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章 爽快

“当然有,国外洋鬼子的天下就是这样的,他们就是因为不停的挑选有才之人治理国家,他们才比我们强大,才敢肆无忌惮的欺负我们。”
“老鸨,你过来,爷有话跟你说。”
乔志清也面色正经了起来,看着晏玉婷深沉的解释道,“在我的眼里,太平军和朝廷没什么区别,你现在还不明白,我们不是要打进北京坐上那个皇位,而是要彻底的砸碎那个皇位。乔大哥要建立的是一个你没有见过的世界,在那个世界,天下不是皇帝一家的,而是我们四万万兄弟姐们的天下。皇上是由大家选出来的,他干的好,咱就让他多干几年,干不好,咱就让他下台,重新再选一个。你说那时候谁还敢再欺负老百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你把胜保留在金匮城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爷,你可算出来了,小人在这里等了您一夜。”
“大清国的八旗兵,除了僧林格沁的十几万骑兵外,还有点战斗力的就是胜保的这些军队了,把他们放在家门口动起手来也方便,而且京城的那帮嚼舌根的也没理由再挑我们的刺了,要是太后对我们放心,我们做什么也方便点。这样的解释你满意吗?我的火狐组长。”
“真的有那么个世界吗?这不是梦里面才有的世界吧?”
乔志清讲完也忍不住心疼了下,不过为了清字军在山陕更长远的目标,他还是咬了咬了牙下了命令。更何况林美珠有安德海在宫中照应,也没有人敢欺负她。www.hetushu.com
胜保意犹未尽的舔了下嘴唇,还沉醉在昨夜那仙子的体香里,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便睡了过去,被两个护卫抬回了军营。
胜保从怀里摸出五两的金子结了账后,在护卫的搀扶下出了蓬莱会馆的大门,两腿还是止不住的一阵阵颤抖。车夫果然在门外候了一夜,一见胜保出来便迎了上去。
车夫甩了了下马鞭,熟练有力。
“是谁那么重要啊?我怎么不知道?”
胜保躺在车上对车夫大呼了一声。
晏玉婷的粉额微皱,作为火狐的组长,竟然还有她不知道的人物。
老鸨扭着水蛇腰站起了身子,冲楼上嘶声大喊了一声。
晏玉婷小嘴轻开,从小包里掏出情报放在了乔志清的书桌上。
“她是大内总管安德海的远方侄女,目前正身处陕北,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她要是进了宫中,凭借着和安德海的这层关系,肯定能帮上我们大忙的。”
“我明白了,乔大哥可真有见识。不管乔大哥做什么,我都站在你的身边,你不当皇上也好,省得到时候你三宫六院的,把我给冷淡了。”
胜保看着眼前的仙子,惊讶的哈喇子直流,完全忘记了身在何处。那仙子冲胜保轻笑一声,伸出藕臂,刚触摸到胜保的手指,胜保就直觉的全身的酥麻,如醉酒一般,身子都跟着瘫软了下来,晕晕乎乎的就被仙子领上了三楼,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只是天亮出了门后,双腿发软的立都立不住。
老鸨http://www•hetushu.com轻笑着给胜保介绍了起来。
乔志清轻笑一声,把大手放在晏玉婷的小脸蛋上轻掐了一下。
胜保不相信的掂量着木棍研究了起来。
“大爷有所不知,这不是木棍,这玩意名曰‘雪茄’,是洋鬼子才抽的玩意,大清朝也只有我们蓬莱会馆才有这种东西,都是限量供给的,在外面有钱也买不到。”
“你说的就是这东西吗?这木棍当真会比福寿膏过瘾?”
乔志清看着她娇羞的女儿样,也不知道说的话晏玉婷都听明白了吗,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洪仁玕能和他聊在一起,轻笑的摇了摇头,吩咐晏玉婷道,“你下去通知火狐,监视好胜保的一举一动,顺便通知宫里的火狐,就说过几日有位重要的人物要去宫里,要她们务必护卫她的安全。”
“侯三啊,晚上还过来接爷,爷还要去会会那些骚娘们,昨晚还没玩过瘾天就亮了。”
“陕北的回乱已平,我们清字军已经没有留在陕北的理由,所以必须要有个人在太后的耳边为我们争取一下,林美珠就是个最好的选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世杰不答应也不行。”
苏州府衙
晏玉婷柳眉微挑,一脸的疑惑。
胜保知道这是乔志清开的场子,也不想过分的张扬,只得拿起雪茄按照老鸨说的抽了一口,把烟雾含在嘴里细细的品尝了起来,瞬间便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传遍全身,如同正在品尝一杯陈年的美酒,柔滑的在口中流淌。
“老东西和*图*书,你叫个啥名字啊?”
晏玉婷轻笑了一声,乔志清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上次也挺乔志清讲过林美珠的事情,王世杰好像还一直吵着要娶她过门呢。
老鸨捂着嘴轻笑着耐心解释着,“大爷,雪茄不是你这般的抽法,这玩意不是咱的旱烟袋子,是不能咽进肚子里的,你再抽一口,让它留在口中细细品味,在舌头间流转些时间,最后再从口中吐出来,你再看看有什么感觉没?”
晏玉婷听完了乔志清的解释,暗自窃喜了起来,终于放开了心结,以前还总担心,乔志清哪天真做了皇帝,无暇再顾忌她了。
胜保在卧榻上躺了半天,烟瘾又犯了上来,不由的张嘴打了打哈欠。
只见小丫鬟熟练的用特制的剪刀把一头剪开,然后用洋火柴擦出火花,均匀的旋转着把雪茄头点燃,小心的递在了胜保的手上。
晏玉婷神色正经的看着乔志清,在她的心里一直看不透这个问题。
乔志清边答话边批复着陕北的奏报,王世杰在信中已经把林美珠的身世讲的清清楚楚,乔志清不断的盘算着,还是暂时拆散掉这对情侣,把林美珠送进宫中做个牵线搭桥的人。
“妙啊,实在是太妙了,太他娘的舒服了。”
晏玉婷满怀着憧憬瞪着个大眼看着乔志清。
乔志清正批复着各地的军情,只听一阵阵风铃般的笑声传来,晏玉婷手捧着碎花小包,迈着小碎步便走了进来。她今日换了身红白相间的修身旗袍,显得既大方又不失青春的活力。
和_图_书胜保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放松四肢伸了个懒腰。
“得勒,仙子们准备,最后一项,九天玄女下凡尘。”
“乔大帅,真不明白你放这匹恶狗进来干吗,看看吧,昨晚就忍不住去花天酒地了。”
乔志清拿起情报看了一眼,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哎吆,原来是这样,爷可能不知道,咱们这里没有福寿膏,爷要不换点别的解解瘾?”
老鸨见胜保面露喜色,放下心提醒了胜保一句。
“你开始吧,爷的眼睛雪亮着呢。”
“大爷,什么事啊,您坐在这里老半天了,就没有一个姑娘合您的眼吗?”
“哦?你这里还有比福寿膏更过瘾的东西?”
胜保一脸好奇的看着老鸨。
“妈拉个巴子,这些个东瀛小娘们可真够带劲的,比起咱大清国的女人可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简直把咱的魂都给吸出来了,真他娘的爽快,爽快。”
“乔大哥真的决定对抗朝廷了吗?既然要和朝廷作对,那你当初为什么要那么费力的剿灭太平军?留着他们不是对我们更有帮助吗?”
胜保越吸越是过瘾,下半身也舒服的蠢蠢欲动,要不是这是乔志清的场子,早就按捺不住先把眼前的老鸨给就地正法了。老鸨四十上下的模样,仍是满身的风韵,比起小姑娘来更多了些成熟的味道,尤其是胸前来回晃动的那两团奶子,怕是两只手也握不住。
胜保在车夫的搀扶下,回头看了一眼蓬莱仙岛的招牌,不停的感慨着上了马车。
“看来你的火狐已经长大了吗,这么和*图*书快就有消息发过来了。”
“爷,下一批的姑娘你可要抓紧挑上一个,我们蓬莱仙岛的规矩是一日不过三,这也是今晚的最后一批了。”
胜保迫不及待的拿起来塞到嘴里猛吸了一口,一刹那便呛的眼泪直流,不断的干咳了起来,冲老鸨不高兴的把雪茄扔在了盘子里,大怒道,“这都什么鬼玩意啊,呛死老子了,你麻溜的,还是给老子换福寿膏来,老子他娘的实在忍不住了。”
老鸨嬉笑着说完,就冲两边侍奉的丫鬟挥了挥手,小丫鬟连忙端着一个红木的盘子就走了上来,把盘子在卧榻的小茶几上一放,掀开上面的红布,露出一卷卷像是木棍一样的玩意。
“爷,小的姓侯,大家都叫我侯三。”
“爷不着急,你先给爷整点福寿膏来,爷这烟瘾又犯了。”
老鸨眯笑着脸在胜保的身边坐了下来。
“有,我们蓬莱仙岛怎么会少得了这些东西。”
胜保不住的打着哈欠,手里摸出一锭金子,摸着老鸨的奶子,塞在了她的裹胸里,趁机又在老鸨的奶子上摸了两把。
堂厅里的众客官顿时兴奋的大呼了起来,只见一群身着白色纱裙的女子手舞琵琶,伴着白色的花瓣从天而降,女子各个都是粉面藕臂,纤腰翘臀,围在身上的纱裙薄如蝉翼,几近透明。那小脚全都是天然生长,粉嫩白皙,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捧在手心吮上一口。当真如九天玄女下凡一般,翩翩飘落了在卧榻众客官的身边。
“原来你是想把世杰的小媳妇送进宫去啊,世杰会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