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章 求官

“走”
戈登吩咐侍奉的丫鬟给三人沏了杯热茶,好奇的打量着乔志清,微笑道,“李神父可是从来都不喜欢求人的,我认识他好几年,这还是第一次寻我办事,看来你在他心里的分量可不轻啊。”
门子咧着嘴回了一声,转生跑进了府衙。
“怎么回事?”
“不妨事的,一切交给学生安排,一个月后,请老师来学生军中巡视,若是大帅有丝毫的不满意,学生便当众自刎,以谢大帅恩德。”
“不认识,他们都是上帝的子民,那些魔鬼都会受到上帝的惩罚的。”
乔志清搀扶着李约瑟颤抖的身子,仔细检查了他脸上的伤口,也许军官也忌惮洋人的势力,不敢下狠手,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魔鬼,他们是魔鬼。”
“听说是来抓长毛贼的,洋大人已经和他们交涉去了。”
管家让侍奉戈登的丫鬟通传了下,戈登从房间里出来,一看到李约瑟就惊呼了起来。
乔志清在心里不停的嘀咕着这个名字,怪不得这么横行跋扈,原来是以后的台湾首任巡抚刘六麻子。
乔志清激动的抱拳道谢。
李鸿章闻言果然紧皱了下眉头,以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资历,自然是天下难寻的人才,但以他和曾国藩的关系,自然可以在湘军中讨个好前程,却为何千里投奔道我的帐下,遂有些不解的问乔志清道,“你为何不在曾大帅的帐下效命,却大老远的投奔我这兵缺粮少的穷大帅?”
安庆府在清朝时是安徽的省会,又是控制长江上游的军事重地,所以府衙自然也建的十分的气派。
乔志清和*图*书无比逢迎,又以学生自称。
“学生在长沙府曾听闻曾大帅讲起,说要任命老师筹建淮军,故此特来投奔老师讨个前程,为我大清国尽一份力量。”
李薇儿看着乔志清脖子上的伤口,语气反而更加的紧张起来。
军官看了乔志清一眼,并没有处罚他,而是骑着马带着几个人朝教堂的东边赶去。
李约瑟愤愤的给李薇儿交代了几句,让教堂的下人备了马车,三人一起朝安庆府衙奔去。
马荀在一侧看的瑟瑟发抖,脑子里不断的盘算着该不该冲出去救主。
李约瑟刚进屋就给戈登说起来访的目的,把乔志清引见给了戈登。
乔志清接过手谕,抱拳行了个军礼,小心退出屋去。
“老师过谦了,比起老师来,学生还差的太多,曾大帅这些年对长毛贼用兵战无不胜,学生以为其中的功劳当属老师的最多,老师才是我们大清国的张良。”
乔志清微微一笑,默认了和李约瑟的交情,他心里明白以后戈登对自己还大有用处,此时最好是和这群洋鬼子攀上关系,戈登比起那些唯利是图的洋鬼子还算是正直忠厚了。
忽然,教堂东边传来了一声枪响,院中的众信徒立马骚乱了起来。
“是,学生告退。”
“你莫要胡说,老夫哪里能与曾大帅相提并论,你来这里寻老夫是何意思?”
“你的名气在湖南可不小啊,都说你是赵子龙转世,先在湘江里血战洋人,再带领着三十几号人把君山寨连窝拔掉,在长沙府我第一次遇见你时,便见你相貌不凡,没想到你居http://m.hetushu.com然整出这么大的动静。”
乔志清微笑着冲李薇儿摇了摇头,目光移到了李约瑟的身上。
“说的好,”李鸿章闻言拍手叫好,鼓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道,“我大清国像你这样的有志青年也是凤毛麟角了,真像是老夫年轻时候的模样,就凭你这句话,老夫今日便答应你的请求。”
“少爷,不好了,官军把这里包围了。”
李约瑟愤愤的骂了一句。
乔志清心里突然不安了起来,安庆城中防范的如此严密,怕是查到了自己的货船,发现了武器和银两,到时候以匪寇的罪名把货船扣押了也说不定,夜长梦多,还是尽快见到李鸿章才好。
“哦,Dada,他们是什么人?你没有事吧?”
乔志清不卑不亢,抱拳行了一礼。
“神父,你没有事情吧。”
乔志清跟随戈登在李鸿章的书房外站了一会,戈登出来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便微笑着示意乔志清进去。
“好了,没完没了了,刚才怎么没见你站出来啊。”
“正是学生,李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府衙的门子见李约瑟下车,急忙凑了上去打了声招呼,他的妻儿在战祸中正是躲在教堂才保全了一命,所以对李约瑟很是感觉。
众人完全臣服在军官的淫威之下,都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只有乔志清不顾马荀的拉扯,跑到门口把李约瑟扶了起来。
“哦,SORRY,让众位久等了。”
刘铭传收了腰刀,冲乔志清轻笑一声,策马而去。
教堂的东边又传来几声枪响,军官骑着马带头和-图-书走了出来,后面的的士兵抬着两具尸体紧随其后。
“上帝,这些人都是魔鬼,他们怎么能这么对待上帝的子民。”
官兵刚走,马荀就急忙跑了过来,从怀里掏出李济世调制的金疮药给乔志清包好,嘴里不断的问候着军官的母亲。
乔志清抱拳,在李鸿章面前立下大誓。
“乔公子,你也受伤了?”
李鸿章抬起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乔志清。
军官一马鞭打在李约瑟的脸上,抬脚把李约瑟踹到在了地上,骑马闯进了院里,大声呵斥道,“都给老子趴在地上,谁敢乱动,格杀勿论。”
李鸿章正垂着头批阅公文,见有人进来,张口便问。
府衙的前院是府尹办公的地方,后院是古代常见的园林宅邸,戈登的院子就被安排在东厢房里。
李约瑟从没有见过如此粗暴的人,惊得全身颤抖,瞪大了眼睛看着军官。
乔志清还是第一次见到湘军,比起想象中的差的好多,干瘦的体格,粗布的军服,每个人还端着最老实的火铳。
“没事的,神父,刚才那些官兵打死的两人你都认识吗?”
乔志清又开始胡编乱造起来,这等机密之事,曾国藩自然是不会对他透露,之所以这么说还是故意抬高自己的身份,暗示自己和曾国藩关系密切。
“得嘞,您老人家稍等一下,我这就进去通传。”
李约瑟尴尬的摇了摇了头,苦笑了一声。
李薇儿躲在耶稣像的后面,看见李约瑟进来,急忙跑过去把他搀扶了起来。
马荀连忙解释道,“刚才我是在少爷示意,少爷一声令下,我保管那个臭军官人头m.hetushu.com落地。”
马车到了门口,马荀率先从车上跳了下来,服侍着乔志清和李约瑟下车。
马荀指着门口的方向,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正骑在马上和李约瑟做着交涉,李约瑟看样子很是愤怒,对着军官上下比划着。
乔志清故意做生气的样子。
“老朋友,我的事待会在慢慢讲给你听,我的这位小朋友想拜见下李鸿章大人,还请你引见一下。”
“刘铭传?”
乔志清正色回道,“大帅过谦了,以大帅的能力,不出一个月便能组建一支不亚于湘军的新式军队。至于学生为何来投奔大帅,想必大帅也曾听闻过学生与曾家小女儿的关系,我怕以后手下的将士会说我是靠了女人爬上去的,所以,学生想跟着老师一步步在军中做起,靠实力达成学生此生的志向。”
乔志清被他逗的乐了起来,搀扶着李约瑟解散了众信徒,一起进了教堂。
“哦,上帝,你的脸怎么伤成这个样子了?”
李鸿章把手谕递给了乔志清,垂下头又批阅起奏章来。
“你进去通传一下,说我要求见戈登大人。”
“你叫什么,刚才我的话你都当是放屁吗?”
李鸿章刚从长沙返回,在府衙的书房里不断的召见着淮军的将领,筹备着创建淮军的事宜,而淮军所装备的新式武器,统一都是由戈登在英国采办,所以戈登的地位一下子重要了起来,在李鸿章面前说话也很有分量。
李鸿章的书房摆设很是古朴幽静,书桌和柜子一律是红木制成,墙上满挂着山水字画,窗户前还用盆景堆砌,如同闹市里的室外桃园一般。
“多谢大帅hetushu.com开恩,学生此后愿誓死追随大帅,牵马坠蹬。”
李约瑟对门子吩咐了一声。
“这个没有问题,正好我要把刚才的情况说给李大人听一听,他的军队也太没有纪律了。”
李鸿章闻言果然无比受用,虽然嘴上否决,但还是高兴的捋了捋胡须,心里暗想,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倒也知书达理,有些见识。
“神父,我想现在就去面见李鸿章大人,还劳烦您随我到府衙引见下戈登大人。”
李鸿章微笑着摇了摇头,摆手道,“你先别急着谢我,老夫现在除了一张任命状,却没有一枚铜钱,一个兵卒给你,你可要想清楚再做决定。”
乔志清毫无惧色,英气十足的盯着军官,一字一句轻笑着回道,“山西,乔志清。”
“你就是乔志清?”
马荀慌张的伏在乔志清的耳边小声说着。
“我的朋友,一言难尽,我们还是进屋再说吧。”
不一会便从府衙出来一个管家,领着三人进了大门,朝戈登的院子而去。
“好吧,一切如你所言,这里有我的手谕一张,你拿着它便去大胆的做吧,明日我便让人在大街小张榜通告,宣布任命你的消息。天也不早了,老夫还有事要忙,就不留你吃饭了,你且退下吧。”
戈登拿出自己的绅士风范,弯腰行礼,让众人进了屋子。
军官骑马行到了门口,拔出了腰间的牛尾刀架在乔志清的脖间,刀尖顺着乔志清的脖子瞬间划出一道口子。
李约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军官冷笑一声,说道,“我记下了,是条汉子。我叫刘铭传,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李约瑟有些愤怒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