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四章 息大泽而梦

三十五节高速行驶,穿越过朝鲜海峡后,战斗群抵达日本海域大概花了四十个小时,当第三天上午吃过午饭时,奈非天就被告知已经抵达日本海域,正在抵近福冈。
一个航母战斗群的吨位数超过了20万吨,这都还不算登陆舰和小艇的吨位,光是各种主力舰艇的吨位而已。
“李中堂,满意了吗?”奈非天从旁边随从的手中拿过一瓶刚热过的温牛奶递给李鸿章:“你眼下的才是泱泱中华对吧。”
“稍等!我要看。”李鸿章突然像小孩似的喊了起来:“我要看看怎样击沉它们!”
奈非天歪着头想了想,通过无线电说道:“击沉视野里所有非友军船舶,一个不留!”
根据史料记载,现在的李鸿章也最多只能活半年了,在他死之后,延续了近三百年的大清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坍塌殆尽。
“一百年后如何?”
甲板上十五架多功能战斗机嗖嗖起飞,带着呼啸的海风扬长而去,而坐在指挥室里的奈非天则对李鸿章说道:“李大人,下面你可就得从大屏幕里看战斗画面了。”
“无奈,满是无奈。大清不行了,我也不行了。上次我用那一颗子弹为大清省下了一万万两白银,而这次……我本盘算着,我这条命值几个钱。”
“一定。”
他捧着橙汁笑得满脸是褶,仿佛心头千斤重担全都放下了,了无牵挂的感觉。
“您不问我为什么知道百年后的事?”
奈非天背着手站在李鸿章身边,带着几分淡然。
李鸿章回头看了一眼奈非天:“去何处?”
奈非天伸出手一扬:“加赛一场。”
说来可笑,这么一个满族人的王朝最后却是靠着一个汉人勉强续命,所以说在这么一个风雨飘摇的王朝里,李鸿章真的不容易,毕竟连死都不敢死啊。
“这便是航母。”
而这次……如果按照历史的正常进程,这大概是他签下的最后一个不平等条约了,《辛丑条约》也是彻底摧毁整个中华自尊的条约和_图_书了,现在想来……这一百年,真的太不容易了。
还别说,老头的修为就是比叶书生那个后生厉害。当时叶书生听到之后可是跟范进中举一样,可李中堂却平静如水,淡漠冷静,仿佛洞悉一切似的。
随着他的命令发出,航母的汽笛一声长鸣,接着左满舵朝着日出的方向缓缓动了起来。而它一动,整个航母战斗群都开始动了起来,呈进攻队列向日本方向全速进发。
“李大人,挺心疼你的。恐怕说起来你应该知道自己身体不行了吧。”
而海量的坦克登陆舰装载着数百辆坦克和基数庞大的步兵在英国人的眼皮子底下登陆了英国本土。
李鸿章就那么站着,感受着庞然大物的脉动,心中的想法谁也不知道,但从表情上来看大概是悲喜交加吧。
算算时间,现在坦克群已经碾到了白金汉宫门口了吧。
奈非天把李鸿章带到了航母的生活区,进去之后李中堂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里头每一样东西看上去都神奇无比,哪怕是厨房都足够让他惊叹了十分钟。
“哈哈哈。”李鸿章摆摆手:“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李鸿章当了一辈子官,什么饭局没吃过?不管是宫里的御膳还是坊间的美食,他早已经无欲无求,但今天却被这满是大鱼大肉烟火气的食物勾起了食欲,虽然有单独的小灶但他还是坚持要和普通官兵吃一样的东西。
百年之后,很多人会抱怨为什么不再有英雄了,并开始肆无忌惮的谩骂。但实际上,英雄从来都不缺,只是只有当一个时代岌岌可危的时刻英雄才显得瞩目突出,那些活在盛世的人很少能感觉的到,而那些谩骂者不过都是一群吃饱了撑的肚子疼无处发泄的废物,他们总是把谩骂当做态度,却从不知道什么叫低下头看看脚下的路。
通过无人机侦察,发现这些舰艇中有日本的英雄舰吉野、松岛和高千穗,这个消和_图_书息传到李鸿章耳朵里之后,心情大好的他突然就黑了脸。
没人知道这些钢铁巨兽从哪里来,但这重要吗?它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了这里就足够了,只是一艘便已经足够傲视环宇了吧。
站在怎么劝都不肯走进船舱休息的李鸿章身边,奈非天的语气还是非常尊敬的,他侧脸打量着面前这个穿着黄马褂留着鞭子的老人,看见他的满脸沧桑就觉得不舒服。
“怎样,还习惯吗?李大人。”
大概只有经历过这个烂透的时代才能感觉到未来美吧,就想未来的人不理解曾经那些人为什么会那么傻那么笨的原因,其实说白了就是因为没有经历过乱世。就好像挨过饿的人,格外珍惜粮食一样。
李鸿章接过牛奶,眼神定定的看着远方,看上去无悲无喜。
“李大人,您的功绩足够理传开碑了。”
这种碾压式的打法纯就是至高王者吊打小朋友,但架不住贼爽。这也就是猴爷制定的作战方案,虽然奈非天在某些方面要强于猴爷,但在干这些事的时候,他和猴爷比起来就是个纯粹的菜鸟。
当奈非天说想要改变一个时代的时候,他就已经交给了奈非天一整套简单、粗暴但非常合理有效的作战方针。
“中堂大人怕是饿了吧?不如先用膳吧,下午再给您看病。”
“好的。”奈非天点头道:“李大人,跟我来吧。”
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奈非天觉得,再烂也不过现在这个时代了,那么有了这个时代垫底,那么未来的每一天,都是最好的。不管怎么样,至少不用再跪在洋大人的面前祈求什么了,外国人也只是外国人。
“需要问吗?知道便知道,不知道便不知道,哪怕是说个黄花诓我这糟老头子又如何?”
“这个酸甜可口。”
“因为科技改变世界。”奈非天把餐盒推到一边:“接下来的几天,中堂大人请多走走看看。”
舰长337米、舰宽77米、水线41米、吃水12米、和_图_书满载十一万吨,七十五架标准舰载机。
下午给李鸿章检查完身体之后,他的体检分析其实是非常操蛋的,他的身体早已经一塌糊涂了,按照常理来说,五年之前他就已经该死了,内脏衰竭的很严重,但这个老人却真的是生生抗过了这么些年。
这件事奈非天知道!当年上学学甲午战争的时候学到过,说李鸿章在甲午战争之后去日本谈判时,在码头被浪人行刺,一枪正中脸颊,但他拒绝医治,带着那个窟窿就上了谈判桌,靠这发子弹为大清换来了一亿两白银。虽然不平等条约还是签下了,但至少能让清王朝都喘了几年。
“李中堂请移步,我们这里有最先进的医疗条件。”
李鸿章愣了片刻,嘴里反复咀嚼这几个字,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再也没说半句话,反而裹紧了衣裳,转身走进了温暖的船舱。
听到这句话,李鸿章再次笑出声来,摘下帽子目光矍铄:“那可容老夫扛着旗?”
不过因为通讯原因,英国本土沦陷的消息还没传到远东地区,这里被航母欺负的远征军还在一边和奈非天周旋一边发消息给英国本土希望赶紧派人来支援。
奈非天按照猴爷做出的指示,将所有列强的主要海域全部封锁了起来,他们怂不怂?当然怂,不是没有试图对战斗群发起攻击的国家,但哪怕是海军第一强国大英帝国也只配在两个小时之内被打的七零八落,而一切的攻击还都只是一艘基洛夫级巡洋舰干出来的事情,这艘号称一百年之后火力最强的武库舰,虽然在新世纪已经垂垂老矣,但是在这个时代它绝对是当之无愧的霸主,即便是二战时最强战舰大和号恐怕在它手下也走不过三回合。
“哦?哪八个字。”
99坦克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是无坚不摧和永生不灭的集合体,龙虾兵的攻击对它产生不了任何作用,哪怕是最强的火炮打在它身上也只能够打出个白点子罢了,而那些弱鸡的火枪更是可笑至m.hetushu.com极,那些只会挖战壕的英国士兵甚至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就被浩浩荡荡的钢铁洪流从头顶上碾了过去。
说起来,同样是装逼,猴爷装逼就装的入木三分,有一种让人莫名有种想揍他的张力,而奈非天装逼却总是带着一种云淡风轻的高人模样。
“我曾经发过誓,终生不踏上日本。”
奈非天笑着,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这个已经时日不多的老人兀自絮叨。
这样一个浩浩荡荡的战斗序列卯足了劲儿往一个地方进发的时候,加上天上的侦察机不时穿梭其中,给人的压迫力真的是足足的。
“你看看,你看看这万顷碧波。”
“哈,上午时您看到那个书生没有?他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当时回答他是八个字。”
李鸿章一愣,然后凭栏大笑,眼角泪花晶莹。
要知道,一百年前最乐观的人,他们的梦想也只是没有租界罢了。哦,对……奈非天记得自己曾经在网上看过一个傻X写的文章,是一篇给租界洗白的文章,说什么丧权辱国的租界是中国进步的原动力,当时他年轻的很蠢,还深以为然过。而现在,他突然感觉那篇文章的作者不是个拿钱写文章的就是想当狗但没当过狗的废物,仅此而已。
“我真从一百多年之后来的。”奈非天笑道,不过接着小声的补充了一句:“不过不在这个时空。”
“中堂大人,这还只是十五分之一。一共有十五个航母战斗群。日本海、白令海峡、地中海、英吉利海峡等等等等,只要是你知道的海域都停泊着这样一个战斗群,炮口对着列强的皇宫,就像他们对我们做的一样。”
“对,我可以告诉您。百年之后,没什么人骂您了,大部分人认同您,是个英雄。”
这说明什么?这就说明奈非天装逼的功力不够了,为什么呢?因为装逼是为什么?不就是满足那种看到别人“看我不爽又干不掉老子”的眼神的快感吗?他这云淡风轻的算什么装逼,说到底还是年和*图*书轻,没有摸到逼界的精髓。当初猴爷就推荐过他多去去豆瓣这种地方,他不去,现在装逼技能明显没点满。
“要不……中堂大人,跟我们出一趟海?”
“当然!”
妥妥福特级航母的数据,在这个时代,只是一艘船就已经超过了整个大清保有战舰总吨位。更不用说一个航母身边还跟着两艘导弹巡洋舰、两艘导弹驱逐舰、两艘护卫舰、一条巨大黑鱼和一艘只比航母瘦一圈的补给舰。
一条小鱼、一根鸡腿、一点蔬菜、半个苹果和一点米饭就是他要的所有食物,航母上的自助餐种类很多,这个垂暮的老人却只是吃了一点点,但却吃的非常开心。
站在舰桥上看着昔日眼红到让人想哭的大英帝国铁甲舰,它们曾经伟岸的身姿在这艘巨舰的面前就如同一只不自量力的蝼蚁,冒着残喘的黑烟被铁链子锁着,由一条小船牵着慢慢游动。
李鸿章没有正面回答奈非天的问题,只是伸手指着前方茫茫大海:“我少年时正值王朝飘摇之时,我那时气那时叹,只愿有朝一日能得见故土重见天日,但等等等等,不觉便已白首苍髯,可怜到老还背着一世骂名。我知道即便是百年之后,我这卖国求荣的帽子也摘不去,但又如何,只期望……我泱泱中华不再受人欺凌啊。”
“日本!把您在甲午海战里丢的场子找回来。”奈非天长出一口气:“说实话,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学到甲午海战时,看到邓世昌悲壮就义我就气的想掀桌子,心说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为他报仇,现在机会来了,所以……”
“李大人,我们到了。”
奈非天没有再跟着他,因为他知道李中堂肯定去参观航母了,再加上也要点时间消化和平静,所以让他独处一会儿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们是在海上?为何如此平稳?”
“那如果是以胜利者姿态呢?”
舰队浩浩荡荡的抵近日本本土,海面上零零散散的有日本舰艇在巡弋,却没有一艘胆敢接近这个庞大舰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