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章 刺客

乔志清心有余悸的长舒了口气,满脸责怪的看了苏三娘一眼。
乔志清阴沉沉一笑,满眼杀气的瞪着黑衣人的老大。
“北方?可是我们的势力一直在江南发展,从未涉及北方啊?”
“哭什么哭,瞧你那点尿性,不就是个死吗?怕他个球啊。”
苏三娘摇了摇头,轻笑一声,柔声回道,“无碍的,你不用担心,刚才你和玉婷刚出院子,那些黑衣人就从房檐上跳了下来,杀了守门的亲兵后,就闯进了书房里。那时我刚好坐在你的位子上,他们一进来就和我动起手来了,不过刚和他们玩了一会,你就进来了,真是不痛快。”
“他们几个都不是兵勇,一看就是江湖上的人,来这里的目的也很清楚,就是为了刺杀我而来,只是他们受谁指派的,这个我现在还不明白,但肯定和太平军脱不了干系。”
“乔大哥,上面都说些什么啊?”
晏玉婷赞同的附和了一声。
“你,你不要冤枉忠王,是俺们自己要来的?”
乔志清怕误伤到了苏三娘,收了驳壳枪便加入了混战。黑衣人正全神贯注的围攻苏三娘,对乔志清毫无防备,乔志清上去一脚就踹在了一黑衣人的肋骨间,他穿的可是大头牛皮靴子,只听“咯吧”一声脆响,想必肋骨已是断了几根。果不其然,那黑衣人惨叫一声,便疼的弯下腰来,乔志清顺势一脚又狠踹在他的脸颊上,那人还没来得及回头,便晕倒在了地上。
晏玉婷好奇的对着地和图书形图问了起来,她刚收到密信乔志清就回府了,自己也没来及查看。
“大哥,事到如今,不如我们就说了吧,二哥和老四的性命要紧啊。”
晏玉婷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瞪了个大眼问了乔志清一句。
“都给老子住手,谁要再敢乱动,老子就打死他。”
乔志清挥手把他拦住,对那年长的刺客冷笑道,“你不是第一个骂我狗官的人了,是李秀成派你们来的吧。”
晏玉婷的心里不高兴的泛起了醋意,娇声打断了他二人的谈话。
“乔大哥说的不错,肯定和李秀成那个狗东西有关系,乔大哥上次就不应该放过他。”
年长的刺客哆嗦了下身子,躲闪着乔志清那狼一般的眼神。
“大哥,要不俺们就说了吧,二哥和四哥马上就不行了。”
“乔大哥,扬州丢了还不好吗?我们正好到朝廷参奏胜保一本,就说他畏惧强贼,弃城逃跑,我就就不相信朝廷不治他的罪。”
乔志清一看日期,这密信距离现在已过了三天,便惊叹了一句,便把地形图取了出来。
“好了,我知道错了,下次会注意的,不过这几个小毛贼的手段本女侠确实没放在眼里。”
乔志清的枪口直顶在苏三娘前面的黑衣人头上,苏三娘也趁势紧变拳为爪,紧扣在身后黑衣人的咽喉处。
五个刺客被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跪身在乔志清的面前。其中两个刺客腿部中枪,还哗哗的朝外淌着鲜血,一个http://www.hetushu.com被乔志清踹晕的黑衣人也被冷水浇的睁开了眼睛。
乔志清对着扬州愤愤的骂了胜保一句。乔志清猜的没错,朝廷确实没有让胜保全部撤兵南下的意思,只是让他抽出一部分的兵马在苏州看着乔志清就行,但是胜保以为可以像从前那样凭借人数,十拿九稳的在苏州城掠夺一番,所以本来驻守扬州十几万的兵马,胜保就调动了十万南下,只在扬州城留下多隆阿三两万的兵马。胜保没想到刚到金匮城后,乔志清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他这才束手束脚的什么还没准备做,每天光陶醉于天上人间一条街逍遥快乐了。
乔志清看着苏三娘关心的问了起来,可心已经把屋子重新打扫了一边。
黑衣人的大哥满眼血红的瞪着乔志清,半天才从嘴里吐出仨字。
乔志清和苏三娘相视一笑,三人这才围着书房的卧榻坐了下来。
这时屋外也传来了亲兵营阵阵的脚步声,窗外被火把照的通明,胡文海拎着大刀第一个冲进了书房里,黄飞鸿、林世荣、梁宽,也紧随其后。亲兵营足有三十多人持长枪冲进了书房,齐刷刷的枪口直对着黑衣人。
苏三娘冲他俏皮一笑,依旧面不改色,精气十足。
晏玉婷眼珠子一转,兴奋的想到了此计。
“密信?”
黑衣人的带头大哥咬了下嘴唇,把膝盖狠狠的往地上一撞,大吼一声,“俺说!俺说!不过你先要给我二弟和四弟治好伤口,不然hetushu.com老子就是死,也不会吐露半个字。”
“好,够义气。本官也不着急,那就等明日再谈。”
乔志清在脑子里盘算了一会后,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胡文海抬脚便狠踹了在他的脸上,大声呵斥道,“妈的敢刺杀我们大帅,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好啊,是条汉子。本官就看着你的兄弟是怎么死在你眼前的,等这个老二和老四死了,本官把老三和老五也给砍了,就留下你这个不怕死的。本官倒想看看要是此事在江湖上传开,不知道其他的好汉会不会以为是你这当大哥的见死不救呢,故意用兄弟的性命保住自己呢?”
“就你们几个三脚猫的功夫也有胆子来刺杀本官?你现在说还来得及,你兄弟的血可流的差不多了,要是再不救治的话,怕是就要因为你丢掉性命了。”
“哦,差点忘了此事了,乔大哥,你回来时候我给你的密信你看了没有?”
“好了,你俩就不要再肉麻了,还是说说那几个人的来历和目的吧。”
苏三娘刚来,还不知道情况,只是觉的晏玉婷说的有些道理,也跟着点了点头。她当初镇守过镇江,自然知道扬州的地位,清军在江北的大营便设在此处。
此时已是夜半时分,书房的亲兵全部退下后,乔志清只留下了晏玉婷和苏三娘二人。
乔志清冷笑了一声,让亲兵把五个人押解到后院的空房严加看管了起来,并唤了军医处的外科医生给黑衣人的老二和老四治疗伤口。
“你hetushu•com也真是够胆大的,他们五个人都是身强力壮的汉子,你差不多就赶紧跑出来,还在这里和他们纠缠,当真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乔志清的脸色突然变的轻松了起来,在椅子上坐下后冷笑的看着眼前的五个黑衣人。其中两个面色惨白,已经忍不住倒在了地上,因伤口的疼痛低声哀嚎了起来。
其余四个黑衣人这才反应了过来,刚一走神,左右的两个黑衣人便被苏三娘的双掌击在了咽喉上,禁不住朝后连连撤步。苏三娘紧接着一个神龙摆尾,右脚尖直踢身后黑衣人的小腹,两拳同时一个双风贯耳,只捣在前面黑衣人的胸口。
苏三娘粉额微蹙的思索了一会,小嘴轻启道,“看他们的武功招数都是北方拳的套路,我听志清讲忠王已经南撤到嘉兴去了,而且这几个人也是北方的口音,此事也许不是忠王指使的。”
黑衣人中体格略胖的老三终于面色着急的开起口来,他就是刚才被乔志清一脚踹晕的那个黑衣人。
一个年纪偏小的黑衣人扭头嘶喊着已经急出了眼泪。
刺客中一个年长的张口便对着乔志清骂了起来。
“狗官,你要杀就杀,哪来的那么多的废话。没人指派我们,你为满清鞑子卖命,俺们大汉子民人人得而诛之。”
“胜保这个蠢东西,估计是把扬州的兵马全部调动到金匮城了,江北的捻军已经把扬州城给攻占了。”
带头的大哥嘶声大喝了一句,那小的立即闭上了嘴巴,但还是忍不住咬着牙上和*图*书下的抽泣了起来。
“坏了,把大事给错过了。”
“你……卑鄙。”
苏三娘看着乔志清紧张的样子,也是满脸好奇的坐在一旁,看着他在地形图上写写画画。
乔志清绕过大殿,直冲进了书房中,只见五个身穿黑衣的壮汉正端着明晃晃的匕首,上下左右围攻苏三娘。苏三娘毫无惧色,左右躲闪,一时凌空跳跃,一时踏地匍匐。那拳路招法,似是武当的路数,又带些少林的刚猛,如花间起舞的蝴蝶,在黑衣人的拳脚利刃中随意游走,硬是让黑衣人手忙脚乱的找不到破绽。
胡文海怕还有刺客藏在暗处,派了一个哨的亲兵荷枪实弹的,把乔志清所在的院子里三层外三层守卫了起来。其他各哨在府衙各个角落来回巡视,一旦发现可疑的人就地逮捕。
乔志清看准时机,没等左右的黑衣人再次合围纠缠,便嗖的一下,拔出驳壳枪,对准苏三娘两侧的黑衣人,“砰砰”就是两枪,惊的屋里的所有人都愣了下来。
“你们是谁指派来的?本事不小啊,竟然敢闯到我的书房里。”
乔志清暗暗点了点头,虽然认同晏玉婷的看法,但心里还是想出一条更加绝妙的计策。
乔志清思索了一下,在上衣的口袋里摸索了一会,把一个信封掏了出来,只见上面只简单的写了一句话,“扬州已被捻军攻占,请大帅早作准备。”
乔志清微微紧锁了额头。
“三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那几个黑衣人是怎么进来的?你的身体没有受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