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章 蓬莱仙岛

客堂里不一会的功夫便又陆陆续续进来一群群的游客,全都是满脸兴奋的表情,在卧榻上坐了下来。
“九号,爷要九号。”
“十八号,大爷要十八号。”
“客官小声一点,这还不都是咱乔大帅体恤咱大清国的女人,不想她们受这份罪。你以为这妓院都是任谁都可以开的啊,咱老百姓想也别想,这条街的妓院全都是官家经营的,一旦发现有人要咱大清国的女人出来做这皮肉生意,马上就拉出去杀头,这一个月来都已经有三四个外地的大爷因为这事掉了脑袋。”
老鸨还没介绍完,胜保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老鸨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细缝,拉着胜保的手绕过照壁,后面便是一间宽大的圆形厅堂,堂中央便是左右的楼梯,直通二楼和三楼,胜保粗略的看去,整个红楼里大概能容纳下一百多套房间。
胜保不知怎的,看完了第一场的姑娘,心里却冷淡了下来,十分好奇的想知道下面还会玩出什么花样,便耐着性子半躺在卧榻上继续观看了起来。
“五号爷要了。”
“仙子们,快出来接客了。”
“客官,瞅您这模样是第一次来金匮城吧,这天上人间一条街共有二十多里长,过了前面的那个汉白玉做的牌楼,那便是吃喝嫖赌,样样都有。要说最好玩的,就当属街顶头的蓬莱会馆。您别看它街面上只有二层的小楼,后面大了去了,足足有县衙那么个大小。里面要什么就有什么,听说连大厨都是京城给万和*图*书岁爷做菜的呢。女人就更别提了,都是精挑细选的东瀛姑娘,那小脸生的真叫一个白嫩,走起路来,小腰都扭的跟面条一样,真叫一个漂亮。”
胜保听的高兴,从怀里摸出一两的银子赏给了车夫。
老鸨的话音刚落,只见二楼又下来两排的姑娘,还是左右二十人,不过此次的装扮却大改了模样,全部带着头盔,身着金色铠甲,不过铠甲里却无任何的衣物,下半身露着光溜溜的大腿,踏着长筒的靴子,踢着正步下了铿锵有力的下了楼梯。
胜保突然对赚钱动起了心思,这么个风水宝地,谁要是没有点捞钱的想法,那脑子一定是木头做的。
“得嘞,您瞧好了,冲您这大方劲,小的今晚就专门在门外侯着您,您什么时候走,小的就什么时候把您送回去。小的头一眼看见您,就知道您不是个一般人。”
“妈拉个巴子,这乔志清搞的还真挺新鲜的,连车夫也能出来拉活了,老子在京城也没见过这玩意。老东西,这条街最好玩的是什么地方?”
车夫赶开马车后,一打开话匣子就没完没了的介绍了起来,讲到兴奋处眉飞色舞的挥动着手臂,就好似自己去过一般。
夜晚的官道灯火通明,比白天还要热闹上三分,官道上来来往往的游人,有官员,有商贾,有儒生,还有些乔装打扮的大姑娘也来凑个热闹。经过一个月的运营,金匮城在江苏省内都小有了名气,连上海的洋鬼子也结伴慕名而来。hetushu.com
胜保咧着嘴大笑了一声,他毕竟是四九城出来的有头有脸的人,虽然为人粗鲁了一点,但是打起赏来一点也不吝啬。
“随你的便吧,你喜欢等,那就在门外侯着吧。”
“哎吆,大爷,招呼不周,恕罪恕罪。”
下面的客官此次更加疯狂了起来,没等姑娘们下楼,便有人冲了上去,扛起一个女子便上了楼去。二十个花木兰很快就被疯抢一空。
车夫满脸的紧张,生怕胜保说错了话被人给听了去,连累了自己。
胜保在军营里歇息了一天,一睁开眼便犹如饿鬼出笼一样,带着手下的两个贴身护卫直奔官道而去。
厅堂里码放着整整齐齐的卧榻,卧踏上已经坐满了游客,全都衣着光鲜华丽,还有不少的洋鬼子,非富即贵。
天上人间位于官道的北边,离县衙还有五里的路程,胜保为了避嫌,穿戴着商贾的绸缎衣服,并没有骑马而行,与护卫刚走了没一里地就见一个车夫牵着马车迎了上来。
“有您这句话,小的就是等到天亮也值当了。爷,您看看这两边的酒楼茶肆,大半夜的时候都不关门,各个都是日入斗金,咱这金匮城马上就要变成了真的金柜子了。”
“妈拉个巴子,这他娘的都是谁想出来的,比老子还要风流。”
胜保大笑了一声,与护卫同上了马车,和车夫攀谈了起来。
“第二项,花木兰从军。”
胜保上了岛后,老鸨便站在红楼的门口大喊了一声。
老鸨拿了沉甸甸m.hetushu•com的金子,笑的更加的欢畅起来,拉住胜保的手就按在了奶子上不断的搓揉着,边走边介绍道,“大爷请看,前面的那些假山名曰“巫山”,那座小湖名曰“银湖”,大爷要玩刺激的,可以选择这两项,上山曰,“巫山云雨”,下水曰“银湖落日。”
胜保可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新潮的穿戴,下面一下子就支起了帐篷,忍不住在老鸨丰满的奶子上摸了一把,好半天才缓过神,急忙从怀里摸出十两的金子,塞在了老鸨的手上,淫笑的询问道,“你这里都有什么好玩的,大爷我今晚上要全部尝个鲜。”
老鸨满脸堆笑的走上客堂中央,冲楼上拍了拍手。
“原来是这样啊。”
“那就带爷去蓬莱会馆,爷倒想见识下它什么不同之处。”
胜保选了个位子坐了下来,马上有个身着和服的女子踏着木板鞋端着果盘给他送了上来,小嘴里一口一句,“一拉下一马塞。”
“大爷慢些点,过了这虹桥,前面便是咱的蓬莱仙岛了。”
进门后,胜保的护卫便被拦了下来,胜保给他们交代了一声,便独自过了一个大堂,果然如车夫所言,里面确实是别有洞天,足有五百亩的大小。按照典型的江南园林建造,院中假山堆砌,小河流淌,绿草如茵,花团锦簇。还有一座硕大的湖泊,湖上此时还泛着亮灯的小船,假山上和船上隐隐约约都有女子的呻吟声船上了岸,惹的胜保浑身的躁动。
车夫接住了白花花的银子,兴奋的眼www.hetushu.com珠子都快瞪了出来,连忙恭维起了胜保。
胜保暗自感慨了一声,心中更是坚定了开办妓院的想法,扬州城可是有大量的流落街头的女人,要是统统贩卖到了此处,肯定能赚一大笔的银子,乔志清不会不给他这个面子。
这两排女子却是东瀛和服的穿戴,不过和服经过乔志清的改良,裁剪的刚好能盖住臀部。和服里面空无一物,弯腰时两条浑圆雪白的大腿完全的曝露在外,连那和服下那丰满滑嫩的小奶子都看的清清楚楚。
“大爷,要出租马车吗?方便的很,一里地才十文钱。”
“大爷们,好戏就要开场了,要是有你们看中的仙子,直接点牌号就行。”
老鸨说话的功夫,就见二楼上从左右两边下来两排的姑娘,扭着细腰款款走了下来,一排有十人左右,在腰间挂着木质的腰牌。这两排女子全部头带珍珠凤冠,身着大红的新娘嫁衣,不过那嫁衣却是单薄的可怜,上身只稍稍的盖住胸乳,光滑平坦的小腹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众客官的眼前。
老鸨搀扶着胜保穿过走廊,小心翼翼的上了虹桥的台阶,虹桥的另一头便是一座小岛,四面被湖水环绕,岛上有一座三层高的红楼,红楼里灯火通明,身着白色镂空丝纱的女子穿梭其中,靡靡之音不绝于耳。
走廊里迎来一位身穿紧身旗袍的老鸨,那旗袍用黑色薄纱制成,里面的肚兜和三角亵裤竟看的清清楚楚。
“八号大爷收了。”
马车过了汉白玉的牌楼后,便是天上人间http://www.hetushu.com的地界了,人流量一下子便多了起来,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穿梭其中,跟元宵节闹花灯的晚上一个模样。车夫兴奋的指着两边的店铺跟胜保介绍了起来,眼睛里无不是羡慕的神情。
“第一项,唐伯虎点秋香。”
“嗨,那都是东瀛话,就是欢迎光临的意思,他们见了爷欢喜着呢。”
“一拉下一马塞?这是什么意思?怎么都跟鸟叫一样?”
二人进门后,门边上便有两排的女子鞠躬大喊道,“一拉下一马塞。”
胜保的眼神紧盯在两排白花花的大腿上,有些不解的皱起眉头问着老鸨。
马车在胜保眼花缭乱的观赏中,行到了蓬莱会馆的门口,马上有两个年轻的门童迎了上来,给胜保掀开了车帘子,服侍着胜保下了马车。
“好了好了,别拉来拉去了,快喊你们的正角上场吧。”
姑娘们下了楼梯,在堂厅里优雅的捧着小圆扇走了一圈,下座的客官们便忍不住焦躁的大喊了起来。只是一会的功夫,二十个姑娘全都有了下家,被客官们或抱、或搂、或搭着上了二楼的房间。
胜保满脸焦躁的大吼了一声,游客们纷纷回头张望了下,都大笑了起来。
乔志清与胜保豪饮了一夜,天亮后便带着手下的将领回了苏州,只在金匮城留了一个哨的人马维持城内的秩序,华兴书院的盛宣怀也被乔志清留在金匮城主事,并负责乔志清和胜保的沟通问题。
“老东西,在这里开家妓院有什么讲究吗?怎么大街上接客的姑娘都没有我们大清朝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