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章 女人村

领头的女子扔掉手中的长枪,直挺胸膛对乔志清娇喝一声,脸上毫无惧色。她正是太平军中的一个传奇式的女将,苏三娘。原来本是天地会的首领,后率手下两千的弟兄加入太平军,与洪秀全南征北战,立下大功。入南京城后,位至女营副总管,协助洪宣娇管理女营。当朝状元郎龙启瑞也为之倾倒,曾赋诗《苏三娘行》,赞她“两臂曾经百余战,一枪不落千人;驰马呼曹意气豪,万千狐鼠纷藏逃。”
“你这人真是狂妄,也不怕这些话被人听了去,把你给告发了。”
乔志清填饱了肚子,让身后的女子把碗筷菜盘收走,饶有兴趣的看着苏三娘。
乔志清冷哼一声,右手一挥,身后的亲兵马上排成枪阵,齐刷刷的拉开了保险,把枪口对准了面前的女人。
领头的女人显然有些惊讶,身子略略颤抖了下,脸色苍白。
“主子?哈、哈、哈,”乔志清放肆一笑,紧喘了口气继续回道,“我乔志清的心中从来都没有主子,要非得认个主子,那便是天下的百姓,他们才有资格当我乔志清的主子。”
说到嫁人两字,苏三娘的脸上又浮起了一道道的晕红,娇羞的垂下了头。那妩媚的神态,看的乔志清突然一阵阵怦然心动。
“抓你做什么,本官还没有下作到欺负一个女人的份上,我们坐下来边吃边聊好吗?”
领头女子马上变的脸色惨白,连身后的女子都跟着惊颤的晃动起身子,终于忍不住全部跪在地上,给乔志清磕头求饶。m.hetushu.com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民女如今只是乡间的一个村妇而已,大人莫要再取笑了。”
苏三娘不知道为何主动对这个满清的官员关心了起来,说完自己都吓了自己一跳。
“本官是清字军的大帅乔志清,最近才被朝廷加封为苏州知府,忠王的人马在半年前就被赶出苏州了,如今流窜在嘉兴等地。至于本官是怎么认识你的,本官是看你们训练有素,不像是一般的女子。又看你们的穿戴和太平军的女兵相仿,加上你的红缨枪上刻了个苏字,联想起几年前在镇江一战中失踪的苏三娘,本官就胡乱猜测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是你。”
“你不是过来抓我的吗?”
马队刚到村头,村里却不似先前经过吴家庄的那般安静,瞬间便响起“梆、梆、梆”的敲锣声,如同军队集结一般,一时间人声鼎沸,喊声震天。
“好好好,太平军的女军帅果然名不虚传,想不到这荒乡僻野之中还藏着一只真龙。”
“不准跪,真是笑话,知府老爷会亲自下我们这穷乡僻壤的村子,你们冒充官家至此,究竟意欲何为?”
“大帅,怎么都是些娘们,连一个带把的都没有。”
“大帅快看,前面有炊烟。”
乔志清紧盯着苏三娘的双眸,只见她眼含春水,清波流盼;风髻露鬓,淡扫娥眉;虽已是人妇,但皮肤保养的仍如小姑娘般柔光若腻,腮边两缕发丝随风拂面,平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苏三娘单独和乔志清一桌m.hetushu.com,不断的给乔志清斟酒伺候,乔志清端起米饭伴着桌上的农家菜便狼吞虎咽了起来。苏三娘看的心里暗自纳闷,直道乔志清是何来路,和自己见过的满清官员完全不同,竟没有一点的架子,也不知道他用过饭后该怎么处置自己。
“这个村子的女人都是我手下的女兵,一共有一百三十多人,跟着我一起从镇江城逃出来。因为担心别人知道了我们的身份,通报官府,这些年一直躲躲藏藏,所有暂时就没有想着嫁人。”
胡文海看着前面的情况,大笑了一声,众亲兵都跟着笑了起来,收起了洋枪放松了下来。
“领命。”
乔志清被她逗的乐了起来,轻松的回道,“本官倒是想朝廷赶紧找自己点麻烦,也不用像如今这样做什么事情都畏手畏脚了,你相不相信,要是本官举旗造反的话,一定会比你们洪天王要做的好。”
苏三娘兵败镇江后,便带着一百多的女兵从城中突围而出。罗大纲一死,她对俗世就已经心灰意冷,在苏州的乡下找了个小村子安定了下来后,从来都未再出过村子,在此处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连李秀成也不知道她住在此处。
“好,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本官佩服。”乔志清抱拳行礼,示意身后的亲兵放下洋枪,继续说道,“本官和弟兄们都饿了一天了,三娘何不让人先准备些酒菜,其他的事情可否等吃饱了再说?”
乔志清顺着胡文海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一缕缕炊烟迎风扩散,对http://m.hetushu.com身后的亲兵大喊一声,“小崽子们,今晚不用露宿荒野了,大家进村后保持纪律,别吓着村民。”
“官爷饶命啊,我们都不再是太平军了。”
乔志清下了马,走上前冲女人们大喊了一句。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你自己又是何人?苏州不是忠王占领的吗?什么时候又被清军夺回了?”
乔志清嬉笑着给自己满上了酒,又给苏三娘斟了一碗,这米酒酿造的甘甜爽口,比后世的饮料还要好喝,一碗下肚,回味无穷。
亲兵们快马一鞭,紧跟着乔志清呼啸着进了村中。
此时天色已昏暗了下来,苏三娘让人在院子的四周点上火把,顿时灯火通明的跟白天一个样子。酒菜也在随后端了上来,院子里共设了八桌酒菜,亲兵们都饥肠辘辘的坐了下来,没等酒菜上全,乔志清就下令大家吃了起来。院子周围聚上来一圈的女人,像是好长时间都没见过男人一般,在院外兴奋的叽叽喳喳交头接耳了起来。
“放肆,见了知府大人还不马上叩拜。”
“你,你胡说些什么。”
“你有什么问题就说出来吧,别一脸愁闷的坐在那里。”
“你,你究竟是谁?”
“你们是做什么的,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带着你的手下马上离开。”
乔志清连忙转开了话题,把苏三娘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叫你们领头的出来说话。”
胡文海刚要近身发作,乔志清挥手示意他退下,对面前领头的女人轻哼了一声。
女人们叽叽喳喳的交头和_图_书接耳了一会,一个头上裹着红巾,身着青皓色衣裙,手持红缨长枪的女人走了出来,看模样三十上下的年纪,眉宇间竟和晏敏霞还有些相似,浑身散发着一股英姿飒爽的味道。
“你既然不是为我而来,作为一个堂堂的知府大人,没事不在城中处理政务,却在这乡野中转悠什么?”
苏三娘叹了口气,眼角突然就红了起来,像是一个委屈的小媳妇一般。似乎对过去的事不愿再回想,端起酒碗小呡了一口,心中感概万千。她对太平天国失望之极,若不是当初天王昏庸,只想着躲在自己的温柔乡里,不图北进,镇江便不会丢失,罗大纲也不会死,自己可能还在马背上征战沙场。
乔志清带着亲兵继续南下,一路上跟老者讲的差不了多少,一片片肥沃的良田长满了野草,行了十几里地竟然不见一户人家,眼看着天就黑了下来。
“你别伤害她们,你猜的不错,我就是苏三娘,要杀要剐,找我一人就好。”
“胡说?若是本官猜的不错,你就是在镇江一战中,失踪的苏三娘吧。”
苏三娘见乔志清也没那么可怕,壮着胆子与他闲聊了起来。
领头的女人脸上毫无惧色,冲胡文海杏眼圆嗔。身后的女人又听话的拿起武器,紧张的防备起来。
“马上就到秋收时节了,本官是担心农民的收成问题才亲自下来调查,误打误撞遇到了巾帼女侠,当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苏三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乔志清,他的语气虽然像是说笑,但是却又那么的充满http://m•hetushu•com底气,仿佛当今的天下只有他才能拯救一般。
乔志清冲苏三娘摸了摸咕咕之叫的肚子,轻笑一声,示意她放松下来。
胡文海冲女人们大吼了一声,声音洪亮刚猛,顿时让女人们都惊的打了个冷颤,犹豫着收起武器,面面相觑。
“你这村子里总共有多少的女人?为什么本官在这里见不到一个男人?难道她们都不想着嫁人吗?”
“乔大人,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计划怎么处置我呢?抓我回去给你的主子邀功请赏吗?”
亲兵们也立即条件反射的拔出了洋枪护在乔志清的四面,只见一群群女人从各家各户里聚了出来,全部手持着铁锹和木棍,紧张的注视着亲兵队的人马。
“饶命啊,大人,我们都改邪归正了啊。”
苏三娘有些诧异的点了点头,急忙吩咐身边的女子下去准备酒菜,自己则带着乔志清进了路边的一个小院里。
胡文海突然在乔志清的身后兴奋的大喊了一声。
那女人冲乔志清嗔怒一声,长剑直指乔志清。
苏三娘被盯的紧了,不由得春心一动,暗自娇红了脸,垂下了头。心里暗自责怪乔志清的无礼来,但又不能拒绝他那火热的眼神,忍不住又偷偷的看了他几眼,心里暗自嘀咕着,不知道这个俊朗的年轻人是何来路,这么年轻就做了苏州知府。想完心里突然抽动了一下,脸色越发的娇红起来。但一想起乔志清的身份,脸色便立即变的冷淡了起来。
“饶命啊,大人。”
苏三娘满脸意外的看着眼前这个自称知府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