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章 鸿门宴

陈炳文说完,从堂外便冲出两队荷枪实弹的太平军,举枪便对准了乔志清。
乔志清故作无事的回道,“顾兄没事的,你放心就好,只是前线出了点小问题,我必须过去一趟。”
“东家,这不好吧,还是让我去吧。”
陈炳文在府衙后院的客堂里设了桌酒席,乔志清被带过来后,搜查了身体,这才走了进去。
“轰隆隆”爆炸声响起后,城墙对面的环形工事便被彻底的炸出一道道缺口,再也构不成交叉的火力网,工兵靠着火力掩护,连连炸掉一个个火力点,太平军没有了防御的岩墙,陈炳文这才下令后撤。
陈炳文送了封书信回来,要求乔志清在夜半前亲自入府衙一趟,否则太平军一千多人全部与顾云飞玉石俱焚。
乔志清拿起战报,双目睁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忽的有暴躁的把战报摔在了桌上,大声的嘶吼道,“陈炳文这是找死,竟敢扣押我清字军的师长,他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顾云飞恨的咬牙切齿,和太平军血拼了一夜,也没有前进一步。王世杰也是满脸的羞愤,他根部本没有遇到过这种城市攻坚战,陈炳文创新的战术也算得上是巷战的祖宗。从前一旦城墙攻破,守军败撤是迟早的事,王世杰这才不顾一切的狂轰乱炸了一顿,结果带来的炮弹全部消耗完毕,可城内的守军却仍顽强抵抗,让人无可奈何。
顾云飞一马当先,硬是靠着密集的火力,把太平军逼近了城里。陈炳文早就在城墙的对面修筑了大量的防御工事,房与房间用石块泥浆和*图*书浇筑,全都是交叉火力掩护的壕沟和暗堡,清字军冲入后前面便是一片五十米长的开阔地。
清字军乘势追击,一上午的时间各个城门都被攻破,一万多的清字军全部攻入城内,太平军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只剩下陈炳文率领的一千多人,退守进松江府的府衙里做好了防御。
“你别骗我了,我刚才听了,云飞他被陈炳文给扣押了,乔公子,你就带上我吧,我和陈炳文也相熟,兴许还能帮上你大忙呢。”
乔志清在沉着脸在帅位上坐了下来。
“乔大帅果然豪爽,怨不得慕王的心腹都肯投降与你,在下佩服。”陈炳文说着就满饮了一杯,放下酒杯眼露寒光的问道,要是我想要乔大帅的命,乔大帅肯不肯放在这里?”
双方的激烈焦灼战这才开始,清字军密集冲锋了好几次都是损失惨烈,不断的有伤员从前面抬下来。因为前膛枪的致命缺陷就是半蹲起身子换弹药,清字军又没有掩体躲避,在太平军面前就如活靶子一样。
晏玉婷沉闷着脸也在一旁劝姐姐道,“姐姐,你就相信乔大哥吧,他做事一向很有分寸的,姐夫一定不会有事的。”
陈炳文在酒桌前站起了身子,抱拳对乔志清寒暄了一声,“乔大帅果然是义薄云天,你就不怕我这长毛贼设下的是鸿门宴吗?”
乔志清看着他二人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晏敏霞说着就急出了眼泪。
乔志清皱了下眉头,看着晏敏霞劝道,“你现在有孕在身,哪里还经得起颠簸,我向你保www•hetushu•com证,一定安全带他回来,相信我好吗?”
晏敏霞靠在晏玉婷的身上,柔弱的抽泣了起来,完全没有了当初的在君山寨时的英姿逼人,跟个小女人一个样子。
乔志清满饮了杯酒,放肆的大笑了一声,豪迈的站起了身子,畅快吐道,“乔志清自举兵之日便把生死置之度外,侍王想要尽管拿去,但请侍王还是放了顾云飞,你们本都是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弟兄,要是你杀了他岂不让天下人耻笑你们太平军无情无义?”
王世杰率领的火炮团达到南城门的射击距离后,整整带了六十门的25磅野战炮,不计弹药的朝松江城密集轰炸了半个小时,一共发射了三百发的炮弹,把南城墙炸的粉碎,完全把城内的守军给炸懵了,要是乔志清在,肯定会大骂王世杰这个败家的玩意。
众将也准备劝说,乔志清拍着桌子命令道,“都不要劝了,我这就动身启程,大家还是各司其职,马荀,我走以后你要协助王大哥维护好苏州的治安,注意警戒。”
乔志清摇了摇头,肯定的拒绝道,“强攻是万万不能的,陈炳文不是想见我吗,正好我也想会会这位神臂将军。”
乔志清吐了口气,让晏玉婷照顾好姐姐,沉着脸率亲兵营去了码头。
陈炳文端起酒壶眼盯着乔志清咕咕喝了下去,把酒壶重重的摔碎在了地上,对着身后的屏风处大喊一声,“云飞兄,你赢了,小弟输的心服口服,愿意归降。”说完就扑通给乔志清跪下了身子,重重的磕了一头。
hetushu.com志清率亲兵营天黑时赶到了城内,把王世杰和团长以上的将领全集中了起来大骂了一顿,等消了火气,众人才大胆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东家,这是最新的消息了,你看看。”
王树茂连忙把战报呈了上去。
那人正是满脸愧疚的顾云飞。
“军长,陈炳文一定是想耍什么花样才非要见你,依属下看还是强攻进府衙,也许还能救顾师长一命。”
“东家说的是,不过现在情况不明,还是让我上前线看一下再做决定。”
乔志清在陈炳文面前坐了下来,端起桌上的酒杯便喝了下去。
屏风后出来一人,在陈炳文身边也恭敬的对乔志清跪下了身子,赔罪道,“请大帅治末将大不敬罪,末将前来招降陈兄弟,说了不少大帅为国为民的心志,陈兄弟一直对末将的话半信半疑,末将也是为了再给大帅的帐下再添一员猛将才出此下策。”
顾云飞手下的众将被乔志清感动了一番,他作为一军的主帅,临危之时如此的仗义,不得不让人心服口服。乔志清回绝了众将的劝阻,让人向陈炳文通知自己的到来。
陈炳文和顾云飞兄弟多年,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在围墙上举起了白旗,让顾云飞进府衙商讨投降的事宜,这才发生了开头了一幕,原来陈炳文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把顾云飞骗进府衙后,便出尔反尔,挟持着顾云飞非要让乔志清亲自前来才肯谈条件。
乔志清回了府衙,大小的将领都在议会厅内齐聚,每个人都面色沉重的交头接耳。
当初顾云飞和陈炳文同在www•hetushu•com慕王谭绍光手下共事,二人倒也相识,后来陈炳文在太平军第二次大破江南大营时立了大功,被李秀成封做了侍王,这才和顾云飞疏远了些。可叹兄弟再次见面后却是以死相拼。陈炳文大势已去后,顾云飞就动了招降的心思,让士兵只围不攻,在城外挖壕沟死死的把陈炳文困在了松江府衙里。
众将散会后各自离去,乔志清让胡文海集合了亲兵营即刻出发,刚出了院子,就看见晏敏霞挺了个大肚子在晏玉婷的搀扶下走了上来,满脸着急的看着乔志清问道,“乔公子,是不是云飞出事了,你这是要去哪里?”
“事情怎么样了,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乔志清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命令道,“王大哥还是留守苏州,继续操练兵马,我亲自下趟松江府。”
事情得从一天前说起,顾云飞和王世杰带着一万五千的兵马,浩浩荡荡的下了上海,把松江府完全包围了起来,两军刚交上手,陈炳文完全就傻了眼了。
激战到夜半十分,顾云飞下令撤退,在城外构筑火力工事做好防御,和王世杰研究了一夜,最后还是决定用老办法,天亮时再一次发起冲锋。但这一次没有再密集的冲锋,而是派步兵虚张声势的进攻,工兵靠着挖壕沟,土工作业的法子抵进一个个暗堡和碉楼处安放炸药包。
王树茂急忙劝道。
陈炳文在碉楼后干着急,刚让兵勇们站起身子迎击沟壕里的工兵,一探头便遭到密集的火力射击,“啪啪啪”,一时间便有十几个太平军被打的头破血流,血肉模糊。这下再http://www.hetushu.com没有人敢露出身子,只得眼看着工兵把壕沟掘到了碉楼下。
常林龙一脸的郁闷,焦躁不安的建议立即强攻进府衙里。林全保在一旁急忙反对,瞪了常林龙一眼,常林龙便喘着粗气闭上了嘴。
王世杰一时没了办法,一师之长要是没了性命,回到苏州后还不让乔志清给骂死了。思来想去,和顾云飞手下的五个旅长商议后,还是写书信告诉乔志清实情,请求下一步动作。
王世杰担心乔志清的安危,不想乔志清再遭受什么意外。
乔志清收到信后,对众将交代了后事,便要夜闯敌营。王世杰哭喊着反对,违抗军令派手下的人强烈阻拦,乔志清没办法让亲兵营把他关进了屋子,在顾云飞手下将领的注目中进了府衙。
乔志清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只见他膀大腰粗,身材虽不高大,但却十分的结实,说起话来铿锵有力,不愧为一员悍将,遂大笑着回道,“可惜侍王不是项羽,我乔志清也不是刘邦,你不是想见我吗,说出你的条件吧,只要你放下武器投降,本帅保证不伤你们这一千多人的性命。”
代王陈炳文也是太平军难得的悍将,臂力过人,能舞八十斤的大刀,曾于芜湖茶肆跑堂,能单手执巨壶隔数尺倒茶不漏。
清字军炸塌城墙攻入城内后,陈炳文靠着自己的威望硬是把军心大乱的太平军给稳定了下来。在断裂的城墙处组织了两千多的精锐,手持着洋枪,构成一道东西交叉的火力网,把冲过来的清字军远远的阻击在城墙外面。
马荀一脸的担心,也不敢再劝乔志清,只得重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