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章 飞鸿拜师

乔志清在一旁趁机对胡文海劝说道,“既然你这么看重飞鸿,不如就收他做个关门弟子,这样不是美事一件。”
乔志清笑了笑,示意他二人继续。
黄飞鸿率先出招,高手过招从不使用虚招,一上来便是全力一击,黄飞鸿向前狠踏一步,踏工字全身跃起,靠着冲劲一个飞拳打出,直扑胡文海的面门。
事情都解决之后,乔志清哼着小曲回了书房,只见王树茂正在书房里着急的等他,见他过来急忙上前招呼。
胡文海犹豫了下,他这少林罗汉拳从来都是少林秘传之法,并不传习外人,但碍于乔志清的情面也不好拒绝,一时左右为难。
胡文海满脸的严肃,抱拳冲台下的兵勇大声称道,“亲兵营的众兄弟们,我胡文海和黄飞鸿一见如故,今日之比武也是纯粹技艺的切磋,并无个人私怨,谁输谁赢大家看个热闹就行。”
乔志清笑着示意大家坐下身子,在前面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因为清兵营都是他从山西带来的老弟兄,所以各自相互闲聊了几句。
两个少爷分别跪下了身子,抱拳大声的回话。
台下又是一阵拍手叫好之声。
台上的众兵勇举手大声高喊起来。
“李秀成?这小子不是跟曾国荃在南京纠缠吗,怎么还有空闲南下呢。”
黄飞鸿在台下站稳后,红着脸垂下了头,再也没有刚来时的那份少年豪气。
胡文海赞赏的看着黄飞鸿微笑道,“胜不骄败不馁,输了不丢人,其和图书实你的根基还是不错的,只是太过于重视花架子,武术归根到底还是用来实战的。”
“罢了,管他什么臭规矩,今日看在大帅的面子上,我便破这一戒,收你三人为徒。”
台下的人皆是看的目瞪口呆,一半会才爆发出激烈的掌声,为胡文海呐喊。
乔志清夜半的时候才安睡下来,一大早天还没亮,门外就有小丫鬟叫喊着他起床。
乔志清过去时,练兵场上已经搭好了擂台,亲兵营的五百多兵勇已在擂台下整齐的做好,面露喜色的盯着台上,全都是满心的好奇,纷纷在打赌谁输谁赢。
二人连过了二十招,黄飞鸿总是寻不见破绽,一着急脚步便乱了许多,胡文海抓住破绽,一个罗汉粘花手捏住黄飞鸿的右脚踝,身子一个跨步,肩膀顺势朝前一顶,把黄飞鸿远远的弹开。
“胡营长,小子知错了,请你责罚。”
三人一同抱拳回话。
乔志清看黄飞鸿身后的两位少年,都是身形强健,眼露精光,也是习武之人。
“可心啊,出什么事情了,这么大早也不让人多睡一会,不知道老爷昨晚忙了一夜。”
“多谢大帅”
洪拳也是出自北少林,主要是重形而不重里,花架子很多,有龙、虎、鹤、蛇之样,但并不实用,只能唬住一些门外汉而已。
“东家请看,据可靠的消息,部署在常州的李秀成部又有了新的动作,数十万的大军南下,似乎是冲我们而来。”
乔志清m.hetushu.com暗笑了下,心里嘀咕着,“这个黄飞鸿还真是年轻气盛,胡文海可是和王正清齐名的人物,一套少林罗汉拳打的随心所欲,连王正清也敬佩三分,黄飞鸿在打什么主意,竟去招惹他了,这倒是有点意思。”
“回大帅,我叫梁宽。”
黄飞鸿眼睛一酸,低下了头。他初来时真的没看上胡文海的拳法,以为他教给兵勇的都是乡间匹夫争强斗狠之术,完全没有武功大家的招数,如今看来自己是大错特错了。
胡文海下盘功夫扎实,硬生生的接住了黄飞鸿全力一踹,并没有朝后倒去,一个勒马按拳运了口内力,稳稳的站在了原地。
黄飞鸿和两兄弟全是满脸兴奋的站起了身子。
“老爷,今早上亲兵营有人来传,说是昨天刚来的那个少年也和胡营长比武,要你过去观看呢。”
黄飞鸿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还是不服气的站了起来,抹了下鼻子,快速超前奔越了几步,一个弹跳,竟飞起和胡文海平头的高度,一个飞踹直攻胡文海的面门。
黄飞鸿没了到胡文海的反应这么快,眼看着拳头就击到他的面门,没想到在一寸处,竟被他轻松躲开,而且还能出招反击,不禁暗自小心了一下,立即收了拳头,一个无影脚飞起,直踢胡文海的手腕。
乔志清带头站起身子,笑着拍手叫好,让台下意犹未尽的众兵勇散了下去,场海和黄飞鸿兄弟三人。
黄飞鸿机灵的连忙跪下了http://www.hetushu.com身子,身后的两兄弟也跟着跪下身子,大声的叩拜道,“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多谢师傅。”
胡文海不慌不忙,使了一招罗汉拳中的倒步切掌,右脚朝后退了一步,身子往右一斜,避过黄飞鸿的拳风,手掌便趁势劈出,直攻黄飞鸿的脖颈。
黄飞鸿身子往后一靠,躲过双拳,一个鲤鱼打挺,右手撑着地面,左脚弹出,直踹在胡文海的胸前,左手一并朝下一拍,便借着蹬力飞起了身子。
乔志清好奇的对着地图看了起来。
兵勇们看乔志清过来,纷纷起身敬了个军礼。
黄飞鸿看胡文海的上盘防守严密,便不与他比较拳法,而是使出了无影脚,专攻下三路,左脚在他肋下虚晃一踢后,便立即回撤飞起右脚,连攻胡文海的膝盖、小腿、脚踝部。
王树茂拿出了地图,在上面指着标注的方位。
少林罗汉拳并没有什么花哨的招数,其功架规整,古朴大方,一动而分阴阳,声东击西,虚实不定,武当的太极拳便是由此拳法演变过来。
“原来是你们啊。”
胡文海趁势一招双峰贯耳,身子略蹲,左右抱拳从两边挥出,只攻黄飞鸿两边的太阳穴。
乔志清微笑了下,似是老相识的把他二人扶了起来,吩咐道,“好吧,武也比了,师傅也认了,你们三人就安心留在亲兵营好好习武,本帅以后还有重用。”
胡文海不紧不慢,一个罗汉醉步,看似踉跄错乱,但总http://www.hetushu.com能躲过黄飞鸿凌厉的脚法。
清兵营位于府衙的后院,以前是忠王府的后花园,胡文海在那驻扎后,便推平了奇花异草,整理出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练兵场。
“回大帅,我叫林世荣。”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这两个小兄弟的名字。”
“大帅好。”
胡文海随即而动,右手变砍为抓,身子一侧,抓住黄飞鸿的脚腕顺势朝前一拽,黄飞鸿收拿不住,长长的劈了个八子步,蹲坐在了地上。
旭日升起,胡文海和黄飞鸿各自收拾妥当,分别从一边上了擂台,在擂台上抱拳行礼,对着台下的乔志清也鞠了一躬。
因为乔治请的关系,胡文海才特意的设下了擂台,他原以为黄飞鸿三人与乔志清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因为亲兵营从来都是由山陕兵勇担任的,昨晚黄飞鸿出言不逊,要不是乔志清,胡文海早就依军法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乔志清开了房门,用毛巾沾了些凉水抹了抹脸,长长的打了个哈欠。他对南方的夏天十分的不适应,总是闷出一身的热汗。
小丫鬟名叫可心,才十四的年纪,但已出落的十分标志。本来乔志清独身一人惯了,并没有找人伺候的习惯,这个小姑娘也是晏玉婷送过来的,她那天在大街上卖身葬父,刚好被晏玉婷看见,就带了回来,见乔志清这边也没个伺候的人,就让可心留在了乔志清的身边。
“威武,威武,威武”
原来昨日晏敏霞和潘巧玉刚把黄飞鸿和两兄弟和-图-书送到亲兵营里,就见胡文海在指点着兵勇的技击操练,并亲身在一旁示范,黄飞鸿看的兴起在一旁也比划了起来,全都是克制胡文海拳法的招数。武林的人最忌讳的就是自己在传授武艺的时候,被别人指手画脚,尤其是南北两派早有分歧,一旦有机会便相互争斗,总想比个高低上下,胡文海又是个武痴,见黄飞鸿懂得洪拳的招数,自然不放过这个机会。
胡文海从擂台上下来,对乔志清行了个军礼,一脸关系的看着黄飞鸿问道,“身子没事吧,没伤到哪里吧。”
台下黄飞鸿的两个小兄弟连忙上前把黄飞鸿的身子接住,但还是因为巨大的惯性,连连退后了两步。
等收拾打扮妥当,乔志清拿了折扇,边走边闪着奔亲兵营而去。
乔志清满脸好奇的问了一声,在书桌前坐了下来。
可心接过毛巾放好,把脸盆的水倒了出去,伺候着乔志清穿上了长袍。
台下的兵勇连连拍手叫好,乔志清也笑着鼓起掌来,这样的场面也只有在武侠片里看过,但远没有台上的二人精彩。
胡文海咬了咬牙,叹了口气。
胡文海轻笑一声,也不硬接,只是看准时机,使了一招手舞琵琶,身子一斜,左手一抓黄飞鸿的脚腕,右手抓在他的胸前一个回旋便借力把黄飞鸿推出了擂台。
黄飞鸿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二人各自用拳法摆了个请势,相视一笑,都是眼露精光的看着对方,在擂台上绕圈走起了步法。
“怎么了,王大哥,这么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