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3章 平定南洋九

“哈哈,想不到连你的同族也容纳不了你,拿命来吧!”
在院墙四处都断了弹药之后,陈韶英还算镇定,急忙派人四处喊话,吩咐众族人准备拼刺刀。
直到夜深后,再也没有土著敢往外突围,谁也不想白白的送死。
在院墙上开完枪的一队族人,换下来后,却发现身后的弹药箱已空。
华兴军驻防各个城门,沿着城墙一字排开。每隔二十米,便有一队人马防守。
陈家族人抑制不住的大叫起来,一时回光返照般充满了力量,竟在土著里四处砍杀了起来。
“这是你自作自受,这些土著本来就是你招惹过来的!”
两人交手了几十个会和,浑身上下都被砍得鲜血直流,大刀上都各自沾满了对方的鲜血。
“嘣,嘣,嘣,嘣!”
因为华兴军对华人们有过承诺,不干涉华人城的事情。所以也任由陈家控制柔佛海峡,并没有派军舰驻防。
“族长,他们怕是临死还要拉上我们陈家当垫背的人!”
阿卜杜拉在土著们三番两次的冲击无果之后,终于改变了方法,按照队形把手下的士兵一个个按照队形排列起来。最大程度的发挥洋枪的威力,先压制住院墙的火力。等双方距离缩短后,再让后面手持冷兵器的土著猛冲。
“没弹药了,我们也没弹药了!”
胜利的天平越来越像土著倾斜,陈家的族人们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陈家的族人已经被土著团团围困,经过一夜的战斗,死伤过半,只剩下了一千多人http://www.hetushu.com
一时间,几乎有数百个土著从这个缺口涌进了陈家。双方拿着不同的武器,全部混战在了一起。
华兴军终于赶了过来,冲进陈家后,对准土著们就开枪射杀了起来。
“陈韶英,拿命来,我让你们陈家所有人都为我们陪葬!”
就在这时,一时时剧烈的枪响划破整个陈家的上空。
“陈韶英!你个畜生,拿命来!”
虽然他对陈韶英印象不好,但也不想眼睁睁看着他被土著杀死。当阿卜杜拉挥刀砍向陈韶英的时候,裴仁凯也同时扣动了手中驳壳枪的扳机。
陈韶英自幼习武,练得一身好武艺,哪里会那么容易就被杀死。
“哼哼,我说过了,就是死,也要带上你们陈家!”
“你下去告诉大家,一定要坚持到天亮,天亮后华兴军就会打过来!
裴仁凯也举着驳壳枪赶到了陈家的府宅,对着士兵们就下了命令。
如此进攻了一次之后,虽然再次被陈家打退,但是却效果良好。
三更时分,陈家和土著的战斗已经处于胶着状态。
阿卜杜拉嘴角抽动了一下,再次挥刀就朝陈韶英的身上砍了上去。
“你这狗华人,还有脸来问我。我们弟兄本来走投无路,想找你们陈家暂避一晚。但是你们竟然忘恩负义,把我们拒之门。今天所有陈家的人都得死,我们就是全死了,也要拉上你们!”
土著们跑的再快,哪里能跑得过子弹。枪声密布,不断的有土著倒m.hetushu.com在了枪口之下。
土著们嘶声大叫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往院墙涌了上去。
刀光在火把下闪着寒光,每一次挥出就血溅三尺。
“……”
土著们再次按照这种法子,对着院墙发起进攻。
“陈韶英,就是死,我也要带上你!”
陈韶英赶紧吩咐了声,让自己的家属都上了二楼。安排亲信专门防守。安排好一切后,自己也出了门去亲自指挥战斗。
“哈哈,华人们没子弹了!给我冲啊!”
天色渐明,众人都扔掉了火把,双手持着武器拼命厮杀。
裴仁凯对陈家满心的鄙视,为了一己私利,竟然陷整个华人城的其他家族于不顾。
“快,上刺刀,坚持住,天马上就要亮了!”
身旁的土著想要上前帮他,但是都被他喝退。他想亲手砍了陈韶英,以报心中之仇。
“没弹药了,快那弹药上来!”
向导是李家的族人,对城内的情况清清楚楚,知道一定是土著和陈家的子弟交上火了。
陈家的子弟也不甘侮辱,持刀就和土著们厮杀了起来。
土著们当然知道华兴军的厉害,一听到枪响就急忙四散逃离,也不管面前的陈家族人。
阿卜杜拉冷笑了声,当下挥手让土著们继续发起进攻。
裴仁凯一听就气的咬牙切齿,心里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土著大军为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全部过海。
裴仁凯已经指挥完了战斗,饶有兴趣的看着场中唯一还在拼杀的两个人。听着他们的对话,也知道那华人正是http://www.hetushu.com引狼入室的陈韶英。
陈韶英满脸凶横的冲阿卜杜拉咆哮一声。
陈韶英虽然为人心狠手辣,但是确实是个有能力的人。
吴德贤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子,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阿卜杜拉也是第一次发现了枪阵的重要性,但是为时已晚,此时手下已经不足万人。
这个夜晚对于陈家人来说,过得异常的漫长。所有人都筋疲力尽,一步步的后撤,眼看着就要被土著们围困起来。
“李家兄弟,我陈家沦落于此,你终于高兴了吧!”
陈家的族人终于有了死伤,虽然土著的洋枪射击并不连贯,但是子弹不长眼,有的族人一不小心,就被子弹打穿。
双方暂时都停止了厮杀,陈韶英对着土著就大吼了一声。
城墙边上的枪声渐渐停歇后,城中心却传来了枪声,而且越来越过密集。
陈韶英嘶嚎了一声,看着越来越少的族人,不住的悲从心来,暗暗后悔走错了一步。千算万算,没想到华兴军如此的厉害。当真是一着不慎,满盘全输。
陈家的人在另一面拼死抵抗,上来一个土著,便用刺刀捅死一个。
冷兵器作战,就是靠个人多势众。陈家剩下的族人虽然都相当勇猛,但是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再加上一夜没有休息,一会便坚持不住,不断的被砍死在乱刀之中。
“兄弟们,华兴军来啦!华兴军来啦!”
在局面逐渐平息后,向导在人群里终于发现了陈韶英。他和阿卜杜拉还在相互厮杀,身上血肉模www.hetushu•com糊的已经不成样子。
阿卜杜拉大声的冷笑起来,他已经决心一死,但是临死之前也要把陈韶英带走。
阿卜杜拉双眼血红,虽然左臂已经被砍的不能动弹,但是还是咆哮了一声,继续和陈韶英厮杀起来。
“阿卜杜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亏我们还是同盟,你不去突围,反倒派人来进攻我们陈家!”
“阿卜杜拉,你就听我一句,别再纠缠了,快带着你的手下逃命吧!”
阿卜杜拉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持刀对着陈韶英就喝骂了一句。
一声枪响再次在陈家大院响起,子弹从枪口崩裂而出,准确的打在阿卜杜拉的右臂之上。
夜黑后果然有不少的土著突围,但是冲上来一批,便被华兴军强大的火力打死一批。
“突围?哼哼,那是等杀掉你们以后的事情了!”
“……”
还有上千的土著颇有胆量的组织起来,向华兴军主动进攻。但是都是端着大刀长矛,刚冲到半截就被枪阵打死。
阿卜杜拉亲自上阵,在人群里冲着陈韶英的方向不断的砍杀,硬是杀出一条血路,终于和陈韶英交上了手。
“妈的,拼啦!”
陈韶英和陈家重要人物都在客厅等候消息,一听管家的汇报,慌忙都站起了身子。
但是院墙毕竟不是城墙,土著们找了一根撞木,往墙上一撞,便把院墙的一处撞塌。
向导大喝一声,他的父母都在前天被土著害死。面对陈韶英,他是满肚子的愤怒,恨不得活吞了他。
陈韶英和阿卜杜拉暂时分开后,抽空对着向导近和-图-书乎哀嚎了起来。
他对陈家的过河拆桥气氛不已,虽然自己也打陈家的注意,但是毕竟土著们进城后,给陈家留了下来。
陈韶英最后劝说了一句,心里也不抱有希望。如今土著明显占有优势,还有七百千人,而陈家子弟只剩下上千人。
“难道天要亡我们陈家!”
“阿卜杜拉,如今天色已亮,华兴军马上就会攻打过来。你们要是现在突围,那还有一丝的机会!”
陈家宽阔的花园里,到处都是倒地身亡的土著尸体。
没过一会,土著们便死伤过半,剩下的人再也不敢反抗,全都跪地举手投降。
此时陈家如此行事,也让阿卜杜拉做了和陈家同归于尽的决定。
陈家族人都能听懂马来语,听到阿卜杜拉口出狂言,全都是两眼愤怒的几乎要喷出火来。
按照从前制定的计划,海峡中有陈家的货船防守,土著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过海。
“杀啊!”
“什么?这些土著真是疯了,他们不敢进突围,要我们陈家做什么?”
“快,把这些土著全部射杀,一个不留!”
城中心的枪声持续到后半夜,裴仁凯存心想给陈家一点教训,也没有派出一个人支援。他心里也知道,依靠陈家的底子,坚持一个晚上绝对没有问题。
他连忙跟裴仁凯哭诉了陈家勾结土著的事情,把陈家怎么用货船转运土著,怎么让土著消灭其他的家族,讲的一清二楚。
本来裴仁凯打算派出一个小队前去侦查情况,但是此次负责带路的向导连忙劝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