生活一整年了,但流苏每次出去卖货回来只能带回来油盐酱醋米还有一些奇怪的不知道有什么用的垃圾玩意。
“我搞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在那前头就能飞你却还是要一路走几个小时走下来。”
“初心初心!”
“不要啦不要啦,我没有钱。”
“苏仙儿,我这有顶好的胭脂,来上些啊。”
猴爷被骚扰的猝不及防,差点一个倒栽葱掉下去,还好最后时刻稳定住,但流苏却全程安稳的站在剑上,一边想着好吃的火锅一边骚扰猴爷……
“不好意思啊,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