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1章 愤怒的岳父

曾纪芸站在虹桥顶上,兴奋的冲着对面的人群大呼了一声,长沙的街道可远没有这里的一半热闹。
曾国藩恨铁不成钢的低吼了出来。
“纪芸,我们回家,这个女婿老夫不要也罢。”
乔志清轻声一笑,搀扶着一脸疲惫的曾国藩跟在后面。人老了不服气还真是不行,曾国藩此时才刚过了知天命的年纪,身子骨就远不如当年。
潘巧玉上次带着曾纪芸在服装城逛过一次,再次见到她时,忍不住的惊讶起来。
“大人,时代不一样了,我们不能总以旧的观念去看待这个问题。就拿英吉利和法兰西这两个弹丸,跟我们大清朝比起来,他们的疆域也就是两个省份的大小,但是我们大清朝在人家的坚船利炮的面前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任由着人家打到京城,把祖宗留下的万园之园都给一把火烧掉了。人家为什么有这个实力?就因为人家已经从家里的那一亩三分地里解放出来了,满世界的跟其他的国家做生意,人家口袋里有钱了,有钱了就能造出更多的坚船利炮来收拾不听话的人,把值钱的东西都给自己国家抢回去。我们大清朝地大物博又能怎么样?若是没有商人互通有无,还停留在过去那种自给自足的农耕时代,我们就会永远处在被动挨打的地位。”
三人进了屋子后,小丫鬟急忙端茶倒水的给三人看座,把潘巧玉从二楼唤了下来。潘巧玉一件束身的豆绿棉麻上衣,配着一件米色的百褶襦裙,看上去很是端庄大m.hetushu.com气。
曾国藩拉长了脸色,拍了下桌子,蹭的下站起了身子。
曾国藩愤愤的拉起曾纪芸的胳膊就朝门外走去。
厅内传来一声妩媚的喊声,声音不大,却包含着无限的威严。
曾国藩冲乔志清吹胡子瞪眼睛的呵斥了一句,狠狠的拍在桌子之上。
太监搬来把红木椅子给荣禄放下,单独给荣禄置办了一桌珍果酒宴。荣禄磕头称谢后,缓缓起身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和慈禧隔着十步的距离。荣禄虽然很想看看当初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子如今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低着头就是没敢乱动一下。
“奴才领命。”
“乔大哥,你来了。曾妹妹,你怎么也在啊?”
“大人,如今匪患已处,朝廷是不会容下清字军,更不会容下湘军。不是我乔志清要造反,是不得不反。过不了多久,大人的处境会比我更为艰难,到时候大人会不会造反还是个未知数。”
“你跑慢点,别摔着了。”
乔志清憋了一肚子的话终于吐露了出来,一时间痛快淋漓,近乎吼叫的对着曾国藩喊了出来。
“大人,今天转了一圈,您可有什么意见?”
不一会,一个满身华丽装扮的女人就由一个俊秀的太监搀扶着,慢慢的路过荣禄的面前,在万春亭中坐了下来。那女人正是慈禧,自从进宫之后,荣禄可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一面。
曾国藩在一旁看着曾纪芸,也跟着苦笑了一声。跟乔志清说起话来,语气也温和了许多www•hetushu.com
一声尖利的喊声在夜空响起,万春亭内外的宫女太监一时全部跪下了身子。荣禄来不及张望,也跟着垂头跪下了身子。
乔志清在书房坐下后,沉默的打开了书信,信纸褶皱的厉害,上面满是被泪珠子打落的痕迹。上面用娟秀的楷书写道,“乔大哥安好,我和父亲要回南京了,来不及和你道别,特此留下书信一封,以告我心。父亲年事已高,但这次还是同我一路奔波而来,本意就是为了成全你我的婚事。你上次派人到长沙提亲后,我就跟父亲大闹了一场,甚至用自杀来威胁他。他那日看我时喝了很多的酒,我从来没有看他那么烦闷过,一夜间他就好像是苍老了十几岁,虽然我看的出来他很不愿意,但是还是抽空陪我来苏州看你。乔大哥,我不知道你和父亲有什么误会,但是在那一刻,我知道,其实我心里最爱的还是我的父亲,我不能再为了你和父亲胡闹。如果你真的心里有我,请跟我的父亲说上一句软话。乔大哥,我求求你,你们俩别再赌气了,你就当是一个晚辈谦让一个长辈行吗?我在南京等你,还是那一句话,你若不来,我便不嫁。”
乔志清微皱了下额头。
曾国藩把心里的担忧说了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商人在古代没有地位的原因,因为他们从根本上动摇了士族地主阶级通过土地来统治国家的基础。
“你当真想要造反不成!”
乔志清愣了下神,连忙点头应和,听这和*图*书话的意思,这个老家伙是同意了这门婚事。
“潘姐姐好。”
乔志清端起茶水小呡了一口后,看着曾国藩轻笑的问了一句。
“巧玉,你先和纪芸出去挑几件衣服,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就走。”
乔志清铁青着脸站在原地,胸口上下起伏,眼睁睁的看着曾国藩父女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也没有动弹一下。
此时潘巧玉带着曾纪芸选好了衣服正好赶了回来,一进门便听见曾国藩大怒的呵斥声,连忙都小心的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
“父亲,你这是又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又吵起来了。”
“自古以来,商人都是舍本逐末、重利轻义之人,你一时让他们的手中聚集了这么大的财富,就不怕有朝一日他们联合起来祸乱朝纲吗?”
荣禄深吸了口气,使劲按住不断抖动的双腿,缓缓的抬起了头,与厅内的慈禧四目相对。一时间所有的往事涌上心头,那个当初只知道哭鼻子的女孩,如今就坐在十步远的亭下,但是却好像隔着天地的距离。
宫女们在慈禧坐下后,这才慢慢的起身,把珍果美酒在石桌上放好,小心的立在一旁侍奉。
荣禄已经从南京回家四五日,终日里等待着朝廷的召见。日落时宫里面终于传来消息,慈禧太后在御花园亲自设宴为荣禄接风洗尘,把荣禄高兴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慌忙穿上了朝服进宫侍驾。
“好,痛快,老夫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老夫就让你看看,什么是忠孝,什和*图*书么天地君亲师。”
三人一路走走逛逛,曾国藩也放下了架子,主动到小摊贩那里询问起了一天的收成。足足逛了半个时辰,才过了虹桥,终于到了服装一条街。潘巧玉刚在虹桥的对面立了块汉白玉的牌楼,上面就刻着潘记服装城五个大字。服装街紧邻的河道已经有不少的货船装满了货物准备,南来北往的十分的热闹。
宴席就设在御花园的万春亭中,荣禄由管事的太监带到此处时,慈禧还未到来,只有一班宫女在此侍奉。万春亭位于御花园的东部,是一座建在单孔石桥上的方形亭子。亭上有伞状攒尖圆顶,四面出厦,构成十二个重檐的边角。亭下是一池碧水,水中有清雅的睡莲和金鱼游动。很是华丽优雅。荣禄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两腿总是忍不住的抖动瘫软。
乔志清合上了信封,扶着额头,眼睛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一滴热泪流了下来。
乔志清咽了口气,神色凛然的直射着曾国藩的目光。
潘巧玉经营的服装一条街,如今准确的说来已经是服装批发一条街。每日早上一开铺就有大批的客商在此处采购最新式的服装,这些最新式的服装正在女子中间掀起一股解放自己的革命。当然,除了清字军统治的辖区,其他地方的女子就算是买了衣服,也只敢在家里穿上一穿。但是即便这样,也不能阻止这些小姐太太们对于美丽的追求。
乔志清笑了笑冲潘巧玉吩咐了一声,待二人走后,又起身给曾国藩满了杯茶水。
“来和图书人,给荣禄总兵看座。”
曾纪芸迈着小步子欢快的迎了上去,拉着潘巧玉的手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
“乔大哥,你快看啊,街上的人好多啊。”
曾国藩凝眉沉思了下,淡淡的叹气道,“你确实是个做生意的奇才,苏州城在短短的时间内,能有如此大的成就,老夫确实感到一些意外。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重商之后的后果。”
“老夫这女儿从小就被宠坏了,你以后要担待着点。”
过了虹桥后,乔志清带着二人去了潘巧玉办公的屋子。这小妮子如今一副商界女强人的派头,行事十分的干练。在服装一条街扩建时,专门给自己腾了间办公的地方出来,里面装修的十分的考究,一进门便给人一种富丽堂皇的感觉。
夜黑后,乔志清终于从潘玉婷那里返回了府衙,曾国藩妇女早就乘船返回,只有曾纪芸留下了一封书信,拜托晏玉婷交给了乔志清。
“后果?属下不明白您的意思。”
曾纪芸苦闷着脸边走边问了句,尴尬的回头看着乔志清,希望他上来劝说上一句。
“荣总兵,抬起头来,让本宫好好看看你。”
乔志清看着曾国藩愤怒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轻笑了出来。一股报复的快感油然而生,心中隐藏了许久的闷气也终于一吐而光。
“你这是赤裸裸的强盗逻辑,朝廷终有一天就会坏在你们这样的人手里。”
“圣母皇太后驾到。”
京城皇宫
“如果一个朝廷不能让这个国家的百姓有尊严的活着,那这个朝廷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