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章 交易

“大人还想去什么地方吗?末将这就带你过去。”
亲兵营的队长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洪仁玕随意。
“这些女子的衣饰好像不是大清朝的装扮啊?”
老板把两双手指张开,笑脸回道,“客官可真有眼力,本店可都是上好的南洋珍珠米,一斤只要十文钱。”(注:清朝时的1两银子=1000文=200元)
洪仁玕露出了一丝的惊讶。
洪仁玕握紧了酒杯,强逼着自己迎着乔志清凌厉的目光。
洪仁玕连忙抱拳躬身回礼,竟是满脸的受宠若惊,不知乔志清打的什么主意,竟对他眼中的反贼这般的礼遇。
洪仁玕不禁皱了下眉头,
金匮城由于紧邻着苏州,也受到苏州新政的极大影响,大街上不断的有年轻貌美的年轻姑娘,打扮的花枝招展,穿着最新潮的旗袍,嬉闹着游玩。洪仁玕一行人过来之后,姑娘们便满眼爱慕的冲亲兵营的年轻汉子指指点点,笑成一团,在阳光下构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洪仁玕叹了口气,心里对乔志清又敬佩了三分,搞军事自己不如他,搞文化自己不如他,搞经济自己也不如他,他在苏州才立足几个月,就连苏州的辅城也治理的井井有序,文明开化,当真是天纵奇才。洪仁玕甚至开始怀疑,乔志清一定是从西洋游历回国的。
洪仁玕幸亏没到苏州,那里的女子打扮会更出乎他的意外,潘巧玉在经过乔治情的提点后,不断有最新潮的服装设计出来,苏州城的女子如今全都是和*图*书手工刺绣的短袖t恤加绸缎褶皱短裙的装扮,而且也果断扔掉了从前厚重的裹胸布,换成了清爽的吊带背心。乔志清倒是想发明一款胸衣出来,但是却没有那么细长的钢丝供他使用,只能这般先将就着,让女人们那白嫩的面团先放松上一段时间。
亲兵营的队长笑着回了一句。
乔志清的言语间不住的霸气外露,只压得洪仁玕抬不起头来。其实乔志清也就是吓唬洪仁玕一下,黄子隆的两万人是他提前做了周密的部署才在两个时辰内一举歼灭,要是真的与李秀成的十多万兵马正面相抗,就算歼敌一百,恐怕也要自损过半,要知道李秀成的军队也装备有洋枪洋炮,兵勇的战斗力并不输与清字军。
米店老板把洪仁玕送出门后,见清字军的一个将领亲自下马把洪仁玕扶上了马,不由得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咂了下舌头,暗惊道,老天保佑,幸亏没骂出口,这人还真是个大官。
“乔大帅真是太客气了,不辛苦,不辛苦。”
“大人随意就好,我们乔大帅吩咐过了,大人可以在金匮城任何一处地方视察。”
“乔大帅究竟是何意思?直说无妨。”
“你们乔大帅真是这么说的?”
老板刚从耳房出门,见洪仁玕衣着华丽,急忙迎了上去。
“客官慢走,小店随时欢迎您的大驾。”
“是这样……”洪仁玕凝眉细想了下,告辞道,“那就先这样吧,等需要的时候,我再派人过你这店来。”
“那和-图-书此事就是没得谈了?”
洪仁玕没想到乔志清这般赤裸裸的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愣了下神,强装镇定的说道,“乔大帅好大的口气,忠王虽然装备不如你,但好歹也有数十万的兵马,就凭你这些人也不怕撑坏了肚子。”
“客官想要点什么?”
洪仁玕越看越是奇怪,当初金匮城太平军也攻占过好多次,洪仁玕也不曾一次来到这里,没想到此次前来这里却大变了模样,不但拓宽了街道,而且加盖了这么多的屋舍店铺,有酒肆,有茶坊,还有米店,粮店,客店,当真是应有尽有,尤其是路上行人的服装,完全不像来到了大清朝,甚至比香港还要风气开化,年轻女子全是紧身的束身旗袍,颜色鲜亮,花样繁多,旗袍的开角有的甚至到了大腿处。这些女子似乎也毫不在乎行人的目光,而是大方的把自己的女性美给展露出来。
“其实我与干王素未谋面,却早已听说过干王的大名。乔志清微笑一声,缓和了下气氛,继续说道,“干王所著述的《资政新篇》,本帅也曾细细的拜读过,果真是一剂难得良药,只可惜你们的天国已经病入膏肓,干王就是再有起死回生之术,也难以逆天而行。所以,干王也应该明白,南京城破应该是迟早的事情。”
乔志清转移了话题,说到了洪仁玕的痛处,洪仁玕不禁垂下了头,暗自惭愧了起来,自己的新政只是停留在了表面文章上,并没有认真的实行过,太平和_图_书天国也如乔志清所言,已经是一艘破旧的大船,自己再怎么努力的修补,也终究改变不了它下沉的命运。
乔志清淡定一笑,冷冷道,“潮王黄子隆两万的兵马也不过两个时辰就全军覆没,就是你们太平军所有的兵马加在一起,也不够我乔志清塞牙缝的,之所以留着李秀成,迟迟不肯动手,就是因为本王不想再造杀孽。”
老板皱着眉头寻思了下,掰着手指头算道,“不瞒客官,小店在金匮城都是小的铺子了,金匮城像我这样的店铺少说也有三十多家,城东还有家官粮铺子,是苏州的乔大帅经营的,面积比小店大得多,而且都是做批发的,从不散卖,小店的大米就是从那里进来的。”
马队走过时,一家米铺刚刚营业,洪仁玕满心好奇的想视察一下实际情况,冲亲兵营将领模样的人询问了一声。
“稍等一下,本王可以去那边的米铺看一下吗?”
“乔大帅,明人不说暗话,小王这次前来是为了我家幼王的事情。还请乔大帅高抬贵手,放过我家幼王,您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就行,小王回去南京后一定和天王商量,所有合理的条件小王都可以满足你。”
“老板,金匮城像你这样规模的米店有多少家啊?我一路过来的情况,金匮城四周的农田里也基本是荒芜的状态,这米店又是从哪里运来的大米?
洪仁玕惊讶的喊出声来,要知道如今兵荒马乱,南京城的天王府已经出现粮食短缺的情况,何况是城中百姓的www.hetushu.com生活,哪里还能吃的上大米,黑市上这般成色的大米也被抬高到一百文每斤。
洪仁玕跨马来到县衙之后,乔志清早已率众将领在门口迎接,二人初次见面,但脸上全是惺惺相惜的表情。洪仁玕定眼看去,只见乔志清一身的迷彩军装,和清字军的装扮倒也没什么差别,身材十分的消瘦,但却很是强健。相反,洪仁干却是一身的儒生打扮,他也时常以自己的儒生身份自豪,若不是受洪秀全的连累逼不得已,他也不会从香港回来冒险造反。
“真是好酒,”乔志清满饮了一杯轻笑道,“干王真是痛快,本帅也没什么好隐瞒你的,之所以请幼王过来,就是想把李秀成的兵马留在金匮城一口吃掉,本帅不能容忍任何人干扰到苏州新政的进程。”
一行人进了县衙的大堂,堂中已经摆好了一桌酒菜。乔志清和洪仁玕按照主次的位置做好后,其他将领都告退下去,只留下王树茂在一旁作陪。
洪仁玕下马后,乔志清笑盈盈的迎了上去,把洪仁玕的胳膊小心扶住。
“啥也不说了,快些进屋,本帅早已给你准备了上好的宴席,为你接风洗尘,你我边吃边说。”
洪仁玕微笑着抓起一把大米看了起来,果然色彩光亮,粒大颗满,随口问了一句,“老板,这种成色的大米多少钱一斤啊?”
洪仁玕进了金匮城后,由乔志清的亲兵营里亲自迎接到了县衙里,全都人高马大军容齐整的背着洋枪,胯着马刀,一走一行号令统一,步伐和*图*书一致,远远看去便颇具威严。
街道两边的商铺已经陆续开张迎客,仿佛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对亲兵营的到来并不放在心上,都是自己忙活自己的,那种对清字军流露在脸上的信任是南京城的商户无法想像的事情。
洪仁玕第一次见到清字军时还专门让人到苏州搜寻了两套军装细细的研究过,这种迷彩服不管是款式、衣料和实用性,都是当今世界一流的设计。洪仁玕也曾经无数次想照着清字军的军装给太平军设计出一套统一的军服,但都因为接连的战事而作罢。
王树茂端起酒壶给三人各满了一杯,酒过三巡后,洪仁玕终于壮着胆子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洪仁玕也不做作,微笑了回应了下,便下了马朝米铺走了进去,那铺子不大,略有三十平方的样子,店铺中间放置着各种成色的大米柜箱,全都装满着嫩白的米粒。
老板还以为洪仁玕嫌贵了,连忙赔笑到,“得嘞,客官是今天小店的第一个客户,要是您要的多,就给您按八文钱算。”
“干王一路舟车劳累,志清真是怠慢了。”
“不用了,直接去府衙吧。”
“十文?”
老板笑脸相送,心里暗骂了一声,又是个穷鬼,装什么大爷了,问了半天也不买。
乔志清说着就扶着洪仁玕进了县衙,洪仁玕满脸的不适应,连连回礼致谢,有时候差点忘了自己是到金匮城干什么来了,像是来好朋友家做客一样,幼王的事情反倒是不重要了。
洪仁玕上了马后,亲兵营的队长抱拳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