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9章 杀降

顾云飞怒吼了一声,把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椅子上。
乔志清率大军一路北上,沿途又拔掉了几个太平军的据点,直抵青浦城的南城墙处,与刘铭传率领的淮军和戈登率领的常胜军交接了一下。
刘铭传深吸了口气,把郜永宽等将领请到了城外的淮军营帐中,说是李鸿章大人亲自设下宴席召见。
“这样吧,我们提前做好准备,若是事情有变,咱们就这样……”
郜永宽给汪安钧、周文嘉、王伍贵等王使了个眼色,在军帐里沉默了半晌,一言不发都告退了下去,只剩下不知所措的李明成独坐在帅位。
乔志清回了军营,属下的将官已经聚在军帐里摩拳擦掌的等的不耐烦了,一见乔志清进帐,便齐声请战道,“军长,下命令吧,拿下青浦城,血刃郜永宽那帮狗贼,替慕王报仇。”
乔志清便喝便笑着问道,“刘大哥,你们在这里围困了十几日为何迟迟不见动静,青浦城的守军很厉害吗?”
“刘麻子,你们这样不讲信义,就不怕遭天谴吗?”
刘铭传与郜永宽交接后,郜永宽等降将把李明成的嫡系全部斩杀,给刘铭传送了足有一千多颗的人头,把杀人无数的刘铭传都渗出了一身的冷汗,急忙把此情况上报给了李鸿章。
第二日一大早,李鸿章的手谕传来,上面只有一个字,“杀”。
刘铭传刚要阻拦,前线这时就传来消息,郜永宽献城投降了,李明成的头颅和_图_书也被挂在了城门上。
刘铭传大喜,也顾不得再与乔志清喝酒,急匆匆的上了前线。
“轰隆,轰隆。”
“云飞兄不必懊恼,小弟和李鸿章也打过几次交道,他们淮军是不会接受外来人的,况且城内还有两万多的守军,李鸿章肯定不会纳降他们给自己造成威胁的。”
“既然来了,又何必着急着走呢。”
各王都一脸献媚的点了点头,把李秀成兄弟俩糟蹋了个遍。
李明成虽为青浦城的主帅,但太平军的建制却是互不隶属,青浦城的守军有多半都是郜永宽的手下,即使郜永宽再怎么的放肆,李明成也不敢得罪他,毕竟还得靠他防守青浦。
“纳王,你快给兄弟们拿个主意,何去何从全凭你的吩咐,再晚可就来不及了。”
一百多只洋枪同时发出慑人的嘶吼声,子弹如骤雨般倾泻而出。康王汪安钧、宁王周文嘉、比王伍贵文、天将张大洲、汪有为、范起发、汪怀武等大小降将全都皮开肉绽,被打成了筛子。
“要是李大帅真的不讲信义,我们该怎么办?”
二人相互大笑了一声,进了军帐便拿出酒坛子,要一醉方休。
陈炳文不急不慌的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是啊,青浦城虽说都是郜永宽的人马,但是太平军的兄弟们总是无辜的,他们不能陪着郜永宽那狗贼一起陪葬。”
郜永宽嘶吼了一声。
郜永宽兴致勃勃的和众王在军帐中和_图_书畅饮了一圈,过去半个时辰李鸿章都还不见到来,汪安钧见情况不妙,在郜永宽的耳边默语了几句,郜永宽立即变的警觉了起来,带着众将就要冲出营帐,就要往城内逃去。
郜永宽回骂了一声。
刘铭传与几个月不见的乔志清重逢,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看到清字军的装备后,更是惊讶的大跌眼镜,和戈登初到苏州时的反应一模一样,简直不敢相信这支军队是大清国的。
青浦城如今已是四面楚歌,李明成在收到松江城陷的消息后,瘫软的都直不起来身子,大骂陈炳文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刘铭传发现了城中的异样,急忙率大军镇压,刚返回城内,事情已经无法控制,集中在一起的太平军竟然跑的无影无踪,看守的常胜军竟然临时被戈登调往了别处,刘铭传气的大骂一声,率淮军直奔南门而去。
康王汪安钧忍不住把大家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顾云飞平静下来认真思考了陈炳文的分析。
刘铭传冷笑一声,大喝道,“你这种背主求荣的小人也配跟我提信义,老子今天就是要替天行道,识相的放下手上的兵器,老子给你们留个全尸。”
“李鸿章,你骗我……”
乔志清赌赢了,那陈炳文的一千多人暂编为亲兵二营,待日后有了军功再做封赏。清字军在松江城整兵一日后,挥兵北伐,支援淮军围攻青浦城。
郜永宽大骂了一声。
乔志清和图书低声给众将交代了几句,李鸿章要是知道他的计划,肯定会气的破口大骂。
“无耻之极,真是反复无常的小人。”
兵勇们随即开枪射击,可怜的李明成最后竟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上。
郜永宽冷笑一声,“既然兄弟们都有了主意,我们这便行动,本王让人即可请李明成过来商议军情,你们看我手势行动。”
乔志清喝了口闷酒起身就要告辞,历史上苏州的八王之乱就要发生,不过主角却从谭绍光换成了李明成。李鸿章受降后一定不会放过城内的太平军,自己应该回去早作打算才是。
“放你妈的狗屁,李鸿章在哪里,我要面见他。”
郜永宽等人冲出营帐后,只见自己已经被淮军荷枪实弹的包围了起来,众降将全都面目惊恐的持剑围成一圈做防守状。
郜永宽哪里放的过他,一声令下,一百多手持洋枪的手下便把李明成和卫队包围了起来。
“按计划行动。”
乔志清敢独身一人赴会,靠的不仅只是胆识,还有对陈炳文的了解,他是慕王的旧部,虽然很受李秀成的器重,但自从慕王被冤杀之后,刘秀成就对他处处提防,这次防守松江城给他的也不过只有两千配备洋枪的精锐。陈炳文还不会愚忠到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地步,他要是不想纳降早就把顾云飞给斩了,何苦来这一场苦肉戏。
乔志清下了命令,众将都面色凝重的暗计划行事。
“是这样子和-图-书。”
李明成对着郜永宽大骂了起来,郜永宽冷笑起来,大喝一声,“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刘铭传在营帐外大笑了一声。
“纳王所言极是,李明成那个庸人也能坐的了大帅之位,李秀成真是瞎了眼了,这么的假公济私。”
刘铭传咧着嘴兴奋的在乔志清的胸前捣了一拳。
消息很快送到了乔志清的手里,众将都倒吸了口凉气,没想到李鸿章真的下了狠手。
刘铭传充满鄙视的大喝了一声,没再给郜永宽说话的机会,挥下了手中的指挥刀。
林全保站在顾云飞的身后叹了口气,城内的不少太平军都是他的同乡兄弟,虽然现在身处两个阵营,但却真不忍心和他们动手。
郜永宽大笑了一声,“其实本王早就知道这个局面,忠王把我们留防在这里不就是想让我们当炮灰吗,太平天国败亡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本王早就暗中与常胜军的戈登将军有所联系,只要我们拱手让出青浦城,拿下李明成的脑袋当做见面礼,李鸿章是会给我们一条生路的。”
“领命”
各王都两眼放光的点头附和,一场阴谋彻底拉开了帷幕。
“厉害个屁,全是一窝胆小鬼,”刘铭传大喝了一口,摆了摆手,继续说道,“青浦城内的长毛贼已被老哥打的龟缩在城内不敢应战,这几日正在和纳王郜永宽商议投降的事宜,今日大概就会有个结果。”
“你小子多日不见发达了啊,这手下的人咋穿和*图*书的比洋鬼子还怪异了。”
纳王郜永宽扶着长剑跪倒在地上,怒视着面前的刘铭传,眼睛死后都没有闭上。
郜永宽在府中埋伏下重兵后,把李明成请了过来,李明成还以为郜永宽想出了什么好的对策,只带了一队的兵勇,见了忠王的面寒暄了几句后,发现气氛不对,夺门就要逃跑。
一夜无事,青浦城的太平军都等聚在一处等待着李鸿章的纳降,担保人戈登率常胜军在此处进行看守。
八王回到了郜永宽的宅院,郜永宽让手下紧闭了房门,与八王在客堂依次坐了下来,众人皆是愁眉苦脸,一脸的惆怅。
“就你也配见李大帅,去死吧。”
众王都抱拳躬身道,“一切都依纳王的安排。”
乔志清在帅位上坐下,安抚众将道,“郜永宽已经在东门献城投降了,李明成的脑袋也被他挂在城门上做见面礼了。”
乔志清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陈炳文倒也看的透彻,李鸿章的确比曾国藩还要狠辣。历史上苏州城破之日,整整杀了二十万的太平军降兵,把苏州河都染成了红色。
乔志清也高兴地把他的肩膀搂住大声称赞道,“刘大哥也不错啊,当初的铭字营怕也扩编成铭字军了吧。”
“砰,砰,砰”
郜永宽并不答话,而是环视了其余众王,问道,“你们都是什么意思?”
南门外传来一声震天的爆炸声,一股黑烟呈蘑菇状直喷上天空,城内的太平军似乎早有安排的全部从南城门处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