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六章 魔法高校优等生

“着是她一辈子的心愿。”猴爷笑了笑:“我觉得你们伙食要加强一点,这都什么玩意。”
说完,猴爷从抽屉里拎出背包,转身走出了房间,一如既往的神秘,还透着点帅哥特有的冷酷。
“不……”抽泣声还在继续,一段囫囵话都说不清楚:“我被从宿舍里赶出来了。”
“因为我没上过学,体验一下有问题吗?”
猴爷在吃了晚饭之后,再次呼叫了建刚,这一次建刚非常不情愿,但毕竟是猴爷的呼叫,她也不好不接。不过当听到猴爷所说的话之后,她相当后悔自己接了他的电话,早知道就当没听见好了。
“以后你也行。”
“建刚。”
“你就说别墅区四号别墅就好了。”戴微小声说道:“怎么?出什么事了?”
猴爷根本没有听她诉苦的意思,她本来还要哭诉一番的,但现在却根本无处下手,只好在戴微的引导下去了卫生间。
“行行行,你厉害可以了吧。”塔娜噘着嘴:“早知道我直接找你了,跟他们讨价还价费劲的要命。”
“坐。”
在猴爷这补课的时候,他的讲解和演示是无可挑剔的,甚至比给他们上课的老师还要精准,这让这些同学都感觉不可思议,因为在他们看来……大叔完全可以去当导师,而不是在这当学生。
“那还不是因为你的小妻子很漂亮。”
“谁关心。”
两个人同时给出了答复,效率之高,叹为观止……
“我上哪召集?”
戴微在厨房里住宵夜,虽然厨艺很一般,但随便弄点白粥咸菜配上咸鸭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看起来这一家还真的像是正儿八经的一家子。
布布猛得回头,满脸不可置信的说:“我才是你亲生的。”
“大叔,我给你买了饮料,放这了哦。”
想想吧,仔细想想,这个家伙的所作所为。他毁了多少世界了,这也就是为什么自从星灵把女儿扔在这之后就再也不出现的原因,因为星灵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个大破坏者的破坏能力。
“嗯……我现在好怕,我不知道要去哪。”
戴微把宵夜端出来,带着小女人才有的甜美笑容:“吃点东西再继续。”
不过倒也没人去查猴爷的身份,反正他那么好说话而且是个能补课的学霸,身边有这么一个人有何不可?
“这是谁啊?”戴微出来之后问道:“挺好看的小姑娘呢。”
“查一查高武世界坐标都有哪些,看看有没有东方玄幻世界。”建刚撑着脑袋靠在椅子上:“如果有,开启传送门,我们出使一趟。”
“我告诉你个事情。”猴爷转过头看着她:“这里默认允许在一定程度上的私斗,你不要跟人起冲突,会被人欺负的。”
“小武乖,爸爸说的对,学习要用心的,你别老跟姐姐一起闹,她都挨多少次揍了。”
猴爷翻了个白眼,不理她的自我陶醉,低头把饭菜吃了干净,然后坐在那玩了一会手机后对塔娜说:“这里的监管力http://m•hetushu.com度需要加强一点,这个氛围很容易出极端份子。”
“喂?”
在奈非天执掌塔城之后,塔城的政策柔和了许多,出去首先是带礼物了。而放在猴爷身上,他带妈个球的礼物,直接带自行榴弹炮和核弹,所以建刚虽然无奈还是会去完成他交代下来的事情,毕竟如果在东院开张之前还没有老师的话,呵呵……猴爷免不了为了流苏亲自跑一趟。
“昂?不然呢?”
好吧,这个小姑娘其实超烦人的,如果今天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恐怕会喋喋不休一个礼拜,甚至在下课之后去教导处讨说法。
猴爷夹着书包像乡镇企业家一样走进教室,趁着午休补课已经成了这几天他的主要业务,虽然年龄比这帮孩子大一点,但因为猴爷是这种热心的学霸,所以关系已经相当不错了。
“有,而且不少。但是你真的要去吗?”
“按照你对能量的理解方式去学习,我不知道我的学校里会出多少个变态。”塔娜晃着手指头:“不过说起来,我直接提议你去上高级魔法课程班,你为什么要从初级开始?”
布布一听,脑袋一缩,灰溜溜的跑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抱着抱枕乖乖的看电视,再也不敢废话半句。
猴爷坐在沙发上吃着花生,听到布布的话,冷冷一笑:“我看你是好久没挨揍,皮痒。”
塔娜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说白了这家伙就是担心他的宝贝小武被欺负。布布倒是不用担心,她不去欺负别人就谢天谢地了,而小武可是个没什么用的软妹,她不是历史上那个心狠手辣的武则天,只是一个比同龄人稍微聪明一点的贪吃小姑娘,要是被欺负了,他可是要心疼的。
“流苏不吃饭?”
“其实还不错哦。没有恐惧只有尊敬的感觉,真的很棒。”
“嗯,这也是我的武器。”
大概猴爷也知道建刚会去完成他的要求,所以挂了电话,他就坐在客厅里开始给小武和布布检查作业。
其实学校开始到现在,常见的校园霸凌事件一点都不少,毕竟普通的学校里学习的文化,他们的学霸可能是最孱弱的那个,而这里学习的是力量,学霸一定是最强的那个。要知道整个学校大几百个班,哪个班没有几个喜欢搞事的?
“别……别墅区?”
问题当然是没问题,塔娜无言以对,她跟着这个家伙也有些时候了,当然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的人,环顾世界恐怕就他一个人是完全按当天的心情做事情的,其他的完全可以不管,也不知道这种人到底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哦……”
“哈哈哈……你叫鲁迅吗?”
“对啊,所以呢,你现在就需要去找点人过来,没问题?没问题就行,你忙吧,么么哒。”
猴爷放下笔并用笔头敲敲小武的脑袋:“这个错误昨天你就犯了,今天还在同个地方犯错,你自己说你在干什www.hetushu.com么,根本就没用心,下次再这样我可揍人了啊。”
“今天的知识难点是能量聚集,我现在给你们从头解析一下能量构成,做好笔记。”猴爷坐在位置上,拿出自己的笔记本:“首先,你们要明白能量不是无根之水、无本之木,它的诞生也同时符合这个世界的基本法则,首先……”
“还可以。”猴爷拿出电话,直接点多人视频,然后手机上出现了建刚和叶菲的脸:“给学校这边的人数加到一千五,三天内到位,剩下的你们自己协调。”
“你想个办法,我需要大概一百到一百五十的师资力量。”
不过虽然猴爷干什么都操蛋,但当爹真的是够格,他坐在那给一个讲完给另外一个讲,布布要比小武高一级,所以两个人学的内容是不一样的,但猴爷却一点都没有不耐烦,坐在那拿着笔一点一点的分解出来各自给她俩讲解着,认真的模样完全是个合格的爸爸。
“当然啊,他们要为自己的人负责的。而且你又不是他们的头儿。”猴爷挂上电话:“现在你明白权利该怎么使用了吧?你的女王之路还远着呢,你脾气太软。”
“喂……你是真的喜欢上了上学是吧?”
“大叔……这不是你的笔么?”
还有,因为猴爷看上去年纪比较大,所以在班上的外号就是大叔,不管是谁都叫他一声大叔,特别是小姑娘们,叫起来格外的香甜。
为什么是他设计呢?因为他对能量传到足够敏感啊,而且拥有大量的魔导金属,这些由迪亚研究出来的具有优良能量传导性的金属经过猴爷的设计,成为了现在塔娜这边的制式魔法器。
“来了来了,大叔来了。”
猴爷擦擦嘴从位置上站起来:“我继续回去上课了,中午还要给同学补习。”
不是应该草过屁眼子之后才算是朋友吗?现在的小朋友界定朋友的标准还真是随意呢,以后恐怕会在这上头吃亏吧。
“我哪知道。”猴爷撇撇嘴:“你先到别墅区四号别墅来。”
但成人班就不一样了,在默许私斗的政策下,那搞事情的可就多了,只不过如果造成人身伤害的话,也是要承担责任的。
“大叔,你怎么没有魔法器呢。”
“明白了。”
“大叔,这是我家的特产哦,回去以后吃。”
猴爷看了看表:“好几天没看见她了。”
这话让助手浑身打了个哆嗦,然后连连点头:“是是是……是得我们出去,不能让他出去了。但是这些世界都跟我们没有直接联系啊。”
魔法学校可不是足球学校,特别是低年级的学员,除了基础魔法知识之外,还有就是大量的文化课,魔法师需要冷静、睿智、博学,绝对不是随便一个文盲随便瞎学了几天就能成魔法师的,所以低年级段的课程和九年义务教育差不多,语文、数学、外语、化学、物理、地理、历史和生物一样不能少,而且学习任务十分繁hetushu.com重,绝对绝对不是别人想的那样是混日子的地方。
“赶出来?”
一堂课就是一下午,在临近下课的时候,外头就有人搬来了一个大箱子,里头都是用棉布包好的魔法器,这是根据这些天里导师对他们观察之后得出的分析结果,这些魔法器并不是都一样的,几乎没有一样的东西,有人是手套、有人是魔杖、有人是水晶球、有人是项链,总之每个人都分到了一样。
所以布布和小武是有家庭作业的,而负责监督他们日常学习的,就是猴爷。为什么?因为戴微管不住啊!布布根本不怕她,小武也跟着姐姐学了一身臭毛病,除了猴爷谁也镇不住。
“不然呢?我不给他搞定,他自己就去了,想想他过去的所作所为。”
唯独猴爷没有……
所以这一课,猴爷根本不需要上,因为他本身就是这些东西的设计师好吗……
“看出来了。”猴爷慵懒的睡在沙发上:“去洗漱一下,客房已经准备好了。”
“大……大叔。”
塔娜那受到了不少报告,猴爷看完之后认为应该加强学校的德育建设,但塔娜却持有不同观点,她说哪怕是她曾经在学习的时候都被欺负过,要知道她不光是魔法师还是大祭司而且还是狮子王大锤最喜欢的女儿。就这样都被欺负过,所以被欺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毕竟成为魔法师除了需要强大个人实力之外,精神层面上的锻炼必不可少。
“大叔……你怎么做到的?”
“老板,又找我干什么?我在开会呢。”
“你知道不,其实这里很大一部分学生是因为哈利波特才进来的,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了解魔法文明的波澜壮阔啊。”塔娜很识时务的转换了话题:“哈利波特里的魔法我也看到过,太简单了。”
当然了,现在这个阶段,说什么都是猜的,猴爷非常期待东院能够赶紧开起来,然后让他验证自己的想法。
“尝尝我自己做的沙拉吧,大叔。”
“没钱。”
说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到底哪个更好,这其实是没有定论的,可以说是各有利弊吧,但如果让猴爷来赌以后打群架是哪边胜,那猴爷想也不想的会赌东院胜,但单挑的话,恐怕西院的胜算更大一些。猴爷可是在蜀山、昆仑这些传统门派待过的人,论群架……真的无敌。
猴爷瞄了她一眼,然后转身跟着人流走向了外围,而这个跟华妃娘娘重名的小姑娘站在那看了一会儿他的背影,然后耸耸肩也去向了宿舍。
在上课前,补习结束之后,猴爷收到了一大堆小零食,他一点也没客气,全部都给塞进了抽屉,然后一直吃到了这堂课的导师进来为止。
“哦……”小武可怜巴巴的从沙发上趴下去,跑到戴微身边抱着她的大腿,一脸委屈的小声抽泣,也不敢大声哭。
“你疯了!这个世界剑仙就只有你家流苏!”
这几天他们好像也发现了这大叔不同常人的地方,比如所和图书有导师都不管他,甚至连骂人的时候都会绕过他,也从不让他上台演示,甚至他干出一些违反禁忌的事那些导师也睁眼闭眼的。
这个声音?猴爷立刻想到是坐在离他三十厘米那个包里总是放一堆零食总是上课时候悄咪咪偷吃东西还给他分享的名叫蒋欣但不是演华妃的那个小姑娘。
学院区的食堂分教职员工区和学生区,伙食虽然差不多,但氛围倒是好上不少。猴爷当然是在这吃饭的,而跟他作陪的就是明星导师塔娜。
“我班上的同学,是个傻姑娘。”猴爷拍拍手:“你们两个小的,滚去睡觉了。”
“这个我已经在跟叶菲和建刚沟通了,同时从塔城和咱们那调人过来,大概有会有个八百人的执法团队后期入住,满意了没,老板。”
“不会啦,谁会欺负我。”
他一进来,班上的同学立刻高兴的围到了他的位置旁边,端着等着拿着笔记本,其中就有那个想学阵法的小姑娘。
不过对于这些初学者来说,这一课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魔法师并不像灵能者那样不需要外物进行能量转换,他们更多的需要的是将精神力通过某种媒介传导出去形成魔法效果,所以大部分的魔法小说里都把这些东西描写的很重要。
“行了。”塔娜摆摆手:“就这已经被评为全世界最好伙食学校被广为传颂了,大锅菜你还指望怎么样呢。唉,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这堂课上的是关于魔法器皿的使用原理,也就是媒介作用。这堂课猴爷睡着了,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这所学校里所有媒介器皿也就是魔法器的设计者……
而就在猴爷刚端起碗准备吃饭的时候,猴爷的电话响了起来,看到上头陌生的号码,他皱着眉头接起了电话,接着就听见里头传来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半天没有顺过来。
“因为灵魂学是要有信仰为基础的,但魔法信仰绝对不是那块裹尸布啊。魔法师的信仰只有三个类别,元素、魔能和灵魂,所以灵魂学当成选修课就行了。”
“听说你成你们班的名人了?每天下课都有人抄你笔记。”
“稍微休息一下吧,都这么晚了。”
这个理论么,倒也在某种程度上说服了猴爷,不过这种默认私斗的行为只限定在高级成人班,幼儿班绝对不允许。
“等他们学下去就知道了。”猴爷翘着二郎腿,在禁烟区里点上了烟:“你的灵魂学为什么设成选修?”
不过为了避免猴爷发脾气,塔娜特意吩咐说对幼儿班的学员进行严格监管,一旦发现霸凌者,直接清退。不但清退,还要追责,追求其父母的责任,到时候别怪执法队不客气的嗷。
“可是这是免费啊。”旁边给他糖吃的小姑娘满脸诧异地问道:“你看,我的是项链唉……记忆项链,能储存一百七十张法阵图案,在需要的时候直接投影出来。很棒对不对。”
猴爷指着小姑娘桌子上的水杯:“看好了。”
“能不能去召集一批hetushu.com剑仙?”
“喂!喂!!喂!!!”建刚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用力的把手机扔在桌上:“没你妹的问题啊!”
而戴微走到门口拿了鞋子给这小姑娘,然后引她走进了屋子,来到了猴爷面前。猴爷抬起头看了左脸颊微微发肿的蒋欣。
“那就好。”
“你别整天惦记她好不好,人家打了饭去工地吃。她比我这个老板都关心基建,就差住工地上了。”
“大叔……我被欺负了。”
“可是你的课很满哦。”
正在和建刚开会的副手侧着头问道:“他又给你出难题了啊?”
由此可见,其实迪亚是垃圾堆里捡来的吧,不然哪有父母愿意把亲生的孩子扔到这种人的身边呢……
“什么问题?抄笔记?”猴爷喝了口汤,轻描淡写地说道:“这些孩子对能量应用理解太狭隘了,我给他们看看也无所谓。”
说完,那个杯子直接被猴爷扔进了次元空间,就这样凭空的消失不见了。小姑娘眼睛瞪得老大,她完全没感受到魔力的效应,甚至也没看到投射魔法阵,但那个杯子就这么无影无踪了。
“你被人强奸了?”
而且塔娜还认为现在的孩子实在太脆弱了,虽然现在不需要他们去战斗,但保不齐什么时候就需要战斗了呢?身为魔法师如果连在学习过程受到的委屈都不能自行解决,那么当他们有朝一日面对的是那种弱肉强食的原始森林社会时,他们该怎么活下来?
但这小姑娘却不依不饶的跟着猴爷跑了出去,跟在他旁边逼逼叨逼逼叨:“大叔,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了,可是你好像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
比如现在这个导师手里拿着的好看的宝石法杖,就是猴爷用秘金加上人造储能晶体设计出来的,比原来用什么香榭枝、梧桐木做成的法杖传导效果增加百分之三百。
“不行不行,你中午吃了我的巧克力棒,我们就是朋友了,所以我肯定要告诉你的。”小姑娘指着自己:“我叫蒋欣唉,不是演华妃娘娘的那个。”
“那就找联系!锁定世界,准备礼物。”
不过好像在师资力量上东院有点弱……毕竟塔娜可是把整个皇家魔法师协会都给搬过来了,流苏却是光杆司令,所以猴爷这几天一直在盘算着,是不是要诱拐一群剑仙过来?
“我……哦……”
“哦。”猴爷想了想,转头问戴微:“这的门牌号是多少?”
挂上电话没多久,外头就响起了敲门声,布布蹦蹦跳跳的跑过去把门打开,看了一眼外头的人就大喊了起来:“爸爸,你的风流债找上门啦!”
所以猴爷从口袋里默默掏出了一支圆珠笔:“你看……”
不过区别塔娜的思维,流苏也写了关于东院的一些规矩,除了严格杜绝私斗之外,还有就是诡异的处罚机制,就是一人不达标全班一起受罚。虽然东院还没正式开起来,但现在其实就已经可以看出东西方人的思维差异了。未来如果东院正式开启之后,东西方碰撞恐怕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