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6章 反间计二

第二份公文便是洪仁玕上呈的,他按照乔志清的吩咐,召集了大批的海内外名士。准备在明日便召开制宪会议,商议制定新中国的第一部宪法。
“出路?”李鸿章闻言冷冷的大笑了声,继续喝骂一声,“老夫生是朝廷的人,死是朝廷的鬼。这府衙的后院已经备好了棺材,就等着和清字军拼个鱼死网破。你这个心怀叵测之臣,在朝廷危亡的关头,不说拼死报效皇恩。却费尽心思卖主求荣,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乔志清在书房用过了早饭,便去了总统府的议会厅里和众学者商讨起宪法来。
“少爷,没有你,哪有马荀的今日啊。你指挥到哪里,马荀就做到哪里,绝不辜负少爷的厚望。”
马荀连忙肯定的点了点头。
刘坤一入座后,端起酒杯敬了李鸿章一下,满脸惆怅的满饮了下去。
这些将领并不知道刘坤一的计划,只是照实把一路的情况老实交代了下。并不和刘坤一所说一样,是被华兴军打败扯到金华府。而是主动出兵金华府,一路只受到了华兴军的小股骚扰,并没有遇到主力部队。
乔志清好奇的翻看了起来,总共五十多页的纸张上,密密麻麻的记录着,创建华兴军总后勤部的各项细节。看的出来,马荀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
乔志清玩味的看着他,轻轻一笑,并不说话。
“当然了,这里面还有我岳父冯桂芬的意见。他给我搜寻了很多洋人的军事后勤管理的资料,我就结合了华兴军的和-图-书具体情况编写了出来。”
马荀满脸严肃的敬了个军礼,转身就大步退了下去。
刘坤一的心里果然微动了下,马上就在脸上浮起了一丝激动。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却没有逃过李鸿章的眼睛。
“马荀,你越来越让本少爷刮目相看了。想当初你跟着我南下贩茶的时候,字也认不全几个,想不当现在竟然能写出这么多的东西。少爷没白重用你一场,你可是给我长脸了。”
李鸿章给刘坤一又满了杯酒,干咳了几声,满脸的难堪。但是余光却十分锐利的盯在刘坤一的脸上,想从上面知道些什么。
马荀听到乔志清的夸奖,也跟着笑了笑,满脸都是感激。
李鸿章指着刘坤一的鼻子,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声。
刘坤一暗自以为李鸿章也动了投降的心思,随口吐了一句,想摸摸李鸿章心里的真实想法。如果能并不血刃的就却说李鸿章投降,那便是大功一件。
“讨厌,你就别注意自己的身子。”曾纪芸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伺候他洗漱后,汇报了一声,“总统大人,马荀在屋外等候你多时了,你可以召见他了吗?”
乔志清听着她那阴阳怪气的语调,一下就噗嗤笑了出来,连忙挥手让她招呼马荀进来。
李鸿章冷冷的笑了声,并不与他争辩,一挥手便让手下把刘坤一和身边的几个将领绑缚了起来。
乔志清不相信的看着马荀皱了下眉头。
刘坤一刚回头看去,就见自己军中将领们,不http://www.hetushu.com知道何时已经被李鸿章完全擒获。浑身都是被鞭打的血迹,一看就知道被严刑逼供过。
李鸿章突然冷冷的大笑了起来,把酒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渐甫兄,你这就不对了,你凭什么以为我要陷害你。兄弟只是想为你谋划个出路,你这样做也太让兄弟寒心了。”
“是,少爷,保证完成任务。”
刘坤一带着几个重要将领,在府衙里休整了一夜。李鸿章严加派兵看管。刘坤一没有机会动手,只得按捺了下来,等待时机。
“太好了,有你在,我这身上的压力可小多了。你先下去吧,等我详细的批复一下,你就开始着手创建华兴军的后勤部。”
“大人饶命啊。”
“李鸿章,做事是要讲证据的。你好端端的就来诬陷我,我看你才是心怀叵测。”
乔志清大笑了声,把文件放在了桌上。
天亮后李鸿章给他设了宴席接风,刘坤一带着手下也欣然过来应邀。
浙江金华府
“渐甫兄,华兴军势力强大,兄弟刚和他们交手就一败涂地。咱们得想个办法,不能在这孤城里等死啊。”
刘坤一在心里暗骂了李鸿章一声老奸巨猾,脸上只得做出一张忠贞不屈的表情。
乔志清对每件公文都给了批复,一直忙到天快亮时才停歇了下来。脑子昏昏沉沉的倒在卧榻上就睡了过去,直到阳光照进了卧榻里,才被前来上班的曾纪芸喊了起来。
李鸿章狠狠的骂了句,便挥手让手下把刘坤一和-图-书押赴了出去。
“岘庄兄,你好大的面子啊。”
“你这个奸臣,竟然敢和乔志清设计陷害我。现在老夫就把你们押赴城墙,砍头示众。让乔志清也看一看,这大清朝还是有忠臣的。”
“渐甫兄,这有何难。实话跟你说了吧,兄弟和乔志清早有联系。若是渐甫兄愿意的话,兄弟便亲自为你撮合,咱们一起投了乔志清,将来也算的上是开国功臣。总比在此处为清王朝陪葬的好。
乔志清用毛巾擦了擦脸,瞪了马荀一眼,轻笑着在书桌前坐了下来。
昨夜的时候,李鸿章和周馥密谋,在刘坤一和心腹将领睡着后。就假借刘坤一的军令,把其他的将领也邀请进了府中,不过却关进了后院的地牢里严刑拷打。
李鸿章玩弄着手里的酒杯,看着刘坤一连神色都变的异常严厉了起来。
刘坤一冷眼皱了下眉心,对李鸿章冷冷道了一声。
“岘庄兄,实不相瞒,乔志清能走到今天,也怪老夫用人不甚,没看出来他的狼子野心啊。如今我们的实力相差的太大了,老夫还在盘算着要不要就投降了算了,这把老骨头了,还和年轻人争什么。”
李鸿章故作伤感的感慨了下,脸上不经意露出了一丝的冷意。
刘坤一狡辩了一声,尽量的拖延时间。他已经和华兴军定好了计策,若是午时还没有收到城内的信号,那华兴军即可开始攻城。
“大人饶命啊,不管小人们的事啊!”
“这还嫁过门呢,就开始管起老公来了,长本事了啊。”hetushu.com
“岘庄兄,看来咱们是想到一块去了。老夫是想和乔志清讲和,但却是碍不住情面,也没有个中间人撮合,所以一直强撑到了现在。”
李鸿章冷喝了声,对门外挥了挥手。
“渐甫兄,你说朝廷早就顾不得江南这块地方。如今我们连后路都没有了,投降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兄弟也时常有这想法。”
“乔大哥,你昨晚怎么不好好睡觉呢,你看你的脸色都变的发青了。”
“……”
书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文件,全都被魏子悠按照紧急程度分类妥当。
“你这臭小子,放你三天的假你拖倒现在才来,是不是屁股痒痒了啊。”
“李鸿章,你太放肆了。他们可是我的手下,你有什么权利审问他们。”
马荀一进屋就嬉笑着给乔志清敬了个军礼,笔直的站在屋里。
“这都是你写的?”
“少爷好,马荀向你报道。”
乔志清看着他志得意满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没想到刘坤一还天真的以为,李鸿章会真想投降。在言语中不觉就露出了马脚,更加让李鸿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刘坤一也知道瞒不住了,一挥手重重的拍在了桌上,对着李鸿章怒喝了一声。
乔志清坐下后,顺手一番,便是一道来自京城的密奏。
李鸿章一分析,就知道刘坤一定是想设计和华兴军里应外合。于是尽早摆下酒宴,想套下刘坤一的话来。
刘坤一看着李鸿章落寞的样子,还以为他真的有投降的意愿。于是自己改变了策略,想趁此劝说他归降和_图_书,那也少了一份争斗。
乔志清在她的俏脸上捏了下,满不在乎的调侃了句。
“李鸿章,你这个清廷的走狗。我们都是汉人的子孙,何苦为满人卖命,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这时从四周突然窜出一对对手持洋枪的兵马,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刘坤一和几个将领。
“刘坤一,你这老小子。当初我们一起投的曾大帅,早就立誓要尽忠保国,为何今日你要设计陷害老夫?”
乔志清拿出地形图细思了下,心中暗自感慨了一声,“朝廷到底还是把目光聚集在了这里,这张之洞果然目光敏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少爷说的哪里话,不是我写的还有谁会写这东西啊?”
马荀说起了正事,面色一下就严肃了起来,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摞文件,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
刘坤一奋力挣扎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连同将领们全部被押赴了城墙。
朝廷已经册封张之洞为东三省总督,准备从关内迁徙流民到关外开荒囤地。
“渐甫兄,你这是何意?”
乔志清带着一行人夜半十分便回了南京府里,把曾纪芸送回了厢房后,他也一身疲倦的进了书房。
曾纪芸进来后,给乔志清整理了下床铺,伺候着他穿衣洗漱后,撅着嘴不高兴的嘀咕了一句。
“报告少爷,这段时间我可没闲着。这是一份我写的关于华兴军后勤保障的意见书,你看一下。”
马荀终于老实的回了声,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证据,老夫就让你看看证据。来人啊,带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