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7章 浸猪笼

深秋时节,南京城外的乡村异常清爽宜人。
此时王庄的村民估计悉数到场,足有上百名大汉。见到乔志清如此无礼的样子,又听他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作势就要冲上去厮打。
魏子悠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虽然身为火狐的首领,但就是为乔志清跑跑腿而已。此时见到怒气冲冲的乡村大汉,一个慌乱就似小帽一样躲在乔志清的身后。
那年长者忽然镇定了下来,对身后长长吆喝一声。
年长者凝眉下了狠心,冲面前的大汉一招手。已下决心,哪个也不放过。
乔志清把每份军报都批阅了下,叮嘱各军继续稳扎稳打,按照预定的计划前进。
年长者对竹笼里的年轻人低喝了一声,满脸的道貌岸然。
“王生,三叔再问你一句。是崔莹莹勾引的你,还是你勾引的崔莹莹?若是你承认是崔莹莹主动勾引了你,三叔就看在你死去父亲的面上,饶你一命。”
“王大哥,你的心意我领了。能与你厮守一日,我这辈子已知足了。我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是我勾引的王生。三叔,您要罚,惩罚我一个人就行了。”
“莹莹,黄泉路上有我陪你,千万要等我。”
“三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几个人来历不凡,要不缓缓再做决定。我去城里打探一下,若是真的浸猪笼犯法的话,我们还是就此罢手吧。”
乔志清这时才莫名其妙的冲着众人,鼓掌大笑了一声。
村民里已经有人按捺不住,怒视着乔志清一伙人叫骂了起http://m•hetushu•com来。
“外乡人,你口气未免也太大了点。这是祖宗传下的规矩,老夫就不相信,那个法院敢违背祖宗?”
“这次正好锻炼下陆海军的协作能力,这五路新军都是北方人,这次估摸着可吃尽苦头了。”
“你们是何人?竟然敢管我们王庄的事情,活不耐烦了吗?”
“快别提了。”一说到此处,魏子悠便掩着小嘴笑了起来,“左宗棠大人已经来军报说过了,因为晕船的事情,两军在广东还耽误了一天呢。”
“是,公子爷。”
“莹莹,你胡说什么呢?要死大家一起死。”
“既然是外乡人,那就不要多问。要看就看,要走就走。”
老者犹豫不定,若是就此罢手,那他在王庄的威严将一扫而空。但是若是真的照这个年轻人所说,那不但是自己获罪,连村民都跟着受罚。
这时,唢呐锣鼓声停止。
刚才数落乔志清的中年人,伏在老者的耳边轻语一声。他是王庄唯一的生意人,见多识广,在村中说话也满有分量。
乔志清搀扶着魏子悠上了岸后,好奇的问了岸边的一个中年人一声。
“乔大哥,左宗棠和郭嵩焘也从广西传回消息,新八军、新九军已经完全进驻广西百色市。”
年轻人放声喝止了女人一句,满是激动的挣扎了一下。
“老乡,这是在做什么呢?”
曾国荃当初围攻南京,就是先占取的江宁。此处被兵祸折腾了两年,在乔志清进驻南京的时候,只www.hetushu•com剩下一万多百姓。满目都是杂草丛生,百里荒无人烟。
透过竹笼,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一男一女。
老者故作强硬的回辩一声,但是语气显然软弱了下来。
那些村里的壮汉各个皮糙肉厚,听到吩咐,便抬起了竹笼,往秦淮河边走去。
乔志清轻笑了声,对老者朗声答道,“可惜这场戏要是演完,在场的所有人都要以杀人罪论处。老先生,你说因为两人的性命,牵连整个王庄的人,这样算不算可惜?”
“呀,你这个外乡人啊,刚才不是让你们快走吗,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长者显然动怒了下,满脸的涨红。但还是压低了声音回应了句,越看乔志清越不是一般人。
乔志清眉头微皱了下,不管在何年何月,农业都是立国之本。
“乔大哥,去乡村干什么啊?今年南京的农业大丰收,收货的粮食足有往年的两倍,我听陈国平部长和我父亲谈过好几次了。”
年轻男女挣扎着把胳膊伸出了竹笼,声泪俱下,想在最后把手再握在一起。
现在看着两岸丰收的场景,也暗暗让乔志清松了口气。
这里地处南京城的南部,土地十分的肥沃。据农业部最新的统计数据,目前江宁的的耕地面积,已经达到了十五万公顷之多。
二人都是满身的衣衫褴褛,皮开肉绽。看得出来,在次之前,一定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岸上此时热闹非凡,像是在举办什么祭祀。又是打着黄旗,又是吹拉弹唱的。
和_图_书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不亲眼见到,我这还是放不下心。”
乔志清谎称了句,一脸正经的模样,连身后的魏子悠都忍不住掩嘴轻笑了声。
“哦,对。我们是山西来的客商,打算从这里贩卖点大米回去。”
“三叔,我和莹莹是真心相爱的。您今天要杀就杀,就算是死,我们也要在阴间做一对夫妻。”
那中年人一脸不耐烦的挥挥手,扭身又看起了热闹。
“三叔,别跟这几个外乡人客气了!他娘的我们王庄的事还轮不到他们说话。”
中年人瞪了乔志清一眼,警惕的环顾了乔志清和手下一眼。
前几日就有宣传组来村中视察,说是要建立村委会,普及新律法。如今改朝换代,谁也不知道新律法是什么。若是真的废除了浸猪笼,那可真叫个草菅人命了。
魏子悠看着乔志清高兴的样子,自己也在一旁乐了起来,把手上的另一份军报也递给了他。
亲兵们找了艘小船,由黄飞鸿带着一队人马亲自护卫,沿着秦淮河直接下了江宁县。
“来人啊,把那两个奸、夫、淫、妇给我抬上来。”
此次出门,乔志清和亲兵都换成了普通的锦袍马褂,看上去还真像是个富家公子。
老者暗自思索了半天,最后终于服软的点了点头。都这把老骨头了,他可不想因为不相关的事情蹲大狱。要出了事情,罪责肯定都在他这个族长身上。
乔志清冷笑一声,虽然满脸的平和,但是在场的人却都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袭来。
这时,人群后面突和*图*书然传来一声娇喝,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纷纷转过头来张望。
“外乡人,你刚才说可惜什么?”
这会,乔志清才看明白了,今天碰巧遇到传说中的浸猪笼了。
“乔大哥,你快岸上多漂亮啊。”
只见五六个大汉分别抬着两个竹编的笼子,在河畔上放了下来。
这下魏子悠犹如捅了马蜂窝一样,人群里的男人愤愤冲她大喝了起来。
“王大哥,来世我们再做夫妻。”
“住手,你们这是草菅人命,要犯法的知不知道!”
那长者见乔志清一行人衣着华丽,不知道乔志清是什么来路,也不敢轻易放肆。抱拳客气的询问了下乔志清,想摸摸乔志清的底子。
南京乡村的农民也都是从外地迁徙而来,一没有种子,二没有农具,也不知道农业部和各级政府,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女人在竹笼里嘶声裂肺的哭喊了起来,在场的亲兵和乔志清无不心生悲悯。
“淫、妇!给我闭嘴。都是你把一个个好端端的年轻人给害了,今日你们谁要逃不掉。来人啊,把他们扔进秦淮河里,洗刷我们王庄的侮辱。”
魏子悠接过了军报,疑惑的皱起了小眉头。
“精彩,精彩。真是一场好戏,可惜啊……”
魏子悠欣喜的笑了下,扭身就下去把自己的工作交代了下。
一个年长的人走了出来,对着秦淮河跪拜了下,手中拿过一摞黄纸全部撒在了河中。手舞足蹈了一会,口中念念有词。
方才乔志清询问的那个中年人,连忙龇牙咧嘴的数落了乔志清和图书一句,连人群中央的那个长者,也把目光集中在乔志清的身上。
小船一路南下,两岸全都是刚刚成熟的水稻,如同金色的地毯包裹着大地。
“有罪没有罪,那要靠法院来定。你们江宁县不是刚刚成立了法院,若是老先生执意如此,那就随了你们的心意。将这对男女扔进秦淮河里,看看法庭拿不拿你们问罪!”
年轻人朗声大呼,丝毫没有惧怕的语气。
“嘘,小声点,你们是外乡人吧?”
那人正是站在乔志清身边的魏子悠,看到猪笼里的男女生离死别的样子,早就感动的热泪长流。但是见乔志清一直迟迟不肯帮忙,只得鼓足了勇气放声大喝一句。
乔志清拿着军报轻笑了声,都能想象到那些士兵,初次见到大海是什么样的表情。
黄飞鸿敬了个军礼,直接去了船尾对掌舵的船夫命令了声。
“以后会更漂亮的。”乔志清信心满满,指着前面的码头吩咐了一声,“飞鸿,让船靠岸吧,就到前面的那个村子考察就行了。”
年长者郁愤难当,刚要发作。竹笼里的那女子就娇声长泣了起来,“王大哥,你就跟三叔认个错吧。三叔,是我张莹莹主动勾引的王生,您要罚,就罚我一个人。还求您老大发慈悲,放过王生一命啊!”
“子悠,你把这几份军报都让人尽快发下去,待会陪我到去趟乡村。”
“你这叫什么话,自古以来,对待不守妇道的女子,都是以浸猪笼的罪责惩处。怎么着,我们还有罪不成?”
“好吧,那你等我下,我很快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