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0章 进军大西北五

战马和骑兵的尸体在城外铺满了一地,浓烈的血腥味不断的回荡在战场之上。在战斗打响时,每面城墙还有上万匹的战马冲锋,此时却已倒下了一大半。
马殿魁当下被浇了盆凉水,瞬间就清醒了下来。全身渗出了一身的冷汗,此时已经错过了战机,要是再不走,很快就会被华兴军包了饺子。
张闲也打开了城门,组织百姓出城和华兴军一起打扫战场。
“还有什么消息?”
魏子悠读完了另一封报告,再次递给了乔志清。
战斗从早上打到了中午,在回军的骑兵冲锋了十几次后。马殿魁终于下令撤兵,带着最后一批骑兵慌忙离开了战场。
“兰州军区的司令张闲来信,回军的一路骑兵在上星期侵犯陕北的定边县。驻防在定边县的新十一军左师右旅全力抵抗,共打死回军骑兵两万四千五十八人,战马两万三千匹,俘获战马一千多匹。回人对陕北的汉人采取报复性屠杀,共洗劫十五个村庄,有上千多汉人的百姓遇害。”
上天好似要故意给乔志清凑个男女平等,现在儿子和女儿正好各有三人。
魏子悠简单汇报了下,把军报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
乔志清轻笑着冲这个小妮子摆了摆手,没想过这丫头整日里笑的没心没肺的,还能说出这么贴心的话。
回人骑兵还没有进入盐池境内,马殿魁就决定报复汉人。于是上万的骑兵一路朝西南奔进,并不去招惹大的县城。沿途只要是见到汉人的村寨,就全部洗劫一空,完事再和_图_书一把火烧个干净。
但是时代变了,面对华兴军枪林弹雨,回军的骑兵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战马嘶鸣着一匹匹倒在血泊之中,战场上血糊糊的一片,如同修罗地狱一般。
他前几天已经找洪仁玕专门谈过此事,让他尽快的组建山西的各级班子,在年后到山西赴人。
“还有?”魏子悠眼珠子一转,俏皮的问道,“还有再过一周就是大年三十了,我们国安局要不要放个短假,和家人吃个年夜饭?”
他不想让那些旧官僚旧思想的人分享胜利的果实,宁可慢上一步,等待华兴书院的年轻人毕业,然后分发到各地为官。
这些经过训练的战马,此时也变的异常的狂躁起来。拼命的挣扎着,想调转马头往回跑去。
马殿魁带着参与骑兵悻悻的返回,一路上越想越是憋屈。三万多的骑兵,返回时只剩下了不到一万。他从来都不没想到自己会败的这么惨,竟然死伤过半,也没有踏进定边县一步。
乔志清点了点头,把手上的两封军报还给了魏子悠。
他还寄希望于让李济世研制的病毒,要是真的投入战场,华兴军的伤亡会更大几率的减少。
马殿魁注定为他的战术失误付出代价,他此时就像是一个输红眼的赌徒一样,满心的不甘,恨不得把身上所有的家当都压上去。一次次的挥下手中的令旗,继续让手下发起冲击。
山西的各级城市目前完全处于军管状态之中,会在很大程度上分散王世杰的精力,这m.hetushu.com也是乔志清不希望看到的。
乔志清此时正忙得不亦乐乎,在三天之内,接连得了一子两女。
说来也是,若不是张闲碰巧发现了回人的探子,没有让华兴军做好防御准备,说不定马殿魁还真偷袭得手。
定边县和回人短暂的交锋,张闲很快做了报告发往太原和南京,通知王世杰和乔志清知晓。
魏子悠拿上军报,满是关系的嘱咐了一句,那神色就跟乔志清的夫人一样。
那密集的枪弹从不间断,在一百米的距离内更具有杀伤性。
魏子悠看着他疲倦的样子,心里有些为他心疼。
“山西的晋商已经达成协议,准备在开春后投资修建一条贯穿山西南北的铁路。太原钢铁厂也收到了第一笔铁轨订单,正在抓紧时间铸造钢轨。太原钢铁厂厂长乔耀光,想让你指派一些专业性的人才做技术顾问。”
“还有什么吗?”
对于宁夏的战事,乔志清仍是采取积极防御的措施,只等开春后对宁夏动手。
“乔大哥,你要瞌睡的话,我待会再过来给你汇报,也不是什么大的消息。”
“你就好,把这两封军报发出去吧,我已经做了批复,他们知道该怎么处理。”
回军骑兵距离城墙越近,所承受了阻击就越大。华兴军在张闲的指挥下,不断的前后两排交叉射击。
乔志清起身伸了个懒腰,正准备在卧榻上躺上一会,门外就有亲兵来通传,南京医学院的院长李济世在门外求见。
要知道现在华兴军全部依靠枪http://m.hetushu.com炮,对于冷兵器对抗完全没有实战的经验。
天黑后,刘黑娃手下的其他两个团也增援而来,正好赶上了大吃一顿。
乔志清也是把自己的志向寄托在这些孩子的身上,所以姓名并没有按照乔志清的族谱来取。
城内的百姓密切的注视着城外的军情,在房梁上。树梢上都爬了人,对战况进行实时转播。
但是事与愿违,城墙的枪声还在继续,冲锋在最前面的骑兵终于放了一轮的弓箭。但是箭雨七零八落的在城墙的前面落下后,射箭的人却全部被打成了筛子。
当然,要是城内的华兴军还拿着大刀长矛,仅仅一个团不到两千人的守城,挡不住回人骑兵的一次冲锋。
“是!总统大人。”
曾纪芸和潘巧玉各诞下一女,分别取名乔倾国,和乔倾城,也是希望两个女儿能和她们的母亲一样,长大后倾国倾城。
“那我先走了啊,乔大哥。您要是累的话就躺倒卧榻上先睡一会,事情哪里有忙完的时候,要保重身子要紧。”
“太好了,多谢乔大哥。你放心吧,他们在进国安局的时候,就已经受过最严密的特训了。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习武的女人容易生儿子?周秀英、潘巧玉、曾纪芸三位夫人里,也就周秀英诞下一子,取名乔定北。
魏子悠乐了下,脸上露出一丝孩童般的微笑。
但是天气会变的更加的寒冷,而且还会降下大雪。乔志清不想因为后勤补给不畅,导致华兴军被分割围歼。和_图_书
如果在战场上真打光了子弹,恐怕远远不是回人骑兵的对手。
但是即便如此,马殿魁这么报复性的一折腾。虽然对陕北的大局没有什么影响,但还是洗劫了数十个汉人村寨,足有上千名汉人死在回人的刀口之下。
乔志清吸了口气,起身用毛巾沾了点冷水敷了敷脸,强行让自己清醒起来。
仗打到这里,胜负已经很明显。回军骑兵的机动性是他们的优势,但是优势也是相对的。用骑兵来攻城,出了无知的狂妄外,那就是脑子有问题。
乔志清点了点头,轻笑的看了眼魏子悠,以示同意。
这几日在书房里办公的时候,经常犯困打瞌睡,脸上都有了些黑眼圈。
乔志清提笔做着批复,头也不抬的又问了一句。
乔志清边看着军报,边凝眉询问了一句,脸色都变的黯淡了许多。
城外战马的尸体铺满了一层,不是被炮弹炸死,就是被子弹打死。
各地相继把伤亡报了上来,张闲气个半死。若不是乔志清不准现在对宁夏用兵,他恨不能现在带兵就打过去。
百姓们欢心雀跃的出城,挖了个大坑掩埋回人的尸体。而且在城外支起了大锅,当下把战马的尸体剥了皮,炖起了马肉。
魏子悠俏皮的敬了个军礼,满脸嬉笑的就出了书房。
不是马殿魁不想再赌了,而是安插在各个路口的探子已经相继传来消息。关中的华兴军大队人马,已经朝定边县城支援而来,先头部队距离定边县城仅仅不到三十里。
为了提防回军的骚扰,张闲也让各县城和*图*书周边的村寨暂时搬进城内。现在是农闲时节,在村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待开春后,剿灭了回人,到时候再各自返回村寨。
张闲对这个结果很满意,要是他亲自指挥也是这样的结果。
“可以,但是必须有人留守。同时做好情报工作,不能因为过年高兴,就泄露了什么机密。”
“没事,说吧,出什么事情了?”
同时在各个重要路口设置据点,只要回人敢踏进陕北,便封锁所有路口,让回人有来无回。
此时宁夏和陕北的交界地带全是沟壑荒地,十里无人烟。
回军们一撤走,百姓们便疯狂欢呼了起来。每个人都在城内奔走相告,家家户户都自发组织了起来,不但杀鸡宰羊,还蒸了热乎乎的馒头,上了城墙犒劳华兴军。
张闲在军报里的信里很明白,重点强调歼灭回人骑兵上万的事情,就是为了向乔志清请战。
乔志清每天轮流陪伴三位夫人,晚上睡觉的时候,经常被孩子的哭闹声吵醒。
魏子悠把张闲的军报递给他的时候,他正趴在桌上打着轻鼾。但是出于一个特种兵的直觉,一感觉屋内进了人,嗖的下就直起了身子。
对于山西修建铁路的事情,乔志清也专门批复表示尽快的抽掉专业的人才过去。
“行了,快忙你的去。”
三万骑兵冲进城内,华兴军的枪炮就是再厉害,也没有地方施展。哪里能从容的更换弹药,一刻不停的朝回人的骑兵开炮放枪。
回军拼命的勒住马头,没有一人不希望华兴军的弹药快点消耗完结,冲进城内好好杀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