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8章 成人之美

“哦,原来是这样。既然是堂弟过世了,那郎有情,妹有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啊!”
王生有些犹豫的叹了口气,不好意思再让乔志清搅这趟浑水。
乔志清看着魏子悠尴尬的模样,哑笑了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招女人喜欢。
亲兵们收到命令,很快用匕首划破了竹笼,从里面把那对苦命鸳鸯放了出来。
王生怯懦的回了一句,满脸都是羞愧。
“恩公,快些进屋吧。我这就给大家备些酒菜,以感谢恩公的救命之恩。”
“乔大哥,你看这里的环境多好啊,远离纷争,就像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一样。”
那男女刚从惊恐中缓和下来,连忙拥抱了下,走过来跟乔志清跪下了身子。
乔志清连忙阻止了他,吩咐他和崔莹莹也坐下吃饭。
公婆知道她和王生私通后,就狠狠的把她打了一顿,和她断绝了关系。
“我们走,先放过这对狗男女!”
这时,院外突然人声鼎沸,脚步杂乱。似有上百号人马朝小院汇聚,全部手持火把,把整个小院都照的透亮。
魏子悠一听到这里就拉下了脸色,一时对二人的好感大减。
“恩公,实不相瞒。我二人和刚才那些人,都同属王庄的村民。方才那位老者就是王庄的族长。我叫王生,论辈分还要喊他一声三叔。这位是我堂弟的媳妇崔莹莹,我们犯了私通之罪,所以族长要把我二人浸猪笼。”
王生和崔莹莹相互观望了下,都是充满了感激。
魏子悠看着那古朴的院子不由的大发感hetushu•com慨,一会便明白自己说漏了嘴,急忙用小手捂住了嘴巴。
那男女一听这话就涨红了脸,尤其是那女人更是羞涩的垂下了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魏子悠在一旁满脸好奇的看着二人,她自小生长在诗书礼乐之家,哪里知道浸猪笼是怎么回事。
“子悠,你快去帮帮王生二人,让他们随便准备饭菜就好。”
不明白这么暧昧的话,怎么就从嘴里说出来。
乔志清满脸不在意的随口一说,那语气就好像县长是他儿子一样。
但魏子悠大方的在乔志清身边落座后,连忙招呼着她坐了下来。
“把他们放出来吧。”
她也跟崔莹莹讲了很多的法律常识,把南京的花花世界大概的给崔莹莹介绍了下,把崔莹莹羡慕个半死。
王生似乎明白过来了什么,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在他的眼里,能出入南京的人,那必定都是非富即贵。这几位恩公,肯定就是哪家的公子小姐。
“原来恩公是从南京来的啊,怪不得呢!”
“可不是吗,原来这村里的一千亩良田都是族长家的。就是长毛来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变化。后来又来了华兴军,这才是真的为咱老百姓好。一到这里就把田地全部平分了给了村民,差点没把族长气个半死。”
“哦,原来你们是哥哥和弟妹相爱啊,该罚,该罚。”
众人进村后,好在王生的家里地处偏僻。但即便如此,还是有村民聚拢过来。不停的指指点点,满脸的警惕。
“恩公,这里就和图书是我家了。我父母走的早,就剩下我一人。旁边的那栋房子就是莹莹的婆家,也是我二叔的家。”
王生走到村头,跟乔志清兴奋的介绍了下,满脸的高兴。
崔莹莹犹豫了半天,她可从来都没上过主桌吃饭,更别说是和客人在同桌吃饭。
乔志清冲亲兵招呼了下,在江畔上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恩公,您此次出手相救,我二人已经感激不尽。这事情因我二人而起,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你。这村里的事都是族长说了算。你一个外乡人,他怎么会听您的呢?”
老者冲村民大喝一声,瞥了乔志清一眼,带着怒气冲冲的村民离去。
饭菜上桌后,王生一样样介绍了起来,“恩公,这个是我们农家的小鸡炖蘑菇,这个是竹笋炒肉,这个是青椒土豆,这个是凉拌莲藕,这个是莼菜鲈鱼汤。都是些农家菜,你尝一尝合不合口味,不行我让莹莹再去做几道。”
其余一行人从江畔步行了两三里的乡村小道,这才看见了王庄村头的牌楼。
那崔莹莹虽然衣衫不整,灰头土脸。但是却依旧掩盖不住她那诱人的身姿,和丰满成熟的魅力。怪不得这个王生肯为她犯险,也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崔莹莹也跟着解释了下,满脸的羞涩难堪。
崔莹莹则没有一点的怀疑,像是盼到了救星,满脸都是激动欢喜。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多谢公子搭救,多谢公子搭救。”
“这里挺不错的吗,幽静自然,比咱南京城可安静http://m.hetushu.com多了。”
魏子悠穿的绣花鞋子,鞋底太薄。没走几步远小脚丫子就疼了起来,乔志清无奈下就把她背了起来。就是崔莹莹也是满脸的羡慕,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怎么就这么胆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敢搂搂抱抱。
如今他不知道欠下了多少的情债,除了曾纪芸外,还有跟潘巧玉、周秀英也没有结果,哪里还有心思再去想这些事情。
王生指着眼前的两栋茅草屋子介绍了下。房子都是用青石垒成,上面加盖着茅草,共有一间主卧,两间客房。院墙用篱笆隔开,里面种着硕大的柳树,柳树下还养着鸡鸭。
魏子悠突然明白了过来,对着二人坏笑了一声,不时还伸出小食碰在一起。
“王大哥说的不错,奴家命苦,丈夫去世的早。按照祖宗的规矩,是该为丈夫守节。但是奴家确实对王大哥心生爱慕,这才生出了和他厮守终生的念头,谁料触犯了族规,确实该罚。”
“农村就是这样,初来时还比较新鲜。要是让你永远待在这里,没过几天怕是你就憋疯了。”
乔志清对着黄飞鸿轻语了声,黄飞鸿便带着两人上了渡船,朝江宁县城的方向而去。
乔志清笑了笑,伸手搀扶了下二人。
他虽然心里有些犯嘀咕,但看着乔志清器宇轩昂的模样,必定是大富大贵之人。想来也不会拿自己开心,说不定还真是上天派来的使者,来成全自己和崔莹莹的婚事。
“恩公,这里就是王庄了。在江宁县,可是数一数二的村庄。有五百和图书户人家,上千的人口。这个牌楼就是乾隆年间的状元王杰所立,这村中的祠堂也供奉着他的排位。族长便是他的旁亲,在村里很有威严。”
乔志奇看着那排楼上的两个大字,不由的轻笑了一声。
王生连忙招呼着乔志清和亲兵进屋,又找了张四方桌子和屋里的桌子并在一起,伺候着众人坐下后。在院子里收拾了下,端过泉水给几人各自满了一碗,便出门和崔莹莹生火做饭起来。
“好吧,我马上就去。”
“那就再劳烦恩公了,恩公这边请。”
魏子悠吐了下舌头,乖乖的躲在他的身后,再也不敢多说什么。
“怎么会,只要能和乔大哥在一起,在哪里我都不会感到厌烦。”
乔志清笑了一声,端起泉水大喝了一口,果然是甘甜爽口。
“大哥哥,大姐姐。他们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把你二人关在笼子里?”
“行了,够了。我平常也就是三菜一汤,已经丰盛了。”
“没什么,就是在南京做点生意而已。”
魏子悠连生火都不会,哪里懂得怎么做饭。在院子里和崔莹莹聊了会天,越聊越是投机,恨不得马上认了姐妹。
乔志清笑着瞪了魏子悠一下,他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众亲兵也都被逗得笑了起来,端起水碗,以水代酒,和乔志清碰了几碗。
二人一起跪拜了下,满脸都是感激。
天色将黑,王生和崔莹莹忙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把饭菜准备妥当。
王生连忙招呼了乔志清一声,在一旁带路。
“无碍,你们这就带我们回家。明http://www.hetushu.com日,我便让县长亲自为你二人主婚。族长他再厉害,也不敢违背县长的意思不是?”
王生跟着傻笑了下,想起族长当日分地时候的模样,心里就暗自吐了口闷气。即便如此,族长依旧在村里享有很大的威信。村中的大事小事,也还是由他定夺。
“起来吧,举手之劳,不必言谢。”
魏子悠如同得到了大赦,连忙回头就窜出了屋子,模样十分的可爱异常。
“不不不,恩公误会了。我堂弟在战祸中已经去世多年,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全凭我弟妹撑着这个家。我不时的去帮她一把,渐渐的就互相有了情义,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但是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也有能力照顾我的弟妹。”
乔志清不动声色的听他们说了半天,终于看着二人轻笑了声,开口道,“行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咱们能遇见也是缘分,我就再帮帮你二人,替你们主持一次公道。”
村民们虽然准备给王生和崔莹莹浸猪笼,但毕竟都是同村一场,倒也没有拆房毁屋,里面还是原来的样子。
魏子悠站在门口看着院外的山水景色,禁不住大发感慨。
魏子悠回过头脱口而出,一时就呆愣在了原地。傻傻的看着乔志清和亲兵满脸惊讶的样子,羞涩的左顾右盼,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王生连忙给魏子悠解释了下,就怕她误会自己是个下流的贼人。
崔莹莹看着婆家,满脸的愧疚,连家门也不敢回去。
众人这才乐呵呵的动开了筷子,亲兵们都饿了一下午,全都狼吐虎咽的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