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章 货到了

“禀告大帅,火狐复命归来!”
乔志清嬉笑了一声,眼睛紧盯着晏玉婷雪白的大腿,暗暗把桌下的靴子套上。他已经在书房里连续工作了几个昼夜,哪里有洗澡的时间,书房里自然有一股子臭味。
晏玉婷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对乔志清更加的崇拜起来。
李秀成看着张疯子满脸的杀意,不过忍了忍还是把怒气憋了下来,他目前的嫡系人马所剩无几,还都在南京城防守,没有带出来。张疯子和坐下的众将领实际上并不受他的调遣,他这么说已经很给李秀成面子了。
“孔夫子哪里会说这样粗俗的话,乔大哥竟敢借用孔夫子的大名,要是他老人家知道你说的话,恐怕要从坟墓里跳出来找你算账了。”
“宝贝?”晏玉婷不信任的嘀咕了下,走过去小心的把麻袋上的绳子解开,“啊”的一声惊吓的大叫了起来,连忙退到乔志清的身后不断的娇嗔着,“乔大哥,你骗人,里面是个人啊,吓死我了。”
李秀成没有抬头,继续在地图上标注方位,他对手下的将领越来越不满意,忽然心里暗自惦记起了谭绍光,若是他还在的话,事情也许不会发展成今天这个模样。
“我猜一定是李秀成要撤军了,我说的对嘛,小妖精?”
“哈哈”
“你呀,就知道公事,公事,再过几天,恐怕连我也认不得了。你那么厉害,猜猜我想告诉你什么?”
自从李秀成偷袭苏州的计划失败后,就再没打过苏州的主意,他的手中只有五万的精兵,老将黄子隆和两万的兵马阵亡后,他再和*图*书没有和乔志清叫板的资本。金匮城的守军毫无溃败的意向,仍旧顽强的坚守着城池,苏州方面也没有派援军支援,李秀成的心里越来越有了撤退的想法。
陈坤书大喊了一句,把手指落在太湖上。
乔志清在晏玉婷的小脸上轻摸了一下,掐了掐她的脸蛋。
晏玉婷撇着小嘴失望的抱怨了一句,故意把乔志清搂的更紧了起来。
“我知道,其实我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是想每天可以这样静静的抱抱你,就我们两个人,这样我就很心满意足了。”
乔志清神秘一笑,指着地上的麻袋笑着说道,“你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那是件很贵重的宝贝呢。”
刘秀成站起身子,瞪大了眼睛,愣了下神,满脸的不可思议。
李秀成呆傻的坐了下来,心里暗自咯噔一下,直道,“完了,完了,本王早该料到乔志清会来这手的,怪不得他们在金匮城坚守不出,不是突围不出去,而是故意想拖住我们的注意力,暗中从水路偷袭,断了我们的退路。乔志清好大的胃口啊,想一口全吃掉我们。”
“本帅刚刚还在惦记着你们呢,黄飞鸿,你果然没让本帅失望,本帅这次定要好好奖赏你们,说说看,你们都想要什么赏赐?”
陈坤书拂袖大喝了一声,示意张疯子闭上嘴巴。
黄飞鸿咧着嘴笑着给乔志清敬了个军礼。
“坤王,你快去召集所有的将士,这金匮城我们不攻了,马上回防常州,常州可是我们的大本营,清字军刚立足未稳,我们还有机会和南京和图书的守军把这股清字军全歼掉。”
“大事不好了,忠王。”
“闭嘴,敢这么对忠王说话,还不马上退下。”
“禀告大帅,火狼特战组无一人损伤,圆满完成您交代的任务,目标就在麻袋里,请您指示。”
晏玉婷捂着小嘴笑的花枝招展,连连的娇喘干咳。
乔志清坏坏的大笑了一声,指着麻袋里的年轻人解释着,“他可真是个宝贝,你很快就知道他的价钱了。”
“子曰,男人,臭者,女甚乐之,以为男人也。”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来。”
“护王,你不要责备他,这次是本王的失误,是本王太过着急才仓促用兵,让苏州的清字军钻了空子,他们现在已经出现在常州城外了,我们要是再不回防的话,怕是连常州城也回不去了。”
李秀成正在军帐中在地形图上左钩右描,没想到陈坤书一改往日的冷静,急急忙忙的闯进帐中大呼小叫。
小丫鬟柳眉倒竖了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下去又泡了壶热茶给李秀成端了上去。
乔志清笑了笑,连忙下了命令,众火狼小组成员全都兴奋的敬了个军力,在黄飞鸿的带领下迅速的回了后院的营房。
乔志清笑着吐了一句,安慰着松开晏玉婷的小手,快步走出了书房的大门。
晏玉婷身着秘书装款款走了进来,用小手捂着小鼻子忽闪着,把书房的门窗全部打开。上身穿白色短袖束身衬衫,领边还绣着蕾丝,下身是黑色的包臀短裙,毫无遮掩的把白花花的大腿露在了外面。乔志清给潘巧玉又设计了一套新的款http://www.hetushu.com式的服装,潘巧玉废了一周的功夫才裁剪了出来,没想到第一套成装却被晏玉婷给穿上了。
“真讨厌,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过来。”
陈坤书刚出了门就与伺候李秀成的丫鬟撞了个满怀,把小丫头撞的摔在了地上,惨叫连连,连盘里的茶碗也摔了一地。但他还哪有时间怜香惜玉,头也不回的朝战场奔去。
“领命,属下这就去安排。”
“乔大哥真是神仙下凡啊,这你也猜得出来。”
苏州府衙里,乔志清拿着陕西发来的飞鸽传书连连拍手叫好,胸中终于吐了口闷气,在他那个时代,回人的动乱又开始萌芽,继小偷、切糕党后,又出现了更令人发指的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乔志清既然来到了今天的这个时代,就要一劳永逸的解决掉回人的问题,既然两个民族无法和平共处,那只能要有一个民族作出牺牲,是上天选择了汉人,把乔志清生在了汉人之家。
乔志清放下胳膊,把晏玉婷的小手握住,轻声的感慨道,“国无宁日,何以为家,乔大哥不是不疼你,实在是没有时间想这些事情,你要再忍耐些时日,明年的情况应该会比现在好一点了。”
乔志清干笑了几声,站起身子走到窗前,伸了个懒腰,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火狼也该回来了。”
“清字军,清字军出现在常州城了!”
“乔大哥,大热天的你紧锁着门做什么,屋里臭死了。”
“好好好,那就睡起来再说。”
“你慢慢说,出什么事情了?”
晏玉婷见乔志清满脸和_图_书沉思的成熟模样,心里对他越发的着迷,忍不住从身后把乔志清搂抱了起来,小脸紧贴在他的背上,不断的摩挲着呢喃道,“乔大哥,时间过得好慢啊,我每天都梦见你跨着火红的大马,八抬大轿的接我过门。”
张疯子闻言惊讶的跳起了身子,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李秀成。
“好了,说正事吧,是不是火狐又传来消息了?”
晏玉婷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闭着眼贪婪的享受这着此刻的安宁。
陈坤书满脸着急的冲到桌前,给李秀成在地形图上指了指清字军的方位。
“水路,他们一定是走水路了啊,忠王。”
晏玉婷说完,麻袋里摇摇晃晃的露出一个年轻人来,身子被五花大绑的裹了起来,嘴里用破布堵着,不断的闷哼着瞪着乔志清,面色憋的通红。那年轻人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还是满脸的稚气,不过却保养的十分妥当,显得十分的贵气。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这怎么可能,我们可守着苏州到常州的咽喉,他们难道是飞过去的?”
火狼特战组的所有成员都相互苦笑了下,黄飞鸿带头汇报道,“报告大帅,请允许我们立即睡个懒觉,我们已经一星期没有好好合过眼了。”
晏玉婷见这群英气逼人的年轻人离开,从书房里溜了出来,指着地上的麻袋好奇的问乔志清道,“乔大哥,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啊?你从哪里找的这些人,怎么都是太平天国百姓才有的打扮呢?”
“忠王,俺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可是我们劳师动众的在金匮城外折腾了好几天了,一声不www.hetushu.com吭的又全体撤兵,这不是把兄弟们当猴耍吗。”
晏玉婷眨巴了下大眼,笑嘻嘻的盯着乔志清。
书房的窗外忽然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一群清脆干练的喊声震耳欲聋的响起,把正在闭着眼睛享受温情的乔志清和晏玉婷惊的打了个冷颤。
只见院子里整齐的站着三排服色各异的年轻人,中间放着鼓囊囊的麻袋,也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每个人都面带着兴奋,激动的瞪着个大眼看着乔志清,为首的年轻人正是黄飞鸿。乔志清给了他特别通行的令牌,他和火狼小组无需请示就可以直接进入府衙面见乔志清。
乔志清脸上恢复了正经的模样,抬起晏玉婷的小下巴。
李秀成的撤兵令传下去以后,短短一天太平军便全线收缩,从包围在金匮城的各个咽喉要道撤回了无锡城的军营,金匮城不攻而解,不光是金匮城中的清字军不理解,连太平军的将令们也不理解,全都在营帐中找到了李秀成,愤愤的要他给个说法。
一个将领扯着嗓子率先大声嚷嚷了起来,他是陈坤书手下的爱将,人称张疯子,生的五大三粗的也没有大名。
“什么?奶奶的清字军的胆子也太大了些,他们总共才多少人,就想吞下我们常州城,也不怕崩了牙口。”
乔志清嬉笑着走到队伍的跟前,拍了拍黄飞鸿的肩膀,眼睛赞赏的环视着每个火狐特战组的成员,最后把目光锁定在麻袋上。
陈坤书抱拳面色慌张的连忙退下,在他的心目中,李秀成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慌忙失措,既然连他都说坏了,那肯定已经差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