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5章 进军西南十四

几个身穿黑衣的汉子从黑夜里钻了出来,对着眼前的一个年轻人轻语了一声。
顿时所有的太平军跟着就举着大旗高呼了起来。
华兴军完全被成半圆形包裹在了里面,后面就是滚滚的长江。
“军帅,是大部队来了,是大队人马来了啊!”
这时华兴军的军营,也想起一阵的牛角呜鸣。
赖裕昌虽然贪生怕死,但却不是个傻子,一眼就看见问题的所在。急忙大喊一声,一伸腿绊倒张大彪,就趴伏在了地上。
赖裕昌戴罪立功,被安排成偷袭的前锋。赖裕新统帅其余两军进行合围,天亮后发起进攻。
如今涪陵城还有两万多兵马,加上长寿县和南川县的六万多兵马,收拾这股华兴军绰绰有余。只要他们在四川站不稳脚跟,那后续部队就没有落脚的地方。战线拉的越长,就越是对涪陵城的防御有利。
但是却在这七十米的地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生的爆炸,三千多人瞬间有一半被炸死。
“奶奶的,总算把你们围起来了,看你们今天还往哪里撤。”
“咚,咚,咚”
赖裕昌的三千多人越靠越近,在夜色的掩护下,已经摸到了那片开阔地的山头上。
赖裕昌狠狠的骂了一声,紧紧的掩着鼻子,全身一股子的尿骚气直扑面门。
赖玉昌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伸手一摸裤子,连尿都给吓了出来。要不是自己反应快,如今怕是已经成了枪下之鬼了。
那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清溪镇败逃的赖裕昌。他带着三和_图_书千多的手下撤回涪陵后,等了一天也没有听见一声炮响。
“一百米,九十米,八十米……”
“呜,呜,呜,呜”
华兴军的营地顿时被一圈火光包围,喊声四起,像是一条盘踞的火龙,急剧的缩小。
“娘的,待会就让华兴军知道厉害。不杀光他们,真难解小爷心中的窝囊气。”
赖裕昌听到探子的汇报后,顿时信心满满。
赖裕昌轻声对身后的兵勇吩咐一声,很快他的话就传达了下去。
“军帅,情况都查清楚了,华兴军确实还在清溪镇。”
“杀,杀,杀”
“怪不得他们能镇定自若,连个暗哨都没有。现在怎么办啊,总不能趴在这里等死吧。”
“这怎么可能?”
“你啊,还是太年轻了。这五路新军都是从山陕招募,而且军长全部都是朝廷的降将,和太平军一点交集都没有。华兴军中老资格的部队,或多或少都和太平军有些牵连。该用什么人,不该用什么什么人,大帅肚子里跟明镜似的。”
“砰,砰,砰,砰。”
那人正是赖裕新,昨晚召集兵马,整整在黑夜里行进了一晚上才完成对华兴军的围困。
吴旭明的心里暗自捏了把冷汗,若不是听从了郑大海的提醒,在七十米开外的地方埋设地雷,今晚还真有可能被太平军偷袭。
“我猜他们一定还会有下一步动作,你马上让兵勇做好防御准备。我现在就会舰队,在江中策应。”
七十米之外,横七竖八的全是尸体,足足有上千人。http://www.hetushu.com
一阵阵枪响瞬间似鞭炮一般齐鸣,那子弹划出的火光,如同一道道火线,在夜空中甚是好看。
紧接着就是两三发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啪啪啪”打在地上,溅起一阵阵的尘土。
“大哥,你怎么才来啊?”
华兴军的军营一片沉寂,燃烧的篝火也逐渐暗淡了下来。
“不过这也提醒了我,以后不管在哪里驻防,也得在方圆数十里的地方,增派暗哨才行。不然被人偷袭,一时还真不好招架。”
赖裕昌在心里不断的估算着距离,眼看着就要到弓箭的射程之内。
赖裕昌的耳边也传来一声巨响,一股强大的气流迎面扑来,直接把他掀翻在了地上。
“真是天助我也,大哥说的不错。华兴军确实都是些新兵蛋子,竟然不知道在周围设置游兵暗哨。”
忽然之间,一阵阵嘶吼声传来。面前的山地上,漫山遍野都是旌旗飘展。
华兴军的阵地瞬间全都是拉响枪栓的响动,空气里已经闻到一股硝烟的味道。
四更刚过,灰蒙蒙的天便开始逐渐明朗了起来,但能见度也只有十米多远。
赖裕昌宽慰了张大彪一声,侧身看了下天色,东方已经隐隐出现一丝亮光。
但是太平军却看到的是死亡的降临,因为逃得太过匆忙,都忘记了熄灭手中的火把。
张大彪在混乱中终于找见了赖裕昌,一把扛起他就朝后面逃去。
夜间的视力范围本就不远,最适合冷兵器的争斗,华兴军就是洋枪再厉害看不见人也hetushu.com是白搭。
重庆号称山城,能找这么块开阔地也是废了不少的功夫。
“军帅,您还发什么愣啊,先撤吧。”
“那估摸着又是华兴军的新武器,我们像是触发在机关上,就发生爆炸了。”
郑大海举碗纵饮,喝得高兴了点拨了这个小兄弟几句。
虽然距离八九十米远,但是在夜空中,那火把异常的耀眼。反而成为华兴军的活靶子,每一声枪响过后,几乎都有一个火把熄灭。
“都给老子小心点,千万不要暴露踪迹。要是此战胜利,每人赏五十两白银。”
“原来如此,这用人之术的确是一门学问。不过咱们只需要打好仗就行了,军人还是需要用军功说话的。”
华兴军的营地搭建着整齐的帐篷,除了巡逻队员不定时的走动,整个营地都是一片的沉寂。
“郑大哥,还真让你猜中了,太平军还真有胆量前来偷袭。
赖裕昌跟着大哥南征北战,但是有些见识。
吴旭明轻笑了声,和郑大海同饮到了夜半才睡了过去。当真是意气风发,少年壮志。
太平军的三千多人,已经全部把弓箭拉满。肩头的火油已经点燃,眼看着就要偷袭成功。
张大彪侧过头轻声问了一句,满脸的冷汗直流。
“不用说了,大哥现在就为你和兄弟们报仇。”赖裕新神色坚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在阵地上振臂高呼一声,“杀,杀,杀,杀。”
吴旭明认真的总结了下经验,脸上还是浮现一丝的后怕。
天色终于放白,吴旭明终于看清的眼前和图书的情况。
很快,火把便全部的熄灭。一切重归于黑暗,枪声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赖裕昌和张大彪匍匐前进,再尸体堆里终于爬了出去,见了赖裕新哭丧着脸抱怨了一声。
华兴军营地
赖裕新不想这么轻易放弃,趁夜色来临前便把兵马动员了起来,准备对华兴军进行偷袭合围。
“放心,现在华兴军不知道情况,肯定也不会主动出击。天马上就要亮了,我们的大部队也就要发起攻击了。”
四更时分,黎明初现。天色还灰蒙蒙的时候,赖裕昌终于吹响了冲击的号角。
数百米开外的高地上屹立一人,手持望远镜幸福的看着华兴军的营地。
众兵勇都是摩拳擦掌,暗暗握紧了大刀,跟着赖裕昌就往华兴军的营地偷袭而去。
清溪镇十里外,山林中人头攒动。全部手持明晃晃的大刀,在月光下闪着慑人的寒光。
华兴军在此时已经按队形一字排开,吴旭明大喝一声,传令兵便吹响了战斗的号角。
营地外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擂鼓声,由远及近,“咚咚咚”从四面八方响起。
“这叫有备无患,其实我也没想过太平军还敢主动进攻。不过就算他们偷袭得手,我们未必就会全军溃散。”
“预备……”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太平军冲击的三千多人全部扭身就往回跑去。
突然一声声闷雷在夜空中爆裂四起,发出冲天的火焰,把整个江岸都照的光亮了起来。
“七十米,仅仅只要十米啊。”
赖裕昌的心就似猫爪一样不甘心,只要m•hetushu•com再往前冲十米,就完全可以达到弓箭的有效射程。
“预备,射击!”
那喊杀声连成一片,气势之雄伟,直冲天际。
吴旭明附和了声,叫过副师长安排下了下。就让士兵挖壕设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如今江面已经完全被华兴军控制,涪陵城也是瓮中之鳖。华兴军的军舰只要一到,城门必然被轻松攻破。
要知道古代的晚上,除了月光可是一点的光亮都没有。在夜间根本就不适合大规模作战,只能先进行合围,在天亮后发起进攻。
“有鬼啊,有鬼啊,快跑啊!”
对面的吴旭明面色镇定的拔出了举刀,冲着太平军大喝一声。
郑大海点了点头,拍了拍吴旭明的肩膀,扭身就回了舰船。
赖裕新那三路大军的军帅都召集了过来,他征战沙场多年,一猜就知道华兴军步步为营的战略。
郑大海端立在一旁,看着眼前的夜色,心里对太平军满是蔑视。他们的战术已经太过时了,和华兴军相差了整整一个世纪。
“军帅,刚才见鬼啦,怎么突然就发生爆炸了呢?”
三更时分,江风呜咽。
“快扔掉火把,扔掉火把!趴下来,趴下来。”
这个战略重在稳重,但是灵活性却不高。从情况来看,这支先期入川的华兴军明显就是经验不足,连乘胜追击的勇气都没有。
张大彪暗自长吁了声,好半天才让身子停止了抖动。
华兴军的营地设在江畔上,背靠着长江,三面都是百米宽的开阔地,百米外便是凸起的小山。
张大彪兴奋的几乎要喊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