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就是育碧修复了BUG

就像狼群,他们进攻的方式永远都是攻击最薄弱的环节,即使所有人看上去都非常薄弱,但他们仍然选择攻击薄弱中的最薄弱。
叶菲他们则完全匿藏在四千五百米的高空中,世界上任何一种探查手法都无法发现他们的存在,现在暴露在外头的只有小红和建刚,以及那个仍然保留着超能力的小猴子。但小猴子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UMP能找到的人,只有建刚和小红……
当然……为什么找不到呢?
不过……不过这次他们的计算恐怕要出现偏差了,因为小红构造体的出现,布布和小武已经被囚禁在了绝对防御的飞船上,即便是再怎么无聊,都不能被放行一步,而跟他们一起被保护起来的还有叶菲和不明真相以为自己被绑架的戴微。
“对,是不对劲。我们的行动不可能提前暴露。”幽的眼睛扫了一圈:“除非有人出卖我们。”
而现在除了要找到那两个小姑娘之外,还剩下最后一个目标,就是那个让整个UMP调查小队覆灭的花店和它的老板娘。
无法杀死……这种能力简直闻所未闻。
“没有。”光波眯起眼睛:“但是直觉告诉我,我们应该速战速决。”
铁三角战法永远是最可靠最高效的,由光波锁定位置、银龙近身突防、幽远程狙杀这个模式,一直以来都以简单高效著称。
“复活了,很神奇吗?”建刚站了起来:“是不是觉得不可能发生?”
“你今天是怎么了?看你的样子有些不对劲。”银龙难得开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叹息大概是世界上最美丽也最贱的花了,它有着别的花无可匹敌的绚烂却也有堪比杂草的生存能力,只要某个地方出现了一朵,那么短短的几天之内,泥土里、墙壁上、石头缝中都会开满这种常开不败、美丽妖艳的花朵,连成一整片。但它却又不是那种牛皮癣,当这块空地有其他植物存在时,原本生在这里和-图-书的花朵就会慢慢枯萎,直至变成另外一片植物的乐园。
“什么?!”光波一愣,然后果断发布命令:“撤!必须撤!”
“打一枪看看。”
这里头就包括布布、小武、叶菲等等等等,也就是说他们所有人都不能逃过这次千里追杀。
建刚没有理他,只是继续往前走着。光波实在压抑不住这种恐惧,咬着后槽牙乒乒乓乓的冲着建刚连发十五六枪,抢枪命中。
虽然他们三个人对自己的任务表示不解,两个在校大学生、一个花店老板娘、一个开饭馆的和一个拍电影的,资料上显示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但这并不能影响他们执行任务的坚决。
雨终于在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湿漉漉之后倾泻而下,这场毫无预兆的大雨让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不管是行人还是过往的车辆都行色匆匆,谁也没有在意城市这个角落里坐着一个充满孤独的女人和一群孤独的猫。
“这种花真的招人喜欢,但你可能不知道它为什么才会诞生。”
威力巨大的大口径手枪把纤细的流苏的身体打得支离破碎,让她看上去就像丧尸世界里那些高度腐败的尸体一样。然而这样的建刚却没有倒下,她视若无睹的走到一只在风雨中瑟瑟发抖的小猫面前,伸出已经断掉的胳膊。
“安息。”光波走上前把建刚睁着的眼睛合上:“对手无寸铁的人,我从来都是充满怜悯。”
“我们暴露了……”
“我认识你,但你可能不认识我了。”建刚走到那朵花面前,弯下腰小心用一个塑料盒子罩住了它:“不过我没想到再见面时,我们居然以这种状态,如果他泉下有知,恐怕也会很难过吧。”
而这时,让光波更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她伸出手的那一瞬间,原本被子弹打飞出去的胳膊居然完好无损的长了回来,速度之快仿佛就好像只是变了个魔术一般,甚至于连衣服上也看hetushu.com不出弹孔的样子。
当第三天来临时,这个杀戮小队的人开始分头执行他们所承接的暗杀任务,银龙负责暗杀布布而幽负责暗杀小武。至于光波,他则直接去往了流苏所开的那家饭馆,力争一次性就把这三个人同时解决。
随着她的脚步前进,光波一步一步的后退着。这种死而复生的事,本就不应该存在啊,可现在这种诡异的事情真真切切就发生在了他的面前,这对他世界观绝对是一次前所未有冲击。
仅仅两天,女皇的三大据点就已经被拆了个七零八落,之后的任务则是清理掉一切和女皇有关联的人和事。
今天是个阴雨天,天空中乌云厚重,即使是白天也暗淡的像是傍晚,昏黄压抑。猫儿们似乎也没有了往日的兴致,懒懒散散的蜷缩在角落中,仿佛在等待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因为猴爷把所有人的手机都给扔河里了。然后半囚禁似的把他们给困在这个荒无人烟的河滩,而这个河滩究竟在什么地方呢……大概在胡建和广东交界处的某个不知名的群山之中,晚上还能看到山豹子和野猪哦。
建刚他们已经见识过了,下一个目标,则是在叶菲家里心境祥和的小红。她正在试图破解这个时代小红本体的信息锁,但因为这个锁头是猴爷亲自给加上去的,所以……难度贼高,所以她看上去就跟坐化了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叶菲的客厅里,背后的连接器和地下光缆相连,正在疯狂的从互联网中DOWN东西。
“走吧。”建刚仰起头看着光波:“离开这里,即使是你,也没办法改变这个世界。”
“对不起,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光波迟疑了片刻,皱起眉头从身后摸出了他的战术匕首,弯下腰仿佛变成了一头发狂的豹子,须发皆张。
而建刚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只是伸手握住从玻璃房的旁边捡起一根围墙拆除时剩下的钢筋茬子,轻描淡写用一http://m.hetushu.com只手把钢筋段变成了一截铁丝,甚至看不出她太过用力的样子。
光波轻轻叹了一口气,手中的武器发出一声轻微闷响,子弹便从建刚的前额穿透了出来,鲜血溅射在地上,迸发出眨眼的亮色。
光波几次欲言又止,直到在幽说出这句话之后才终于开口:“速战速决,不要恋战,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建刚突然仰起头,定定的看着前方,那朵已经完全绽放出来的花,面带笑意地说道:“大概这就是它最可爱的地方了吧。”
一个被阴影笼罩着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建刚的背后,它浑身是水,但手里却正拿着一把枪顶在建刚的后脑勺上。
“发现目标,但她看上去像是已经死了,温感装置没有感觉到任何一点她的辐射能。”
“你……是什么东西?”
建刚和流苏两个人交融在了一起,其实恐怕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流苏还是建刚,记忆已经混淆,两个灵魂的谈判似乎也已经妥协。所以即使是灵鸢也分不清现在坐在这里的人到底是流苏还是建刚。
作为军人,他们完成任务的效率高的吓人,只是手段实在是有些太过残忍,不管是三十三号公馆还是地下武器兵工厂都没有留下哪怕一个喘气的。所有人的死亡都在一瞬间,仿佛一块块肥肉被扔进了绞肉机。
后来听完汇报,果然还是失败了。而不同于幽和银龙两人的没有找到人,光波的失败在于找到了一个根本无法杀死的人……
完成?完成了还是这样一副表情?这里头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身为队长,光波从来都是非常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冷酷的一个人,但今天的他明显有强烈的情绪波动,这让他的队员都很是诧异。
光波站在大雨中,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你……”
他说完,把武器慢慢放进怀中,踏着缓慢而沉重的步子,一点一点走入大雨之中。而在经过那朵叹息时,他m•hetushu•com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笑着弯下腰轻轻抚摸着细嫩的花瓣:“我的外孙女儿最喜欢你了。”
光波在发布这个命令的时候,心中没由来的一紧张,本能再次出现。但毕竟任务还是很重要的,所以他仍然命令幽开了枪……
光波摇头:“不一定,不要胡乱猜测。”
在约定的地点,三人相遇。银龙和幽都很惊诧于光波的狼狈,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这个年纪已经不小,甚至当了外公的老头子从来都是从容不迫的,哪里出现过这样狼狈的场景。所以他俩因为职业军人的敏感,立刻就了解了光波现在的处境。
而且虽然它被认定为有毒,但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人真正讨厌这种可爱的花,而且几乎所有人都把这种花绽放在自己的视野之内视为幸福的表现,即使是最顽皮的孩子也不会轻易摘下它。
是啊……没有机会的。他其实已经看出来了,自己面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他能想象出的强大,甚至于他连击败她的方法都想不出来,虽然是任务,但这个任务就好像是封冻在坚冰里的鱼,让人无从下口。
雨滴打在玻璃屋的顶端发出咆哮一般的声音,然后因为撞击而激发起一层淡淡的水雾,让本来真切的世界显得如梦似幻,不知什么时候开在玻璃房外头的一朵野叹息在大雨中悄悄绽放,盛开出灿烂的容颜。
建刚弯下腰从地上拾起那枚子弹,微笑着扔进了垃圾桶;“我都忘了我有多久没有过这种触感了。”
光波小心翼翼的后退到了他认为安全的地方才纵身一跃跳过了矮墙,消失在了苍茫茫的大雨中,转眼间便已经无踪。
“果然队长就是队长,我们的任务都没完成,你的却完成了。”
面对幽的提问,光波只是抿着嘴,皱着眉:“任务完成。”
“走吧。”建刚笑道:“你这个状态,没有机会的。”
这个命令是建刚发布的,她禁止小红把这里任何一个人释放出去,而她自己却回到了那间让和_图_书她充满回忆的小厨房,一脸寡淡的坐在后巷的玻璃房里喂起了猫。
“你很美,也很忧伤。虽然有些可惜,但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再见。”
猫咪们四散逃走,躲到远远的朝光波发出惨烈、可怕的叫声,这叫声中充满了敌意,但却又无计可施。
光波惊奇的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读取面前这个女人的想法,这让自从他改造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恐惧。原本巍然不动的身体也开始微微有的颤抖,握枪的姿势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个女人肯定有问题,在小队覆灭之后,她就再也没出现过了,情报显示出那天晚上之后,这一票人都似乎消失了,包括女皇二人组,仿佛人间蒸发,军用卫星都没找到他们的存在。
而正当她扣动扳机那一刻,小红的眼睛突然睁开,侧着头看向了幽的方向。从瞄准镜里看,好像小红隔着两千多米正和她对视一样,这让幽冷不丁浑身哆嗦了一下。
所以即使她们的组织都被灭干净了,她们俩也没有任何察觉,甚至还在那担心生意……
“不要再过来!”
而这些归属于家眷的人中,最薄弱的大概就是那两个在校女大学生了吧。
“出什么事了?”
而就在此刻,惊魂未定的光波也同时受到了关于银龙和幽的通报,他甚至已经不用去推测就已经知道这次的任务已经失败了。
“据说,它死后会变成萤火虫,对吗。”
女皇的护卫力量完全和他们的杀伤力不成正比,甚至连他们曾经在中东执行过的围剿任务都远比围剿女皇的来的轻松。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问的,不管怎么样只要完成任务就行了,其他的一点都不重要了。
建刚把手里的小猫放进干燥温暖的猫窝里,然后又给那些重新汇聚在玻璃房中的猫儿们填满了粮食,这才慢悠悠的转身回到了房间。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光波像中邪似的弹了起来,回头瞪大眼睛看着刚才明明已经一枪毙命的女人端坐在长椅上,一切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