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章 棋子来了

王树茂不可思议的指了指乔志清手中的铁盒子。
“嘣,嘣,嘣”
洪仁玕对李秀成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黄飞鸿把驳壳枪逃了出来,递在了哨兵的眼前,哨兵哪里见过这种东西,还以为是什么旱烟袋子,把枪管定在头上左看右看,“嘣”的一声巨响,那哨兵的脑袋被整个销去半截,白花花的脑浆溅了黄飞鸿一身。
洪仁玕言语中有说不出的压力。
“大帅,城外有长毛贼独身一人跨马而来,吵着要见您,您见还是不见?”
洪天贵福在天王府消失后,如同给天捅了个窟窿,洪天王怒火中烧的斩杀了好几个御林军的将领,严令南京到苏州的各部设卡盘查,并把此事交给他的族弟洪仁玕亲自着手办理,严令洪仁玕不惜一切代价寻回幼王,洪仁干也在近日乔装穿过层层的哨卡直奔到李秀成在金匮城的前线。
洪仁玕苦笑一声,道,“不碍事的,本王也曾听说过乔志清的大名,他手下好多的将领都出自我们太平军,若是他用了小人的手段,怕会为人不耻,本王相信乔志清绝不会自毁声誉。”
军帐中的将领连连点头应和,心里都暗骂着跟着李秀成上了艘破船,不知道他非要得罪乔志清干什么,两家在李秀成到来前一直相安无事,如今却陷入腹背受敌,天王责骂的境地。
乔志清对着身边的王树茂大笑了一声。
王树茂也乐了一下,满怀信心的说道,“东家,咱们如今兵强马壮和图书,太平军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有什么和他们好谈的,正好今天拿着使者祭旗。”
乔志清摇了摇头,轻笑道,“两兵交战,不斩来使,这位使者竟敢在大战前独自一人前来,绝对不是什么鼠辈,我们要是杀了他,还不被天下人耻笑死了。”
“王大哥,这把枪就送给你防身吧,我这次总共带来了一百多把,左师和后师哨长级别的将领,每人配发一把。”
乔志清对王树茂讲完后,王树茂半信半疑,怎么也不肯相信这世界上竟有乔志清说的那种火器,就算是洋枪也只能一分钟放上三四枪,哪里有盒子大的东西比洋枪还要厉害,还能连续射击。
天亮时,洪仁干单身跨马出了无锡城,直奔金匮城而去,李秀成随后派大军进攻,在金匮城十里外的地方团团设防了下来,旌旗飘展,战鼓雷雷,连营数十座之多。
乔志清大清早刚用过饭,县衙外便有守城的卫兵来焦急的通传。
乔志清看着王树茂脸上浮起的孩童心性,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洪仁玕神情严肃的点点头,二人又商议起南京城的护防情况,实在是不容让人乐观,实在是陈玉成重新拿下安庆成,把湘军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那里,南京城的军情才有所好转,但曾国荃却仍驻扎在雨花台没有撤军,说起这来又是长吁短叹了一夜。
王树茂研究了半天也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
“真是好东西啊,怎么和-图-书这么个铁盒盒就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呢。”
李秀成犹豫了下,想起投降乔志清的顾云飞和陈炳文不禁红了下脸,惭愧道,“既然如此,本帅也不劝你了,干王明日一切小心,本帅明日亲率兵马在金匮城周围设防,以照应你的安全,幼王关系到天朝的国运,还请干王据理力争,不管乔志清提出怎样的条件,都设法先稳住他,莫要惹怒了他,伤及幼王的性命。”
乔志清笑着点了点头,关了保险,把驳壳枪递在了王树茂的手上,王树茂张大着嘴端过驳壳枪来回的把玩,口中连连的赞叹,像是一个小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玩具,完全再看不见大将的什么风度仪态。
洪仁玕合上了天王圣谕,急忙上前把双腿发软的李秀成扶了起来,让所有的将领也赶紧起身。
“嘣”的一声,火光四溅,把王树茂惊的打了个冷颤,乔志清手中正端着一个烟袋锅子一般的盒子,口上还冒着丝丝的白烟,客堂里摆放在门口的花盆已经被打成了碎渣子。
“尔等身为天朝众臣,却不安军令,不思恪守常州,严防死守。却私自发兵南下,致使清妖入我天京如入无人之境,连幼王也被清妖掳走,这是天朝的奇耻大辱,特令尔等戴罪立功,剿灭金匮城的清妖,迎回幼王,若是再有半点的差池,尔等一律革职查办。”
大战来临,李秀成远远没有这般的轻松,正和陈坤书等师级的将领在军帐中跪地迎接着洪http://m.hetushu.com秀全的圣旨。
李秀成仍是万分的不解,满脸的疑惑,其余将领也是同样的表情。
“哦,有点意思,小太子的爹终于派使者过来谈条件了。”
那岗哨总共不到一百多人,全部是刀枪长矛的冷兵器,黄飞鸿为了避免麻烦,总是一忍再忍,最后终于有哨兵发现了麻袋的意向,勒令黄飞鸿打开检查。
黄飞鸿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使用驳壳枪,和太平军的守军一样,火狼小组的队员也是愣了下神,随后全部拔出驳壳枪朝着木桩一样的太平军按下了扳机。
乔志清从怀里又掏出一把,当着王树茂的面,把驳壳枪分解开,细细的给他讲解了各个零件的作用,还有子弹的击发原理,作为一军的统帅,连吃饭的家伙都搞不明白,那真是说不出去了,让小兵知道了还不笑话死了。
李秀成点了点头,扶着洪仁玕在帅位上坐下,给他详细讲解起双方的兵马布置情况。金匮城本来有一万多的清字军防守,据最新的战报,乔志清又亲自带着一万多兵马从苏州增援过去,全都是装备着最新式的洋枪洋炮,情况很不乐观。
五十多人同时开枪,只用了短短的半分钟,一百多哨兵全部都倒在了火狼小组的枪下,经此一战后,火狼小组对手中的利器信心百倍,再通过哨卡时,稍有露陷的地方就拔枪射击,丝毫不给太平军反应的机会,甚至在太平军的一个哨所还阻击过附近一个上千人的和*图*书增援部队,一千多人围殴五十几人那是个什么概念,完全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眼见火狼小组的人拿着烟袋锅子似的小盒子,太平军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物件,完全完是密集冲锋过来,谁知道那小盒子却能发出惊天动地的威力,花生仁大小的子弹,却把一个个五尺壮的汉子放到在了地上,而且还是持续的射击,打死打伤五百多人后,太平军还以为火狼小组是天神下凡,撂下手中的刀棍撒丫子就四散逃离了。
王树茂憨厚的干笑几声,同意的点点头,不再吭气,和太平军交战多日,他对太平军的战斗力实在是不放在心上,早已不再像从前一样总是被动的防御,若不是乔志清有军令在身,他早就率兵朝无锡城打过去了,还轮的上李秀成率兵包围了又走,走了又来。他不知道乔志清的心里还在计算着一盘更大的棋,李秀成不过是一个小旗子,吃掉他易如反掌,但是却没有多大的意思。
听完李秀成的分析后,洪仁玕当然知道事情的棘手之处,只是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乔志清究竟是如何做成自己一直想做而无法做成的事情,拥有一支这么现代化装备的军队,而且他们在苏州一直没有动作,要知道乔志清只要是率这些兵马北上,任是太平天国所有的军队,也无法抵挡,真是奇哉怪哉。洪仁玕不禁在心里对乔志清有些好奇了起来,倒想亲自去会会这位思想开明的年轻大帅。
洪仁玕在太平天国是个很和_图_书有见识的人,早年曾移居香港多年,并在总理朝政后,颁布了中国第一部资产阶级宪政纲要《资政新篇》,提出了多种涉及政治,军事,经济体制的改革,迈出了中国维新思想实践的的第一步,对后来的戊戌变法起到很大的借鉴作用。
“此事本王也不知道,只是清妖在幼王宫殿中留有字条,上面就是写道幼王被掳在了金匮城,所以天王才特命本王过来营救,这件事可万万不能有丝毫的闪失,否则的话你我弟兄必然是人头不保。”
“干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幼王不是深处天王府中,怎么好端端的却跑到金匮城去了?”
太平军在南京城外的政权基础薄弱,火狼特战小组几乎是畅通无阻,只是通过常州时遭遇了岗哨守军的严格盘查,因为顾云飞已经在常州城外的不远处安营扎寨,所以阵地上的防御很是严密。
“忠王,明日你先稳住兵马,本王想去金匮城求见一下乔志清,先打听一下他究竟想要什么条件,若是谈判不行,我们再动手不迟。”
李秀成出了一身的冷汗,连连惭愧的低头认罪,洪仁玕微笑着安慰道,“忠王不必如此,幼王走失,天王着急了一点也正常,大家一定要保守秘密,若是让底下的士兵们知道了这件事,必定会军心大乱,到时候就不好收拾了。”
“是真的……”
李秀成深思了下,不放心的回道,“清妖向来不守信用,干王身份尊贵,若是轻易冒险,恐怕会遭遇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