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0章 女大不中留

曾国藩对这个小女儿十分的钟爱,小时候都不顾礼教,让这个宝贝女儿骑在自己身上玩闹。看着曾纪芸现在的模样,曾国藩的心突然像被针刺一样,扶着胸口胡子都气的翘了起来。
曾纪静默然不语,她的婚事就是父亲一手操办,可是袁榆生在她过门之前就偷偷纳了小妾,每日里放荡不羁,游手好闲,如今两人见了面如同陌生人一样。父亲,这难道就是你为我选择的幸福?
“胡闹,为父平日里就是太娇宠你了,你看看你的样子,哪里还有点大小姐的模样!你没看出来,乔志清就是故意和为父作对的吗?都说女大不中留,这么多年真是白养你了,胳膊肘净往外拐。”
赖文光端着望远镜看着城下密集冲锋的八旗军,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荣禄此次还是按照上一次的战略进行部署,先取两翼,韦岗镇和茅西镇,再取合围中心后镇,然后从后镇朝句容城直线突破。主攻茅西镇的任务由多隆阿的左旅进行,荣禄带着右旅和中旅进攻茅西镇。这次驻防在两地的太平军可没有了上次的运气,八旗军来势汹汹,竟还用上了野战炮。两军交战不过两个时辰,黄昏时太平军便完全的溃散,完全没有了上次抵抗的意志。
曾纪静尴尬的立在一旁,连忙拉着妹妹就要退下。
乔志清轻笑了声,没有回话。要是依照曾国藩的脾气,肯定不愿意把女儿嫁过来当妾。就是委屈了曾纪芸了,也不知道那个丫头知道了这件事,会http://m•hetushu.com不会难过?
“行了,你就别为古人担忧了,依我看南京城撑不过夏天了。如今江南各府县的太平军已经被一一拔掉,湘军的各路大军正在朝南京城集结,李秀成已经没有回天之力了。”
曾纪芸第一次娇嗔的对父亲这般的说话,把乔志清大婚的报纸狠狠的摔在曾国藩的书桌上。
陈得才在一旁凝眉询问,满脸的忧色。
句容城作为南京城的东大门,李秀成已经选择了放弃。在荣禄攻打开始时,已经彻底的沦为一座孤城。
这一切都是湘军帮了荣禄一个大忙,上次李世贤率十万大军南下句容城解围的时候,湘军就趁机偷袭了李世贤的后路。虽然李世贤轻松赶走了八旗兵,而且取得了完全的胜利。但是面对湘军全是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且战且退,也顾不得在句容城停留,马不停蹄的撤回到了南京,损失兵马数万人之多。
曾国藩瞪了个大眼指着曾纪芸,一时心跳加速的喘不过气来,往后一仰重重的坐在了靠椅上。
湘军偷袭得手后,便立即撤回了雨花台营地。李世贤至此再也没有出过东城门,躲在城内惶惶不可终日。但李秀成却在城内过了把执掌大权的瘾,在此期间把英王陈玉成的部队排挤出了南京城。如今南京城形式越发的微弱,湘军围困了一年,城内的粮草消耗殆尽,天王府中已经节省的每日只吃一餐。每日便是到天王府撺掇着洪天王御驾南征和*图*书。洪天王过惯了花天酒地的日子,自然不肯挪步,逼急了,大骂李秀成道,“朕奉天父天兄之命下凡,作九州万国独一真主,何惧之有?尔畏死,去留任尔。朕铁打江山,尔不扶助,自有人扶助。”
“父亲,乔大哥上个月已经派人送来了彩礼,你为什么不答应,现在你开心了吧,他娶了别的女人了。”
“据后镇的将领带回来的消息,这支八旗军是胜保原来的队伍,后来由朝廷的一个小军官统帅。那军官上个月就进攻过句容城一次,不过被李世贤打的溃不成军,如今在乔志清那里操练了一个月,没想到反倒让他成了气候了。”
“你……”
李秀成无奈,也不再劝。只得和李世贤商量了下,还是觉得应该保存实力以图东山再起。不过忠王的名号却不是虚的,他虽然平日里争权夺势,但是对洪秀全却是忠心耿耿,早已做好了杀身成仁的准备。所以太平天国的未来都交在了李世贤的身上,李世贤对敌时也不敢拼命,只是力图保存实力。
荣禄的八旗新军南北合围,拿下后镇后,马不停歇的便朝句容城直插而去。驻防句容城的不是别人,正是被乔志清送出苏州的陈玉成三人。陈玉成在南京城三番两次受到李秀成的排挤,一气之下率着五万的大军出城,本想着带众弟兄朝南突围在江西境内落脚。谁知道刚出南京,就被湘军缠住,一路围剿到了芜湖。最倒霉的是部队被冲散后,竟然被黄飞鸿三十和_图_书几个清字军给抓去了苏州,要不是乔志清仁义,恐怕三人早作了刀下鬼了。从苏州逃出生天后,三人在芜湖整顿了两万多残部,刚刚才在句容城落下脚来。没想到荣禄又来率大军攻城,把陈玉成气个半死。他英王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大的落败,被人满世界的追着打。
晏玉婷满脸不相信的瞥了他一眼,在卧榻坐下冲乔志清幸灾乐祸的笑道,“你说你那个岳丈大人要是知道了你迎娶苏姐姐的消息,他会怎么待你呢?”
八旗新军经过一个月的特训,气势上已经完全超越了太平军。日落前八旗新军已经拔掉了两翼的据点,对后镇成功合围,拿下后镇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曾纪静连忙上前给他搓揉起了胸口,在一旁不断宽慰道,“父亲,纪芸还是个孩子,你也别跟她生气了,过些阵子,她的气也自然就消了。”
“我胡闹?不是你三番两次的刁难人家。当初人家就我们那会,你不同意这门婚事,我也理解你。毕竟他们家身份低微,配不上你曾家的门厅。可现在乔大哥明明都当上了一品大员,这赌约也是你原来都和人家都说好的,可你为什么又变卦,又给人家提条件啊。父亲,我恨你。”
“英王,你看城下的那些兵勇显然是满清鞑子的八旗军,可为何这排兵布阵的法子和清字军一样呢?”
晏玉婷轻叹了口气,小丫头还有点英雄惜英雄的意思。
乔志清接过了军报,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下,“荣禄这小子还真http://m•hetushu•com有一股子闯劲。”
曾纪芸当然会难过,而且就要快被乔志清给气疯了。在乔志清大婚的消息通过苏州的两大报纸传送出去后,曾纪芸在第三日就知道这件事情。她每天都会订阅苏州的报纸,把有关乔志清的事情,不管大小都裁剪了下来,整整齐齐的收集在荷包之中,没事就拿出来端详着傻笑。就如如同自己陪在乔志清做这些事情一般。
在上战场前,荣禄把秘折给了众将士传阅,并立下重誓,谁要是第一个攻进句容城,便赏白银五千两,其余众将士在城内可以肆意抢掠三日。众将士没了后路,又有重赏许诺,跟太平军再次相遇时,完全跟变了样子一样,全都是不要命的嘶吼着排着枪阵往前冲。
乔志清淡淡的把当前的局势做了大胆的预测。
“纪芸,你怎么能对父亲这么说话,快点退下。”
荣禄不想闯也不行了,最近有不少弹劾他的奏章上传到了朝廷,曾国藩自然不会允许他动南京的这块肥肉。他谎报军功欺君罔上这件事就是大罪,多亏了慈禧在朝中给他压着,要不早就拿他治罪了。慈禧给他的秘折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拿下句容城,否则一律军法处置。
“英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鞑子的火力太过强盛,外围据点的兄弟都死伤殆尽了,要不要派兵出城迎战?”
“乔大哥,太平天国真的要完蛋了吗?”
“不用了,胜负已分,何必多做这些徒劳呢。让城外的兄弟都回城拒守吧,兄弟们跟我们南征和_图_书北战,也没享过什么福分,也不用让他们白白送命了。你去派人给苏州城送信,我陈玉成只对乔志清纳降,这个满清小子想拿下我陈玉成防守的城池,还要看看他有没有那么好的牙口。”
“哪里,只是和李秀成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道,他也真是够不容易的,东征西讨的,最后还是被打回老窝去了。”
曾纪芸不依不饶的大声抱怨了句,捂着小嘴哭着就跑了下去。
乔志清看着她愁苦的模样轻笑了一声。
陈玉成冷冷的吩咐了一声,右手重重的攥紧了刀柄。
晏玉婷撅着小脸似乎是有些失望,连荣禄的八旗军都能在战场逞逞威风,可想而知太平军已经衰败到何种地步。
曾国藩浑浊的眼睛里竟然挤出了几滴的热泪,心里憔悴的叹气道,“纪芸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意呢,乔志清野心勃勃,将来肯定会出祸患的,跟着他指不定有什么灾祸呢。”
陈玉成满脸的不屑,但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也只能口头上占下便宜,因为和城下八旗军的实力比起来,两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自己的手中倒是也从安庆城带出万把的洋枪,但是却没有子弹补给,洋枪倒像是烧火棍子一般。哪里像城下的那些八旗军,也不管前面有没有敌人,端起枪口就一排排的齐射。要是自己也有后勤补给的话,莫说是这一万人,就是再来几万自己也不放在眼里。
“怎么了?你不乐意吗?”
句容城外
战斗已经从早上持续到了黄昏时分,天边的残阳把大地都照映成了血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