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三章 二营长,我他娘的意大利炮呢?

这次最少来了上百个暴君,还有明显的灵能拨动,估计是真的有进化到钢铁暴君级别的家伙出现了。
“放屁!我就是吃了没读什么书的亏,等这次回去,老子考研去。”
猴爷二话不说,一脚就踹到它肚子上,一个差不多四米的大家伙就这样被猴爷踹飞了十多米并且在地上翻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臭是对的。”猴爷用袖子捂着鼻子:“不过你都戴上防毒面具了,还臭什么臭?”
“完美……完美就是完美啊。你呢?”
“你很舍不得对吧。”
“这个地方的设计其实很棒,依山傍水,易守难攻。”猴爷指着周围:“两边是地势比较低的沙滩,后面是一望无际的深水港。地势在这里也突然变得狭窄,如果这些丧尸不想想办法,恐怕数量再多也只能成为填坑的沙包。”
猴爷突然摇头晃脑的笑了起来,然后轻轻哼唱起一首语调奇怪的歌,仿佛是什么地方的方言小调,又像是那种在小酒馆中才回出现的小曲儿,透着一股靡靡还有一种回味似的东西。唱的人抚手轻笑,而听的人却心生难舍。
“闭嘴!”
这种精神压力会逼死人的,而怎么度过这种精神压迫期,让所有人都适应,这就是毓卿需要考虑的事了。这虽然是一场占了优势的战争,但最后谁能胜利还是个未知数。真的,真的是个未知数,至少在没有这两位超自然存在的参与下是未知数。
和*图*书那你理解的完美是什么?”
就这样,在滚滚前行的丧尸群里,他们的周围居然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逆向在滚滚洪流之中居然毫无阻碍。
“特么,我好歹一大能力者,一掌控者。我特么跟这种玩意比?”奈非天颇为不满的追上猴爷的脚步:“为什么你不去比比?”
正在这讨论过去的时候,四架高亮探照灯毫无预兆的亮了起来,接着这个光,黑暗中出现了密集的红色眼睛。这都不用想了,应该是第一波丧尸来了。
“是啊,暴风雨来了。”
“看着就臭。”奈非天嫌弃的不行:“握草!还有多久?”
“哪两个?”
而当它看到猴爷过来之后,钢铁暴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尖锐的牙齿,发出刺耳尖叫。
外头的丧尸越来越近,哪怕是在防卫区域的猴爷都已经听到了那些丧尸沉闷压抑的低吼声,从这些吼声里他听到了因为饥饿而带来的狂躁,还有暴君独特的低频共振。
被说的没脾气的奈非天相当怨恨猴爷,他现在愈发的确定猴爷这孙子就是为了恶心人而存在的,他的每一句话都超有针对性,让人恨到牙疼。而他偏偏又贼特么享受这种“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状态,让人很是戳火。
他们直接开了扇单向门走出了这座被丧尸围困的钢铁之城,而外头那数以百万记的丧尸没有一只接近他俩五米范围内,哪怕是高大m.hetushu.com的暴君看着这俩人都绕到而行。
猴爷摇摇头,然后背着手走了下去,奈非天在他身后喊着:“你干什么去啊?”
“去找钢铁暴君谈谈,你也来。”
这三十米的墙啊……挡不住钢铁暴君的,一分钟都挡不住啊。
这个就在前面,可真走了有一段路,在畅通无阻十分钟之后他们才走到猴爷说的就在前面,在这里有一块大石头,石头上坐着一个浑身上下泛着铜红色的巨大暴君,它的手中正啃着一具丧尸的尸体,血肉模糊。
“别哔哔了。”奈非天被烦得翻了个身:“你真的这么无聊么?”
看到猴爷又在发疯,奈非天相当无奈的侧过身子,摆出了个慵懒的姿势,手上拿着一本漫画书正看得津津有味。
“还好吧。”猴爷许是满足了自己的表演欲,坐到了斜坡上点起烟,目光炯炯的看着前方:“有些时候需要旁白的,现在太安静了。”
猴爷仍然在用话剧里才会出现的声调给自己加戏,没人知道他意欲何为,只是知道这个家伙吧……经常犯病,虽然有时候会突然变得很帅,但通常帅不过三秒。
“你说瓦尔特是谁?请告诉我他的真姓名。”
“我也比你聪明。”
“跟那玩意有什么好谈的,老子一个质子炮打烂它。”
“在我刚诞生没多久,还没解开第二道印记之前和建刚、叶子一起逃难的日子,这是第一段。和流苏在巴蜀大山中静候和*图*书春秋,这是第二段。无论哪一段都美的让人回味,这大概是唯一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吧。”
因为自古以来被围的城,没有几座能够坚持下来的,最后要不是里头自相残杀、要不是食物耗尽开始吃人、要不是横生瘟疫,总之没几座城能有好结果。
毕竟对于这些饥饿很长时间的丧尸来说,这个蛋白质气味浓郁的地方显然就是他们的天堂,毕竟再这么饿下去,这些丧尸恐怕得学会种地和打猎了。
“我理解的完美……”猴爷笑道:“允许存在不完美。”
而这个声音传到了毓卿耳朵里之后,他的心中不由得一紧,战斗命令随即便发布了出去,接早已埋伏在各自位置的人对尸潮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但子弹的效果实在有限,停止效果在这些丧尸身上并不是很好,即使一发子弹能爆开两到三个丧尸的身体,但绝大部分被击中的丧尸仍在前行。
钢铁暴君捂着肚子从地上爬起来,但刚要起身时一抬头发现猴爷就站在它面前,这个不可一世的暴君低下头就这么匍匐在了地上。
猴爷满意的笑着,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按在钢铁暴君的脑袋上。就这么一下,暴君浑身上下痛苦的抽搐了起来,嘴里发出沉闷的低吼,声音就像是惊雷,穿透夜空。
“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
“我不太理解。”
“快了。”猴爷扬起下巴:“就在前面了。”
“那就安静的坐一会儿和_图_书不好吗?”奈非天放下漫画书:“不过说起来,听说你在流苏世界的时候也有几个朋友?”
但一旦形成围城,里头的人也并不好受。毕竟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的严防死守,还要防备着具有跳跃能力的暴君和一些敏捷向进化的丧尸,以及随时可能出现内部感染等情况。
“舍得舍不得,有什么好计较的。”猴爷低声呢喃着:“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我带去的只有灾难,只要我主导的事情,不管怎样都会被引向不好的方向。但不得不说,在我短暂的一生里,有两个时段会让我终生难忘。”
“这帮家伙臭死了。”
“燃烧弹!”杰克队长高喊着,接着投出了第一枚燃烧弹,火焰绽放在夜色中,格外扎眼。
“那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你知道钢铁暴君多珍贵么。”猴爷头也不回地说道:“钢铁暴君是高级生物了,比你都聪明。”
“不,你永远不会明白,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抗争而活。和自己抗争、和这个世界抗争、和那些不同的理念抗争。语言总是苍白无力,拿起手中的枪吧,用它击碎你所蔑视的腐朽!用它打破困顿你的桎梏!冲出去吧,冲出这个满是泥沼的牢笼,冲出去吧!”
“看不出来,你还挺感性的。”
“你以为很容易吗?就像现在一样,他们不再认识我了,就算重新和他们去相识,但因为周围环境不同了,所以结果必然不一样。在不同的结果下,那些hetushu.com人也就不再是我记忆中的那些人了。端木、青莲、红莲、东壁、姬星,我都记得。但有的时候记得就好了,不需要太过强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猴爷用力的把烟头弹出去,看着它像流星一样划过漆黑夜空,似是轻描淡写地说道:“他们最终拥有了属于他们的生活,东壁也许娶了白莲也许没娶,或者他们甚至彼此不相识,端木和红莲会不会在一起,青莲那个傻丫头又会怎么样,这些东西其实都不需要答案,给自己留下一个念想不好吗?”
而如果没有奈非天的话,这里会出现怎样的场景,猴爷不难想象,毕竟看过了纽约曼哈顿那锅绿色的人肉汤,难道还需要过多的遐想么?
“你为什么不试着把他们都找回来?”
“呵呵。”猴爷冷冷一笑:“高中生不能考研。”
暮色终于降临,远处隔离墙上的警示灯一层一层的开始熄灭,这代表着隔离墙的能源供应已经枯竭,这层原本附着着高压电的围墙开始失去了它的保护作用,从警示灯熄灭的那一刻开始,其实就代表着战争的序幕已经打响。
“有啊,当然有。但是他们都走散在风里了。”猴爷抬头透过昏暗的灯光看向天空:“世界因我而改变,那些人都走散了。”
猴爷站在某个无人的高台上,一人分饰两角,神态就像大腕里李成儒在最后的那段独白一样,看上去癫狂无比。
“我会告诉你的。看!这座城市,它就是瓦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