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2章 大人的世界

乔志清不明所以的跟着进了书房,合上房门后,便上前招呼着曾纪芸在卧榻坐了下来。
“骗你做什么,乔大哥哪次骗过你。你先在卧榻上睡上一会,等你睁开眼睛了我就想出办法了。”
曾纪芸泪眼汪汪的盯着乔志清抽泣了几下。
院外的亲兵连忙小跑着进来,敬礼道,“报告大帅,门外有一小姐吵闹着要见您,属下问她什么她都不说,所以就没过来禀告。”
亲兵满脸通红的咧着嘴傻笑了声,敬了个军礼后就匆匆跑出了院子。
曾纪芸平息下了心情,想起了正事,连忙冲乔志清哀求了一声。
“带她进来吧,一个姑娘你还怕她对本帅图谋不轨啊。”
乔志清看着曾纪芸楚楚可怜的样子,一时心如刀绞。她不过还是个未谙世事的小姑娘,却不经意的卷入大人的争斗之中。曾纪芸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心动的姑娘,也是他在另一个世界,那个抛弃他的姑娘。也许命运轮回,一切早已注定。
“……”
“是的,乔大哥,现在就是你能救他了。我九叔看着我长大,我不想让他死。”
周围的将领也纷纷起哄起来,尤其是吉字营的老弟兄情绪最为激动,也是最终于曾国荃的人,曾国荃一倒,那吉字营的上下便都要受到牵连。
“好主意,彭大哥,就等你这句话了。”
曾纪芸一脸伤心的摸着眼泪,说着就进了乔志清的书房。
“怎么了,哭成这样了,你一个人过来的啊?”
乔志清冲亲兵轻笑了下,开了个玩笑。
乔志清定眼一看,眼前的女子不是曾纪芸又是hetushu.com谁呢。
乔志清苦笑了声,给曾纪芸满了一碗茶水。
晏玉婷一看卧榻上睡的正是曾纪芸,一时柳眉倒竖的狠狠的踩在乔志清的脚上,转身拉着他出了屋子。
“小姐,你不能进去,没有大帅的吩咐,这里是不准随便进出的。”
“哼,本来有,现在又没有了,你自个琢磨去吧。”
彭玉麟冷哼了声,大胆的建议了一句。
“好吧。”
“那小姑娘是来请问搭救她的九叔的,你别乱说,我们可什么都没做。”乔志清连忙辩驳了下清白,回过神瞪着晏玉婷的问道,“你有什么消息要说吗?”
晏玉婷瞥了他一眼,撅着嘴冷哼了声,说着就转身出了院去。
曾纪芸嘟着小嘴乖巧的点了点头,也是一路舟车劳顿,一躺下身子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纪芸,这件事说来话长,其实你父亲上次来我已经给你父亲写了求情的折子,我估计是你父亲不愿意搭救他。”
苏州府衙
“小祖宗,你快说吧,我这里还忙着呢。”
“乔大哥,他们都欺负我。”
“纪芸,这是大人的事情,你不懂。即便是我现在上折子,朝廷也未必会听我的。”
鲍超无奈的吐了一句。
乔志清为难的跟曾纪芸解释了一番。
“纪芸,你怎么来了?”
“是啊,彭大哥,九爷不在,你就是我们的主心骨,你快下命令吧,兄弟们都跟着你干。”
乔志清一时不知道怎么跟曾纪芸解释,总不能告诉这个单纯的小姑娘,你父亲是怕你九叔回来造反吧。
“你没有骗我吧。”http://www•hetushu•com
曾国藩回府的第二日,曾家小姐就在南京城消失。曾国藩心急如焚的派了大批的兵勇寻找,但是却一无所获。老头子又急又气,身上的病加重了三分,躺在床上虚弱的再也无法动身。
“你快给我让开,连本小姐的路都敢挡,待会让你大帅揍你啊。”
乔志清的心里一阵怜惜,连忙把她的身子扶了起来。
曾纪芸不想放弃最后的希望,一起身就给乔志清跪了下来。
乔志清终于忍不住放下公文,推开门询问了一声。
“朝廷还真是下的去手,他们就不怕湘军造反了?”
“你九叔?你是为曾国荃的事情而来?”
“纪芸,你这是做什么呢,快些起来,我给你想想办法还不行。”
“可是听大帅的意思,他并不想反抗朝廷啊。”
乔志清苦笑着立在原地摇了摇头,回过头就看见房门轻轻的打开,曾纪芸站在里面惊恐的看着他,满脸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曾纪芸拿起丝绢抹了抹眼泪,哽咽着身子回了一声。
晏玉婷终于掩着小嘴笑了笑,一会又正色的看着乔志清说道,“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就告诉你吧。朝廷已经下旨将曾国荃秋后临池处死,距离现在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此事是两宫太后亲自定夺的,圣旨已经下达南京,你现在就是想帮你的芸妹妹,也无可奈何了。还有,曾国藩根本就没有向朝廷求情,你写给朝廷求情的奏折也被他扔到了江里。”
“行了,你们都冷静一下吧,听我说几句。”彭玉麟终于挥手让众将安静www.hetushu.com了下来,沉着脸继续喝道,“九爷危在旦夕,我比你们谁都要心急。但是一定要想一个万全的法子,不然就单单靠我们几个人,就是造反怕用不了两天便会被朝廷剿灭。”
“彭大哥,我和吉字营的兄弟们都商量好了。要是曾大帅不管九爷,左右是个死,我们吉字营就打进北京城把九爷救出来。
“好啊,我就说你半天不说话,感情屋里还藏了个小美人呢。”
乔志清苦笑着给曾纪芸抹了抹眼泪,那圆乎乎的脸蛋一会就润红了起来,小脸又恢复了些生气。
晏玉婷发起了着就朝院外走去。
“彭大哥,朝廷要是杀了九爷,下一步肯定就会轮到咱们的啊,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乔志清连忙挡在她的面前,嬉皮笑脸的求饶了声。
“不是的,我让姐夫送我过来的。他说上次办砸了事情,不敢见你,我只好自己一个人坐出租马车过来了。”
“怕什么,不是有你这个镇南王在旁边看着了吗,曾国藩就是想造反也的掂量下你的实力。此次两宫太后能这么干脆的定夺,就是西太后仗了你的势力。一切还不是因你而起,要是那天你不纵容荣禄的细作,偷走袁榆生身上的信件,哪里会有这么多麻烦的事情。真不知道你想做什么?”
鲍超苦闷的低着头,端起手中的酒坛子就大喝了一口,这几日他憋屈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自打起兵后,就没有这样让自己委屈过。
“乔大哥,你快救救我的九叔吧,他就要被朝廷凌迟处死了。”
吉字营的军锋李臣典满脸血气方刚的吐了句,他和-图-书是湘军第一个攻进南京城的悍将,此次也被朝廷封为子爵。为人除了有点好色外,满身都是勇武。当日还因为在太平门当中进攻,被驻扎在天堡城的清字军用迫击炮猛砸。
乔志清怕她吵醒曾纪芸,连忙把晏玉婷的小嘴捂了起来。
“嘘,小声点。”
乔志清正在书房里批阅着公文,门外突然就响起一阵阵的吵闹声。
“这怎么可能呢,乔大哥,我父亲为什么这么做?”
众人闻言都沉默不语,情况也确实如彭玉麟说的一般。湘军的其他重要将领早就升任了各省的督抚,除了曾国藩外,哪里还有谁能随意的调动。
没过一会,便有一个身着旧式旗袍的女子哭着脸进来,见到乔志清就娇声哭了出来。现在苏州的女子基本上都换上新式的女装,也怨不得亲兵不让她进来。
乔志清心里咯噔一响,嘴上不由的吐了一句。
晏玉婷不解气的在乔志清的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下,小嘴抱怨了一声。
乔志清的脑子正盘算的功夫,门外就传来了晏玉婷娇滴滴的喊叫声,话落就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乔志清皱了下眉头,看着面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小姑娘。
“这个袁榆生,我又没有怪他。”
“我不管,乔大哥,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若是你救了我九叔,我情愿一辈子都跟在你身边服侍你。”
湘军的各部都乱作了一团,军中到处流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各级将领都憋了一肚子的怨气,都是从老家出来的庄稼汉子,本想着从军后拼命赚点卖命钱,结果现在钱没赚下,朝廷用完了,就要准备裁撤了。
和*图*书曾纪芸满脸的哀求,说完眼泪又涌了出来。
曾国荃自从被抓之后,主张造反的重要将领,每天都聚集在彭玉麟的水军军营里商议。
鲍超和李臣典跟着兴奋的回应,众将领心里都是一惊,但随后就兴奋的都跟着点头应和起来。
湘军与吃皇粮的八旗军不同,军饷全是靠自己筹集。如今长毛贼一平定,也不能依靠攻城略地来以战养战。各军的大帅都是压力倍增,每日里睁开眼就在思考着怎么养活这手下的一万多张嘴。
曾纪芸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当年宋太祖也没想过当皇帝,但是陈桥兵变,宋太祖被众将黄袍加身,不也换来了大宋三百年的基业吗。正所谓事在人为,大帅若是龙袍在身,就算他再坚决不反,也没有其他的后路了。到时候一旦大帅登基为帝,我们可都是开国的功臣,就算拼死也只得搏这一次。只要大帅做了皇帝,我们便兴兵北伐,到时候满清鞑子还不乖乖的把九爷给放回来。”
乔志清摸出了丝绢递给了曾纪芸,那丝绢还是曾纪芸还给他的,乔志清一直都带在身上。
“出什么事了?在外面吵闹些什么?”
曾国藩能忍痛不去搭救他的亲弟弟,这倒是挺出乎乔志清意外的。曾国荃若是被朝廷杀了,自己少一个对手不说,湘军也会兔死狐悲的起来造反。但是既然曾纪芸过来央求自己了,那就不能袖手旁观,即便是救了他,也要打着湘军的旗号,这样就更加坐实了湘军造反的罪名。这样只能让董兴武联合华兴盟的人去劫狱,造出的动静越大越好,曾国藩就是有百张嘴也辩驳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