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一章 留在抽屉的纸条

“没有没有,小猴子呢?好久没见了。”
“嗨……”塔娜笑着摆摆手:“你家先生,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享福呢!死个屁啊。”
“小猴子……”建刚挠挠头:“小猴子上个月刚去叶菲那监控她。”
“是的,我是先生的奴隶。”
“哦……您好,主母大人。”
“为什么?”
建刚叹了口气:“她已经把自己变成怪物了,别人怎么说都没用,你有空去看看她吧,魔怔了。”
不过现在蒋欣已经没事了,而且正在猴爷身边,这就让人轻松了。接下来的事就简单了,主要是协助塔娜把暗精灵叛军引入东北邦,然后以夷制夷,用暗精灵本身来遏制剩余暗精灵的活动。
可就是这样,训徒狂魔流苏却始终说这样还不够,忧心忡忡的问猴爷怎么可以进一步的增加训练强度。
“大能力者的事,能叫污染吗?”猴爷掰掰手指,发出清脆的骨节摩擦声:“那叫文化交融。”
“你们两个又躲在这。”
“大能力者也是需要度假的。”猴爷伸了个懒腰:“更何况像我这样的暖男。布布!别带小武去深水区!”
猴爷告诉她:再加强就死了。这才让流苏安安稳稳的用这种“稳健”的法子训练蒋欣。按照流苏的想法,现在东院马上开了,她需要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徒弟来镇场子,不然被西院压的太死,以后开宗立派的难度会非常大,而现在流苏几乎把全部的希望都压在了蒋欣身上……
“你爹吃顶了才造你出来干这个。”张群看了看远处海边玩沙子的妻儿,眯起眼睛笑了起来:“要是没带家眷来就好了,没想到这一批幽灵战士各个都是极品,这一波塔城领导人到底是选战士还是选美啊。”
当奴隶大军占领东北邦之后的第九天,凯撒第一次和塔娜进行了接触,凯撒现在已经是坐拥上百万大军的一方霸主,完全有资格坐在塔娜桌子对面和她进行一场会谈。
张群想了想,然后怪怪的看着猴爷:“污染它的就是你和图书啊。”
“如果你们愿意并入狮子帝国,我们会给你们供应食物和过冬的衣物。”
“他倒是醒了,那个小妞在照顾他,不过能力全没了,我都跟他说了弱鸡不要逞能,现在好了,彻底成了个废物。至于塔娜那边,谈判还在进行,两边死不想让。我估计塔娜想到你的用意了,你是要保留暗精灵的独立性对吧,可是你直接下命令不就好了么,为什么要卡自己亲生的媳妇?”
塔娜朝凯撒伸出手:“未来,请多多关照。”
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流苏就会去把还在睡梦中的蒋欣从床上拽起来,然后开始上早课,这日子猴爷是经历过的,他知道这早课有多可怕,光是热身就能让人虚脱。接着在吃了早饭之后,一天的噩梦就开始了。
看得出来,凯撒在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里的悲痛是真切的,那种无法掩盖的悲伤让他的尖耳朵都耷拉了下来。
“亲爱的宰相,暗精灵可能已经离开太久了,导致您已经忘记了,暗精灵的魔法可以让荒芜的沙漠一夜之间开满鲜花、让冰冷的冬日一夜之间变成暖春,暗精灵是大自然的宠儿,我们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我们只需要自由。”
“好了,我们不聊那个傻缺了。”猴爷摆摆手:“塔娜那边怎么样?变态强醒了没?”
“还有……”建刚想了想,虽然犹豫了半天,但还是说了出来:“咱们的老朋友,陈老板发了消息来,说今晚抵达塔城。”
“你管!”建刚似乎对自己的逆生长也很不满意:“我就是长不大,你有很多意见么?”
“他就喜欢这样。”塔娜摊开手,颇为无奈地说道:“我听说你对暗精灵的复兴计划,欢迎加入这个大家庭。”
张群果不其然是个特务头子,这几年的历练让他成熟多了,不再像原来一个脑子总感觉用不过来。
“你这人说话越来越讨厌了。”猴爷晃着脚丫子:“那个世界在渐渐失去活力,我不光要是扶持暗精灵,还得让和_图_书他们变得更强,让凯撒在短时间内撑起一个可以跟狮子帝国抗衡的帝国。”
而就在他们在这里愉快的交流时,屋里的争吵声再度升级,甚至已经骂开了,听到这些声音,塔娜轻轻把门拉上,隔绝了里头的嘈杂:“听说,你是从奴隶变成皇帝的。”
“凯撒大帝,好心情啊。”
凯撒是很懂事的,虽然在人前不能说,但他知道塔娜是猴爷的妻子,而且也知道猴爷给塔娜下了指令不允许狮子帝国对他们动手,所以在私下里,他始终称呼塔娜为主母。
塔娜接过宝石,朝凯撒提起裙子行了个礼:“我非常喜欢,谢谢。”
把两个狗都嫌的小姑娘喝住之后,他再次躺了下来,把椅子放平,然后舒服的点上一根烟:“我算是明白了,万能的父创造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好逸恶劳的。”
当然,他们舒服着,但有人却如坐针毡。比如现在已经被扔到不老剑仙身边的蒋欣,她正经受着残酷的训练,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猴爷的悟性,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快速完成流苏的训练计划。
猴爷饶有兴趣的看着张群:“你怎么知道他那个弱鸡是最强能力者之一的?我没说过吧。”
“你的官员好厉害啊。”塔娜笑着站到他的身边:“你觉得哪边会成功?”
“你怎么逆生长啊?”猴爷上下打量着建刚:“二十四岁是那样,现在都三十四了,居然更小了。”
“因为只有在竞争状态下,才会迸发出更强的生命力。塔娜的世界是我见过的体系最完整的世界,不能够被外来者污染和破坏。”
“这日子,才是人过的。”猴爷侧过头对躺在他身边抖腿的张群:“打打杀杀的,真是没劲。”
“您……”凯撒一愣:“您还不知道吗?先生他……他已经和暗精灵部族那个怪物魔像同归于尽了。”
超级特工队伍有人牺牲是正常的,但把在外围执行任务的队友给忘了,那可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了,这些队员们八成得掉一层皮,和-图-书可能猴爷不会弄死他们,但把他们发配到一个荒芜世界去改造地貌还是很有可能的。
沙滩的远处是一大堆身穿着性感比基尼的姑娘们,时隔七年再次回到塔城,并且第一次看到全体幽灵小队的姑娘们不穿衣服的样子……嗯,不是不穿衣服而是不穿战斗服。
关于奈非天的推论,他倒是没说错。大能力者分许多不同的类别,奈非天的确是S级的大能力者,他除了有点怂还有点笨之外,其他都是无可挑剔的,虽然他的能力并不是用来战斗的,但真的战斗的话,那绝对是可怕的。
想起第一次见到建刚的样子,猴爷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而现在的建刚站在那,已经快四十岁的人了呢……看上去反而更年轻了,最多十六。
“我明天去一趟吧。”猴爷摇摇头,其实他早算定叶菲会魔怔,毕竟任何一个女人都不能接受身边的同伴不会变老而自己不停在衰老吧……
“等等!”塔娜打断凯撒的话头:“什么在天之灵?”
“我傻么?鱼龙是谁?鱼龙是你的前身,你继承了他的能力,也就是说他之前是大破坏者,也许没有你现在这么变态,但至少是大破坏者啊,可是奈非天可是干掉他的人,也就是说奈非天如果切换成完全战斗状态就算赢不了你,也绝对不虚你。那小子……就是有点怂,心理素质不行。”
“监控她?”猴爷一愣:“叶菲怎么了?”
“真的?”凯撒的眼睛豁然睁大:“您没有在安慰我吗?”
要知道叛军都是由下层暗精灵和贱民奴隶组成,老早就憋着一股劲儿要干那帮贵族了,现在暗精灵主体坍塌,只剩下一些零散的小贵族还在负隅顽抗,这在滚雪球一般的奴隶大军面前,根本就是螳臂当车,没用多久就把整个东北邦涤荡了个干净。
反正从训练开始到现在,猴爷就没见过蒋欣出现,据说她每天吃了晚饭就洗澡睡觉,根本没有别的什么念头。
张群翻了个白眼,不再搭理身边这个变态,专心的喝hetushu•com着椰子汁,然后看着不远处那一群幽灵战士的大长腿。
“谢谢,也请您多多关照。暗精灵受的伤太严重了,需要上百甚至几百年来修复,这段日子我们一定会成为朋友。”凯撒和塔娜的手握在了一起:“这大概也是先生所希望看到的,如果先生在天之灵能够看……”
听到熟悉的声音,猴爷转过头,发现穿着学生泳装的建刚叉着腰站在他身边,气鼓鼓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个高中生。
“你为什么不让我救他?”
猴爷吐了口烟,看着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飘来的一朵云:“成年人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我不是他爸,没办法照顾他一辈子,而且就算是他爸也没办法照顾他一辈子。猴子小队的人如果连这个都不能承受,那早早回去开个小店做点生意好了。”
就因为这个点卡在那,导致谈判彻底陷入了僵局,狮子帝国可以吃下暗精灵叛军,但猴爷的红线却挂在那,就是不允许双方开战,所以现在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僵持不下的问题。
在知道蒋欣并没有挂掉之后,从上到下都松了口气。
“说起来你岳父大人的信号旗解散之后就没再重建了,你不打算重建一下?”
会谈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开始,凯撒心知肚明、塔娜也心知肚明,但塔娜的宰相和凯撒的执政长却不明不白,他们都为了给自己的种族争取更多的利益而使谈判陷入僵局。
穿的跟夏威夷酋长似的张群把太阳镜拉下来了点,看了猴爷一会儿:“不是吧你,这话是你说出来的?”
“您的宰相也是非常厉害的。”凯撒从口袋里摸出一块亮晶晶的宝石:“这是我送给主母的礼物,虽然并不名贵,但希望您能接受。先生离开之前告诉我,您是一个善良的人。”
当然是真的,此刻的猴爷正躺在塔城的沙滩上,穿着花裤衩和花衬衫、戴着墨镜喝着冰凉的椰汁,太平洋季风带来了远方晴朗的味道,万里无云、岁月静好。
“有许多目击者,那个近乎无敌的魔像hetushu.com被击垮之后,先生也……也去了。”
“先生是我的主人、老师、朋友,甚至可以说他是我的父亲。其实您作为他的妻子,无论您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会答应。但为了安抚那些同胞,我不得不和您进行谈判,抱歉。”
两边唇枪舌剑的无聊的很,塔娜随便找了个借口走了出去,而出去之后刚好看到凯撒站在外头的阳台上,直勾勾的看着远方的山峰。
“那也得等奈非天许可啊,毕竟塔城他始终是BOSS,你可以欺负他,我能么?”张群撇撇嘴:“不过就算是你,也要给他几分面子吧,毕竟他可是最强大能力者之一。”
“可你要明白,我们的国民并不知道现在的暗精灵到底是怎样的状态,只有暗精灵并入了狮子帝国我们才有底气去说服我们的国民。”
更何况现在的流苏和以前的流苏根本就已经是两个人了,快被考试逼疯的流苏现在根本就已经是一直发疯的母狮子,训练就跟不要命一样。
不过最终,双方的互不相让的点集中在了暗精灵反抗军是否并入狮子帝国这一项上。反抗军执政长坚持认为,暗精灵反抗军现在从过去挣脱了出来,但他们仍然是独立、自由的民族,并入狮子帝国就代表失去了属于暗精灵的自由。而塔娜的宰相坚持说狮子帝国会给予暗精灵充分的尊重和自由,但一个国家之内绝对不可以再出现别的国家,甚至引用地球上的典故,连侧卧之榻岂容他人安睡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他说出来之后,塔娜当时就差点没绷住笑,上下打量着凯撒:“谁告诉你的?”
“那老屁股还敢来?”
这一点鱼龙知道,猴爷也知道。当然,如果真的要刚正面的话,奈非天肯定是打不过这两位的,只是如果他要跑却是谁也追不上的,然后就会陷入无穷无尽的骚扰之中,基本上别干其他事了,整天忙着应付奈非天就足够了。
就像猴爷说的那样,这才叫生活啊,阳光、沙滩、海浪、大长腿的组合,还有什么比这更美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