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七章 看惯了落寞还有繁华

“现在可以试试,我们在主体世界设置投影,然后以投影姿态过去,你觉得怎么样?”
“你特么想瞎了心,那是电影啊,你要不要这么蠢。除了有特定契机,否则想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
“你特么的是女性身份,别特么说这么下流的话。”
毕竟猴爷怕死的很,真的……他比谁都怕死。
“你特么都取的什么破烂名。”
只要是建立在这个时间体系上的世界,那两段时间点的任何记录都不能够被人记起,也许机器会忠实记录那一小段时间所发生的事,但因为时间太短,根本不会有人发现问题,及时发现了,恐怕也只是认为自己健忘罢了。
“不知道。”
“别喝!那是蜡烛油。”布布一把抢下杯子:“你也不看看啊,我这正做蜡像呢。”
“那你给我睡觉去,然后解开你的自主防御,我趁你睡觉的时间拷贝你的记忆。”
“你神烦。”小红的构造体慢慢从窗口挤进来:“这是超仿生构造体,除了骨骼用的是‘很硬很硬根本打不烂的超变态记忆金属’肌肉是‘韧性超好防水防火防穿刺有机生物材料’的之外,其他跟人类没有问题哦,还能生孩子。”
“但是你可能回不来。”
“我不太了解你们这些机器人。给你个长安之星的流水线不就能生孩子了么?”
说完,她砰的一声关上门,而猴爷却颓然坐在床上,一幅哀莫大于心死的状态,生无可恋地说道:“怎么失灵了呢。”
“哎哟,你看看你看看。”小红捧着自己D罩的胸:“我这构造体,身材可是完全按照流苏的来的。巨乳小个子,清纯的脸蛋、长头发,美到爆炸。怎么样?小哥哥来一发不?”
她双眼呆滞默默退出房间,失魂落魄的走下楼,坐在沙发上眼神迷离,端起一杯水就喝……
猴爷翻着白眼看着流苏,对这个奇女子竟无言以对,根本就不知道该往下接什么话才能应对她庞大芜杂的脑洞。
“那就http://www.hetushu.com开始呗!”
“哎呀?现在几点?”
小红诧异地问道:“就像死了一样。”
“你刚才突然死哪去了?”
定好闹钟,猴爷立刻进入了睡眠,接着小红则把所有的通讯卫星调集了起来,再把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五的计算机运算能力汇总在一起,靠着这可怕的运算能力开始快速解析猴爷的记忆,并让这芜杂的数据转化成她能够读取的逻辑数据。
“不行,我一定要搞清楚那家伙的穿越原理。”
“一部分……一部分……”
现实世界很多时候并没有那么多常理的,因为世界并不是一成不变,它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发生剧烈变动,不过身处其中的人并不会发掘。
这并不是失忆,而是理论上那段时间并没有呈现在这个世界上,属于丢失的时间,不光是猴爷一个人,而是所有人。
“看情况,普通人大概十几分钟吧,但是你的话……可能要两个钟头。”
“行!”
“在流苏那个世界,你想一下那个存盘点是怎么创建的?当然,那是个次级高武世界,是由大仲裁者支配的世界,而这里可是主体世界之一,你想跟那样的随意创建可能有点难。你要回不来可就麻烦了啊。”
当然,也不是没有回去考究的人,但考究到最后这些人都会变成傻X,赤裸裸的傻X,因为他们实在太渺小了,渺小到是尘中的尘,除了为难自己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猴爷深吸一口气,然后当着流苏的面开始进行时光倒流,他站在那手舞足蹈、上蹿下跳,看上去就跟中邪了似的,看得流苏都愣了。
“带我去?”
两个半钟头之后,猴爷被脑中闹醒,就见自己额头上冰冷的触须正在慢慢往回缩:“你搞定没有?”
“十……十……十点三十五……”
布布愣了一下,悄悄的就要关门,而猴爷却突然喊道:“现在几点!”
“操……那你说来有什么意义http://www.hetushu.com?”
眉头猴爷一皱:“怎么回事?继续继续!”
“关键我也不知道啊。”猴爷叹气:“我不记得了,完全不记得了,所以我才会去找可能完整这种事情的人。”
能量灌注开始,小红构造体的体态开始发生了改变,愈发的像个活人,而且看上去美美哒,可口的很。
和时光回溯不一样,去未来实际上……
而且他算是看出来了,流苏现在在那个邪教里,那妥妥的就是骨干分子,祭祀团总教头,身为一个祭品然后专门教导别的还不是祭品的姑娘当祭品,讲真……像她这个样子,放在广东是要拿去煲汤的。
“去你X的,老子不干充气娃娃。滚吧!”
“唉,这个倒是可以,到时候直接数据交换……棒!就这么干,反正我也不会干什么,构造体就算毁了也不心疼。好办法!”
猴爷皱着眉头,默默点上一根烟:“妈的,我不甘心……”
“嗯?什么?”
“试试看吧,不行再说。”
“只要不是毁灭级都没问题,但不可以超过聚能反应极限,你试试看吧,毕竟骨骼是用‘很硬很硬根本打不烂的超变态记忆金属’肌肉是‘韧性超好防水防火防穿刺有机生物材料’,应该能够承受很高的能量级。”
“搞定的,不过你特么居然睡过流苏?握草,她身材真好。”小红的语气和猴爷变得几乎一毛一样:“难怪你念念不忘啊,就是毛少了点,我个人还是喜欢毛多的。”
猴爷的行动力非常高,他利用大仲裁者的能力直接在原本的世界投射出了自己的完整投影,看上去跟他本人没有任何区别,但实际上只是个镜像。
猴爷眼睛一亮:“好主意!”
就是不记得啊,那段时间的时间紊乱的结果就是猴爷关于早晨和傍晚所有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坏了……初心坏了。”流苏咬着嘴唇:“你去看看吧。”
“十……十点半。”
“当然啊。”猴爷打了个和图书响指:“让你去见识一下未来科技。”
等待了一会儿,却没有听到小红的声音,猴爷拍了拍脑袋,然后暗骂了自己一声,这个破碎的不完整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小红,而且他又没有奈非天那样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凭空造物。就算是这么个破烂的空间还是他利用大仲裁者的能力搜索到的。
能力再次发动,就像坐地日行三千万里一样,不过这次是猴爷开始以超高速运转,进入了领域之后他的环绕运转速度超过了光速,在这一个没有相对质量的世界里,他比光子还要轻,所以他的速度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进入了超光速状态。
“这是我的投影,我把自己扔到了一个还没开始起步的世界里。”
猴爷把自己从混沌空间里置换回来,然后摸着下巴说道:“现在倒是有个办法,只不过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要多久?”
“你太小看硅基生命了。”构造体回头对猴爷说:“我们可以自己选择形态的,东西差不多灌完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
“我要讲课的呢,现在我的学会里啊,新招了一大批漂亮女孩,我要教导她们怎么当好一个祭品。”
“好办法唉,可是存盘点怎么做?”
“要不你在这做个存盘点?把档存在这,然后再去未来。到时候不就可以了么?”
小红也陷入沉思,可是她的脑袋还远不如真实大脑那么强大。
说完,这个神经病又开始上蹿下跳起来,这次甚至还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铃铛摇了起来,叮叮当当的一片脆响,加上他那就跟鬼上身一样的舞步,看得流苏整个人都僵硬了。
猴爷深吸一口气:“对啊……我在那只是个意识投影而在这是实体,所以我只能这么办了对吧?”
“那就OK了,我们开始?”
流苏低头看了一眼,发现杯子里还真的是透明的蜡烛油,在里头静静的躺着一只蟑螂,已经被凝固在最下层了,但上层的蜡烛油还在流动,看上去恶心的不行。
“什m.hetushu.com么?”
“你!你过去。”猴爷阴森森的笑着:“我把我脑子里的东西转存成你的逻辑格式,然后你过去!然后你找到那个女的,再利用她的力量回来找我,这个怎么样?”
“握草……你直接给我灌注大能之力?你疯了啊?”
“唉……我突然想到,大话西游里不是能回到五百年前么?”
猴爷就是日狗,提出方案却不提出解决方案,小红该死啊……不过她倒是给了自己一个明确的思路,既然回不到过去,但可以去未来啊!去到那个自己已经不存在的未来,去见见长大后的布布他们,说不定能把问题解决了呢?
“世界相对论,就是主世界还是次级世界,完全取决你本身属于哪个世界。”
猴爷打了个响指:“没问题!”
“不甘心有什么办法,你可以去未来看看啊……”
“如果我以现在的状态去未来,那么现在就没有我了,我就失踪了!那因为我的失踪,原本既定的事实就会更改啊,那我去的未来还是我看到的那个未来吗?”
“算了……不想了。”猴爷把笔一扔:“你这一天天见不着人,干什么去了?”
“等等,我们搞错了一个问题!”
“我在画人际关系图,我要把我认识的人全部画在上头。”
“哈?”布布皱着眉头放下了刚被她固定在木头板上的蟑螂,蹦蹦跳跳的蹿到二楼轻轻推开了猴爷的门。
“握草?这样也行?”小红很诧异:“这样的话是不是就代表你认为的把这个世界设置成了次级世界?”
猴爷急的在地上打转:“怎么办呢……存盘点怎么做啊?”
说完,猴爷瞬间发动了所有能力,直接面前的空间完全撕裂,然后硬生生的把小红的构造体扔了进去:“给老子去未来执行任务去吧!”
“你在干什么呀。”
“元素周期表上没有,而且我觉得这名字很霸道啊。”
“怎么会嘛……怎么会不记得呢。”
“行行行,你霸道。”猴爷一边说一边从额头上抽出了一块和_图_书蓝色的晶体按在了小红构造体的胸口:“撑不住你可就要炸了哦。”
“你是不是傻,你在这又没有存盘点,当然无法回溯。你又不是不知道规矩,你见过谁回到过去了么?”
“等等!那我要跟你约法三章。”小红连忙叫停猴爷:“第一,不管你用什么身份过去,你都不能够破坏时间线的完整。第二,你不可以留下任何记号、痕迹和提示你是谁的讯息。第三,你不可以让人对你产生纠缠,我说的是因果纠缠。能做到吗?不然你真的回不来的。”
猴爷突然停了下来,他沉思了片刻:“我们要进入闪点悖论了。”
“坏了……坏了……初心坏了……”
里头的猴爷正扎着马步涨红着脸,像便秘一样怒吼着,看上去还有那么点狰狞呢,着实很是吓人。
猴爷从旁边拿起手机,调整了手机:“两个小时之后开始,给你两个半小时怎么样?”
他扬起手中的纸在流苏面前晃了晃:“看,能够叫得上名字的有四百三十三人,叫不出名字但看到就脸熟的有一千一百四十人,要在这一千五百多个人里找到一个可能的人,真的是太难了。”
“你这个构造体能够承受多大的能量级别?”
流苏把脑袋凑到猴爷肩膀上,看着他低头伏案在干些什么事情,他已经趴在这里一晚上了,谁跟他说话都没用,一直在写写画画的。
“对哦……那怎么办?”
小红话音刚落,周围的环境就突然发生了变换,原本明亮的房间变成了一片虚无空间,这里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光都没有,只是一片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混沌,一片漆黑不说,就连空气都不存在。
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其实很多时候人们都会出现普遍性群体性失忆,但就像自然界不允许真空一样,生物也不允许自己某段时间出现空白。所以大部分的空白都会被自身脑补给冲淡,直至补充成一个合理的解释。
“理论上是这样,这叫啥来着?”
“你要找什么人嘛。”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