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7章 进军大西北二十二

吴旭明也被这孩子给逗乐了,从怀里掏出一个冰糖口袋,递在了他的手上。
一个月后,兰州军区的两路大军首先从哈密成出发。开始了进攻新疆腹地的第一站,吐鲁番。
四川军区副司令罗三元严肃的提了一句,显然把后勤作为了头等大事来抓。
长达十几公里的后勤队伍里,四川军区的新十三军和太原军区的新一军各防备一面,把马队和驼队紧紧的护卫在里面。
“司令,我感觉我们应该还是以攻城为目的,暂时性的忽略这股骑兵。现在的新疆水草茂盛,他们随便一个地方都能得到补给。我们想要全歼他们,除非耗尽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是他们虽然有骑兵,也同样阻止不了我们攻城。只要断了他们的根基,他们也就是一个个散兵游勇。”
其他的作战参谋和将领纷纷表示赞同。
在新疆大凡是县城以上的城市,都有绿洲相伴。鄯善县便是世界上唯一一座紧挨着沙漠的城市,有“沙不进、绿不退、人不迁”之称,灿烂的古楼兰文明便在此地孕育。
马占鳌在此处布防了三千多名兵勇设防,没等华兴军的大军过来。全都弃城而逃,往吐鲁番逃了回去。
王保田率先回了一句。
华兴军并不是光说不练,当真如所说一般,给还留下哈密的各族百姓分发土地,制定地契,供他们免费使用。
李老汉活了大半辈子,什么都看得淡了。虽然儿子死于回乱,但是也没说回族的半点坏话。
马铃声、驼铃声响动,荒凉的戈壁滩上和*图*书,太阳像是火炉一样烧烤着大地。
大军在城外的一处绿洲驻扎了下来,准备休整一日,第二日继续出发。
向导是一对爷孙俩,平时靠放牧为生。儿子在新疆会乱中,被乱军杀死,只剩下他爷孙二人。
众将纷纷回应了下,在座的无一不是烟篓子,全都拿出煤油打火机,点燃了香烟抽了起来。
“官爷,其实哪个民族的小老百姓都一样。也没人就是非要和咱汉族过不去,大家都图个安生日子过。就是咱汉族里面,也有个好坏之分,其他民族自然也有个好坏之分。就是这些害群之马,为了各自的利益,才整天想着怎么杀人。”
身边的士兵哄笑了一声,大家相互调侃着,这条漫长的征途也变得没那么枯燥。
指挥部的军帐搭建好后,吴旭明和罗三元相继布置好了环形防御阵地,把汉族的向导唤进了军帐之中,询问关于新疆的风土人情。
张闲把香烟点燃后,很吸了一口,冲众将轻笑了声。
“那好,就按照大家讲的办,此次进攻吐鲁番由兰州军区的新十一军和新十二军主攻。四川军区的新十三军和太原军区的新一军,负责吐鲁番和哈密一带的后勤保障问题。现在从太原调拨的物资正源源不断的运往哈密,只需要一个月我们便有足够的物资坚持半年的时间。我希望大家在这半年之内,彻底打垮以阿古柏为首的分裂势力,还给新疆一个太平世界!”
太原军区副司令罗三元发表了自己的看,m•hetushu•com想起宁夏回人骑兵对山西和陕北发起的骚扰,就是满肚子的憋屈。当初派人围剿了多次,都被他们逃脱。要不是后来恰好宁夏爆发了马瘟,还真拿这些骑兵没办法。
关键是现在的回人都学的聪明了,并不和你正面冲突。总是利用骑兵的机动性,不断的对你发起骚扰。你要开枪还击,他便掉头就走。想全歼一股骑兵,可比步兵要难太多。
“你们的意思我都听明白了,一个是要忽略掉骑兵,继续向既定目标进攻。一个是要保住后勤供给,严防骑兵的偷袭!”
在华兴军给出的巨大诱惑面前,百姓们还是愿意相信他们能看到的。已经有很多哈密的百姓,还有各族的族长。让族人们回哈密定居,以便分得更多的土地。
“各部注意警戒,前方便到鄯善县。”
“……”
“骑兵?”
后勤部队与主攻部队相差一百里的距离,待吴旭明和罗三元带着后勤部队抵达鄯善县后,主攻部队已经提前一天向吐鲁番开拔。
“你可真没文化,读过《西游记》没?里面的唐僧取经,就是在这里碰到了火焰山。还是孙猴子借来了芭蕉扇,把这火焰山给闪灭了,唐僧师徒才走出了这里!”
张闲冷冷的下了命令,所有的将官全都起身敬礼,大呼一声,“末将领命!”
他这孙子还是第一次吃冰糖,从小袋子里掏出一颗,舔了舔便不舍的又放了进去。
华兴军的所有士兵初来此地,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震撼,怎么也想不到世界上竟http://www.hetushu.com然有如此荒凉的地方。
不管是新疆哪个民族的百姓,只要是脱离阿古柏的反叛势力,协助华兴军剿灭阿古柏。便可以无偿的分配土地,享受三年的免税政策,无偿耕种。
他只知道老汉姓李,自从找他担当向导后,也没多和他聊过天。
传令兵跨马从头到尾,不断的下达指挥官的命令。
“爷爷,这药水真好喝!”
“我只提一点,请大家注意一下。哈密城距离吐鲁番三百多公里,就算是从哈密城补给物资,那也是相当漫长的补给线。我们在进攻吐鲁番的同时,也要注意做好后勤部队的防御工作。要是让回军的骑兵钻了空子,断掉我们的物资补给,在这块鸟不拉屎的荒原上,可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按照预定的计划,大军便是在此地休整一日。
“李老爹,那你给我们讲讲。这新疆的各民族哪个和咱们亲近,哪个和咱们合不来啊?”
老汉的孙子显然是没喝过茶叶,还以为是以前生病时喝的药水。抬头看了爷爷一眼,待爷爷示意后才端着碗小口喝了起来。刚咽下去,脸上就浮起一丝童稚的微笑。
众百姓本来就对阿古柏的统治恨之入骨,现在华兴军既然不与百姓为难。还给出了这么优厚的条件,任谁能不动心。
后勤部队抵达之后,各族的百姓显然已经不害怕这些身穿迷彩服的军队,全都出了门好奇的观望着。
“拉倒吧,扁担倒在地上都不知道是个一,还猪鼻子插大葱,装起文化人来了!”
“你们就http://www•hetushu.com知道用老眼光看人,哥哥我在军队的扫盲班里,每次考试都名列第一。等退伍后,哥哥还要继续读书,考个秀才光宗耀祖呢!”
“没错,目前咱们只能按部就班的进攻,绝对不能贪图军功,肆意冒进!”
“官爷,老汉家祖上是陕西的。乾隆爷那会,屯兵新疆,老汉的祖上便跟着迁徙到了乌鲁木齐定居。”
“对,没错,就是这样!”
阿古柏与华兴军不同,华兴军的物资补给全部来源于江南大后方。但是阿古柏的粮饷和物资,全都来自对新疆百姓的搜刮和征缴。
鄯善县的南面仅挨着库姆塔格沙漠,除了散落在各地的点点绿洲外,四面全是荒山、戈壁、沙漠。
这一政策刚传出去,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在新疆爆炸。一个月内传遍了新疆的各个角落,所有被压迫的穷人,不管是哪个民族心中都动摇了一下。
进攻之前,华兴军已经做好了宣传工作。派出了大量在新疆生活的汉人,把华兴军的打土豪,分田地;民族平等,团结互助的政策宣传了出去。
另一个士兵挺着胸脯说了段戏文,那骄傲的眼睛,就好像自己读过很多书一样。
“各部注意警戒,前方便到鄯善县。”
“李老爹,你们家族在新疆历经几代人了?”
“这都是什么鸟地方,把小爷都快要烤干了!”
吴旭明想听听新疆土生土长的汉人,对其他民族的想法。
罗三元也是满脸的好奇,端着茶碗小呡的一口,目光也集中在李老汉的身上。
同时阿古柏还四处宣扬华兴http://m.hetushu.com军在陕甘宁一带屠回的事情,让百姓不要相信华兴军的花言巧语。同时宣布自己也将减免租金的政策,只要打败了华兴军,便可以给有功的人员封赏土地。
阿古伯知道此事后,四处封锁消息,严禁任何人谈论此事。一旦发现,将对传播者实行“石刑”。(用石头活活砸死,在伊斯兰地区很常见,通常由族长带头实行)
张闲轻笑了声,逃出口袋里的中华香烟来,给在座的所有将领都散了一根。
罗三元斟了两碗茶水放在爷孙俩的面前,特意给老汉孙子的碗里加了点冰糖,笑着问了李老汉一声。
吐鲁番是一个典型的地堑盆地,四周被山地环绕。大部分地面在海拔500米以下,是中国地势最低和夏季气温最高的地方。
张闲凝眉倾吐了声,一听到骑兵头都大的不行。倒不是他害怕与骑兵为敌,要是骑兵拼死攻击,来多少就得死多少。
“给你这个,这个更甜!”
那士兵不甘落后的反驳了声,倒也不生气,脸上仍旧挂满了笑容。
鄯善县位于吐鲁番和哈密之间,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据点,也是吐鲁番的东大门。
华兴军按照既定的政策,并没有伤害沿途的百姓。在鄯善县休整一日后,直接往吐鲁番的方向追击了过去。
李老汉的额头舒展了下,看着孙子开心的模样,脸上也跟着笑了起来。
兰州军区的两路大军出发后,太原军区和四川军区便押送着后勤补给紧随其后。
士兵们不断的咒骂着老天爷,满脸豆大的汗珠子直流,不断的用毛巾擦拭着脸上的汗水。