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6章 清君侧,靖国难

“圣上,事情已经发生了,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还是要尽快谋划才可啊。”
曾国藩大喝了声,把帐中的众将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既然这样,我们就说说第三个问题。”
“大家请看这里,此时我们的处境非常危险。北面是僧林格沁在河南驻防的的十多万蒙古骑兵,西边是官文在湖北所率的二十万八旗军和绿营军。南面是李鸿章的淮军所驻防的浙江和左宗棠的浙军所驻防的福建,总人数有十五万之多。东面就是乔志清的二十万清字军驻防的江苏。李鸿章和左宗棠此时的态度不明,暂且不提。官文和僧林格沁一定是我们是死敌,这个也不提。现在重要的就是安抚清字军,只要乔志清不横插一手,我们就还有突围的机会。”
袁榆生夸口了一句,在曾国藩挥手示意后,便咧着嘴高兴的退了下去。
彭玉麟抱拳着急的回了声,各将也都抱拳回应。
曾国藩冷冷的抽动了下嘴角,终于大喝了出来,“那你们就别称呼老子圣上了,这两个字等你们打下这个江山再讲。以后你们还称呼我大帅,这两个字老子听了顺耳。”
“大帅,这样轻易的把南京城交给清字军,恐怕兄弟们会有所不服啊。”
曾国藩看见袁榆生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冲袁榆生大喝了一声。
“这次让你过来并不是想训斥你,而是有件大事要教你办理。要是你做好了此事,以前的过错我就跟你一笔勾销。”
和_图_书榆生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哆嗦着身子把头抬了起来,游离不定的看着曾国藩的老脸。
“大帅息怒,末将万万不是那个意思啊。”
“本帅为什么第一个要放弃南京城,我问问你们,当年南京城最繁荣的时候,人口达到五百多万。现在呢,不到十万左右。我们湘军目前上下三十多万人,这粮草每日都得靠着其他地方的救济而来。最重要的是清字军的两个旅还占着太平门外的天堡城,百里外便是清字军驻扎的镇江和常州。你们哪个敢拍着胸脯想和清字军一较高下?我们死守着这座空城,那就只能被朝廷四面围困。取舍,取舍,有舍才有取,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本帅说的这几个人你们也都了解,本帅也不多说了。本帅就想问一句,你们都想选哪个做自己的对手?”
“岳父大人,您找我有何事吩咐啊?”
众将突然都乐了出来,彭玉麟带头回道,“柿子当然都选软的捏,这几个人中,李鸿章和左宗棠是敌是友还不清楚,乔志清就更不用说,他的清字军所向披靡,还未曾败过。僧林格沁的十多万蒙古铁骑也实力雄厚,唯一可以突围的方向就是湖北官文的二十多万八旗军和绿营军。”
曾国藩吐了口闷气,仿佛一下子又焕发了斗志,拿起指挥棒吩咐彭玉麟把大清坤舆图挂了起来。
曾国藩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声。
众将都是同样心思的点头应和。
彭玉麟不知所措和_图_书的询问了一声,众将也都是不解的表情。让他们冲锋陷阵倒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但是让他们谋划全局,除了曾国藩也没人有这本事。
曾国藩的语气变的缓和了下来,给袁榆生宽了宽心。
彭玉麟也终于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心里对曾国藩敬佩不已,大帅就是大帅,考虑什么都站在全局的立场上。
袁榆生听曾国藩的语气,一下松了口气,连连抱拳应和。
“末将遵命。”
袁榆生见到曾国藩那张凶巴巴的脸,吓的头也不敢抬,嗫喏的问了一句。
“彭玉麟所言不错,这几个人我们能一口气吞下的也就是官文。只要我们拿下湖北,便能把我们湘军驻防的省府连成一片。只有站稳脚跟后,我们才可能有更大的发展。”
“大帅,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乔志清对曾国藩的所料不差,在湘军叛乱的第三日,曾国藩便从慌乱中镇定了下来,连忙让人封锁住了南京城的各个城门,召集了众将商量对策。
赵烈文文采笔法天下第一,洋洋洒洒仅有一千个字,却把两宫太后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个遍,让人一看就感觉两宫太后果然就是祸国的妲己,乱国的武则天。一时间曾国藩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他还是大清的忠臣,只是他忠的是皇上而已。
湘军的众将领都暗自松了口气,连忙抱拳回应道,“末将一切听从圣上的旨意,万死不辞。”
彭玉麟和鲍超带头回话,身后的众将也跟着m.hetushu.com大呼了起来。
曾国藩进了军帐后,冲众将冷哼了声。众将连忙抱拳行礼,脸上都惭愧的表情。
彭玉麟带头跪下了身子,帐中的众将也跟着都跪下了身子。
曾国藩叹了口气,沉声对袁榆生交代了几句。
曾国藩说完又是眼神冰冷的盯着众人。
终于还是有将领不满的发起了牢骚,相当一部分将领也都开始附和了起来。但是彭玉麟和鲍超等重要将领都没有发话,默然的在脑中不断的计较着利害得失。
曾国藩最了解乔志清的心理,那小子决然不会为了朝廷和他拼个你死我活。自己退出南京城也给了乔志清足够的面子,那小子此时绝对会选择隔岸观火。所以此事才交给袁榆生办理,毕竟袁榆生是他的女婿,在军中总要有个功绩才不会被人排挤。
“岳父有事尽管吩咐,小婿定当万死不辞,以将功赎罪。”
“当前湘军的局势为父也不跟你多说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为了安抚乔志清,为父决定以南京城换取和清字军的和平相处,也希望乔志清不要逼人太甚,这件和解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办,这次千万别再让为父失望了。”
众将从叛乱的激动中渐渐平静了下来,一口气吞下两个旅的八旗军,也让连日来备受压抑的湘军气势大增。八旗军在南京城的各门各户可是搜刮了不少的金银,也统统被湘军瓜分一空。这时湘军的将领才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在兵变发生已经三日,曾http://m.hetushu.com国藩的各个门生好友,竟然没有一个发表响应。
乔志清在苏州收到了曾国藩的讨贼檄文后,一下就对这个老狐狸佩服的五体投地。曾国藩还是曾国藩,无论什么时候都会临危不乱,把主动权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里。
众将愣了愣,曾国藩向来以圣人的品行要求自己,在众将面前可没有说过一句粗话。各将领都是面红耳赤的抱拳应和,“一切听从大帅的吩咐。”
曾国藩听到了圣上二字,微微一愣便露出了一丝的苦笑。这两个字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称呼,自古到今,也有多少的人为了这两个字拼尽了一生,可到底成功的又有几人呢。
“你抬起头来,畏畏缩缩的像个什么样子。”
“好,那就听本帅所说的第二件事,那就是我们做好撤离南京的准备。把这座空城交给乔志清,先稳住清字军再做打算。”
曾国藩见到多日未曾谋面的女儿,也是暗暗松了口气。但来不及询问,便着手处理起军务的事情。
袁榆生自从把曾国荃坑进了天牢后,在军中处处不招人待见,一直跟个缩头乌龟似的躲了起来。今日听到曾国藩的召见后,还以为是曾国藩要秋后算账,在帐外哆嗦了好半天,才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曾国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杀气。
这场兵乱可是苦了曾纪芸,刚被亲兵坐船送到了镇江附近,便受到湘军叛乱的消息。城中的情况不明,亲兵也不敢豁然前往,只得在镇江上岸等候消息。
曾国和-图-书藩皱着眉冷哼了一声,环顾了下众将领。
曾纪芸担心父亲安全,也不管不顾,强行让亲兵开船,后在送至南京的江面后,被湘军的水师接走。
“是,是,是,岳父所言极是。”
彭玉麟终于忍不住抱拳提醒了一声。
“大帅,此事还得三思啊,南京城可是我们兄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下来的,怎么能说给就给呢?”
“岳父放心,小婿一定竭尽全力办成此事。就算乔志清是铁石心肠,小婿也一定把他给说动心了。”
曾国藩指着地形图上下介绍了一番,众将都是满脸惊色的连连点头,都没想到湘军已经落到了一个大口袋之中。原来朝廷早就对湘军有所防备,而曾大帅迟迟不肯造反的原因可能就出在这里。
“这就是你们的忠心?你们就是这样听从本帅的命令的?”
“既然你们都称呼我圣上,那现在所有的人都必须按照我的意思办理,违令者定斩不饶。你们可有什么意见吗?”
“看看你们做的好事,这下你们都心满意足了吧。”
第二日,在袁榆生南下苏州的时候,曾国藩让幕僚赵烈文对外发表了一片讨贼檄文。大概的意思就是两宫太后违背祖制,垂帘听政,残害忠良。湘军要清君侧、靖国难,誓死拥立同治帝亲政。
曾国藩满意的点了点头,介绍完所有的军事布防情况后,又与各将领定下了具体的行动方案。所有将领都下去准备后,曾国藩才一脸疲倦的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让人把袁榆生唤进了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