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2章 平定南洋八

陈韶英派出了细作打探消息,他手下有不少马来本地人,混在人群中也没有人怀疑。
一队在院墙上开枪射击完毕,立马跳下来更换弹药,由已经做好开枪准备的第二队上墙射击。
“开枪,快开枪!”
阿卜杜拉接过了望远镜,满是不在意的问了一句。
“混蛋,这些华人真是可恶,这么快就想和我们撇清关系了!”
机枪连十挺远征重机枪,每挺相距二十米,在两百米的战线上同时发出了嘶吼。
两军相距五百多米的时候,裴仁凯不慌不忙的对传令兵下了指示,
吉兰丹州的苏丹穆罕默德沙,气氛的大跳了起来。
阿卜杜拉对天鸣放一枪,四面围困的土著顿时就朝陈家冲击了上去。
“砰!”
陈韶英眉心紧皱,心里反复的思量。他现在也不指望这些土著能守住华人城,要是明天华兴军控制了华人城,自己若是收留土著,那可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撤,快撤!”
“他们厉害吗?”
管家吴德贤冲进了陈韶英的房间,慌忙汇报一声。满脸都是被硝烟熏黑的痕迹,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中团和右团也相继攻占了三座城门,从其他三面往城内开进。
在步枪对城门上的土著绝对的火力压制后,士兵们把手榴弹捆在一起堆积在城门的下面,“轰”的一声巨响就把城门炸成了碎片。
裴仁凯满脸轻松的摇了摇头,他不想过早的开枪,让这群乌合之众受到阻击散去。
地上完全被尸体所覆盖,像是一把用尸http://www•hetushu•com体做成的摇扇。
冲击的土著人潮顿时如同猛踩刹车的货车一样,因为惯性,前面突然被子弹剥开一层,后面的人潮又往前涌上一层。
冲击的人群中终于有人掉头逃跑,侥幸存活的土著一下子四散逃离。
丁加奴州的苏丹奥马尔沙,也是郁愤的大发雷霆。
土著们只在城内嘚瑟了一天,没想到风云突变。昨日还是一匹恶狼,今日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左团总共才一千五百多人,比起土著们的两三万人来说,阿卜杜拉确实有资本不放在眼里。
细作不断的把消息传回,陈韶英大吃一惊,跺着脚大骂了一句,怎么也没想到这三千多人的华兴军竟然打胜了。
“苏丹,你看那里!”
战斗一直持续到了半夜,土著们冲上一次,被打下去一次。双方都有些筋疲力尽,在黑夜里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只能看见院墙上不断的有火星冒出,像是一道道光束齐射。
阿卜杜拉的手下阿布。巴卡尔,端着望远镜搜寻了半天,终于发现了城南外刚刚露出头的华兴军。
“旅长,还不开枪吗?”
原族长陈三泰,老二陈韶华,老四陈韶关现在也被关押在后院的柴房里,陈家再没有人敢违背陈韶英的意思。
双方相距二百米的时候,裴仁凯还是没有下达射击的命令。
裴仁凯再次下达命令,对趴伏在最前面,早已准备就绪的机枪连挥下了手中的军刀。
左团很快就变换成半圆形的枪hetushu.com阵,黑洞洞的枪口只对着前面。就像一只刺猬一样,把身上的尖刺全部竖了起来。
此时,双方已经相距一百五十多米,面对面连脸都可以看清楚。
本来就没有组织的土著,加上天黑,就更加的没有组织。
此时城内的土著基本上都聚拢了过来,足足还有上万人之多。
本来还有上千把洋枪,都不能有效发挥他的优势。冲击一开始,前面的人胡乱晃荡着,后面的人都把握不住方向,怕开枪上了自己人。
阿卜杜拉眼见形势不对,早就带人撤离到了城内。其他三座城门同时也遭到了猛攻。
阿卜杜拉拍着他的肩膀冷笑了声,让身边的传令兵下令士兵出城迎战。
“好,马上集结队伍,把陈家人杀个一干二净!”
吉兰丹州的苏丹穆罕默德沙,慌忙组织起四处逃散的士兵,找到阿卜杜拉后,着急的询问了一句。
城外一片大乱,方才还嚣张不可一世的土著。如今变成了无头的苍蝇,没有一点组织的乱窜。
“巴卡尔,你是被他们吓破胆子了吧,你看看他们总共才多少人!”
“很厉害,他们的武器比英国佬的还要厉害!”
“不急,再等等!”
仅仅两米多高的城墙哪里会起作用,根本就没动用迫击炮。
方才进攻的二三万土著,死的死,逃的逃,最后逃回城内的只有五千多人。
众苏丹分别领了一队人马,把陈家的四面团团围住。
“阿卜杜拉苏丹,我就说不能相信这些华人,昨天真应该把这里www•hetushu.com拿下来。咱们马上杀进去,让他们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但是散乱的人群,哪里找的见的手下。除了零星的几声枪响,根本就没有人响应。
陈府的管家吴德仁已经投靠了陈韶英,认他当了族长。
土著们越冲击越是有信心,似乎胜利就在眼前。两兵若是相交,这一千多人再厉害,也不是二万多人的对手。
“吴管家,快让族人们挡住这些土著,拼死也不能让他们进陈家!”
一时间,城内两万多土著大军全部从南门出去,一窝蜂的朝华兴军涌上前去。
“报!族长,我们的弹药不多了,土著们还在冲击!”
阿卜杜拉右手一挥,带着众苏丹和残兵败将,迅速的朝陈家的府宅逃窜了过去。
“华人就是华人,永远是一群懦弱的羔羊!”
没过一会,果然有不少的土著往陈家涌了上来。此时天色已黑,众土著都打着火把,把陈家的外面都映照的跟白昼一样。
“我们老爷身体不适,不能招待众位贵宾,你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华人城的城墙是按照中国大陆的样式修建,不过只有两米多高,三米多厚。
“走,去陈家宅院防守!”
这场攻城战也不同以往在国内的战斗,根本不用担心误伤百姓。只要看见人影,便立即开枪射杀。
一阵阵扣人心弦的枪声终于响起,整个半圆形的枪阵几乎是同时开火。
但是远征机枪开火后,每分钟十挺机枪,将近有三千发子弹射出。
陈家宅院防守的族人倒是训练和_图_书有素,分成三队。
土著们相继的从南门冲了出来,在城外的宽阔地上就如同数万只蚂蚁向一颗米粒聚拢。乌压压的一群挨着一群,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嘴里发出狂热的咆哮。
“嘟、嘟、嘟、嘟”
“进攻!”
“族长,不好了,土著们撤回城内,都往咱陈家的宅子聚过来了。”
“变换枪阵!”
加上一千五百多支步枪配合,土著们顿时就被笼罩在了枪林弹雨之中。华兴军面前方圆两百米的距离内,再也没有一个能够站起来的人。
天色渐黑,为了避免土著们趁着夜色突围。裴仁凯当下传令各团撤到城墙上驻防,等到天亮后继续剿灭城内的土著。
其他苏丹也是同样的心情,冲着陈家宅院愤怒的咆哮起来。
“对,杀进去!杀过这些华人!”
土著们本来就准备掉头撤退,都不是什么正规军,哪里会舍得拼命。
城墙上的阿卜杜拉瞪大了眼睛,见兵马溃散后,连忙下令手下在城墙上布防,妄图依靠城墙挡住华兴军冲击的脚步。
“阿卜杜拉苏丹,我们怎么办?四个城门都被华人大军给封锁了!”
“这些马来人可真是一群饭桶,三万多人连三千人都打不过,一群饭桶!”
阿卜杜拉大吼了一声,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
双方距离百米的时候,阿卜杜拉看着陈家的院墙上戒备森严,心里暗道一声不好,派人上前对着陈家大呼了一声。
吴管家连忙出了门去,对族内的子弟安排交代了下。
“预备,射击!”
左团长张hetushu.com树义面色着急的对裴仁凯大呼了一声。
管家吴德仁打着纸卷的喇叭,对着来人大声回应了一句。
“是,我这就去吩咐!”
在两百米的距离内,土著们避无可避。枪声落后对面便有土著倒下,人潮被子弹剥开一层又一层,足有数千人躺倒在了血泊之中。
华兴军的子弹如同狂风一样,刮过一阵又是一阵。短短的几分钟内,冲击的土著便被打懵了。
“嘣、嘣、嘣、嘣”
“陈家的人听着,我是雪兰莪州的苏丹阿卜杜拉,快点开门,让我们进去!”
裴仁凯军刀一指,左团便组成冲锋的队形,冲华人城冲击了上去。
“真主啊,这是一群什么人!”
三队人轮流射击,加上四面的各大炮轮射。土著一时被打的焦头烂额,还真拿陈家没有办法。
陈家足有三千多人,全都端起了洋枪各就各位,准备防御土著的冲击。
阿卜杜拉的脸上一阵轻笑,在城墙上远远看去,华兴军已经被冲击的人群淹没,胜利马上就有个分晓。
阿布。巴卡尔紧张的道了一句,想起刚才逃命的情景,心里还是有些后怕。
惊慌失措的土著们终于意识到了华兴军的可怕,猛然想起自己手里也有家伙,急忙大喊了一声。
双方相距一百米的时候,裴仁凯终于挥下了手中的军刀,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机枪连准备!开火!”
裴仁凯只带着左团进攻南门,中团和右团分别防守看守其他三座城门,防止土著们突围。
在阿卜杜拉和其他四位苏丹的眼中,华兴军确实构不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