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七章 骁勇转成空(七)

“何止是疼,简直是噩梦。不过你知道比鹅还可怕的鸟儿是啥么?”
“不。”奈非天满脸神秘的说:“是鸦科,这帮玩意聪明、记仇、报复心强,攻击性也不弱又灵活,关键最主要的还是聪明,鸟类之最。”
保护者冷冷看了猴爷一眼,然后扭头看了看罗德,轻轻哼了一声,背着手离开了这里,这个动作表示他不再管这里任何事。
而正在这时,建刚已经开始对露娜发起攻击了,她打架本身也没什么章法,基本上就是街头打架的套路,抄起家伙就往上冲,但冲着冲着就成了俩,接着俩成四,四成八、八成十六,当她到露娜面前的时候已经上万个建刚了。
在圈里的人只有两个,就像被投入了里世界一般,外界的一切都无法干扰到她们的战斗,虽然保护者和赐予者都已经到场,但他们谁也无法做出任何动作,赐予者不能保护建刚而保护者也无法对露娜进行保护。
“啊?大能力者也这么惨?”红毛丹愣住了:“你不是可以……”
“看不出来,他们告别还告的挺浪漫。”奈非天嘬着一根冰棍和红毛丹一起出现在猴爷身边,笑盈盈地说道:“看的我都快哭了。”
“哎呀我去,知识点!”奈非天显得非常开心:“记下来记下来。”
“鹰?”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人吧,生性倔强,不和*图*书到万不得已不会使用能力,要靠自己的双手才能获得完整的人生。”
城市中心被清空了,作为两个女人的战场。
卡当然不了解,他甚至感觉自己这个萍水相逢的朋友都在为建刚捏一把汗,毕竟半神的战斗力可一点都不弱,建刚那粗糙的战斗方式,看得人直着急,恨不得亲自进去帮她打这一场生死。
就在三个大能力者加入了混乱的聊天时,困兽斗里又掀起了新一轮高潮迭起的战斗……而这一次,却是由露娜首先发起的进攻。
“你这么说也说的过去啊。”奈非天点点头:“不过少了点气势,如果建刚拿棍儿的话,还能喊吃俺老程一棍。”
只是就在她刚成型的瞬间,无数的火鸦盘旋着朝她冲了过去,残忍的啄食着建刚的肉体……
“去吧。”露娜靠在那道透明的墙边,看着罗德的眼睛用唇语说:“不要管我了,我爱你。”
“你偷电线给你姐上学,你呢?”
“我小时候在乡下的时候,日子比较苦,就偷一家倒闭工厂里的电线卖钱。”奈非天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卷电线:“这种电线,一斤三块钱,我姐的学费就是这么出来的。”
“你看上去一点都不悲伤啊。”红毛丹也嘬着冰棍:“我刚才可是偷偷抹了一把眼泪的。”
“你怎么跟这个东西混在一www.hetushu.com起的?”猴爷扫了一下奈非天和红毛丹:“这家伙没让和你单挑?”
猴爷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仿佛他这个大能力者根本就不是个东西似的:“是啊,当你的人去到我位面的时候,你没让他们收敛一点吗?他们杀了我的人,还绑架了我朋友,是不是我还要给你写封信征得你的允许?”
罗德嘴唇嚅动了几下,颓然的跪倒在了地上,不顾身份的放声大哭。
“多重影分身啊!”奈非天指着里头的建刚:“你瞅瞅,这招……等会怕是要搓螺旋丸了。”
“啥?”
保护者盯着猴爷的眼睛:“现在至少还是在我的位面,你难道不需要收敛一点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能力者之间本就是平级,并不存在上下级关系,所以保护者的语气不善,那猴爷自然也不会有客气什么的。要知道猴爷现在虽然远不如曾经来得那么狂放不羁,但骨子的那种傲气却始终存在着,那个无法无天的混蛋始终活在他的灵魂深处。
这是绝对的单挑,周围布满了以仲裁者能力为媒介的防护网,不管是谁,即使是猴爷自己也无法在里面的战斗结束之前进出防护圈。
“哎,你小时候被鹅咬过么。”奈非天突然问了一句,然后又自言自语道:“嗯……你没小时候。我跟你说啊,鹅绝对是村中恶霸www.hetushu.com,我敢打狗绝对不敢惹鹅。”
失去了依靠的罗德满脸苍白,他当初真的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加上昨天十九的态度,可以说他现在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种孤立无援的状态。打?那是打不过的,硅基生命之前才刚刚摧毁了他们一个月亮,之后硅基生命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即使发动终极武器也并不是那帮冷冰冰生物的对手……而现在,唯一一直坚定站在自己身边的露娜却要和那个拥有无限生命的怪物进行一场生死斗,罗德和里世界的露娜对视一眼之后,互相都发现了对方眼里的无奈和绝望。
“卡给捏新挪几子!”奈非天突然喊了一嗓子。
可偏偏,这两个千里迢迢过来拯救她的男人,在她和人死斗的时候居然在旁边谈笑风生,而且关键听听聊的是什么,这怕不是有病吧……
这个否定者啊……怕不是上辈子是哈士奇吧,如此容易的就跟敌人达成了共识,一顿饭就把他给收买了,还号称自己游历过无数个世界,怕不是在朋友圈里游历的吧。
“所以后来啊,我姐一直对我有愧疚,所以我就算不出去工作她也愿意养着我,她小气是有原因的,毕竟苦过来的孩子。”
而听到他们全程对话的红毛丹,十分吃惊的看着身边的两位大仙,颇有些诧http://www.hetushu.com异的问:“你们居然在聊这种事情?不担心吗?”
他们在毫无紧张情绪的闲聊,可在圈里却突然爆发出了灼眼的火光,就好像一团火被封在玻璃罐里,而这种突然的爆发在封闭空间中显得更加凶猛,虽然听不到任何声音,但看到那威势就知道如果它的声光效果齐全的话,一定会震撼到如同核弹爆炸。
“想知道啊?”猴爷呵呵一笑:“那等这解决了,我让你体验几天。”
“说了,我没搭理他。”奈非天又拿出一根雪糕递给猴爷:“然后我说不单挑,我请吃饭行不行,他说行。”
他们三个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看建刚里头打的怎么样了,不过大概……并不是因为不在意吧,而是因为聊天真的太有意思了,特别是卡,从开始还在意单挑的内容,但后来思维完全就被两个大能力者哥哥给吸引了过去,成为了一个专业提问选手,孜孜不倦、乐此不疲。
再看建刚那边,那无穷无尽的分身已经在刚才那一次剧烈的爆炸中消散无踪,只不过在前方不远处的焦土上,一个人正在快速成型,几乎是几个呼吸之间,建刚就重新了站在了那里,那传说一般的原地刷新能力让那些外围的观战者目瞪口呆。
“你看我像读过书的人么。”奈非天叹气道:“你知道为什么你就算有了情感也不能像一个正常人么,就是因为你http://www•hetushu•com缺失了跟我这种一段一段模糊但却又特别深刻的记忆。你看,我童年的时候摸鱼、偷线、掏鸟蛋,调皮捣蛋称王称霸。初中的时候开始给女同学写情书,人家告老师,我被要求礼拜一升旗的时候在主席台上读那封情书,高中辍学出去赚钱养我姐,吃过剩饭、睡过天桥,还跟狗抢过破衣裳,大年三十一个人坐在人家屋檐下避风,被人当野狗到处赶,这样的记忆不说多美好吧,但没有的话,我想我的人生也就不完美了。”
“听说过。”猴爷点点头:“据说鹅咬人很疼的。”
“好啊好啊。”红毛丹欢呼雀跃:“作为大能力者,我必须体会所有我没体会过的感觉。”
奈非天和猴爷对视一眼,然后默契十足的摇头,接着异口同声的说:“你不了解建刚。”
“当然,我也顾忌到你面子了,不然你身后的小家伙现在会被我挂在你们最高的楼顶上自然风干。”猴爷伸手一指罗德:“满意吗?老家伙。”
“有病。”猴爷白了奈非天一眼:“这个时候你应该唱拔一把毫毛吹出猴儿万千。”
“苦日子是什么体验?”卡仰起头问奈非天:“究竟怎么才算苦日子。”
很快,火光散尽,露娜站在原地,双眼已经完全变成了两团燃烧的火焰,而她身边的火苗也幻化成了火鸦,围绕在她身边盘旋。
“哦……”猴爷摸着下巴:“这个我倒是没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