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9章 算计

这时帐外突然传来一阵阵的燥乱上,门外的亲兵突然闯进军帐气喘吁吁地禀告道,“大,大帅,不好了,荣禄带着一大队人马前来抓人了。”
“把他的嘴给我堵起来,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袁榆生吓的捂着脑袋大叫了一声,见曾国藩进来,便立马灰溜溜的从一旁爬了出去,帐内只有兄弟二人。
“这个曾国荃也太放肆了,他竟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曾侯爷,何事发这么大的火啊?”
曾国藩大声咆哮了声,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就站了起来。
曾国荃终于挣扎了下,嘶声冲曾国藩大吼了一声。
曾国荃连忙跟曾国荃跪下了身子,声色泪下。
南京城中
“九叔,我错了,侄儿也是不小心多喝了几杯,也不知道把信封丢到哪里去了。”
袁榆生弄丢了乔志清的回信,一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怯懦的回到了南京城,站在曾国荃的军帐中满脸通红的说不出话来。
“臣在。”
袁榆生拿了乔志清的回信后,并没有急着回南京。战乱后的南京城一片萧条,连个像样的酒店都没有,更别是可以娱乐的地方。这次好不容易从南京城出来,袁榆生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离开府衙后,就直接包了辆出租马车去了金匮城。袁榆生刚有动作,火狐就把此事报告给了晏玉婷知晓。
荣禄拿到密信后,大惊失色,连忙派专人昼夜不停的把密信送往了北京。曾国荃给乔志清的密信上只写了一句话,“落花http://www.hetushu.com有意覆清流。”乔志清也紧跟着在后面回了一句,“清流无情随落花。”
曾国荃看着袁榆生怔大了眼睛,眼珠子似乎都喷出火来。
“不是给南京?那你为什么要袁榆生去送信?”
曾国藩几乎同时瘫倒在了地上,铁青着脸不住的叩了下头。
慈安显然是没了底气,她此刻也意识到了什么叫功高震主。曾国藩的手里可有三十多万的兵马,这一着不慎,便会酿成大祸。
“乱说什么,快去吧。这几天就要变天了,一切都要抓紧时间才是,别整天就知道胡思乱想的。”
“大哥,你快下决定吧。到了京城,哪里还有兄弟的性命啊!”
“要是其他人从袁榆生那里得到了消息,会比我直接送出去的可信的多。”乔志清说着就把一封拟好的折子递给了晏玉婷,叮嘱了句,“你把这封奏折八百里加急发往宫中,我想是时候帮帮那个小寡妇了。”
慈禧娇嗔的冷哼了下,便带着丫鬟们离开了体顺堂。
“不行,不管怎样坚决不能造反。我们曾家世代忠良,不能到头来落个反贼的名声。我想办法再去求求慈安太后,她一向头脑清明,也许会放你一马。”
曾国藩和曾国荃会意的看了一眼,立马行了个大礼跪下了身子。
“你说你把老夫的信给弄丢了?”
慈禧心里冷笑了声,这次看你还怎么护犊子,要是湘军倒了,你还有什么依靠。
晏玉婷接过了和-图-书信封疑惑的看着乔志清。
“好好好,我这就去办。”
“大哥,还想什么想,我已经得到消息,荣禄马上就要拿我开刀了啊。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那大哥也必然受到牵连,我们现在只有造反这一条路子可走啊。”
“佞臣曾国荃,不服朝廷管束,非但不为大清排忧解难,配合钦差大臣裁撤湘军,反而欲意谋反。先特召荣禄立即将曾国荃羁押,押送京城天牢候审。若是有谁不服,立斩不饶。”
荣禄的这封密奏还得从三日前的金匮城说起,自打袁榆生从苏州来到了此处,就浑然忘了自己的任务,完全的迷失在了天上人间的无边春色里。金匮城自打建立的第一日起,就成了各方情报来源的重要地点。荣禄也再次安插了不少的眼线,袁榆生刚在天上人间一条街落脚,就被荣禄的眼线顶上。由于乔志清交待了火狐坐视其变,所以乔志清回给曾国荃的密信也在袁榆生脱去衣服的那一刻,到了荣禄的手里。
“曾侯爷,对不住了,小弟也是奉命办事。”
晏玉婷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开玩笑,连忙拿了信封就出了门去。
“你个混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当初真不应该相信你,让你去办此事。”
曾国荃一下把刀子立在了半空,狠狠的踹了袁榆生一脚,挥刀砍在了面前的红木桌上。
“姐姐,你看看湘军都做的好事,你还这般的维护他们,眼看着这祖宗的江山就要姓曾了。”
荣禄大喝了声,冲http://m.hetushu.com亲兵挥了挥手。
曾国荃又声色俱下的哀嚎了声。
曾国荃大发雷霆,从腰中拔出军刀就要朝袁榆生的脖子上砍去。
“姐姐,当初我就让你不要太信任那些汉族的官员,你看看,现在他们一个个的翅膀硬了,早就不把朝廷放在眼里了。现如今我们必须快刀斩乱麻,把这股反叛之风尽快扼杀在摇篮里。”
乔志清瞪了晏玉婷一眼,拉长了脸低喝了声。
慈禧嗔怒一声,毫无规矩的在卧榻上就坐了下来。
荣禄阴笑着大声唱了出来,冲身后的亲兵招了招手。那亲兵立即上前把曾国荃反绑,像是小鸡一样拎了起来。
“一切就依妹妹办理吧,曾国藩的事情我也不愿多插手了。”
“大哥,你快救救我吧,朝廷肯定知道了我私通乔志清造反的事情,我们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
曾国藩已经收到了朝廷的密信,这才知道了曾国荃密谋造反的事情,让他气愤的是曾国荃竟然去联络了那个心怀不轨的乔志清。
袁榆生听曾国荃这么一冷哼,吓的都快要尿出来了。连忙跪下身子,给曾国荃磕起了响头。
“荣禄,你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我看谁敢带九爷走!”
“妹妹,依你看此事该如何处理?”
三日后,慈禧同时收到了两封密奏,一封由荣禄发来,一封由乔志清传来。隐忍了多日的慈禧,脸上又焕发了斗志,兴师问罪的带着荣禄的密奏去了体顺堂,把折子狠狠的摔在了慈安的案头上。
乔志清http://www.hetushu.com轻松的笑着摇了摇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那好,姐姐放心,妹妹这就拟制让荣禄把曾国荃革职查办,认真的彻查此事。若是曾国藩是清白的,相信他也不会多说什么,要是他要造反,那就怪不得咱们了。”
慈安的态度显然缓和了不少,慌神的看着慈禧询问了一声。
“你有什么事就不能喝我商量一下再做吗?你可知道,你让乔志清给卖了啊,他给朝廷的奏报上写着,坚决和我们曾家划清界限,永远忠于朝廷。那小子巴不得盼着你犯错呢,你怎么就伸着脑袋往套子钻呢。”
晏玉婷收到了消息,板着脸去了书房告知了乔志清知晓。
曾国藩的话音刚落,荣禄就满脸嬉笑的闯了进来,手里拿着京城发来的圣旨。
曾国藩满脸褶皱在帅位上坐下,他从来没有像几天这样疲惫不堪过。如今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可是把自己给害苦了。
“老九,你惹的祸事还不大吗,还想再给老夫闯祸?”
此事帐中突然闯进一人,大喝了一声,正是满脸嗔怒的曾国藩。
曾国藩怒视着荣禄,双拳攥的紧握,心里反复挣扎到了极点。
“什么!简直是岂有此理,还有没有规矩了。”
慈安正在体顺堂里吟诵着佛经,见慈禧这么兴师动众的过来,一时就紧皱了秀眉,不高兴的在卧榻的另一边坐下,拿起密奏看了起来。没过一会,慈安的脸色便变得阴暗了下来,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下。
曾国藩面色铁青的看着荣禄和图书大喝了一声。
荣禄狂笑了声,说着就挥了挥手让亲兵带着曾国荃离开。
晏玉婷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你快起身,让老夫再想想对策。”
“臣,领旨。”
慈禧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显然在气势上已压了慈安一头。
慈安手里的佛珠拨弄的飞快,脸色阴沉不定的大喝了一声。
“乔大哥,袁榆生找你到底是做什么呢?你的这些个结义兄弟就没一个靠谱的,你看看他,根本就没上船,包了个马车去金匮城快活去了。”
曾国藩的胸口上下起伏,指着曾国荃几乎岔过气去。
“住手。”
“好吧,真不明白你在折腾些什么,你是不是对人家太后有意思啊?”
荣禄带着亲兵刚把曾国荃押赴到了帐外,就听外面有人大喝了一声,面前就有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拎着大刀带着军马挡住了荣禄的去路。那汉子正是霆字军的统帅,鲍超。
曾国藩大喝着制止了一声,脑中不断的盘算起来。
“我早就料到了,不用管他,本来我给他的书信也不是给南京送的。”
慈安也是聪明过人的女子,自然知道曾国荃的意思,明摆着就是问乔志清要不要跟着他造反。乔志清的心意倒是让慈安刮目相看,以前总觉得乔志清不安分,现在看来他确实是大清朝的忠臣。倒是曾国荃也太让自己失望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曾国藩的意思。
“曾侯爷,小的就是过来给万岁爷传旨来了。”荣禄冷笑了声,把圣旨打开,大声吆喝了一声,“曾国藩,曾国荃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