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三章 不要小看大创造者啊,朋友

“李大人,你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这里让他们讨论着,我带你去看看吧。”
“那航……母……是何物?”
“这是95突击步枪,国产的,各方面指标都不错,还挺帅。谁说它的瞄准线高谁是傻X。”奈非天搬过一张凳子坐在了英国代表的旁边,然后一脚把英国代表踢到了一边。
他指着远处一艘庞然巨舰,颤声问着。原本停播在海面上的洋人军舰一艘都已经看不到了,只有密密麻麻的高速小艇在来回穿梭,还有的就是像他所指的那种巨大舰艇。
虽然尽可能的保持不动如山,但当直升机发动起飞的那一刻,李鸿章的身子还是剧烈的颤动了一下,他微微睁开眼睛,只是看了一眼已经离得越来越远的地面,便惊呼了起来:“这是何妖术!”
奈非天看到他的样子,只是笑了笑,帮他带上降噪器:“李大人,安稳坐好,小憩片刻。”
奈非天侧眼看了他一眼:“是啊,妖术。”
所以李鸿章见到平日里横行霸道的洋大人,一个个低头不做声,哪怕是被踹翻的霸主英国爸爸也只是默默的站起身拍拍屁股挪到一遍,这要是放到以前,他肯定是拂袖而去,然后那些停泊在塘沽口的军舰就得炮轰天津了。
而现在这一趟,恐怕少不得又是签上几条丧权辱国的纸,这是什么?这就是一世骂名啊!谁愿意担这个骂名?
清政府代表团在一片哀鸿遍野的叹息声中进入了谈判会场,他们对面则坐着是服色各异的外国军队代表和使节,气氛出奇的庄重。
李鸿章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直升机,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几步就踏了上去,闭着眼睛一副生死有命的姿态。
垂垂老矣的李鸿章重重的拍着桌子,用沙哑的声音呵斥着面前的大头哥,但他到底不是二十年前的李鸿章了,此刻说话倒真是没几分气势了。
时间滴滴答和-图-书答的往前流逝,足足一个小时没有一个人开口,虽然有不少窃窃私语,但的确是没人首先说话。
“哦,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在座的各位恐怕就是李大人不认识我了吧?我先介绍一下自己,你们可以叫我奈非天,我身上的衣服叫做07式冬季作训服,今天我选的是沙漠迷彩,看上去挺精神的。”
一句话,只是一句话……就让日本代表偃旗息鼓,没有了任何一点声息。
奈非天落座之后,旁边英国使团里的随从立刻给倒上了一杯热腾腾的红茶,那态度简直是服侍亲爹。
其实李鸿章一进门就感觉气氛不对,这些洋大人似乎没有了往日的趾高气扬,一个个坐在那里神色恍惚的。
李鸿章颤颤巍巍的拿过合约,看到第一句就浑身颤抖——不承认清政府的合法地位,拒绝与清政府缔结任何合约并不与清政府举行任何形式的会晤并同时宣布清政府成为流亡政府。
“你抗议?你哪来的抗议资格?”奈非天皱起眉头:“想轰炸东京提前四十年吗?”
“李大人,我知道您心中有气,但我倒是希望您能好好考量一番。自甲午海战之后,大清可就已是气力全无、任人宰割了。”
虽然嘴上义愤填膺,但李鸿章对大清的局势倒是门清,知道现在不管干什么都只是在给清王朝勉强续命罢了,除非进行一次完完全全的大改革而且列强在这段时间不对清朝发起攻势,否则无论干些什么都是回天乏术。
这话虽然在李鸿章听来有些扎耳,但奈非天倒觉得他当之无愧这个称呼,毕竟国家都这逼样了,还在苦苦支撑,这放在谁身上的都是无法想象的重担。要知道这个点,国家名义的统治者和实际统治者都已经跑路了,玩过钢铁雄心的都明白,这跟灭了人家全国没区别了,接下来就是部署宪兵镇压游击队就行和_图_书了。
飞机飞了大概半个小时,终于缓缓降落在了大沽口炮台所在地。这里一直是李鸿章不愿意来的地方,但当这次却给了他十足的震撼。
“袁大人,你身为封疆大吏,这么做如何对得起朝廷培养?”
可是现在要是接了袁世凯这破烂,那可就不是丧权辱国了,那就是生生的犯上作乱,不管成功不成功,那都是要遗臭万年的。因为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民不聊生已成定局,如果让大清自然灭亡,他李鸿章的罪过还能小点,可直接聚众作乱而导致民不聊生,那罪名可就无法弥补了。会和太平天国那帮人一起被钉在耻辱柱上的,想这袁世凯也不是个蠢人,怎么今天就这么犯混?
李鸿章既觉得好笑又觉得充满了悲凉……好笑的是居然会有人提出这种条款,而悲的是国家大事居然成为了儿戏。
这还只是第一页的四条,后头足足还有六页,这六页上大多是一些补充细节,但每一条都足够让人心惊肉跳。
一杯酒、一纸文、面面相觑。
他面前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虽然长得并不算星美朗目,倒也是一身气派,眼神随表一扫就能给人压迫,两撇胡子修得平平整整,看上去倒是颇有些雅士风范。
旁边的李鸿章却是满脸不知所谓。
面对这个时代的人,他再怎么介绍武器都是于事无补,除了亲自给他们演示一遍,就比如八国联军的人都见识过了,而李鸿章却没有一丁点概念。
“航母。”奈非天背着手笑着说:“十五个航母战斗群啊,都超过了美帝一百多年后的战斗力了。”
袁世凯匆匆告辞,而李鸿章却久久没有睡意,他翻来覆去的,手底下的奏章写了几次也撕了几次,成文之后一把扯碎,接着再写一份。直到天色将明时,这个身体已经快要崩溃的老人仍然没能入睡。
讲道理,到了他m•hetushu•com这个年纪,什么功名利禄都已经是狗屎了,在乎的东西也就是个身后之名了,毕竟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他现在要不是因为还有心事未了,凭一口气吊着,就他这早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恐怕在几年前就签马关条约的时候一命呜呼了。
这时,日本代表立刻站起身表示抗议,他们本身就是靠着清政府赔款才稍微活的有点样,但这协议却足够让整个日本国破山河碎,这要是能同意才有鬼了。
“混账!袁慰庭,你身为朝廷命官,圣上对你多加栽培,如今你却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你罪该万死啊!况且你就凭这一面之词就能确信这些乌合之众能够逆天改命?”
这一系列的事情,直接冲击了李鸿章这么多年的世界观,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能想象面前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能耐让整个八国联军使团的人都放不出一个屁。
“李大人,您觉得呢?”
而就在这时,外头响起了皮鞋叩地的声音。屋子里所有人都循着声音看了出去,接着只见一个身着奇装异服的年轻人从外头走了进来,那一身像打了补丁的衣服看上去很奇怪,但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飒爽,而他头上的鸭舌帽也显得格外显眼。
这就让李鸿章很诧异,他侧过头问随行人员,可随从同样表示一无所知。
“袁世凯,你好大的胆子!”
这协议哪里是协议,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不平等条约,这一笔签下去,怕是这些国家再也没有出头的日子了吧?
“唉……李大人,您先休息,明日看看洋人的态度再说吧。”
“自动武器最大的优势就是持续火力了,在这个时代,一把机枪大概能打翻十万陆军吧。笑……”
但听说张之洞参与进来之后,李鸿章倒是有些动摇了,他不知道这帮乱党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够在这么短的和*图*书时间里摆平大清两大重臣,这可都是一品大员。说那些平头百姓烂七八糟的胡闹也就算了,可能干到封疆大吏这个层次的人,有几个不是人精中的人精?他们怎么也会搞出这种屁事?
面对奈非天的邀请,李鸿章显得有些犹豫,不过仔细想了一会之后,他毅然站起身走到奈非天身边。倒是他身边的随行官员一个个紧张的要命,李大人李大人的此起彼伏。
而今天就是与洋人谈判的日子,李鸿章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外交……哪里有什么外交,积弱之躯苟延残喘罢了,所谓的谈判只是看看人家狮子大开口的底限而已,有没有精神都无所谓。
“李大人,久仰。”奈非天朝李鸿章抱拳:“我也算是见着了清朝最后一个民族英雄了,您的功绩真的是无与伦比。”
上头说这些侵略国不但要进行政府间补偿还要对受害者进行单独补偿,对侵占和损坏的财务也需要另行单独补偿,具体数额会在核算价格之后公布,其中包括圆明园、北洋舰队以及海参崴。
但作为战败国,在人家没说话之前,他没有任何资格首先开腔,唯一的办法就是坐在那静静等着。
可他同样不相信这么一群突然冒出来的乌合之众能够有能力逆天改命,所以他对袁世凯的话充满了怀疑和愤怒。
当然,其实他并不知道,袁世凯也是头疼的不行。以为他愿意干这事?还不是因为他被人用枪顶着脑袋签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就包括解散新军的文书和那份告天子书和告万民书,这几个东西一旦发出去了,他袁世凯横竖都是个叛党。
“那……那是何物?”
李鸿章回身摆摆手,然后在奈非天的搀扶之下走到了外头,街面上早已经清场了,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怪模怪样的大家伙停在上头,模样看上去有些吓人。
张之洞是什么人?李鸿章www.hetushu.com那是再清楚不过了,他多精明的一人,居然也跟着这帮乱臣贼子瞎胡闹?
说着,他身后走进来两个跟他打扮一样的人,手上捧着两把黑漆漆的武器,看上去像枪爷又比常见的火枪短了很多。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奈非天从怀里掏出九份合约推向前方:“各位看一下吧,拿上自己国家的官方语言,看完签给我。”
“李大人,赌一把吧。”袁世凯叹气道:“孝达先生也已经启程,不日即将抵达。”
可就在这种状态下,靠着李鸿章这帮人的周旋,硬生生的第二个印度变成了仍然有一定自主性的半殖民国家,这根本已经可以用伟大来形容了。
而接着往下看,那简直可以称之为史上最可怕的合约了,因为第二条就是——只承认新政府为中国地区新的合法政府。第三条则是——各国家将按照参战程度对新政府进行赔偿,具体评估金额待评估后决定。第四条——归还所有租界并以最快的速度撤离至国境线之外(包括海面疆域)。
“我已经行将就木了,跟着去看看又能怎样。”
“李大人,请移步。”
锦衣华服垂垂老矣,面容枯槁,深陷的眼窝和无光的眸子都在昭示面前这位老人生命力已经将要走到尽头。
就像1919年的巴黎和会一样,哪怕是作为战胜国也只能卑躬屈膝罢了,何况现在还是个战败国,连首都都被人拿了去的丧家犬。
可是今天,他却像条狗一样,缩到一边,闷着头不言不语。
“孝达也来了?他也认为这些乌合之众能够成事?”
如果猴爷在这里,肯定会嘲笑奈非天的,因为他装逼装的实在是有点丑,完全不如猴爷装的那么浑然天成、自然而然。
“李大人你得听下官一句,这大清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了,您来这一趟横竖都逃不开签这一纸荒唐,是要一世骂名还是一世英名,以您的见识还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