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4章 诱饵

淮军也没闲着,为了断掉张宗禹的补给,竟私自用火药炸开了安溪上游的一处河堤。导致周边五十多个村落遭受了洪水的吞没,上万倾的良田被淹。
乔志清连忙扶起乔山杏的身子,长长的吐了一口闷气。刚才他为了定住自己的心神,极力的屏住呼吸,这才没有心神大乱。
“好吧,那就再打扰乔大哥几天了。其实这几日我想了很多,有时觉得不想再回日本了,想永远留在乔大哥的身边陪着你。”
“停止攻击。”
张宗禹的这块诱饵也够大,够肥,足以让这六万人拼命一搏。
战斗打响两个时辰后,明眼人都知道淮军的败局已定。淮军虽然人数占了优势,但是第一派的洋枪发射完毕,第二排还没来得及准备上去,第一排的兵勇便被飞射的子弹打成了肉泥。
中线几乎聚集了一万多的淮军,密密麻麻不见首尾。
乔志清尴尬了笑了笑,冲乔山杏吩咐了一声。
张树生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乔志清也相应的做了调整,命令上海的陈炳文,迅速的带兵南下,和在嘉兴休整的顾云飞会师后,一同朝杭州奔袭而去。
“潘大哥,遇春说的对,我们应该智取,而不是像这样用弟兄们的性命去硬冲。”
帅帐里一时间笑成一团,今日失败的闷气也一扫而空,仿佛三日后真的就把清字军一网打尽了一样。
“恩,答应了。他也算是你婆家的人,我这个娘家的大哥的自然要见一见。”
华兴军居高临下,淮军的野战炮根http://m.hetushu.com本打不到那个高度。几轮的炮战下来,淮军的火炮损伤过半,炮兵更是被炮击炮弹的碎片炸成了残肢断臂,能够走动的全部放弃阵地四处逃窜。
那股扑面而来的沁香,一下就从乔志清的鼻间传遍了全身。像是电击一般,让这个多日未曾碰过女人的光棍,心里痒痒的跟蚂蚁抓挠一般。
“你们的意思我都明白,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们的武器落后清字军太多,不但换弹的时间长,而且射击距离也没有清字军的远,威力也没有清字军的大。想要拿下这股清字军,还需要智取。”
李鸿章此刻调动了春字军(张遇春)、鼎字军(潘鼎新)、树字军(张树声),共计六万多的淮军精锐,把张宗禹的西路军围困在了安溪镇中。
倒不是张宗禹突围不出去,凭借着新一军手中的精良武器。从五万多人的围困里突围,那就是一如反掌的事情。
乔志清在南京也密切的关心着前线的军情,给顾云飞和陈炳文连下了几封军报。催促两军三日后必须奔赴安溪战场,若是有所延误,军法处置。
三人之中,只有潘鼎新的资历最老,所以也成了三人的主心骨。
华兴军趴在战壕里冷静应对,在一里宽的防线上,修筑了上下五层战壕,里面整齐的排列了五千多杆远征步枪。
朝廷的诏令下来之后,各路的大臣果然有了反应。先是福建的左宗棠主动调兵入浙,接着就是被朝廷封赏的各路http://m.hetushu.com诸侯都发表讨贼声明,公开和乔志清决裂。
春字军、鼎字军和树字军都是最早跟着李鸿章的团练武装,装备十分的精良,每个军中都配备了数量不等的野战炮。
帅帐中,张遇春胆战心惊的冲潘鼎新嘶喊了句,他还不知道清字军改名为华兴军的事情,所以依旧称呼华兴军为清字军。
淮军的洋枪阵以哨为单位,每哨一百多人。分三排间隔不到一米,端着洋枪便射击便朝高低冲去。
张遇春也悻悻的顶了一句。
华兴军好像是根本就不用更换弹药,一阵接着一阵的枪响,从未停歇。
三位主帅在不远处端着望远镜心惊肉跳的看了半会,终于让传令兵下令后撤。
在一阵狂轰滥炸之后,华兴军的战地上一时出现了不少的伤亡。大多都是新兵蛋子,明明听见炮声雷动,还都昂着头好奇的观望。炮弹一砸下来,瞬间就是铁片四散,把周围的一切都肆无忌惮的摧毁。
在他们的心里,洋枪已经是最先进的武器了。但是没想到华兴军的更为精妙,完全不用依靠枪阵。能够将每个士兵的战斗力,发挥的淋淋尽致。
“这个吗,你们按我的吩咐准备就行。三日后发起进攻,争取一举拿下清字军。”
华兴军刚打了胜仗,对此战也都是信心满满,完全没有把眼前的敌人放在心上。
淮军的指挥官气的暴躁如雷,下令步兵全线发起了进攻。
张宗禹的西路军在杭州城外的安溪镇,已经和淮军交起火来。和-图-书
张宗禹在安溪镇的一块高地上挖设战壕,构建防御工事。这块高低方圆二十多里,左侧就紧邻河道,并不用担心补给的问题。
擂鼓阵阵,嚎叫嘶鸣。
“太好了,乔大哥,你对我可真好。”
乔志清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吩咐门外的亲兵在院子里给乔山杏整理出一个厢房,带她下去休息去了。
但是乔志清却给张宗禹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等候顾云飞和陈炳文的两军来援。内外夹击,一口气吞下淮军的这六万精锐力量。
河堤断掉之后,给张宗禹运送补给的战舰也自然不能通行。一时间被困高地的张宗禹,便下令部队节约口粮,每日定量供给,过起了从前饥一顿饱一顿的艰苦日子。
“办法是好的,但是清字军怎么会傻到不使用洋枪,和我们拼大刀呢?”
淮军的火炮搬运极为不方便,只能硬生生的迎着炮击,朝华兴军的炮兵还击。
说实话这块高地的顶部只有五六米,跟平地也差不了多少。但是淮军拼尽了全力,也不能前进一步。死死的被华兴军阻击在一百米之外。
潘鼎新自信满满的跟二人交代了起来。
先不说外围的佯攻占线,就是主攻的中线方向,淮军的尸体已经铺满了整个山坡。
乔山杏激动的也顾不得礼节,扭身就给乔志清一个拥抱。那充满弹性的两座山峰,正好触碰在乔志清的鼻间。
“大哥是答应接见庆生君的哥哥了吗?”
但是这两百们火炮使用的都是开花炮弹,而且炮兵的军事素质和图书十分的过硬,射击的角度基本都没有偏差。
“傻丫头,这世界上哪有不散的宴席。”
张树生也跟着长吐了口闷气,额头都郁闷的皱成了一条细缝。
战斗打响后,三军共集结了两百门的大炮,对华兴军防御的中部地带进行了猛烈的炮击。妄图在中部撕开一道裂口,然后对华兴军进行分割包围。
潘鼎新肯定的点了点,脑中不断的盘算着应对的法子。
方圆二十里的战场上瞬间都响起了枪炮声,只有中线的战斗最为激烈。
乔山杏眨巴着大眼,满脸的期盼。
淮军仰面冲击,完全暴露在华兴军的枪口之下。这些指挥的将领也都是第一次见识到华兴军的武器,心中暗自的诧异不已。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潘鼎新,他的脑中灵光一闪,立马拍着桌子大吼了一声,“有办法了。”
潘鼎新兴奋的长吐了一句。
乔志清笑着点了点头,脑子里不断的盘算着怎么借此机会插足日本。
“我们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近不了清字军的身,要是能够靠近清字军,老子就是用刀砍,也能一命换一命。”
“乔大哥,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
“既然玩枪不是我们的强项,那我们就和清字军拼冷兵器。我们如今还有两倍于清字军的力量,要是短兵相接的话,一定可以一举歼灭清字军。”
意图在东路的华兴军抵达之前,集中力量打掉西路的这三万人马。
乔山杏似乎也察觉到了乔志清的异样,连忙羞红着连在一旁坐了下来。
乔山杏有了失落的http://www.hetushu.com吐了一句,此刻她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想象里的那般开心。反倒是有一股无尽的空虚传遍全身,像是失去了一个坚实的依靠。
华兴军立即组织迫击炮兵进行还击,在调整好角度后,也是两百多门迫击炮齐发。在高地上呈抛物线,密密麻麻的朝淮军的炮兵阵地砸了过去。
“没事,你也不用回苏州了,就在厢房住下吧。等德川庆生过来,就让他把你接回日本,你多年的愿望也可以实现了。”
“潘大哥,我们不能这样硬拼了,清字军的武器实在是太诡异了。照这么打下去,就是有十万兵马,也不够清字军塞牙缝。”
“山杏,你先起来一下,我这都有些喘不过气了。”
淮军进攻的六万多人死伤上万,终于向潮水一般退却了下去,连战友的尸体都顾不上搬走。
“是啊,潘大哥,你这不是白说吗?”
张遇春和张树生都是满脸好奇的瞪大了眼睛。
乔山杏不断的玩弄着手指,虽然脸上极度的羞红,但是心里却有种美滋滋的感觉。
张遇春愤愤的骂了一句,对清字军毫无办法。
乔山杏见乔志清半天不说话,还以为他有什么为难之处,想了半天壮着胆子把头扭向了乔志清。
淮军的枪阵不攻自破,完全没有的章法。全都是胡乱的朝山顶放着枪,也不管打在了什么地方。
淮军的两百多门火炮齐射后,一下就让清字军吃了点苦头。因为此前淮军一直使用的是旧式的实心炮弹,对趴在战壕里的华兴军并不能产生多大的威胁。
“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