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6章 进军西南五

期间有艘小船上的火炮侥幸命中了江阴号,但是那前膛火炮催发的铁球,面对十厘米后的铁甲就跟挠痒痒一样,丝毫不起作用。
乔志清在书桌前坐下,凝眉直视黄飞鸿。
张遂谋坐在帅位一言不发,等将领们吵的实在受不了,终于干咳了几声,大喝道,“都他娘的给老子安静点!”
彭大帅在岸上端着望远镜又气又恼,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狠狠的跺了下脚,便挥下了撤军的令旗。
那种感觉强烈刺激,如梦如醉。一晚上来来回回不知道发泄了几次,最后搂着火热的娇躯昏昏睡到了天亮。
宜昌的守军迅速从各县往后撤防,妄图据守各高地关隘,拖住华兴军,等待石达开的支援。
“彭大王,你别动怒吗。那日的江战是你指挥不当,明知道敌人火力猛烈,还硬要往虎口里送。我要是你,就想法子把敌舰引入水浅的地方。它的吨位那么大,要是搁浅,那就是上岸的大鱼。在水里面折腾的再厉害,上了岸屁也不是。”
倒是江阴号的侧舷副炮一发命中,把那小船直接轰成了渣滓。
“好吧,那属下就退下了。”
“你们吵了半天,到底商议出一个结果没有啊?”
彭大顺没好气的反驳了句,这下又引得嘘声一片。
华兴军五路大军开拔一天,张树生的新九军,已经抵达了陈玉成驻防的荆州市,再往西便是太平军驻防的宜昌市。
乔志清之所以趁着秋季进攻四川,多半也是考虑到了这个方面。
彭大顺听hetushu.com着张遂谋的语气不对,连忙辩解了一声。阵前退缩,不战自怯,那可是扰乱军心的大罪。
“军帅勿怪,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只是想找一个稳妥的办法,利用我们的优势消灭华兴军。而不是硬碰硬的和他们死拼,那就是拿鸡蛋往石头上撞。”
彭大帅立即组织水军向江阴号发起进攻,众水军划着小船围上来之后,看着六千吨大的军舰,完全就是眼珠子都跌了出来。
不过那战船距离江阴号足有上千米远,但是火炮的射程只有两百米。从炮口蹦出的跳球,直冲到少半截就落入了江中。
石块堆积的城墙在破虏大将军火炮面前,就跟豆腐渣一样。只用了三发连续速射,宜昌城的南城门便轰然倒塌。
童容海满是鄙视的瞪了眼彭大顺,对自己构造的防御阵地万分的自信。
这一刻是新旧两个时代的猛烈碰撞,倒不是太平军不勇猛。有时候,勇猛也无济于事。
乔志清挥手吩咐了一声,心里多日的烦躁反而平静了下来。
若是夏日遇见暴雨,水流之湍急,根本就无法溯游而上。
彭大顺的话音刚落,对面就有一汉子大笑了一声。那汉子名叫童容海,担任右师师帅一职。此人一身虎胆,打起战来就跟下山的猛虎一样,完全不顾及性命,人称童老虎。
黄飞鸿抱拳告辞了声,转身就出了门去。
“你少在这里马后炮,那日敌舰对城内猛烈开火。要不是我用水军拼命消耗他们的弹和_图_书药,估计南城墙会被炸的不留一块。你以为华兴军的海军都是吃素的,据我所知,洋人的战舰在南海都被他们全歼,跟别说我们这些胡乱拼凑的小船了。”
彭大顺没好气的吐了一句,脸色黑成一片。
不过很快转念一想,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曾国荃再怎么说也是曾纪芸的九叔,换成谁也不想自己的亲侄女嫁给敌人。
水军最大的五百吨货船刚露面,上面装载的火炮倒是开了一炮。
童容海满脸自信的夸口了下,他以前总是与清军作战,见识过的最厉害的武器也就是清军的密集洋枪阵。在陡峭的山地中,洋枪队并不占什么优势。
那种感觉就如同蚂蚁仰望人类,别说是开炮射击了。江阴号开足马力,一路横冲之上,光是溅起的水花就打翻了十几艘小船。
守将张遂谋,因为眼睛有些近视,人称张瞎子。人如其名,有勇有谋,是翼王石达开的心腹重将。
安倍美子正式解除丫鬟的身份,成为南京城第一家美子日本料理店的老板娘。
“行了,这不关亲兵的事,出发前我心里已经有预感。你让那亲兵归队吧,王五留在云南也好,出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黄飞鸿面色难堪的对乔志清轻语了声。
“大帅,出事了。”
“彭大王,你是不是被华兴军吓破胆子了?”
江战只用了一个小时,一百多艘小船逃的逃,伤的伤,已经完全不具备了战斗力。
大堂里的各将领议论纷纷,已经吵做一团,都在争辩m.hetushu.com着应敌之策。
宜昌城沿江而建,山地纵横。城墙高不过五米,完全用青石垒积,看上去就跟个石头城一样。完全不能跟北方和江南的大城市相比,反倒像是个土匪的山寨。
张遂谋拉长了声音,冷冷的环顾了下众将。
只听“轰隆”一声雷霆巨响,那五百吨的战舰只中了一发炮弹便被炸成了两半,猛然起火。船上不过五十多名士兵,炸死一般,剩下的一般被猛烈的大火烧着,就是跳到江中大火依旧不灭。
“大帅,我说了,你先不要着急。”黄飞鸿犹豫了下,攥着拳头咬牙吐道,“纪芸小姐被曾国荃扣在云南了,王五和亲兵拼死不从。纪芸小姐为了保全王五和亲兵的性命,就主动留了下来。王五不放心,带着亲兵混在大理城中守候,只派了一个亲兵回来通报。”
按照事先制定好的计划,张树生的新九军在荆州市休整一夜后,天亮时便从陆地对宜昌发起进攻,海军的江阴号战舰在江中配合行动。
张遂谋斜着眼闷哼了句,显然对撤兵的建议很是反感。
江阴号的主炮破虏大将军火炮,有效射程可有六千米远。
乔志清的脸色一下就拉长了下来,心里暗骂了一句。
童容海满脸不屑的吆喝了一声,引得众人刮目相看。
唐代大诗人李白曾做诗道,“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说的就是三峡的水流之汹涌。
宜昌太平军指挥部
“童老虎,你休得再军帅面前胡言乱语,你可知道此次华兴hetushu.com军出动了多少的兵马?”
“这个老东西,真是给脸不要脸。”
第二日,乔志清半身瘫软的回了府衙。如同做了场春梦,浑身神清气爽。
彭大顺立即反驳了一声,对童容海的狂妄无知,实在是忍无可忍。
张树生一路基本上没有遭遇多大的抵抗,三天后便攻破了宜昌的大门枝江县。
“行了,你们俩有完没完啊。依照彭大王的意思,我们是要一兵不动的就撤回重亲吗?”
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迅速的站起身子禀告一声,他姓彭名大顺,人称彭大王,任左师师帅一职。作战勇猛,屡立大功,水兵也是归他掌管。
乔志清挑了下眉,神色镇静的带着黄飞鸿进了书房。
此地的太平军各个身经百战,大部分都是当年石达开的老队伍。
“军帅,依我之见,我们还是尽快的设法撤回重庆吧。前日华兴军只派出了一艘军舰,就在长江外全歼我水军上百艘战船。现在水路已经完全被华兴军控制,要是陆路再被华兴军封锁,那我们到时候就退无可退了。”
乔志清崛起的这三年,石达开已经开始西征。所以将领们只听说华兴军的利害,但是也没有亲眼见识过。
“老子管他出动了多少的兵马,他来一万老子挡他一万,他来十万,老子就挡他十万。”
昨夜饮酒赏舞,到半夜时分晕晕沉沉的就感觉有女儿香扑面袭来,直沁肺腑。
“童老虎,那日的江战你又不是没见到,少他娘的在这里幸灾乐祸。”
“军帅勿忧虑,属下已经和-图-书在城东南的顾家店,安福寺和鸦鹊岭,设下重兵。南北互成掎角之势,相互支援配合。那三处据点都被我打造的如同铜墙铁壁一般,不但地势陡峭,上面又设有重炮。就算是华兴军装备精良,也足矣抵挡一月有余。到时候我们的援军一到,就可以趁势将它们一网打尽。”
此次在座的众将,没有一人像彭大顺那样,直观的见识过华兴军的火力。所以彭大帅力主撤军,也是对自己的力量有足够清醒的认识。
如今曾国荃手握三十万兵马,肯定会拼死一搏。只有把他打服了,这才可能乖乖的回到谈判桌上。
“书房里说。”
宜昌市是湖北进入四川的东大门,溯江直上四百里便是重庆。
三日前,水路大军同时对宜昌发起进攻。江阴号只用了三个时辰便抵达宜昌的城外,天亮后便用重炮对城内开炮射击。
大堂一下就情景了下来,将领们各自坐回了自己位子,乖乖都闭上了嘴巴。
两地中间相隔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三道峡谷。两面高山连绵不绝,重重的峭壁遮天蔽日。
“出什么事了,这么慌乱。”
府院里一阵的热闹,乔志清刚露面,就见黄飞鸿满脸急色的迎了上来。
清廷的势力完全撤出四川后,石达开便派人趁机占领了宜昌。在此地驻兵万人,还有一千多的水兵,上百艘战船。都是些木质的小船,最大吨位不过五百多吨,还是由货船改造而成。
乔志清的目光紧紧的盯在地形图上的云南方位,眼睛里冷冷的闪过一丝轻蔑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