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0章 扛不住了

“总统大人别来无恙,榆生专门为了公事而来,打扰总统大人了!”
曾国荃点了点头,虽然不喜欢这个侄女婿,但是此事还非他才能办成。
袁榆生长吁了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站起了身子。
袁榆生抱拳笑了笑,对乔志清弯腰作揖了下。他当初虽然和乔志清结拜,但是却不敢再以大哥称呼。
门口的侍女通传后,袁榆生连忙进了书房,纳头就拜。
袁榆生说明了来意,事情没办成之前,他可没有胆量乱玩。
袁榆生连连改口,曾国荃自然希望他一次谈成,公文里也交代了底线。他也有相当大的自主权,刚才只不过是试探一下乔志清。
任谁都没有想到,昆明会变成一座死城,就如同大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无数的魔鬼释放了出来。
“榆生兄,你怎么有空来南京?”
“东家,你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
一周后,袁榆生经过多次辗转,终于出现在了南京的渡口。
“行了,你小子也别油嘴滑舌了。此次朕还要叮嘱你的就是,一定要跟乔志清协商好,保留下我们新汉的军队。他要是不同意,朕就和他血战到底!”
亲兵在门口对乔志清大声禀告了一句,国防部已经成立一周,虽然还没有完全运转,但是总统府的亲兵已经改了称呼。
王树茂还未进来,那大嗓门已经喊叫了出来。
“那好,今日你便回去准备,天黑前就乘船出发。军情十万火急,你路上千万不能耽搁。不然华兴军兵临大理城下,我们再想www.hetushu.com和谈,手中可就一点筹码都没有了。这是我拟定好的条件,你一路上细细斟酌。”
“让他进来吧。”
乔志清收起了纸笔,起身伸了个懒腰。
“皇上,臣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袁榆生见乔志清面色轻松,一看就有门路,连忙回道,“第一呢,华兴军马上停止进攻,给我们两个月的撤军时间。第二呢,新汉军必须要保留下来,全部退守缅甸。第三呢,缅甸与新中国要以兄弟之国相处,行使一切国家的主权。”
这里比起大理来,就跟两个世界一样。
赵烈文告退后,后快就派人把袁榆生传唤了过去。
小亲兵气的满脸涨红,狠狠的朝他啐了口唾沫。
袁榆生分得清轻重缓急,出了大理皇宫后,就让人准备了下,连夜启程,赶往南京。
袁榆生这几日刚去城内的风月地挥霍了下,还以为曾国荃兴师问罪来了。一到了书房的门口,就战战兢兢的打起了哆嗦。
乔志清轻笑了声,端起茶碗润了润嘴。
新汉军的兵勇连日饮用河中的腐水,早就被疫病侵袭。回到昆明后,上万人的疫情同时爆发。
“报告总统,国防部部长王树茂在门外求见。”
乔志清心中感激袁榆生送自己的第一批军火。
曾国荃满是坚决的叮嘱一声,他可不想做个受人操作的虚皇上。
袁榆生一路上对江南的变化震惊不已,各地都慢慢的从战争中复原过来,呈现了勃勃的生气。
乔志清瞪大了眼睛,嘴m.hetushu.com上惊叹了下,但是心里却知道袁榆生的来意。
袁榆生立马感到一丝的寒意,压力陡增。心里咯噔一响,暗道坏了。
华兴军能走到今天,袁榆生还是功不可没。
“行吧,正合朕的心意,你下去后让人把那小子唤上来,朕要叮嘱他几句。”
赵烈文推荐一人,对他信心满满。
左宗棠连忙休书一封,把昆明的现状告知了张遇春,让他先做等待,若是大军染上了瘟疫,那就得不偿失了。
赵烈文再次劝谏了声,上次二人就商议过一次,但是因为曾国荃还不甘心,就一直拖到了现在。如今大势已去,昆明又瘟疫横行,再也没有势力来对抗华兴军。
曾国荃把军报递给了皇座下的赵烈文,心力交瘁,马上就扛不住了。
亲兵哪里认识他是谁,连忙催促他离开。嘴里还碎碎的骂了句,“大总统一天公事繁忙,哪里是谁相见就能见的。”
袁榆生一肚子闷气,大骂亲兵狗眼看人低。两人正争吵的时候,正好碰见王树茂从府里出来。
“那小弟就开门见山了,小弟这次前来,是为了叔父的事情。他想和你和谈,同意你的要求。退守缅甸。”
“皇上,趁着我们还是数十万的兵马,赶紧派人与乔志清和亲吧。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就按照乔志清所说,退守缅甸做个缅甸王。等日后实力强大,再入主中原不迟!”
“这件事非你的侄女婿袁榆生莫属,此子虽然志大才疏,但是却口舌伶俐,和_图_书而且和乔志清颇有交情。他要是出马的话,保证水到渠成。”
对昆明的难民严加防范,不想瘟疫也跑到大理来。
赵烈文瞪大了双眼,心中暗自惊讶,华兴军的实力也太匪夷所思了。
让曾国荃保留军队,主要还是因为缅甸和印度毗邻。那里可是英国的殖民地,让曾国荃看个门也不错。
张遇春可不知道瘟疫爆发的事情,仍是一路高歌猛进。从昭通府一直打到了会泽县,距离昆明仅有三百里之遥。
好在他对南京也不陌生,乘坐了辆出租马车,到了总统府的门口。拿出帖子,让亲兵给乔志清通传一下。
曾国荃也让前线的各城挂出了免战牌,曾国荃、郭嵩焘、刘坤一,三路大军正忙着扑救瘟疫,正好腾出了时间。
乔志清放下了茶碗,脸上马上就变了颜色。
袁榆生紧低着头,眼珠子乱转。
“皇上放心,任凭乔志清是铁石心肠,侄儿也能把此事给谈拢了。”
乔志清正在书房批阅着曲靖城发来的军报,对昆明城爆发的瘟疫非常的重视。特意让马荀调派了大批的药材,给云南运送了过去。还请了好几个手段高明的军医,也赶赴了云南查看疫情。
“皇上能为黎民百姓着想,当真是福恩厚照,云南的百姓一定会念及皇上的大恩。”
张遇春随即在会泽县驻防了下来,正好等待补给的到来。
“平身吧,你不用紧张,朕让你过来是想交代你一件大事。”
曾国荃抬了抬手,都没有正眼看袁榆生。
尤其是在他踏上m•hetushu.com南京城之后,立马就被里面的繁荣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好说,好说。你先别急,一切都好商量。”
话音落,王树茂便带着袁榆生进了书房。
源源不断的军报飞往了曾国荃手里,这位饱经沙场的老将也一时慌乱无措。不得已把刚派出支援昆明的大军,还没走到半路就又撤掉了回来。
曾国荃把一封公文,让侍女递给了袁榆生。再次叮嘱了一声,就怕出个什么差错。
城内的道路宽敞平整,全都是用青石板铺筑,仍然保持古色古香的味道,倒也和城外的柏油马路有不同的味道。
“原来是这样,那你说说你叔父的条件吧!”
曾国荃叹了口气,看着墙上的地形图满是压力。
“皇上万岁,不知道您唤侄儿何事?”
“不知道袁兄弟来南京何事?这次前来就多玩几天,一切费用由为兄承担。”
路过城墙,城内到处都是三四层的高楼耸立。最高的楼房竟然有五六层之高,都不知道是怎么建起来的。
曾国荃淡淡的交代了句,言语中还是满不甘心。
袁榆生连忙拍了下马屁,他在这方面可是造诣匪浅。
曾国荃靠在椅背上闭眼斟酌了一会,好半天才睁开了眼睛,缓声道,“惠甫兄,就按照你说的办吧。你说派谁去和乔志清和谈最合适?”
期间还把这个消息专门告诉了曾纪芸,曾纪芸也交给他一个包裹,让他亲手交在乔志清的手上。
赵烈文心里一咯噔,终于忍不住想劝说曾国荃一句。
“榆生啊,当年的形势朕不说你也和*图*书知道。华兴军四路大军已经打到家门口了,我们再抵抗下去也没有意义。所以朕打算和乔志清修好,答应他所有的条件,把纪芸许配给他。”
“第一条,第二条我都同意。至于第三条,你回去告诉你的叔父,让他按照我的意思办理就是。缅甸国可以有新汉军,可以由财政、民政大权,但是主权一定属于中国。这个不能商议,也是我最后的底线。”
袁榆生信誓旦旦的下了保证。
“难道他们已经把太平军给剿灭了?”
王树茂对袁榆生也不生疏,一眼就认出了他。
“惠甫兄但说无妨!”
曾国荃都快要火烧眉毛了,哪里还有什么忌讳。
“惠甫兄,昭通城也刚刚得来消息。华兴军的一路大军已经从四川南下了,刚刚进入云南境内。如今东西两面华兴军进攻,昆明危矣,败亡是早晚的事情。”
乔志清招呼着袁榆生在卧榻坐了下来,给自己和他各满了杯热茶。
王树茂把袁榆生送到,抱拳就离开了书房。
袁榆生说明了来意,直接跟着王树茂进了总统府。路过亲兵身边的时候,还狠狠的在亲兵的帽檐上拍了下。
“没错,重庆和成都已经全部失陷,四川已经彻底沦为华兴军的掌控之中!”
乔志清冷冷的道了出来,暗骂曾国荃这个老东西不识抬举。
瘟疫的源头正是两百里外的曲靖城,当日双方在曲靖城外大战,尸体堆积如山,腐水灌进大河。
“多谢皇上,皇上请讲,侄儿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那你们聊,我还有事要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