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1章 大义灭亲

“总督大人,你还是先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搭救曾九爷的性命吧。曾九爷要是回来,依照他的脾气,总督大人以为你能压制的住他吗?只要湘军一造反,便会成为众矢之的,晚辈也会随着高举反清的大旗。到时候和湘军有关的各省督抚,哪个还能得到道义上的支持,不过和我们清字军一样都是反贼的同党而已。他们要是不选择归顺,那和湘军一样,也只是死路一条。”
“总督大人,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你了,我乔志清就是为了诛灭满清而来到这个世上的。不过在我们清字军造反之前,我想你们湘军会抢先一步动手。到时候总督大人黄袍加身,就算你忠于大清,大清也不会宽恕你了。”
“老九要不要救,要不要?”
曾国藩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南京城的官署里,床边上跪了一大群的湘军高层将领,都是痛哭流涕的垂头哀嚎着。曾纪芸也跟着父亲一直住在南京,眼泪流的更是惹人垂怜。
曾国藩又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质问了起来。
“大人,您不是去苏州向乔志清求情了吗?乔志清答应为九爷说话了吗?”
乔志清的话瞬间就像一把刀子一样,句句扎在了曾国藩的胸口之上。
曾国藩没有半点虚话,直截了当的说明了来意。
曾国藩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乔志清若是再没有点实际行动,恐怕还真让曾国藩寒心了,毕竟他心里还惦记着曾纪芸。如今曾国荃死不死的对乔志清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朝廷杀了曾国荃,湘军会反,朝廷不和*图*书杀曾国荃,湘军还是会反。历史上湘军之所以被平静的遣散,就是因为在打下南京城后各将士都分得了无数的银子,但是乔志清出现后,银子都被运到了苏州,湘军中可是不满时一片,曾国藩是压制不住这种不满的情绪的,裁撤湘军更会火上浇油,就算没有曾氏兄弟参与,湘军都会起来造反。
“少给老夫老这一套,老夫问你,问什么老九给你的信会让荣禄劫走?金匮城遍布着你们清字军的眼线,难道这件事你会不知道吗?”
曾国藩再次下到苏州时,萧瑟的秋风已经在江南大地上吹起。比起一路上田地里丰收的景象,更让曾国藩注意的就是那满地的落叶,总是让人忍不住的伤感。曾国藩在这一刻,终于明白,自己是真的老了。
乔志清满脸的傲气,全身散发的凌人的霸气,让久经沙场的曾国藩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你是铁了心的要反大清了?”
“可你现在做的哪件事是为了让这个国家平静下来,如今长毛贼已经平定,你们清字军不但不裁撤,反而加倍的扩编到了二十多万人,你不正盼着这个国家再次走向混乱,你好火中取栗吗?”
曾国藩接过了折子,忍不住倾心的吐了句肺腑之言。说乔志清暗藏祸心,但他此时又坚决的站在朝廷一边。说他终于朝廷,但他做的每件事都是违背礼制的大罪。
彭玉麟冷静的问了一句,看着曾国藩的样子,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总督大人,这您就冤枉我和图书了。当时我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榆生兄当日就返回南京城。但是实在没料到榆生兄竟然去了金匮城,这件事晚辈确实不知晓啊。”
“乔志清居心叵测,我们只能自己再想想办法,不用求他帮忙。”
曾国藩没想到乔志清会这么痛快,拧着眉长吐了一句。
乔志清面色正经的解释了一下,此事他做的确实没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要怪也只能怪那个没出息的女婿,做什么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志清啊,你坐下吧。老夫来也没有别的事情,咱们开门见山的说话,老夫是想求你保住国荃的性命。”
“我只是想让天下的老百姓过上一点有尊严日子,不再像如今这样猪狗不如的任人宰割。”
曾国藩使劲砸了砸拐杖,郁愤的几乎叉过气去。
曾国藩早就料定了乔志清心里的想法,曾国荃的这场无妄之灾虽然是因为自身的贪念而起,但是乔志清在里面可起了太多推波助澜的作用。
曾国藩咬牙切齿的吐了巨,带着乔志清的折子就出了门去。他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连呼吸间都有种窒息的感觉。
“你们都哭什么呢,老夫还没死呢。”
“好了,你心里的那点小算盘老夫还不知道。你说吧,想要什么条件,老夫统统可以满足你。”
“志清,老夫三番两次的阻止你和纪芸的婚事,你就一点都不怪老夫吗?”
“志清,老夫有时真的看不透你,你究竟是想做什么?”
曾纪芸听父亲这么一说,一下着急的又大哭了起来。曾国m.hetushu•com荃平日里待她如亲闺女一般,甚至比曾国藩还要疼爱上三分,一想到自己的叔父就要遭受凌迟的酷刑,曾纪芸的心里就如同针扎般的滴血。
“如果总督大人非要这么说,那晚辈就试着给朝廷谏言一下,至于能不能保存曾九爷的性命,那也看他的造化了。条件不敢当,总督大人能亲下苏州,已经是我乔志清天大的荣幸,晚辈哪里还敢谈什么条件。总督大人稍等,晚辈这就给朝廷去一封密信,恳请朝廷法外开恩,饶恕曾九爷一命。”
“总督大人,欢迎你再次光临苏州,快些屋里请。”
乔志清言辞回避了下,端起茶碗小呡了一口。
“父亲,乔大哥是个热心肠的人,他怎么会见死不救呢?要不我去苏州求求他,父亲,九叔他不能死啊!”
鲍超带头哀嚎了一声,众将领都跟着嘶声哀嚎了起来,让人不禁都有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
湘军倒不像是太平军,太平军只是一股股杂乱的武装力量,为了某种利益暂时聚合在一处。湘军可是用同乡共里的乡土观念,维系的军队派系。这些杀人如麻的地方党军,若是不连根拔起,一定会后患无穷。
曾国藩模棱两可的回了一句,也没有明说乔志清拒绝,众将都不知道他是何意,只能各自揣摩着都沉默不语。
“不,不管怎样,老九一定要救。乔志清,老夫就让你看看,湘军究竟会不会造反。”
曾国藩虚弱的动了下身子,曾纪芸连忙小心的搀扶着他,在软枕上依靠了下来。
乔志清苦笑www.hetushu.com着摇了摇头,停了笔,把拟好的折子拿给曾国藩过目。
苏州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整整比上次来时又大了一圈。大街上人来人往,比起南京的那座空城,可不知道繁华了多少倍。曾国藩见到乔志清时,乔志清还是满脸堆笑的以礼相待。这个年轻人的城府高的可怕,任何人仿佛都可以成为他的朋友,但是必要的时候,他也能很轻松的把任何人从这个世界抹掉。
曾国藩被乔志清数落的一时哑口无言,湘军自从创立起就杀气过重,军纪不严。对于烧杀抢掠这些,他总是以乱世需用重典来安慰自己,其实湘军也就如乔志清所说的一般,只是一股军匪而已。他已经无法从根本上改变湘军,所以才单独的让李鸿章从体制外重新创立了淮军,力图创建一支真正保家卫国的军队。这也是他同意朝廷裁军的原因,曾国荃却看不到这一点,总以为带着这些乌合之众,就能坐上江山。
乔志清终于又向上次一样爆发了出来,这下可真没有给这个老家伙一点面子。
曾国藩气呼呼的把手里的拐杖在地上捅了两下,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曾国藩终于冷着脸几乎是低吼了出来。
乔志清面色凝重的看着曾国藩也吐了句真话。
“总督大人,晚辈不让清字军尽快变的强大起来,难道指望着湘军去保家卫国吗?大清朝的各个军队我相信总督大人也比我看的清楚,不管是八旗军,绿营军,湘军,还是淮军,浙军,哪一支军队是为了保护百姓而创立的。哪一支军队没有和-图-书在战争中大肆屠戮,为祸一方!我为什么要扩编清字军,我就是要把这些只知道恃强凌弱的军匪们铲除个干净。”
曾国藩进了府衙后,乔志清在前面热情的领路,和曾国藩进了书房后,连忙给他斟满了茶,招呼着他在卧榻上坐了下来。
“大帅,京城传来消息,朝廷在秋后就要把九爷凌迟处死啊!”
“总督大人说的哪里的话,您是纪芸的父亲,自然做什么也是为了她好。晚辈的有些做派确实有失伦理纲常,所以你一时不认同晚辈,晚辈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曾国藩满眼血色的望着前方的江面,几乎是硬生生的吐了出来。终于抬起了手,把乔志清写好的折子扔到了长江里。那一刻,他的眼前突然一片模糊,胸口一股热流从喉咙里直喷了出来,身子一软就直愣愣的朝后面躺了下去。
“你休想得逞,只要老夫有一息尚存,就决不能让你得逞。”
曾国藩上了返回南京的渡船,手里紧攥着乔志清的折子,不断的盘算着乔志清所说的话。乔志清在折子上已经写的很清楚,他愿意用性命担保曾国荃不会造反。若是这分折子上奏朝廷,朝廷一定不会不顾及乔志清的意见,毕竟慈禧此次如此强势,就是仗了清字军的威势。但是要是像乔志清所说,把曾国荃救回来,那依照曾国荃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若是那样,湘军一定会造反。
“不,湘军一定不能反,不能让乔志清的奸计得逞。”
“总督大人,曾九爷的事情是朝廷亲自督办的,你知道我是插不上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