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9章 私生子

然后分兵两路,一路进攻西部重地,邦艾、三帕兰、格拉吞本。一路进攻东部重地,邦帕利、邦波、邦巴功。
本来他已经筹募了十万的大军,部署在曼谷的东、西、北,三面设防,南面就是茫茫的大海。
乔志清满脸严肃的对魏子悠吩咐了一声,手指不断的敲击着书桌。
这个小家伙也越来越可爱,虎头虎脑的,跟乔志清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密信上还列举了几位相关王族的话语,说的有模有样,都赶上小报的花边新闻了。
左宗棠和郭嵩焘指挥新六军和新七军,只用了三天的时间便攻下了北部重地巴革城,打开了曼谷的大门。
在南京再建造一个万国公馆,专门软禁那些以前的王宫贵族,免得他们留在国内捣乱。
如今华兴军东南要占领马六甲海峡,东部要在日本插上一脚,西部要平定作乱的回人。
苏三娘满怀好奇看着乔志清。
若是这个孩子真是他所出,按照这样的思路发展下去。要是哪一天同治帝身亡,慈禧必然要立这个孩子为帝。
苏三娘也不想打扰他办公,扭着娇躯回了住处陪儿子去了。
魏子悠捂着嘴笑了下,从公文包里拿出了那个密信。
乔志清心里暗骂了一声,恨不得把慈禧那个骚蹄子按在床上也非礼一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洗当日耻辱。
“怎么会是小事?当初你卖给荣禄军火时我也知道,这些枪弹起码也值个五十万两银子,你就这么痛快的给了孟来财?”
魏子和图书悠笑的更加的厉害,连娇躯都忍不住颤抖了下。
乔志清手上的军报,是昨天暹罗国发来的。
“您还是自己看吧,说出来怪不好啥意思的!”
“这不该你问,你办好自己的事情就行。还有把这两封军报,给越南过的冯子材和暹罗国的左宗棠发出去。”
乔志清放下了密信也轻笑了下,但是脑中突然如同电流穿过,手指一哆嗦又拿起这份密信仔细看了起来。
“莫非这一切都是慈禧在设局,想在最关键的时候把这个底牌打出来?”
乔志清这一个月轮流着伺候新婚的三个小媳妇,也没有兴趣再做这事。
冯子材接连攻占了越中沿海一带的岘港、会安、广义三座城池后。因为补给线拉的太长,内陆的越南反叛势力还未清剿。所以冯子材暂时停止了进攻的脚步,一方面清剿内陆山区的反叛势力,一方面等待南海舰队南下,在海上进行协助。
冯子材的军报发回去之后,乔志清当下给了批复。
魏子悠心里知道,那是乔志清紧张时的下意识动作。
后来经过慈禧的调解,此事就不了了之。但是奕譞从此就辞去了所有的职务,终日在家里饮酒作乐,也不再搭理这位大福晋。
如今她有了乔武捷,心思全部放在他的身上。
对待恶狗,只有把他给彻底打瘫了,它才会乖乖的摇尾乞怜。
但是阮朝的旧部不服统治,辅佐阮福升的侄子阮福山在越南的南部西贡称帝。
泰国这些勤王的兵马,因为是多山地,和-图-书全都是步兵。而且武器都是刀枪棍棒,华兴军几乎是一扫而过。
“乔大哥,这件事有什么重要的吗?”
据火狐多方考证,两人闹掰的缘由,是因为这位慈禧的妹妹,生的儿子似乎不是醇亲王的。
曼谷城随即和平拿下,左宗棠和郭嵩焘联名发了军报,询问乔志清如何处理拉玛四世。
那乔志清就是和自己的儿子在争天下,绝对会成为历史的一大笑柄。
乔志清想到这里,也给冯子材去了封书信。让他把越南国王阮福升,还有所有的王公贵族,全部押赴回南京。
苏三娘送走了孟来财后,心情畅快的回了书房。在卧榻上坐下后,给自己和乔志清各自斟了杯热茶。
“报告总统,您找我!”
乔志清的脑中急速的旋转,越想心里越是郁愤,有种被人玩在鼓里的感觉。
同治皇帝过世后,便由他接管了满清的政权。
越南也暂时出现南北分治的局面,和后世的越南还有些相似。
“子悠,日本和山西都有消息吗?”
按照密信上所提供的时间推算,慈禧妹妹婉贞诞生儿子的那天,刚好就是自己赴京城受封的日子。
苏三娘笑了笑,破天荒的竟然主动在乔志清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拉玛四世终于意识到了华兴军的可怕,他本就是个信佛之人,不想给暹罗国带来杀孽。于是主动的宣布退位,与华兴军递交友好条约,把大权让给了郑泰。
“志清,今天真是多谢谢你了,我还以为你不会答应呢。”
在军www.hetushu.com报中严令冯子材,对待一切不服管束的反叛分子。不管老如妇孺还是青壮年,全部格杀勿论。
现在还没有精力北伐,只能扶植一股势力拖住清廷。
冯子材受到军报后,立马就放开了手脚。只要是遇到零散的反叛军队,也不再实行俘虏政策,全部格杀勿论。
“怎么会,我苏三娘的老公可是个盖世英雄。”
各个都跟猴子一样,在山里面完全就是他们的天下。
女人不管在哪个时代都一样,对这些八卦的新闻都好奇不已。
这些越南人完全不似泰国人那般温和,一点都不服从华兴军的镇压。
虽然越南的都城很早就被拿下,李光耀也已经开始接管越南的政权。
现在已经学会了走路,每日里疯跑个不行,一点都安静不下来。
乔志清冷冷的回了一句,完全没有了平日的随和。
乔志清微微一笑,在她的对面做了下来。
暹罗国国王拉玛四世,已经向左宗棠乞降。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醇亲王奕譞去年来南京和谈的时候,乔志清也见过。
“还没有,不过清廷却传回来一个好玩的消息。不怎么重要,刚才也没有通报给你。”
若是乔志清步步紧逼,慈禧在鱼死网破的时候,肯定会把这个消息宣告天下。
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情,就在这位小阿哥牙牙学语的时候,两人却不知道为何大吵大闹了起来。还闹到了慈禧那里,听说奕譞还冒着极大的风险,要把这个婉贞休掉。
密信上面转载了一段北京城的趣和_图_书闻,最近四九城的王公贵族关注最高的,不是哪家戏班子出了个名角,而是把目光全集中在醇亲王奕譞的身上。
刚好此时孟来财找上门来,乔志清一方面送了人情,一方面又让清廷再忙活一阵,当真是一举两得。
“乔大哥,你说这位福晋好不好笑,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学会偷人了。哈哈,当真是把爱新觉罗家的脸都丢尽了。”
“什么事这么好笑?”
孟来财也是想到了这点,才敢亲自赴南京冒险求援。
魏子悠在一旁偷乐了下,对这件事相当的敢兴趣。
有的暹罗国的军队,听到了迫击炮爆炸的轰响。完全就跪了下来,祈求天神饶命。
中国抽出手把这条狗狠揍了一顿,之后才变得安静了下来,但是随后又开始和中国争抢起了南海。不但是养不熟,而且打不垮。一缓过精神就上蹿下跳,想和主人一较高下。
“子悠,你传令给京城的火狐,让他们把此事当做一个要事来查。一定要确认此事是不是真的?还有这位小阿哥出生的具体日期是哪天?”
反叛分子要是逃到了山里,能进就进,不能进就防火烧山。
魏子悠也收起了笑容,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会这么巧吧!”
乔志清反复在脑海里搜刮着这个拉玛四世的资料,大致的记得这个国王好像还喜欢天文历法,正好把他请到南京学习。
比起左宗棠和郭嵩焘来,平定越南的老将冯子材就困难了许多。
“三娘,你真把你的老公当成抠门的山西商人了?”
乔志清和_图_书笑了笑,抿了口茶把手上拟定好的军报检查了一遍。
乔志清本来就对这些越南人不怎么喜欢,后世的中国为了越南的解放斗争,援助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是这条狗就是养不熟,最后反过来竟然咬了主子一口。
乔志清好奇的放下手中的军报,拿起密信看了起来。
魏子悠也不敢再开玩笑,接过军报后便出了门去。
乔志清笑了笑,嘴上却不告诉苏三娘心里的想法。
“是,总统。”
乔志清心里暗自嘀咕了下,脑门上都渗出了冷汗。虽然已经过去两年,但他对当日被人非礼的事情,仍旧耿耿于怀。
一时间,越北反叛分子的气焰被强行镇压了下去,全部朝越南南部逃去。
“厉害,厉害,果然不愧是慈禧太后。设计这般的巧妙,的确是一条绝佳的后路。进可攻,退可守。若是清廷战败,那这孩子必然也能在自己这里分得一片天地。”
“怎么了?这点小事把你高兴成这个样子?”
虽然心猿意马的盯着苏三娘的丰乳看了看,但还是耐下性子在办公桌前批阅起了公文。
乔志清让亲兵把魏子悠喊了过来,魏子悠迈着轻盈的小步子,一进门就俏皮的给乔志清敬了个军礼。
这位亲王不像是个纨绔子弟,做事还很有能力。应该不会胡闹,确实是事出有因。
乔志清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在他穿越前的历史上,叶赫那拉·婉贞可是光绪帝的亲生母亲。
这位亲王的大福晋,也就是慈禧太后的妹妹叶赫那拉·婉贞诞下一子,今年刚满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