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3章 血色平叛

“大家快逃吧,乔大帅有神灵护佑啊。”
在损失一百多人后,叛军的头领陆大可似乎也看出了这个问题,照这样下去,就算搭陪上一个团的兵勇,怕是也拿不下府衙。与陆大可一起叛变的还有中师右旅的中团和中旅的右团,都是在中师里郁郁不得志的团部。总共三个团临时都尊陆大可为头领,听从他的调遣,把府衙围了个水泄不通,主要进攻的地方便集中在了正门处。
亲兵营的后面突然传来一阵阵的高喊声,紧接着所有的亲兵营都跟着高呼了起来,喊声连城一片,划破天际。
“停止攻击!”
吴泽凯在混乱中终于找见了陆大可,连忙策马奔了过去,扶起陆大可的身子大吼道,“大哥,我看李秀成是不会来了,咱们赶紧撤吧。”
“东家,叛军陆大可一行人已被全被拿下,请您发落。”
“放他娘的狗屁,老子最恨的就是背信弃义的叛徒,让陆大可马上跪地投降。”
叛军中不知道是谁惊喊了一声,枪阵马上陷入一团骚乱之中。
“胡文海,我们陆团长念你是一条汉子,让你们亲兵营的兵勇放下武器,我们团长保证留下你们一条性命。”
“清字军,万岁。”
王树茂从远处跨马奔来,人未到声音先到。后面跟着数万的军马,呼啸着押解着一干人走了上来。
“吴兄弟,这样冲下去,那就是白白往枪口上撞。我们还有多少的火药,全部堆积起来把眼前的这堵墙全部炸和_图_书开,老子就不相信拼不过亲兵营的这点兵马!”
“不要乱,开枪还击,后退着杀无赦。”
胡文海睁大了眼睛急忙迎了上去,乔志清冲他轻笑了一声,抬头看着乌压压的叛军冷冷道,“这陆大可真是涨出息了,都知道组成枪阵进攻了,老子今天就再让他涨涨见识。”
陆大可脸上的肌肉紧抽了一下,看着对面一百多个亲兵冷哼了下,举起大声下令道,“弟兄们,发财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谁要是抓住了乔志清,赏白银万两,进攻!”
府衙外已经乱成一团,四面都是人声鼎沸的叫喊声、脚步声、枪响声。胡文海闻见动静便马上布防完毕,把府衙的四面的大门都严密防守了起来。正门处两方已经激烈的交起火来,王树茂在此处布防了一个哨的兵力,用沙袋垒成防御攻势,左右交叉火力密集射击。叛军虽然用火药包炸开了大门,但就是冲不进大门一步,进来一批便倒下一批。
陆大可派出了使者,举着白旗在亲兵营的阵前大吼了一声。
“好,就这么办,我亲自带人去,咱的火药足够用了。”
两方的人马相距五百米时,亲兵手中的铁家伙终于发出了它的怒吼。那铁家伙嘴里吐出的火龙,在夜空中犹如一场绚丽的流星雨,对着叛军铺天盖地的砸了过去。“嘭、嘭、嘭、嘭”,把两方的人马都震惊的立在了原地。
亲兵营的兵勇全是满脸的镇定,毫无惧色的和-图-书抬枪面对着十倍与己的叛军。他们自打从山西跟着乔志清一路过来,大战小仗经历无数,早已都看透了生死。心中唯一所想的就是给乔志清争取突围的时间,那即便是赔上自己的性命也值了。
乔志清望着她那娇弱的身子,心中暗自祈祷了一下,带着门口的两个亲兵就寻胡文海而去。
亲兵们听到喊声全都兴奋的举枪高呼了起来。
枪响声整整持续了一夜,天亮后终于停息了下来。天空中的乌云忽然汇聚成一团,“咔擦”一声巨响,暴风雨不期而至,豆大的暴雨倾盆而下,裹挟着血水汇成一道溪流,哗哗的朝苏州河里奔流而去。乔志清端坐在府衙正门前的沙袋上,静静的迎着大雨看着广场上的尸体,胸口不断的上下起伏。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在想些什么,只知道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的颜色。黄飞鸿带着特战小组的队员齐刷刷的站在他的身后,谁也不敢上前劝上一句。广场上安静极了,似乎只有雨水溅落的响声。
乔志清急忙把晏玉婷拉出了门外,从怀里摸出驳壳枪递在了她的手里。
“砰”的一声巨响,子弹擦出的火花直冲天际,吓的使者打了个哆嗦,连忙调转马头回了阵中。
叛军进攻的枪阵就跟一层层薄纸一般,在一声声惨叫中被轻易撕成了碎片,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大家以为将要踏平府衙的时候,刚才还在身边说说笑笑的兄弟此时却被打成了肉泥http://m.hetushu.com,尸体瞬间铺了一地。
两个铁家伙还在不断的对着叛军嘶吼着,在交叉的火力射击下,叛军的密集队形完全没有闪避的余地,就跟一个个活靶子一样,涌上一批便又倒下一批。
陆大可马上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声,掏出怀里的驳壳枪就对着骚乱的士兵便扣动的扳机,众兵勇这才从哀嚎声中冷静了下来,一排排举枪对着亲兵营还击。
胡文海见乔志清一脸自信的模样,还以为这大帅是受不了手下叛变的刺激,脑子有些糊涂了。刚要上前再次劝说,便见特战组的四个队员抬着两个黑乎乎的铁家伙,在左右两侧的沙袋后面放置妥当。那铁家伙像火炮一般,但口径又和洋枪一个模样,尤其是那铁家伙两边的子弹跟窗户上的珠帘似的串成一排长条。
此时城中四面突然枪声大作,一片片火把映照天空,由远及近只听一阵阵的嘶喊声传来,“清字军,万岁,清字军万岁。”
晏玉婷听到枪响,连忙紧拉着乔志清的手,摇头拒绝道,“乔大哥,我不走,要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乔志清带着火狼特战组一百多人,举着火把气势汹汹的出现在胡文海的身后。
中旅的右团长吴泽凯听到陆大可的命令后,连忙调转马头,冲着陆大可嘶声喊了一句。他父亲便是陆大可家中的管家吴长贵。二人自小一起长大,陆大可待吴泽凯就跟亲兄弟一样,所以不管陆hetushu.com大可做什么,吴泽凯都紧跟在他的身后。即使这次的叛变,虽然吴泽凯满心的不愿意,但最后还是碍不过情面,跟着陆大可不明不白的造反起来。
“大帅,您怎么来了。这里太危险了,我马上派人护送你从后门突围。”
陆大可身后的兵勇们闻言便举枪沸腾了起来,排成一百米的枪阵一排排大踏步朝亲兵营冲了上去。
“有鬼啊,有鬼啊。”
叛军手中的恩菲尔德步枪虽然射击距离在一千米左右,但有效射击距离也只有一百米左右。在五百多米处射击,就跟大炮打蚊子一般,完全是噼里啪啦的徒造些声势。
“进攻,进攻,进攻。”
晏玉婷咬了咬牙,终于抹着泪珠子点了点头,小跑着就出了院门。
“快逃啊,有鬼要来了啊。”
叛军经过十分钟的冲击便死伤过半,扑在路上的尸体足有半米多高。猩红的鲜血把府衙前的广场都染成了红色,哀嚎声响彻天际。后面的叛军都惊恐的高喊了起来,全都枪口朝后胡乱的开起枪来,四散而逃。
胡文海大吼了一声,便带着所有亲兵如同愤怒的狮子一般,朝四散的叛军扑杀了出去。
叛军们还未见人影,那哭天喊地的哀嚎声便响动了天地。
“弟兄们,剿灭叛军,为死难的兄弟们报仇了,杀啊。”
陆大可此时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身子一软便从马上跌落了下来。
乔志清冷冷的看着前方,并没有说话,身上全是四溢的杀气。
吴泽凯连忙http://www.hetushu.com掉转马头上了前线,让人把火药集中了起来,挨着府衙的正门两边的围墙堆积了半米多高。没一会的功夫,便见火光四起。忽然一声声天本地裂的巨响腾起,只震的府衙的瓦片都裂碎了下来。正门两旁被炸出一个百米宽的巨大豁口,亲兵营排好的枪阵与叛军的枪阵就相隔着一千多米,叛军密密麻麻的一排挨着一排,在人数上明显压过了亲兵营不知多少倍之多,两边的火把映照的整个夜空都成了红色。
“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万岁,万岁。”
胡文海大喝了一声,掏出怀里的驳壳枪便对天鸣放了一枪。他平日里去马荀的军中喝酒,和陆大可倒也相熟,以前看这小子也算个读书识字的人,没想到脑袋后面却长着反骨。
陆大可冷着脸细细思索了一会,猛然看明白了问题的根源。
亲兵营的弟兄甚至都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穿着同样的迷彩服,使用者同样的武器,但是此刻却如仇敌一般相互厮杀。情势显然对亲兵营有利,由于洋枪只有组成枪阵才能形成战斗力,从正门冲进来的叛军一个个的便成了亲兵营的活靶子。
陆大可两眼无神的冲着天空嘶吼了一声,“忠王,你又误我啊。”
“陆大哥,怎么不进攻了?我们的时间可没有那么多啊?”
“大帅饶命啊,我们都是被逼的啊。”
“傻丫头,我不会有事的。趁叛军包围以前,你赶紧把消息送出去,乔大哥今晚便把这群忘恩负义的畜生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